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ped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真不想當BOSS txt-第八十五章復活還陽,我們以前見過嗎相伴-8t1i2

我真不想當BOSS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BOSS
“要怎么帮我们?”
贞子露出疑惑之色。
金正中这个时候,则是道:“姜先生,多谢你的一片好意,我已经决定,从此留在这个网络世界,永远陪伴在贞子的身边。”
他这人在大多数时候,都有一些不着调,但是,在需要坚强的时候,也完全可以立的起来。
“正中,你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了。”
无天看着金正中,认真的赞了一声。
这么评价了一声之后,无天又话头一转。
“但是,难道你们就不想回归现实世界,像一对正常夫妻那样吗?”
“我们当然想。”
贞子想都不想,就这般说道。
没能在自己活着的时候遇到金正中,对于贞子而言,真的是最大的遗憾。
“贞子已经回不去现实了。”
金正中亦是一脸苦涩。
他是修道之人,他很清楚,贞子造的孽太大,一旦回到现实世界,就会报应加身。而且,贞子变成鬼之后,其存在很特殊,只适合活在网络世界。
“我可以帮你们。”
无天一副坦然的模样说道。
“你要怎么帮?”
金正中急忙问。
贞子要是能回到现实世界,最开心的人就是他,但是,如果方法不当,让贞子回到现实世界,不是在帮贞子,而是在害贞子。
“我可以让贞子复活还阳。”
无天说出自己的解决方式。
“真的?”
金正中和贞子都震惊无比的看着无天。
他们刚才,在心里闪过很多猜测,但是,无天说出来的,恰好是他们觉得最不可能的一种答案。
“只要达到一定境界,让人复活还阳,其实并不是一件难事。”
“毛马两家之中,也有这样的道术,只是,他们的道术后遗症太大,和我完全不能比。”
无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轻声说明。
金正中闻言,当即就对着无天跪了下来:“姜先生,只要你能救贞子,从今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我要你的命做什么,你好好活着就可以。”
无天摇了摇头。
“你们先和我回现实世界。”
“在现实世界,我帮贞子复活还阳。”
无天说完,也不等金正中和贞子回答,就带着雷秀,率先离开网络世界。
等无天和雷秀离开网络世界之后,金正中关切的看着贞子道:“贞子,这位姜先生看起来是一个好人,但是,我和他并不熟悉,所以也不知道他究竟可不可信?”
金正中这个时候,是非常纠结的。
他也想让贞子回到现实世界,变成一个真正的人类,但是,他更害怕因为自己,而让贞子受到伤害。
“阿正,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无论他可不可信,我都必须要信他一次。”
贞子抚过金正中的脸颊,温柔说道。
“正中,你现在去找你的师傅,如果我真的复活还阳,我会去找你的。”
贞子其实也防着一手,无天如果要坑人,坑她一个就可以了,起码不能把金正中牵扯进来。
“我不要。”
金正中想都不想就拒绝,一把抓住贞子的手。
“无论未来发生什么,我都会和你一起面对。”
他的心意相当坚定,贞子看到这样的金正中,也只能是无奈的点点头。
无天还真的没有坑人的打算。
他确实是真心想要帮贞子复活还阳。
等贞子来到现实世界后,无天就利用元神黑莲,让贞子复活还阳了。
过程无比顺利,也无比简单,甚至简单顺利到,贞子和金正中都难以相信的地步。
但是,贞子确实是复活了,而且没有任何后遗症。
“正中,贞子,希望你们以后可以幸福。”
当贞子复活之后,无天还特意祝福了一番。
对于这对人鬼之恋,无天还是很看好的。
贞子复活还阳,把马小铃和况天佑,都给震惊的相当厉害。
这可是真正的复活,而且没有任何后遗症,这二人对于无天的身份,都充满了猜测。
众人对抗贞子,去救金正中的时候,因为贞子的那些手下,金正中的亲戚——金未来重伤濒死。
此时,模仿殭尸杀人的堂本静,已经成为了真正的殭尸。
堂本静对金未来另眼相看,在金未来重伤之际,救下了金未来,而且,为了让金未来活下来,堂本静还把金未来给变成了殭尸。
金未来刚变殭尸,对于鲜血的渴求十分严重,无意之间差点把金正中给吸干,幸好贞子及时发现,马小铃和况天佑也及时出现,阻止了一场惨案的发生。
在金未来变成殭尸之后,堂本静经常会出现在金未来的梦境里,与金未来相见,而且,为了金未来,堂本静还主动投案自首,想要在监牢里面,洗清自己过去的罪孽。
一切和原剧情里相比,改变了很多,但是,也有很多没有发生改变。
马小铃和况天佑,经常会出现在无天的酒吧里,他们二人对于无天的身份,都充满了好奇。
轻轻松松就让人复活还阳,哪怕是人间的那些大修行者,都做不到此事。
但是,无天却做到了。
这天,况天佑和无天,一起坐在吧台上,白素贞站在他们的对面,给他们调酒。
况天佑主动挑起话题,对无天道:“姜先生,我总是在想,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为什么我在你的身上,总是能感觉到一股很熟悉的气息。”
“我们以前,应该没有见过,起码,我没有和你见过。”
无天笑了笑,轻声回答。
他以前见过的,是另一个时空的况天佑,这个时空的况天佑,他虽然有关注,但是,却从来都没有在对方的面前出现过。
说完后,无天又话头一转:“至于你会感觉我熟悉,我倒是知道因为什么。”
“因为什么?”
况天佑很在意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