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sv9z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重生1997黃金時代》-第七百六十五章:不去也得去!鑒賞-i84cs

重生1997黃金時代
小說推薦重生1997黃金時代
云逸博文大厦七层,一间单独的办公室内,办公桌后,一个接近五十岁的男人正在噼哩啦啦的打着字,他坐在电脑前,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脑屏幕,似乎是在做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影忽然推门走了进来,看得出对方和男子很熟悉,连基本的敲门礼仪都没有,而是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老萧!忙着了!”
来人一身西装,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也有四十多岁了,他叫李东原,与男子一样都属于公司的高层,也属于云逸博文公司的老人。
而这个打着字的男子则不是别人,正是贺云口中的萧进。
“哟!这什么风把你老李给吹来了!你可是稀客呀,听说你们同城送出了点麻烦,让王总很是头疼!据说连高总与董事长都给惊动了!”
萧进一看是李东原,也不在意,随口回了一句,便继续看着电脑屏幕。
“老萧,你这嘴还是跟以前一样犀利!算了!我也不跟你计较这些了,告诉你一个小道消息,但对你而言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哦……天大的好消息?什么呀?难道是我又涨工资了?”萧进一听李东原的话,却是满不在乎的回道。
作为公司的老人,自云逸博文公司创立之初开始,他一步步从底层员工做起,升到了如今的副总位置,工资这些对于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毕竟他每年所得的将军与持股分红,都早已经远远超过了工资。
再说,他算是那种一心为钱的人吗,他现在只希望自己能够在退休之钱,好好在董事长心目中留下一个好印象。
当然,若是能够多分他一点股份就好了,毕竟云逸博文公司高层是有资格分得一少部分股份的。
尽管只有分红权,但是云逸博文公司发展越来越快,分红权对于他们这些高层而已已经足够了。
每年的分红至少也是五十万往上走了。
“真的!不骗你!对于你老萧来说,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李东原信誓旦旦的说道。
可萧进却还是不信,直到这时,李东原对着他说道:“我刚刚从高总秘书口中探听到的,据说董事长有意要将你调到京都去!”
“什么?去京都?是去李总麾下还是去江总麾下!”对于自己公司的董事长旗下公司,萧进自然一清二楚,江远与张谦也是熟人了。
“据说是去腾飞投资!你将继续担任副总,不过负责的是影视发行这一块!”
听到李东原这话,萧进有点懵,这工作调动,倒是十分正常,平调而已,只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怎么将他调去负责影视发行这一块呀,这类业务,可不是他所擅长的。
“不会吧!我对这一块一窍不通,这不是让我瞎子摸象嘛!”
“我哪知道,我也是听人说起的,但应该八九不离十!你准备一下吧!”此时的李东原一脸羡慕。
毕竟自己在公司的老朋友这可是算是升职了!
要知道贺云旗下,三大集团公司,就属腾飞投资赚钱了,每年的福利也是最好的。
相比之下,贺云最先创立的云逸博文公司却只能排到第二,而番茄科技公司这属于第三的位置。
何况,这次萧进去腾飞投资还是专门负责影视发行这一块,这可是一个相当轻松却又权利很大的职位,他自然十分羡慕。
“哈哈哈…..准备应该就不用了,我去哪都一样,不就是去京都吗,我是一块砖,董事长想要我搬去哪里就搬去哪里!”萧进听到李东原这么一说却是大笑道。
……..
果然,一会之后,萧进就走进了高航羽的办公室。
而待到他离开时,他便得到了高航羽的调令,前往京都那边担任影视发行主管。
而这些手续调度的工作,都不需要他动手,只要他人去就行了,到时候,他会和江总说的。
第二天,萧进就坐飞机直接去了京都,而这时候,高航羽已经来到了贺云的办公室。
此时,贺云正在电脑前看着电脑,当高航羽到来之后,他偏过头看向了他:“老萧去京都了?”
“去了,今天上午八点的飞机,这时候应该在飞机上!”高航羽看了一下表,回道。
“嗯……坐吧!今天咱们聊聊另外一件事!”贺云说着,便起身关上了电脑,而后坐到了沙发上。
而这时候,高航羽也已经坐好了。
“威信的用户目前还在稳步上涨着,尤其是随着大白5s手机的…..但是却还不够!我认为必须要进一步推广!今天我找你来就是想让你推荐一个人,这个人必须要是公司骨干,我准备让他专门来推广威信…..!“
“董事长,这事其实我已经有认真考虑,我觉得王海燕是最为合适的!”
“她?不行!再选一个!”
“那江临如何?”
“不行!那就让柳瑞去!现在柳瑞所负责的影视版权已经整合到江总麾下了,他现在没什么事情,不如让他去负责这个!”
“哦……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提议!”
柳瑞尽管不算是贺云公司旗下的最初那一批员工,但是对于公司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现在影视这一块的业务都被整合到腾飞投资旗下的腾飞影视了,云逸影视已经成为了历史,所以柳瑞自然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
“行!就让他去吧!”
贺云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去接个电话!你先跟柳瑞去说一下!”
贺云一看手机,发现是自己妹妹打来的,本能的就是眉头一皱,他对着高航羽说了一句,便让他离开了。
“嗯…..那董事长我就先出去了!”此时,高航羽也看出来贺云不是很方便,便立刻起身离开了贺云的办公室。
待到高航羽离开之后,贺云即刻接通了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的贺小美问道:“小美!怎么了?找哥有什么事吗?”
“哥!我现在正在你公司楼下,你现在在公司吗?”
“在了!你到我公司楼下了?”
“嗯…..我找你有点急事!便赶了过来!那我先上来了,咱们当面再聊!”
说着,电话那头的贺小美立即就挂了电话。
贺云此时也不禁为之疑惑起来,这小妮子不上课跑到他这里来干什么?
还显得如此着急?
一会之后,他的办公室门被推开了,贺小美一脸委屈的走了进来,而让贺云意外的是,萧雅也来了。
“萧雅!你怎么也来了!”贺云一脸不解的走上前去,看了一眼萧雅,又打量了一眼此时的贺小美。
“哥!”一声哥叫完,顿时就叫贺小美刷拉一下,眼泪瞬间就从眼眶之中涌现了出来。
她哭的稀里哗啦,而此时萧雅也在一旁为贺云解释道:“小美她……”
“她失恋了!”萧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跟贺云解释道。
“啥…..哦哦哦!”
听到萧雅这话,贺云也不知怎么的,居然一点也不意外。
因为这妮子失恋的次数实在太多了,她上大学也有两年多了,失恋的次数没有十次,那也有八次了,贺云都懒的去管了,只要不闹得出格,他都不想去管。
“没事!应该过几天就会好!不过你们怎么跑到我公司这边来了?你让她来的?”贺云愣了愣,随即摇了摇头,对着萧雅问道。
“不是我!是她一直闹着要闹,一开始我也劝了,可就是劝不住,而且这次,贺云,我觉得与之前有些不同,你还是亲自问问她吧,她一直念叨着要当面跟你说!”
“哦…..”贺云听到萧雅这么一说,不由看向了贺小美。
“小美,你这又是怎么了?不会有失恋了吧!”
“哥!那江云横骗我!他骗我!”
“啊……谁是江云横?”
“就是江远那侄儿!”
“啥?不是失恋?还有江远侄儿?他侄儿多大了?”贺云听得都迷糊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就是江远,你们公司那个江远侄儿,亲侄儿,我听他自己说的,他骗了我三万块钱!”
“什么!你坐下说,仔细说说!”
一听骗了三万块钱,贺云开始认真起来了。
尽管对于贺云来说,三万块钱不算什么,但是这钱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很多了。
而且这事情还涉及到了江远,这不得不让他重视起来。
可是思来想去,他也想没有想起来这江远有一个什么侄儿会认识贺小美呀!
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了?
或者那人根本就不是江远的亲戚。
贺云脑海当中暗暗思索了一遍,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不过这时候,贺小美再次开口了:“哥!事情是这样的,两周前,我参加了一个乡下的支教活动,本来我也就去尝试两天,可是在路途之中碰到了一个自称是我们学校的师哥,他说他刚刚毕业,准备到乡下去给那些贫困户提供援助,因为他是学法律的,还说有个案子…….!“
当贺小美把事情的经过全部说完之后,贺云简直被这个完美的骗局给震惊了。
这个骗子还真是厉害,为了骗贺小美,还真是废了一番功夫,不仅详细查了云逸博文公司的情况,还把江远的一些事情说了个八九不离十,最重要的是,他还拿到了一个徽章,说是腾飞公司每个员工都必须配套的。
还说什么,他最近已经应聘上了腾飞投资的法律顾问,总之他弄了一整套的证据,证明自己跟江远有关系。
贺小美一开始不相信,后来相信,相信对方是为了帮助那些贫困户,而萧雅原本手中的钱就不少,她与对方聊了大概一周,觉得对方人不错,又是贺云公司的员工,所以就自然而然相信了。
直到她被骗之后,打电话给对方,电话关机,她才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哎……你这也……!“
此时,贺云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妮子还真是心大,这都能被骗,而且这事,她居然才告诉周边的人,如果不是被骗这么多钱,恐怕都不会告诉其他人吧!
”好了!还是报警吧!让警察来查!“贺云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说道。
而后,他安慰了贺小美两句,好说歹说,让萧雅带她回去了。
而后,贺小美则立即打了一个电话,打完电话之后,他这才明白,这妮子好像老毛病又犯了。
上课经常不去上,挂科都还是好的,这让他十分头疼。
“哎……都怪我,小时候对她太好了,如果这一世我没有重生,她或许就去羊城打工了吧,那时候的她会是怎么样了?”
这一刻,贺云唏嘘不已。
随着他改变的越来越多,家里人的变化也是巨大的,而最大的变化当属他这个妹妹贺小美了。
因为从小就没有受多大的苦,更没有出去打工,所以她的性格跟原本时空变了许多,而任性成为了她最大毛病。
这次的欺骗只能说是她这些“荒唐事“之中,不起眼的一笔罢了!
贺云都不知道该如何帮她善后了。
想了许久之后,贺云决定,还是得狠下心来,好好让她吃点苦,只有这样,或许才能扭转她这任性的脾气。
思来想去,他最终决定趁着今年寒假,让她去打工,而钱一分也不给她,而且她的私房钱,也会让她一分都不剩全部上缴。
“正好楼下有餐馆需要服务员,就让她端盘子吧!”
贺云想了想之后,便离开了办公室,十分钟之后,他重新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再次给萧雅打去了一个电话。
“萧雅!我觉得……..你看这样行吗?”
贺云把自己的打算跟萧雅说了一遍后,便询问道。
他想听一听萧雅的意见。
“这样不行吧!她肯定不会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