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gl0f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第十七章 殿試之前展示-bqw2o

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
小說推薦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
朝中官员间一番动荡,虽然和林平之的前程有关,但暂时还不能实际的影响到我们的苦竹才子。
因为会试之后,接下来便是这个时空的大明帝国中,对读书人而言最为重要,也最为荣耀的天子殿试。
这个时空的明朝天子殿试,和林平之记忆中本体前世历史上的大明一样,是由朱家天子亲自出题,并且亲自临考巡视的一门考试,只是因为宇宙时空的变动,导致其所出的题目各不相同,但形式都是一样的。
同时,这也是大部分本时空大明帝国高级知识分子,人生之中第一次朝见他们君主的日子。
所以,各个通过会试的举子们在短暂的欢庆之后,各回各家准备了起来,力求在殿试面君之时,给当今圣上留一个好印象。
当然,这些一朝鱼龙跃,即将布衣朝天子的举子们,现在的状态和之前参加会试时紧张至极的氛围相比,还是要轻松几分的。
毕竟按规矩,殿试从科举创立至今,就没有不通过的说法,哪怕是殿试的最后一名在进士的三等出生中,也能捞到一个同进士出身。能走到这一步的举子,未来仕途官场最大的门槛已经被他们跨过了,殿试从科举创立至今,就没有不通过的说法。
“唉,公子,真是可惜!”
刚刚代表林平之,送走了一位来自礼部东林低级官员的书童四九,面色愤恨的对坐在院子里的林平之说道。
“阉党把持朝政,何时才有公子,才有东林正道的出路啊!”
作为追随着东林后进林平之,读了几年书的书童四九,立场天然的就站在东林党这边。
之前提到过,这一次上京赶考的东林举子,可不仅仅是林平之一人,只是他名头最大罢了。
因为京师内东林高层的某个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谋划,这一次赶考的举子中,东林出身的学子人数占了绝大部分,在阉党得势后潜伏了将近一代人的底蕴一朝显露。
但是,除了声名远扬,并且因为牵连到宗室郡主失去前途的林平之外,几乎九层以上的东林举子,都没有通过本次全程由阉党高级官员,把持的会试,让东林党的声势大受打击。
会试刚刚结束的这些天里,京师朝廷上的东林党官员,不断的派出自己人安抚这些举子,毕竟这些有着举人功名的东林举子,都是地方上的地主名流,是东林势力掌控东南沿海并蔓延全国各地的真正根基,东林党高层可不敢让这些人寒心而归。
林平之虽然中举,但在东林高层看来,中了阉党谣言毒计的他,却是本次他们谋划失败后损失最大的人,其他人后面还能继续参考,但林平之可再也没有了机会。
再加上林平之的老师,又是东林党老资格顾大章,自然也有人前来亲自安抚,鼓励。
而和自己书童四九话语的愤恨不同,京中镖局院子里的林平之低着头,正手持着一卷《中庸》平静的读着,听到自家书童的抱怨后,淡然的低声说道。
“没有什么可惜的,四九啊!”
“现在的东林正道,还勉强算的上是正道,再过几年,可就不一定了!”
若是其他人,说东林日后可能不是正道,书童四九早就上前亲自理论一番了,但是林平之说着话就不同了。
跟在林平之身后数年,书童四九最佩服的就是自家少爷才学,因为不管是现实中还是理论上,自家少爷林平之判断的时局,说出的结论,就从来没有不印证过的。
他连忙走到自家少爷身边,惊讶的问道。
“哦?”
“少爷,难道以后的儒学东林,就不是正道了不成?”
“唉,已经有失控的苗头了!”
林平之一声叹息,他毕竟是来自后世,世界人民大救星洪天贵的化身,通晓后来的太平主义盛世中,无数历史学家对东方大明末期东林党的评价,自然有底气,也有能力够站立在一定高度发表言论。
“前朝道宋儒家的浩然正气长河和文道至宝文曲星,被苍狼大元至高汗忽必烈的破灭后,吾大明的儒家文人就一代不如一代了!”
“因为前几代先帝的禁海令,吾师长顾大章这一代之前的儒家东林党人还好,大多都是小地主和农家子出生,他们讽议朝政、评论官吏,他们要求廉正奉公,振兴吏治,开放言路,革除朝野积弊,反对权贵贪纵枉法。”
“虽然思想充满了理想主义,正经的施政手段也相对薄弱,但大而化之,绝大多数都算得上是亲民爱民的好官!”
“然而今上继位,阉党掌权后,一切就变了。”
“那群太监,为了捞银子什么事情都敢做,打压忠良官员,让沿海执行的禁海令形如荒废,导致东林势力集中的东南沿海诸多省份,海上走私大盛!”
“为了官商相护,大量的海商子弟加入东林。”
“这固然给东林党带来大量的财力和人力支持,但东林的风气,却也被那些商家子弟身上的正当或者不正当的风气所侵染,早也不再那么纯粹啦!”
在后世的史书上,清晰的记载着,明年的六月,当今天子为了维持落水重病后的身体健康,过量服用“灵露饮”,导致突然驾崩。
东林党势力随即发起了“除阉计划”,却被阉党拼死反扑,包括林平之自己的老师顾大章在内,大量的老一辈东林元老和官员成批陨落,直接导致了东林党出现断层。
而等到阉党扑杀完东林党,取得惨胜后,却又被养精蓄锐许久,登临帝位的崇祯抓住把柄,轻而易举的消灭。
在崇祯天子掌权后,那些兴盛起来的海商子弟,联合了一些所谓的东林末裔,成立“复社”。
“复社”号称东林后继,窃取了东林法统,靠着东林的名声进入了朝堂,巅峰时期号称众正盈朝!结果有名声没本事,在加上这一批人为了利益插手盐政,直接导致后来在大明根深蒂固的盐商勾结外敌,将一个硕大的华族皇朝,治理的再次亡了天下······
这些正常历史里,即将发生在这个时空的事情,林平之虽然心知肚明,但他从未外传,书童四九自然也不知道这些核心机密。
但林平之提出的商人子弟出身的举子,在用浮夸风气侵染东林的事情,却让自认为半个东林读书人的书童四九感同身受。
在追随林平之来京师参加会试的这段日子里,书童四九没少听说来自某某东南海商家族,号称东林出身的举子出手阔绰,肆意挥洒金银的事迹,往日他还只当个趣事闲话来听,却没想到自家少爷想的如此深入!
在古代,商人本身就是一种贱业。
封建农业社会贬低商人的地位,在古代神州是有原因的,当然这里不细说。
把正当生意镖局做的那么大,并且还是武林中人的林家,在林平之的文名广为流传之前,都偶尔会被这种名声所累,更何况那些本来就靠着灰色走私的海商子弟。
或许少量无害,但如果他们大量进入东林党,那东林老一辈人维持的风气必将败坏。
“好了,四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