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igrm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愛下-第986章今日所有人都要死推薦-fq61f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霸影之下,刀芒耀眼,破碎虚空后,一切皆湮灭。
百里筱的两道身影皆是倒飞出去,身体上留有一道深深的伤痕。
鲜血直流,伤痕看上去触目惊心。
“你还有什么手段就一并使出来吧,免得去了地狱心存遗憾,”徐子墨淡淡的说道。
“难道你还没感觉到嘛,”百里筱说道。
“感觉什么?”徐子墨微微皱眉。
“你已入轮回却不自知,”百里筱轻笑了一声。
只见在徐子墨所处的虚空中,一缕缕灰色的气体忽然毫无预兆的出现,将他缠绕了起来。
这每一缕灰色气体,就代表着一股轮回之力。
此刻轮回之力已经将徐子墨全身都给覆盖,正一点点拖动着他的身躯以及神魂,想要坠入轮回中。
“什么时候?”徐子墨微微皱眉。
刚刚的轮回黑洞只是诱饵,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合适已经被坠入轮回了。
“等等,飞仙体,”徐子墨猛然间想了起来。
作为百大战体中,速度最快的体质,飞仙体从某种程度来说,已经超过了空间和时间。
刚刚百里筱禁锢时空,还有这转生的分身,原来都是预谋,想给轮回打掩护。
“我知道杀你很难,你的来历我比谁都清楚,”百里筱继续说道。
“但这世上,从不存在无敌的东西。”
此刻轮回之力限制住徐子墨,
百里筱的四周开始扭曲起来,她的转生之体与她面对面而立。
紧接着又出现了第二次转生。
耀眼的光芒闪耀在虚空中,只见从百里筱的体内再次走出一道影子。
虚空中站着三名百里筱。
“你可知,我为何叫玉清仙子,”百里筱冷哼道。
玉清仙子是她前世的名字。
“我哪知道那么多事,”徐子墨轻笑道。
此刻哪怕被轮回牵制,他依旧不见紧张的神色。
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百里筱。
“在我们的时代,世人皆知,鸿天女帝共有三名弟子。
分别是玉清仙子、上清仙子以及太清仙子。”
百里筱淡淡的说道:“但世人却鲜有人知,我等并非是人,而是这天地间最纯净的三道气。”
“三清之气?”徐子墨愣了一下。
这个传说他倒是听说过。
宇宙是亘古不变的,但每一个世界都是在不断的变化的。
从小世界的开创,再到繁荣巅峰,以及没落和毁灭。
当初魔族所在的宙泽纪元毁灭后,在经过数万年的酝酿,出现了如今的世界。
如今的世界又被分为神话、莽荒、诸帝三个时代。
无论是开创诸帝时代的真武大帝,还是开创莽荒时代的圣主。
都不过开创了一个小时代。
但他们目前所处的这个世界,整个元央大陆,也是有开创者的。
只不过因为年代太久远了,许多人早已经将其遗忘。
从许多古老的神话书中,仍然可以看到世界创造者的名字。
“鸿古!”
在传言中,鸿古开创世界后,便身死道消。
他的神魂化作三道气体。
分别就是号称三清的上清、玉清以及太清。
这三道气体乃是世界最为纯净、古老的气体。
…………
此刻的百里筱三道身影立于虚空中。
无穷无尽的威势在环绕着。
整个虚空都充拭着强大的力量。
“鸿天女帝乃千古奇女,当年找到三道气体,并创下了《玉清仙法》、《上清仙法》、《太清仙法》三大仙法。”
百里筱目光中流光闪烁,宛如神明般。
“三大极致仙法,专门为魔族而立,足以击杀你。”
“是吗,那鸿天女帝可真辛苦,”徐子墨笑道。
“能被女帝如此时时刻刻惦记,我是该高兴呢,还是害怕呢。”
“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任你百般挣扎,都不过是砧板的鱼,”百里筱冷哼一声。
只见她的三道身影踏空而立。
皆是高高举起双手,目光肃立,似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从虚空中凝聚而来。
“玉清,”她口中浩瀚、庄严的话语声吐出。
紧接着只见第二道身影同样喊了一声“上清。”
第三道身影喊了一声“太清”。
三道浩瀚无垠的光芒凝聚于虚空中,笼罩了一切。
这一刻,她们就是一切的聚焦点。
仿佛世界聚集于此。
当那光芒凝聚到极点后,化作一道通天光束,朝徐子墨杀了过来。
三道气体一同杀来,湮灭了沿途一切的虚空。
霎那间,天地一片寂静。
可以看得出,这一招对于百里筱的消耗很大。
她的两具分身直接破碎,真身则是脸色煞白,连战着都有些不稳。
额头上满是虚汗。
但她却笑着看向光束摧毁的位置。
“你最终还是败给了我,这一切,也都该结束。”
“轰”的一声,虚空中升起了一朵蘑菇云。
那蘑菇云爆炸的余波,将整个百里府都给摧毁,甚至波及了半个百里城。
所有人都连忙躲避着。
实力弱的人直接被掀飞上了天。
“这,”百里乘风呆滞的看着这一幕,恐怕连他也没料到这种情况。
“不用担心,只要他死了,一切都可以重建,”百里筱淡淡的说道。
“百里家族得到的好处会是几百倍甚至几千倍。”
百里乘风最终还是点点头。
随着爆炸的余波落下,那蘑菇云也开始缓缓消散开。
所有人双眸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尘埃散去的位置。
“那,那是………。”
这一刻,战歌起。
漫天魔起荡荡悠悠的笼罩了整个天穹。
一身战袍立于魔雾中,头发成为火红色,有些蓬松的飘在身后。
身体上,黑紫色的魔印在流转着,闪烁着淡淡的光芒,其中似有奥义在迸发。
双眸中,隐隐有大千魔界在涌动着,无穷无尽的魔气在环绕着。
一袭血色披风随风飘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