5r6ax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全知全能者笔趣-第41章 七月花開動西城看書-2q406

全知全能者
小說推薦全知全能者
镇西城中央偏西侧,天机门。
天机门是天运宗的下属机构,但是部分层面上地独立运转。
其实天运宗上古之时就叫做天机宗,但是后来遭逢变故,差点断绝。而在后世记载语焉不详的巨大变故之后,天机宗改名天运宗,并从中分离出一个近乎独立的机构,天机门。
同时也对于天机门的运转立下了一些戒令。
比如,不得窥探灵台境以上修士。
比如,不得将真一境以上修士的消息泄露给除道盟及九大仙宗以外的任何组织或个人。
如此等等。
这一日,中午时分,天机院中,竖立在院正中的一块白玉般石碑微微透亮。
此石碑外界名曰“天机碑”,但在一些明白根脚的上层人士口中,却名之为“造化碑”。
坐镇此处的天机门门主是一个看起来年约四十左右的中年文士,当然了,只是看起来。此时,石碑透亮时,中年文士身影一动,便来到了天机碑前。
过了片刻,石碑恢复正常,而中年文士则微微皱起了眉头。
“广清。”
“广陵。”
这是石碑这一次传递过来的信息。
“凌霄下院中,这次晋升真一境的,当是广清无疑。”
“虽然此次晋升有点出乎意料,但也并不算大的意外。毕竟真一境以下,修为可以因为太多的因素而造成大大小小的进步。”
“但那个老家伙在这里的只有四个弟子,元和明清,且其中两个已差遣它处,此四子中,并无‘广陵’之名。”
“那很显然的,‘广陵’应该是这批新进弟子中的一个了。”
“只是这批小弟子还未修行,更未赐名。如何才能将‘广陵’从那一百多个小弟子中提前识别出来?”
“还有,广清这一次提前晋升的小小意外,是否和‘广陵’这个弟子有关系呢?”
站在石碑前,中年文士陷入了沉思。
镇西城地理位置的正中央,道盟分支山门所在地。
“老家伙临走的时候还要我关照一下他的弟子,说是最近十年八年就有可能晋升,这也没过十年八年啊。”
“这才三个月!”
“是这老家伙已经老眼昏花,识人不能了,还是这里面另有别的玄机?”
感受着身边越来越剧的灵气潮汐,位于道盟分院中的一位老者,同样陷入了微微的沉思。
天地之间,灵气的大规模流动时所造成的现象,就仿佛大海之中的潮水涌动,所以在修行界对此有一个正式的名词,叫做“灵气潮汐”。
灵气潮汐可以由多种原因造成。
比如,中高阶的修士施展大法术。
比如,修士的晋升。
虽然都是潮汐,但潮汐的强度和速度都是不一样的,有经验的修士只要略一体验,就能分辨出到底是何种原因造成的灵气潮汐,而如是因为修士晋升,也能进一步分辨出,到底是哪一个层次的晋升。
“真一境啊。”
如太元宗这等九大仙宗的那些长辈,感受着这一次的灵气潮汐,望向凌霄下院的方向时,多是微微的感叹中,带着不少的赞叹。
其中有的就立即借机教导起自家晚辈来,或刺激,或鼓励。
“真一境啊!”
同处镇西城的那些大中宗门,门内长辈以及大佬说出这样的话时,多半就不是微微的感叹了,而是感慨良多。
真一境修士,在很多大中宗门中,不说中流砥柱,至少也是后起之秀中的中流砥柱了,有一个算一个,全都会被宗门捧在手上,倾斜大量资源,当成未来的中流砥柱去培养。
但现在,看看人家。
弟子晋升真一境时,老师居然外出云游去了?
而且偏偏就是在弟子晋升前夕,就这般放心大胆地,什么都不管地走了。
有长辈互相之间探讨着,又或是为晚辈讲解着。
“这就是底蕴。”
“九大仙宗的底蕴。”
而那些中小宗门,以至于世家散修之类,感受到这次灵气潮汐以及知道原因何在的,就是羡慕有之,嫉妒也有之了。
真一境!!!
真一境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自此迈上了修行的坦途。
真一境之前,修行快也好,慢也好,顺利也好,曲折也好,其实都说明不了什么,因为“未抵真一,身心不固。”
不乏有散修惊才绝艳,修行速度快得要命的,比那些大宗门的天才子弟都不差哪里去,更甚者,还犹有过之。但那有什么用?其中很多,蹉跎在了真一之前。
不乏有世家及中小宗门的弟子,因为表现出天赋而早早就被尽心倾力培养的,但其中也有很多很多,走着走着,还没走到真一境,就瘸了。
一旦有弟子晋升真一,那真是举宗上下,普天同庆。
而现在,这是别人的欢庆。
潮汐渐来渐剧,渐渐地,也引起了镇西城整个灵脉中灵气的回环。
镇西城本来就架设在灵脉之上,别的不说,只道盟山门所在地,便是一个巨大的灵气之眼。
九大仙宗的位置也都不差。
而其它各大中宗门,也全都各施手段,各据灵地。
大的灵山灵水占不着,小的总是有的,而且同处一个巨大灵脉之上,大的灵地与小的灵地之间,差别更多的还是体现在能培养弟子数量的多少,而不是灵气质量的优劣等等。
最多你培养一百个弟子,我培养十个。
甚至,我只培养一个。
数量上确实比不过你,其它的么,还有得说!有得比!
此时,已经是来到傍晚时分了,灵气潮汐的速度和强度,都渐趋稳定,有经验的人据此便可以断定,造成这次潮汐的那位修士,正处于稳定的提升之中,而晋升之时,不出此夜!
果不其然,就在刚刚入夜不久,那一直稳定着的灵气潮汐,不论速度和强度,都突然地再次加剧。
但加剧只是持续了不到半盏茶的时间,随后,灵气像是遇到了海岸阻拦的潮水,从何处来,向何处返。
而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就是灵气向四面八方地散去。
白日聚,晚日散。
这一聚一散之间,不仅仅宣告着一位真一境修士的诞生,也不仅仅让许多低阶的小修士近水楼台,得了不少的益处,更是让整个镇西城中的草木,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一户普通人家。
一位富商最近正愁眉不展,原因是他所钟爱的一株花木,一株已经陪伴了他三十多年的花木,最近变得枯蔫,不知道是不是岁龄老去,芳华将逝。
辗转地托了一位修士朋友来看过,那位修士告诉他的是,“没救了,培育新的吧。”
这一天,早上起来,这位富商正带着点愁眉地向着自己的老伙计看去,却突然,愣住了。
下一刻,他不敢相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揉一只还不够,两只手揉两只眼。
放下手时,他的两眼已经通红。
不是因为揉的。
“老伙计啊老伙计,你别吓我啊,你怎么就开花了呢,是最后一次开给我看,然后就要离我而去了么?”
感伤持续了一个早上。
白天,富商因事出门,而就在道上,他看到了很多的树木都长出了嫩叶或者嫩芽,也看到了很多明明之前已经开败的花木,枝上重新挂起了花朵。
“这是怎么回事?”
和几个生意伙伴相聚时,从一个在镇西城经营多年的老朋友那里,他知道了原因。
事实是,那位老朋友红光满面,激动万状。
“我们镇西城啊,又多了一个大修士啊!”
那位老朋友用从来都没有表现过的激情,向一桌人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他的所知所闻。
类似这般的情况,在这一天以及接下来的好多天里,发生在镇西城的好多好多个角落,遍布于修行界以及世俗界。
修行界讨论的是真一境,是凌霄下院,是九大仙宗,其中少数的,说到了“广清”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