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doe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道長去哪了-第六十八章 密議閲讀-lipez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顾佐哪儿也没去,甚至都峤派和苏仙馆来人,他也只是见了个面,简单谈了片刻,就让屠夫和原道长奉陪了。
他现在很忙,忙着自己修行,主要占用的是从傍晚到第二天早上的七个半时辰,争取做到每天吸纳一块灵石,剩下的时间,则被越来越频繁发生的案件所占据。
这些案件包括:重金贿赂矿脉的采掘修士,里应外合偷盗灵石,偷盗南吴州拍卖行,抢劫商贾旅人,甚至在南疆杀人越货。
最近令他焦头烂额的一件事,是邕州和武安州两家小宗门之间爆发的一场私战,邕州的伏虎门被武安州的神鹰宗灭门,神鹰宗自己也损失惨重,仅存六人。在这件大案中,两家宗门前前后后加起来死了四十五人,而最初的起因,只是因为两家的年轻弟子为了六块灵石而爆发的冲突。
武安州法司完美的履行了他们的职责,将神鹰门仅存的六人全部抓捕,一个都没跑掉。案件上报南吴州法司后,整个法司都震惊了,如此重大的伤亡,堪称大唐百年第一。当然,他们后来没过多久就知道了,并不是第一,在中原州郡,还有更大的惨案发生。
刘玄机和鲁班、尹书、晴姑商议之后,无法裁定,只能来找顾佐。但这件案子本身并没有谁对谁错,如果真要说有错,那也是灵石犯的错,这两家宗门都已经有数月没拿到过一块灵石了。被灭门的伏虎门就不用说了,神鹰门也只剩下六人,难道全部斩首?
最终,顾佐没法给出定论,只能吩咐取消两家宗门的牌票,神鹰门活下来的六人全部送入南吴山灵石矿脉下矿服役,服役到何时截止,也同样没有裁定。
根据法司的统计,今年以来,两诏八州之地上报的各种火并、凶杀等案件,已经造成上百名修士死亡,六十余名修士被锁拿之后投入灵石矿、庚金矿等矿场。
刚开始,顾佐还非常紧张,但到了后面,尤其是当他得知了罗浮派、丽水派和唐门这方面的情形后,才渐渐变得麻木起来——和这三家相比,怀仙馆治下算得上“乐土”了。
这些日子,顾佐经常会不由自主的遥望北方,心中不停的问:“李泌,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顾佐当然等不来崇玄署的回答,却等来了灵源道长三番五次的游说。崇玄署想要征募南吴州的七名“年轻俊杰”,最终有四人选择成为崇玄署的道士,只有三人加以拒绝,这三位便是清源县主、洛君和晴姑。
灵源道长对此很是惭愧,他向顾佐解释,这并非他的本意。顾佐当然知道这不是灵源道长的本意,对此也只能苦笑着接受。
十一月初,元载来到南吴州,向顾佐转达李宅使打听到的消息。
“先生上回不是问及,陛下要那么多钱做什么吗?”
“如何?有答案了?”
元载道:“不敢说有了答案,但李宅使的确打探到了一些风声,陛下在太液池中的蓬莱仙山上,似乎是在修炼符法,这种符法很古怪,需要敬献香火钱。”
顾佐奇怪道:“什么符法?有何用?”
元载摇头:“我们也想知道,先生您不打算占一卦么?”
顾佐强行解释一波:“毕竟是天子,岂敢造次?龙气傍身,不仅算不透,算多了还折寿。”
天子修炼的是什么符法,李宅使并不知晓,所以元载无法回答,顾佐询问灵源道长后,灵源道长同样想不起来,天底下有哪门子符法需要敬献如此巨量的香火钱。
很显然,元载在太子党中的地位已经水涨船高,他现在跟顾佐谈话,已经开始直接转述太子的话了:“太子说了,果如先生所料,河北造反就在眼前,太子想问一问先生,长安若是出了事,先生能否举旗呼应?甚至带兵北上?”
元载问出这个问题,说明太子已经由躲在幕后而转向了走上前台,他已经急不可耐了。也是,谁遇到这么一个败家的“父皇”,都会心急,没人愿意自己将要继承的家产,被自己老爹败光。同时也说明,太子的势力日益增长,他已经有了很强的实力,可以和天子掰一掰手腕了。
于是顾佐问:“陈玄礼被太子说服了?龙武军愿意支持太子了?”
元载怔了半天,这才如同从梦中惊醒,苦笑道:“虽然知道长史能掐会算,但竟然一至于斯,若非亲见,真真是令人无法置信。那么,先生会支持太子吗?我记得您以前说过,太子将身登大宝。”
顾佐沉默片刻,道:“我当然愿意支持太子,但我更希望,太子能够更加积极主动一些,不要坐等安禄山竖起反旗,杀入长安。生灵涂炭、白骨千里,这样的场景,我不忍目睹,大唐的盛世繁华,将因此而落幕。”
元载动容道:“先生慈悲之心,我必告之太子。”旋即又叹道:“只是,难啊……”
顾佐道:“我当然知道此事极难,但事在人为,我当再上终南山,劝说崇玄署,不要坐视安禄山祸乱天下。”
元载道:“不瞒先生,太子也曾求拜崇玄署,可惜那些道长并不理会。”
顾佐道:“若是当真不理,我会联络各宗一起出兵。范阳加上白云宗,不就是三个炼虚么?咱们不怕!眼前的问题,还得着落在太子身上,恕顾某直言,今上昏聩,所行已非人君之像,天下盼太子久矣,只需太子正位,诏令一下,各宗必群起响应。”
元载也放开了,道:“若是太子兵谏,只恐天下不服,这是太子最大的顾虑,如何能群起响应?”
顾佐道:“至少西南之地、雄兵数万,可为太子倚仗。”
元载又道:“河西封常清、潼关高仙芝、关内哥舒翰,皆忠于陛下,如何处之?”
顾佐道:“封、高均在关外,至于哥舒翰,需调离京城,或可出镇洛阳,政事堂中,韦见素不是太子的人么?让他想办法。”
元载叹道:“还有什么能瞒得过先生的法眼?我立刻回京,力劝太子……”
院外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师爷慌慌张张冲了进来,甚至没有敲门。他进来的时候,绊了一跤,好悬沒跌倒。
只见师爷手中扬着一份公文,脸色煞白,向顾佐喊道:“安禄山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