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8yb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起點-第二百八十七章    且待師兄伸個懶腰【6000字,求月票!】熱推-cop96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昆仑宫。
闻天行从虚空中落下,道袍纷飞,厚重的眼袋,微微抖了抖。
尔后,落在了摘星阁上,仰着头,眺望着龙虎山。
“一人镇天门……”
闻天行眼帘低垂,却是淡淡的嗤笑了一声。
“天界出现于人间的天门足足有七十二,只不过镇一座天门,又能算得了什么……以自己的身家性命,换来这样微不足道的反抗,值得么?”
闻天行摇了摇头。
他觉得老天师洪千秋的举措,很不明智。
龙虎山之所以能够与昆仑宫争夺道门正宗的地位,那是因为昆仑宫的历代天师,都有着极其强悍的实力,大多都是人间天花板的力量。
可是,这一代,洪千秋一死,龙虎山就断代了,就算洪千秋镇压了龙虎山天门,让龙虎山免受天门之劫,但是……闻天行依旧觉得洪千秋的举措,实在是愚蠢至极。
他背负着手,虚空撕裂,一道染着血的雷霆长矛呼啸而来。
那是他甩出去,欲要阻止洪千秋封闭天门的雷矛,而如今,却是被洪千秋直接甩了回来。
撕裂虚空,撕裂天幕。
闻天行淡漠的看着,他的眼眸深邃无比,看到了洪千秋于虚空中怒骂的画面。
“龙虎山当兴?怎么兴?”
闻天行摇了摇头。
抬起手,屈指一叩。
虚空顿时炸开一圈涟漪状的能量波动,半透明的能量涟漪,浩浩荡荡的逸散开来,像是一面铜墙铁壁,那雷霆长矛撞击在其上,轰然炸的四分五裂。
龙虎山断代了,没有了老天师,没有了九境陆地仙,龙虎山……衰弱已成定局。
闻天行不以为意。
没有再继续看着,龙虎山天门被封闭,但是洪千秋以性命换来龙虎山不受天门之劫的安全发展,他算是出乎意料,但是影响不大。
闻天行眸光熠熠。
人间各地都有天门悬挂人间。
若是说人间规则是一张大网,那如今的天门,就像是一张大网,而之前夫子镇三界的举措,就像是一把剪刀,将大网剪出了一个巨大的豁口。
而如今,七十二扇下三重天门,就可以通过这豁口,降临人间。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豁口将会越来越大,可以容纳的下中三重的天门降临,再到最后,甚至连上三重的天门都可以通过。
人间这张规则大网,就彻底的失去了功效。
闻天行笑了笑。
“三年……”
“夫子啊夫子……三年时间,足够天地反覆了。”
闻天行轻笑起来。
一步迈出,竟是犹如谪仙一般乘风归去,天地间无数的元气汇聚,化作了一只白鹤,他侧坐白鹤,朝着大夏天安城所在的方向,展翅飞去。
老天师以身封天门,对他而言只是件小事,他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
天安城中。
一身黑甲的罗老爷子神色凝重万分。
天穹,大夏长陵上空,有一扇天门浮现,悬挂的天门之后,释放而出的浩浩荡荡的恐怖威压,有天人形影于其中绰绰浮现。
老爷子的面色顿时变得难看。
陈天玄青衫飞扬,踩着古剑地蛟,伫立在天穹之上,眸光眺望人间,迎着风,似乎看到了人间天穹之上,那一扇又一扇临世的天门。
“应该是当世规则变得孱弱,天人走出天门,降临人间……”
“他们是为了气运而来。”
陈天玄浑身死气纠缠,蹙着眉头,道。
“撤!”
“撤出天安城!”
“这些回归的天人,大多都是大夏王朝经不住长生诱惑飞升天门的陆地仙,他们一回归,必然要接手大夏,我等挡不住。”
陈天玄道。
话语落下,顿时引起不少罗家强者色变。
天安城这可是一块肥肉,就这样放弃了?
罗老爷子倒是当机立断,没有任何的犹豫:“放弃!撤兵,回安平县!”
他倒是也清楚,天门之后,定然有许多强大的天人,而陈天玄之前便是被天人追杀,未必应对的了天门之后的存在。
所以撤兵乃是明智之举。
至于大夏王朝基业。
罗老爷子叹了口气,大夏王朝的基业是小,问题比较严峻的还是大夏的百姓……
罗老爷子了解一些秘辛,这些天人临尘,对于百姓而言,可未必是个好消息。
陈天玄悬浮于天穹,盘坐在古剑地蛟之上。
忽然,他心头一动,看向了龙虎山的方向,面色微变。
天地间,似乎有苍凉一笑,尔后,无尽的血色云海翻涌,滂沱大雨开始扬洒而下。
陈天玄迎着血雨,微微一怔,人间又有至强者陨落了。
之前是金帐王庭的大汗耶律大古,如今……好像是龙虎山的老天师!
都是九境陆地仙,大道之路走出了九千里的人间至强者!
唯有这等强者的陨落,异象会覆盖整个人间。
“果然……天门降临人间不是什么好事,否则龙虎山的老天师,不会拼死都要封印一扇天门!”陈天玄眉头微蹙,尔后,看先了底下的罗家大军。
“撤!速退!”
陈天玄道。
罗老爷子等人也是看到了天地异象,面色凝重无比。
大军整齐如一的撤走,往安平县方向而去,消失于原野。
陈天玄看到大军远离了天安城,松了一口气,不过,就在他转身的时候,身躯骤然一僵。
血云之间,却是有一位骑鹤的老道飘然而至。
“闻天行?!”
陈天玄眼眸一凝。
闻天行淡漠的俯瞰着陈天玄。
“化龙剑陈天玄?”
闻天行微微诧异。
陈天玄此刻浑身都是紧绷,一股恐怖至极的压力,笼罩他的浑身。
这种感觉,比当初面对九境的高离士的时候,更加的可怖!
这不是闻天行!
陈天玄可以确定,眼前这老东西,绝对不是大夏司天院副院长那个闻天行,闻天行不过二品,而眼前这人给他的压力,比九境还可怖!
夺舍?
闻天行被夺舍了?
夺舍之人怎么想的,夺舍这么一个糟老头?
陈天玄心中吐槽了一句后,操控古剑地蛟,斩出了一剑。
一剑化骨龙。
死气滔滔,天地间只有恐怖的白骨骨龙横亘虚空,朝着闻天行砸了过去。
而陈天玄御剑毫不犹豫,转身便化作一道流光飞速迸射而走。
骨龙逼近了闻天行。
吹动老人的衣衫和白鹤。
老人却是淡淡笑了笑:“好一个化龙剑,不愧是人间有名的剑仙。”
“向死而生,沾染了些许地狱的气息……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天人追杀,因为灭你可得气运加身,而待到地狱开启……又会成为尸王的目标。”
“可谓人间最惨修士。”
老人笑了笑。
抬起手,一根手指点出。
那白色的骨龙顿时轰然崩塌,化作了逸散的剑气,激荡在天地之间。
对于逃走的陈天玄,他没有去追。
区区一个三境陆地仙,他还没有太大的兴致,也翻不起什么浪。
他此次来天安城的目的,可不是为了陈天玄。
天安城之上,有天门悬浮而出,天门之后,天人临尘,为首的强悍天人,背后有九千里大道呈现,道花绽放,看着闻天行,微微颔首。
“夏无极?七百年前飞升的夏劫之父?”
闻天行看着这位金光璀璨的天人,眉头一簇,道。
“你置换的非仙族血脉……是神族血脉?”
闻天行问道。
那走出天门的强悍天人,却是笑了笑:“昆仑宫掌教,你还活着呢?昆仑宫长生术,竟能寻得人皇规则漏洞,逆活数世,厉害。”
“可惜了,我儿夏劫啊……”
“至于置换何种血脉重要吗?反正都非人了……”
闻天行闻言,厚重眼皮一抖。
既然不说,那就不再理会。
主要是,夏无极与他毕竟是千年前的老熟人,如今相见,处于好奇询问了一番。
天安城的强者都被罗家给除尽了,能对抗天人的唯有夏皇,而夏皇如今身死,天安城,亦或者是大夏王朝基本上没有人能够抵抗的了天人侵袭。
闻天行骑鹤飘落而下。
地面是一个无比庞大的大坑,大坑之中,还有恐怖的拳芒和气机在激荡着。
闻天行伫立在深坑中,感受着交织的恐怖力量,微微闭上眼,厚重的眼袋抖了抖,仿佛看到了当初天安城夏皇半只脚跨越了十境,人间最得意的时候,所遭遇的恐怖战斗。
“夏劫……天赋算是很妖孽,能在规则遮蔽下的人间,半只脚超脱十境……难得。”
闻天行笑了笑。
“可惜……遇到了上古古籍中所记载的黑暗禁区中的神秘存在。”
闻天行伫立在深坑中,手中顿时出现了一张玄黄纸。
“夏皇虽死,不过死的那么惨,应该还有怨念于人间……”
“既然如此,就用你的怨念,发挥出最后的功效吧。”
闻天行双手结印,刹那间,便结出了数万个印记。
周身,顿时有风起!
风像是化作了大龙汲水,犹如龙卷,席卷在深坑的周围。
闻天行的须发飞扬间,眼眸中,顿时流露出无与伦比的精芒。
天穹之上。
唤作夏无极的天人背负着手,乌发披散,白衫飞扬,平静的看着闻天行在做事。
他的身边,有几尊天人眼眸中有几许疑惑。
“半尊大人,此人这是在作甚?”
哪怕他们是天人,亦是有些看不懂。
夏无极淡淡道:“道门的拘灵遣将……听说过么?”
“这便是拘灵遣将……”
周围的天人闻言,不由眉头一凝。
而夏无极没有再继续看下去,“走吧,统治大夏王朝,建立神庙,收刮人间信仰和气运……或许,我可以于人间破尊境。”
“对了,刚感应到龙虎山天门被封了,大夏虽然没有了强者,但我们还是收敛点,慢慢收刮信仰和气运。”
“喏。”
几尊天人躬身,尔后没有再继续看底下闻天行的举措,跟随着夏无极,飘然离去。
闻天行结印了半响后。
眼眸骤然浮现出漆黑如墨的深邃。
周身有浓郁的死气在翻涌,尔后,一掌狠狠的拍在了大地之上,密密麻麻的黑色符文,由死气所凝聚,像是锁链一般蔓延开来,像是天上星斗,又犹如地狱魔纹。
深坑开裂。
尔后,一扇漆黑如墨,散发着悠悠死气的门户徐徐从大地之中开辟而出。
“天界有天门,地狱有狱门……”
闻天行须发飞扬,手掌中有鲜血开始流淌而出,使得满地的黑色纹路,变得愈发的触目惊心,散发着邪异。
狱门很快悬浮而起,在狱门之后,有恐怖的契机在弥漫着。
狱门之后,一个猩红的眼眸浮现而出,冰冷的盯着闻天行,单单一个眼神,就仿佛让天地覆灭一般。
“人间……”
狱门之后的恐怖存在浅语。
但是,却是让整个人间震荡不休。
闻天行面色有几分凝重,却是没有理会,而是不断的以鲜血画符。
“魂兮归来!”
闻天行意志力量震荡,这一缕夺舍的意志分身,行这等召魂之事,还是很难。
许久之后,那门户之后,一只恐怖的漆黑手臂欲要穿越狱门降临人间。
而天地间那无形无质的规则顿时浮现,抽击着这只手臂,使得手臂如触电一般的收了回去。
有愤怒不甘的咆哮激荡着。
最后,恐怖的身影远去。
而狱门之后,一个破败的棺材从中被吐了出来,砸落在地,使得大地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
狱门渐渐的消失,沉入了大地中。
天色恢复,闻天行慢慢踱步,来到了棺椁前。
天地间有不甘的怨念在呼啸着。
许久之后,闻天行两指夹着一张符箓,符箓由玄黄转漆黑,最后被他拍在了棺材之上。
天地间的呼号顿时消散不见。
棺盖打开。
一尊天甲尸从中徐徐坐起,恐怖的死气,浓郁的杀机涌动着。
待到这双眼眸睁开,猩红无比中,带着一丝冰冷和暴戾。
“朕……回来了!”
闻天行看着睁眼的天甲尸,微微欠身:“恭迎陛下回归。”
身躯一扭,棺椁瞬间破碎,炸的四分五裂。
他从棺椁中走出,天甲尸的身躯魁梧无比,高达三米,像是一尊巨人。
夏皇面容中满是杀机,只有毁灭一切的心思。
“你是昆仑宫那老东西……你唤醒我……不怀好意。”
夏皇盯着闻天行,沙哑道。
他一眼就看出此人不是闻天行,而闻天行则是笑了笑,“请陛下从地狱回归,可是花费了老夫十年寿元啊……”
“你想做什么?”
化作天甲尸的夏皇,冰冷道,有浓郁杀机滚滚。
闻天行面对这恐怖杀机,却恍若未闻,笑了笑,手中出现一张符箓。
“拘灵遣将术……以消耗寿元为代价,且施且珍惜。”
“夏劫,尊吾令,往望川寺,打碎夫子雕像!”
生前你要杀夫子。
死后……你可不要忘了初心。
夏皇闻言,眼眸中顿时浮现出挣扎之色。
然而,符箓燃烧,一点一点化作尘埃消散。
仿佛有规则化作丝线缠绕着夏皇的身躯,让他无法动弹。
闻天行轻笑,乘鹤迎风起。
而天甲尸所化的夏皇,转身,杀机滚滚。
一步一步朝着望川寺所在方向走去。
一步踏下,百草枯死,树木化焦,赤地千里。
……
洪道姑和龙虎山的两位道人,离开了稷下学宫,御风而行,飞出了数百里,便发现天穹上有血云滚滚,血雨滂沱飘洒。
有苍凉笑声弥漫。
洪道姑浑身一颤,如遭雷击,而不知不觉,滂沱大雨冲刷着她,她却是恍然发觉,自己早已满脸泪水。
两位龙虎山的陆地仙亦是痛哭不已:“老天师……陨落了!”
龙虎山果然发生了大变。
而他们却是没有想到,这一场大变居然会是如此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他们看向洪道姑,叹了口气,洪道姑乃是老天师从山脚下捡回来的,亦师亦父,如今老天师陨落,对洪道姑的打击可以想象。
三人一路上无言,朝着龙虎山飞速掠去。
……
稷下学宫。
血云堆积,血雨滂沱。
无数强者抬起头,盯着那天穹,那儿,有一扇天门横亘,仙光袅袅,仙气浮沉。
安排小豆花收尸的罗鸿,亦是徐徐转身,看向了天穹。
天门?
稷下学宫上方居然有天门悬挂?
他们……哪里来的胆?
夫子执掌学宫的时候,他们敢出现么?
而如今,罗鸿执掌学宫,一群人觊觎学海秘境,如今连天门也都敢这样堂而皇之的悬挂学宫上方。
这是……看不起他罗鸿?
他罗鸿好歹是恶人一个,就这样被瞧不起?
气抖冷!
恶人何时才能站起来!
而那些未曾离开稷下学宫的散修修士,皆是眼眸一凝。
滂沱血雨扬洒,有至强者陨落。
天门浮现,意义非凡。
“嘶!天门悬挂学宫上方,这是打算趁着夫子不在,覆灭稷下学宫么?”
“稷下学宫能挡得住吗?没有夫子……这三尊九境天人,学宫如何阻挡?”
不少强者传音着。
有些强者虽然不爽,但是却没有出手的欲望。
因为三尊天人,背后九千里大道横亘,九朵花绽放着,他们去拦,是要豁出去性命的。
天人与陆地仙修行之路其实一样,都是修大道,唯一的差别便是,天人的大道之路充斥着气运力量。
血雨飘洒,有风呼啸。
罗鸿白衣白发翩然,背负着手,眉头微蹙,盯着走出天门的三尊不弱于王庭大汗的天人。
三尊九境,大手笔!
不过,罗鸿天地异变,他也有所感应,似乎有不少天门悬挂人间。
当初夏皇就跟他说过,他登临昆仑宫,借监天镜窥得未来一角。
人间将有天门悬挂,地狱大开……
灾厄降临人间,大地尸骨累累,生灵涂炭,强者陨落,学宫崩塌……
凡人沦为天人圈养提供气运的工具。
如今,一切似乎都按照夏皇当初的预言在进行着。
未来?
罗鸿微微蹙眉,身上白衫震散了血雨,徐徐吐出一口气。
“未来谁知晓,生而为人,只活当下。”
虚空中,走出天门的三尊天人,出尘脱俗,仙光袅袅,将血雨都给撕裂。
他们蹙着眉头:“龙虎山天门被镇封了,龙虎山的老天师一命镇压一门,人间……还是有强者的。”
“龙虎山天门在七十二下三重天门中不算强……”
“只有一位九境坐镇,并无‘半尊’,而且,置换的血脉好像只是下等仙族血脉,被镇封倒也算不得什么。”
“还是小心些吧,一旦被封印,无法降临人间,可就失去收刮气运和信仰,冲击尊境的希望。”
三位天人,交流着。
“踏灭稷下学宫后,我等便去着手收集人间气运和信仰,准备冲击尊境吧。”
“小心些,稷下学宫毕竟从上古传承至今。”
许久之后,三人默然不语。
低头俯瞰小小的安平县。
俯瞰东山,稷下学宫。
天门在他们的后面悬挂着,三人淡淡一笑。
一步一步,像是踩着无形阶梯而下。
随着他们踏下,强横的意志力量,宛若风暴一般的扫荡而过,席卷整个稷下学宫。
他们在探查,学宫中是否有强者!
“人间从上古传承至今的稷下学宫……就一个陆地仙坐镇?”
“还只是个二境罢了……”
三位天人淡笑着,声音激荡在天穹之上。
而学宫之上,所有人色变。
罗小北伫立在罗鸿身后,脸色铁青,身上武仙甲浮现,有愤怒如火焰爆发。
这三玩意……是在嘲讽他吗?
什么叫做只是个二境?
轰!
罗小北气机冲霄。
一步踏下,仿佛一轮烈日冲霄起,气血在沸腾,不断的燃烧。
焚天决!
罗小北身上的气机不断攀升,很快竟是达到了四境级别!
一尊天人白袍飞扬,眉宇一挑:“咦?虽是二境,但是所修功法却是不凡,能达四境战力。”
下一刻,这尊天人探出手,徐徐下压。
无数的威压弥漫,天地间浮现出了一只手掌,手掌盖压而下,罗小北身上的武仙甲胄瞬间布满了裂痕。
他犹如一颗流星一般倒飞,砸落在了学宫广场之上。
浑身血液弥漫。
罗小北憋屈不已,生无可恋。
他……又挨揍了!
是人是鬼都在秀,只有七爷在挨揍!
之前天安城大战挨揍,耶律大古袭杀的时候他还是挨揍。
如今……他又是挨揍!
他特么……
何时才能站起来!
罗鸿凝眸,很强!
每一尊都不弱于金帐王庭大汗耶律大古……
庞大的压力席卷而下,罗鸿白衣白发飞扬,眉头紧蹙。
他感受到一点压力了……
三尊九境……他未必挡得住啊!
或许,又得施展神降术了?
可是,不到万不得已,罗鸿真的不想使用神降术,邪神二哈说过,经常使用神降术,可能会引出什么不太好的存在降临。
若是不用神降术,仅使用七煞邪莲,或许可以抗衡,但是七煞邪莲只剩下了两半,用一瓣少一瓣不说,使用过后,罗鸿还会感觉到一阵直击灵魂的空虚。
三尊天人悬浮天穹。
一掌击飞了罗小北后,淡淡一笑。
“无趣,没有夫子的稷下学宫,反手便可灭。”
话语落下。
一位九境天人背后九千里大道呈现而出。
大道之花绽放。
抬起手,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掌,拍散了漫天血云和滂沱血雨。
骤然朝着稷下学宫拍来!
夫子不在,稷下学宫的道统……当灭!
罗鸿深吸一口气。
心神一动,仅剩的两瓣七煞邪莲悬浮而起。
捏住一瓣邪莲。
不过……
就在罗鸿打算捏碎邪莲的时候。
他周身的虚空忽然被撕裂开来。
一瓣又一瓣的桃花纷飞而来,扬洒于天地之间。
李修远从撕裂的虚空中飘出,桃花树摇曳,桃花朵朵绽放。
他瞥了一眼罗鸿,看了一眼罗鸿手中的黑莲。
“小师弟……玩花呐?”
“二师兄熟啊,要师兄教你否?”
李修远笑了笑。
尔后,大袖飘飘走出虚空,立于书山学宫广场。
而李修远则是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看着头顶三尊天人,笑靥如花,道:
“且待师兄伸个懒腰,屠了这三尊天人……再教小师弟玩花。”
PS:周一,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