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jz5d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第九百六十一章 酒續前緣推薦-28r1m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夏风觉得,把樱武云喊到家里吃晚饭,看似莽撞,其实一点问题都没有。
出于情理,樱武云这小子曾经对他还算不错,而他当初在寿宴上那一出,算是把樱武云给弄的里外不是人,说起来,还是有些愧疚的。
即便樱武云不知道他就是“张三”,但这份情,还是自我安慰式的需要偿还。
而且退一步来讲,樱武云是樱武十夜郎的后辈,大家都是邻居,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小子像根电线杆子似的在外面站一宿。
樱武云不可能认出他来,要是能认他早认出来了,如果发现端倪,最多也就是怀疑,并没有充分的证据。
况且,现在伤势痊愈的他已经恢复了实力,再加上风笛,就算现在承认自己就是张三,樱武云孤身一人也拿他是一丁点半办都没有。
咳,话虽这么说,但为了稳妥起见,他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把神月刀藏了起来。
….
客厅里。
风笛帮樱武云倒了一杯茶后,直接将夏风给拽到了走廊。
压低声音道。
“你把他给领家里来干嘛?”
夏风则没有那么谨慎。
“别紧张嘛。”
“能不紧张吗,他可是樱武家的人,是你的仇人。”
“害,仇人谈不上,我现在只是风太郎。”
“你……”
“行了,快去准备晚饭吧,我都饿死了。”
….
这顿晚饭吃的气氛诡异,风笛全程臭着脸不说话,连夏风喊她添饭都装作没听见。
樱武云自然也是十分尴尬,他肯定以为是自己哪做错了,或者自己的到来本就是个错,打扰了人家的清净。
“我吃完了,先去睡了。”
风笛扔下饭碗,直接上了二楼。
风笛离开后,樱武云试探性的问道。
“风太郎,我是不是有什么做错的惹妹妹生气了,难道是我吃的太多?”
夏风自顾自盛了碗汤。
“可能是吧。”
“啊?还真是我吃的太多?”
夏风端着碗,一边滋溜滋溜的喝着汤,一边说道。
“我家妹妹很抠门,平时加道菜都要算计半天,呵,女人,都这样。”
话音刚落,风笛从楼梯口探出头,愤怒的吼道。
“才不是因为这个呢,少在背后说我坏话!”

樱武云从小到大都没有体会过穷苦的日子,一时间有些分辨不出这兄妹俩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果真如此。
“那个…..要不我还是付些钱吧,这样我借宿也能心安理得一点。”
夏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直接伸出手。
“恩,我看行。”
看到夏风伸到面前的手掌,这次轮到樱武云发愣了,这也太直率了吧。
“那……我给多少钱合适呢,我身上的钱也不多了,那就1金怎么样?”
夏风嬉笑着缩回手。
“嘿嘿,逗你玩呢,你出门在外不容易,帮人等于帮自己,我怎么可能要你的钱,别多心,安心住吧。”
“哦….哦,那多谢了。”
…..
此时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但距离睡觉的时间还为时尚早。
夏风从桌子底下掏出一个坛子,是上次他新家落成后樱武前辈送来的烧酒,还剩了小半坛。
“阿云,要不要小酌一杯?”
看到酒,樱武云露出笑容。
“好啊。”
“来,满上。”
一路从东洲长途跋涉来到西川,过程自然是风餐露宿艰苦的很,可最后终于找到了“老祖宗”,却又吃了闭门羹,樱武云现在肯定一肚子的苦水。
回想着一路上的心酸,这小子直接闷声干了三杯。
“哎哎,阿云,你别喝这么快啊。”
樱武云唉声叹气。
“你是不知道,我,我太难了。”
夏风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化身为了情感节目主持人。
“有什么难的,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哦不,说出来让我替你分担分担。”
有些东西只能说给熟悉的人听,因为他们理解你的苦,但相对应的,有些话只能说给外人听,因为你只是想单纯的发泄和抱怨。
此时的樱武云明显就是后者,这里不是东洲,在远离家族统治的异乡,他借着酒意抱怨起了自己的苦。
当然,准确的说也不全是他一个人的苦,而是樱武家的苦。
….
酒杯重新倒满,樱武云叹着气说道。
“风太郎,你有所不知,我们樱武家统治东洲数十年,一直与西宫家势均力敌,虽偶有交界处的小摩擦,但始终秉承着互不侵犯的原则,还算相安无事。”
夏风抿着酒杯。
“那不是挺好的么。”
“本来是挺好,可就在半年前,西宫家的新家主突然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开始对我东洲不断施压,本来太平的生活,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夏风像个合格的捧哏演员一样。
“这可大事不妙啊。”
“是啊,家主立刻做出了应对,不过庆幸的是,我们樱武家迎来了一位之前一直保有合作的大人物,是来自维多利亚的军务总长,据说曾经他手下掌控四大军区,手握雄兵百万,是天下第一名将。”
“呵,吹牛的吧。”
“可能有吹牛的成份,但军务总长却是真的,此人名叫弗雷,对战争的见解非常独到,号称只要兵力相差不超过1倍,就没有他打不赢的仗。”
“那后来呢?”
“后来……..被一个名叫张三的家伙给全毁了,哎,其实这事都怪我。”
说到这里,后面的故事夏风已经不需要听的太认真,因为过程他甚至比樱武云还清楚,樱武云是讲故事的人,而他其实是故事的主人公。
然而,夏风可不是单纯的在听樱武云发牢骚。
这些他知道的事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他现在想知道,一些他离开东洲后不知道的事。
比如樱武家接下来会如何应对。
….
二人轻轻碰杯,干掉了杯中的酒。
一抹嘴,夏风装做好奇的发问道。
“阿云,所以你这次来找樱武前辈,就是想请他重新出山,用他的威名压过西宫家的士气吗?”
樱武云坦率的点了点头。
“没错,太爷爷年轻时名震八方,不光是东洲地区,整个东国都无人不知晓,西宫家的武将同样如此,甚至有些还是太爷爷曾经教导过的徒弟,只要太爷爷肯出山全力相助,定会化解这场的危机。”
“所以你就来了?”
“没错,只可惜…..哎。”
其实樱武云自己心里也清楚,从刚才樱武十夜郎的态度就能看出,这位曾经登峰造极的东国第一刀客,身为武者的心已经死了。
只要心死了,便永远不可能再拿起刀。

樱武云很失落,但夏风真正在乎的却不是樱武十夜郎出不出山的问题,他在乎的,是刚刚的偷听中,听到的另一个陌生名字。
“阿云,我能问个问题么。”
“你问便是。”
“害,我也就是好奇,在你刚刚被樱武前辈轰出来的时候,我听到你们提起了一个叫阿岚的名字,这个人是谁啊?”
樱武云没有迟疑,就像是说与不说都一样,反正找不到人。
“他叫樱武岚,是我的叔叔。”
“樱武岚?很厉害吗?”
“呵。”
樱武云此时的这声“呵”,神态就和当初夏风问萧爷能不能拿下剑术大赛的冠军时一模一样。
不同的时,萧爷当时只是笑而不语,而此时的樱武云,给出了准确的回答。
“看来风太郎你真的不是习武之人,我叔叔他恐怕是东国历史上刀术最强的人,天赋远在太爷爷之上,从二十年前开始,他就被所有挑战过的武者称之为,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