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lwuw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靈臺仙緣 txt-第599章 皇帝的賞賜熱推-7hm4r

靈臺仙緣
小說推薦靈臺仙緣
杨晨当初修炼深红冥想法的时候,一次就会。但是修炼这个星空冥想法的时候,却数次都没有成功。
按照星空冥想法中的阐述,在星空之中散发的星力,才是最为纯粹的精神力。所以便要观想星空,和星空产生共鸣。
从下午到晚上,杨晨都没有进入灵台方寸山,一直到午夜时分,终于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似乎变成了一面镜子……
不!
仿佛一座湖泊,倒影出天空中的星辰。纯粹的精神力急速地向着杨晨的识海内涌入。杨晨修炼了一个小时,停了下来,微微睁开眼睛,和之前的深红冥想术比较起来。
如果说深红冥想术能够在四十天将消耗干净的化液精神力补充到巅峰,这个星空冥想术只需要四天,速度提升了十倍。而且这星空冥想术对于淬炼雾丝化液也有着很大的促进作用。相当于龙意和刀意小成境界的联合对精神力雾丝的淬炼。如此,杨晨每天在用龙意和刀意联合淬炼精神力雾丝的固定时间外,修炼星空冥想术也能够达到淬炼雾丝的效果。
杨晨的嘴巴咧了开来,欢快地笑了起来。
看了一下腕表,零点二十五分。
不去灵台方寸山了!
杨晨站了起来,收起了防御阵,去浴室洗了一个澡,然后便躺在松软的大床上酣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杨晨用灵液修炼混沌诀,用星空冥想法修炼精神力之后,身心都格外舒爽地坐在餐厅内吃饭。
“杨晨,干嘛这么高兴?”雷蒙吃了一个鸡蛋问道。
“哦,昨天修炼的星空冥想术,感觉非常棒!”
“杨晨先生!”
杨晨刚刚话落,便见到雷家的管家一脸谦卑的走了进来。杨晨刚刚来到雷家的时候,这个管家可不是这样,一脸的倨傲。但是现在却是满脸的谦卑:
“皇帝陛下的特使来了,要见你,老爷正在陪着。”
“杨晨,还不快点儿,陛下的赏赐到了!”雷布斯激动地说道。
杨晨也是心中一喜,虽然不知道爱德华会送什么,但是一个皇帝送的东西,应该是拿得出手的东西吧?
杨晨的心中也期待了起来,站了起来,而雷布斯几个人也都跟在了杨晨的身后。在管家的引领下,来到了大厅,便见到雷庞坐在主位上,旁边客位上坐着一个中年人。见到杨晨进来,那个特使没等雷庞介绍,便站了起来,满脸笑容道:
“你就是杨晨先生吧,你可以叫我内维尔。”
“见过内维尔先生!”杨晨向内维尔施礼,然后又想雷庞施礼。
“陛下正在等你,我们赶紧走吧,不要让陛下久等。”内维尔语气温和,却又不容置疑。
杨晨点点头,不卑不亢道:“有劳了!”
走出了雷府的大门,门外停着一辆豪华的马车,在马车的周围还有着骑士卫队,杨晨和内维尔上了马车,队伍徐徐前行。在车队的后面,是雷庞的马车和卫队,也得到了通知,前往皇宫。
四十多分钟后,马车停在了皇宫的大门前,杨晨从马车上跳下来,在内维尔的引领下,向着皇宫内走去。杨晨一边走着,一边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皇宫,心中还浮现出一个个念头:
“爱德华动作够快的啊!这才回来第三天,给我的奖励就下来了。和爱德华比起来,魔法师工会和教廷的反应要慢啊!
也不对!
大卫给了自己星空冥想术,但是不会就一个星空冥想术吧?之前他可不是这么说的。”
一边想着,一边就到了一个大殿的门前。内维尔直接带着杨晨走了进去。走进大殿,便见到爱德华高坐其上,两边有着十几个人,雷庞也走进了队伍中。这应该就是圣光帝国的重臣。
“年轻的东方英雄,欢迎你!”爱德华坐在高椅上,含笑说道。
杨晨向着爱德华拱手,微微俯身道:“见过皇帝陛下。”
爱德华温和道:“这次召你过来,主要是为了感谢你为圣光帝国所做的一切。首先,封你为圣光帝国东来公,并且在圣光城内拥有一座府邸。”
杨晨霍然抬头,高坐其上的爱德华和两边的大臣都微笑地看着杨晨。对于封杨晨为帝国公爵,这些人没有丝毫意见,这是因为他们都知道杨晨不可能留在西方,没看到爱德华也只是封了一个公爵,给了一座圣光城的府邸吗?并没有给杨晨封地。如此杨晨和他们就没有丝毫的利益冲突。杨晨只是一个匆匆过客,没有必要得罪杨晨,让皇帝陛下不高兴。此时,见到杨晨有些惊讶的表情,他们都露出善意的微笑。只有邦德眼中闪过阴霾。雷庞笑道:
“杨晨,还不谢过陛下!”
杨晨却郑重道:“皇帝陛下,还请收回成命。我只是匆匆过客,很快就会离开圣光帝国,你给我的府邸岂不是要荒废?”
爱德华和那些大臣微笑在脸上不由一僵,他们没有想到杨晨会拒绝这个封赏。不过随后他们也反应了过来,这些封赏让他们这些重臣都无所谓,都知道杨晨只是匆匆过客,杨晨怎么会当回事儿?
邦德眼珠子一转,感觉到这是一个激怒爱德华的机会,便厉声喝道:
“大胆,你敢违抗陛下的封赏?”
杨晨看都没有看邦德,他不知道这个声音是谁,也不关心。只是静静地看着高坐其上的爱德华,心中暗道:
“你就拿这个虚名来忽悠我?欺负小孩?拿点儿实惠的不好吗?”
邦德眼中再次露出了笑意,此时他也反应过来了,自己还是太自我了,把杨晨当成自己的子民了。他乐意交好杨晨,因为他现在也需要外部的力量。教廷和皇家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了,如果能够通过杨晨引来东方的外援,也是搅乱目前局势的一种方式。当然,他不能保证东方的势力会因为杨晨而介入,但这是一个惠而不费的事情,只要释放自己的善意,付出一点点东西罢了。
没有成效就罢了,一旦有成效就是意外的收获。
像他们这种层次的人,会心血来潮落下很多闲子。
“杨晨,你放心,你的府邸不会荒废,我会赠送你管家和仆人。而你作为公爵,是有俸禄的。这些俸禄完全可以支付你的公爵府正常运转下去,即便是你回到东方。”
杨晨想了想,便决定不再拒绝。反正府邸和管家仆人都是爱德华赠送的,自己也很快会离开。不管府邸正常运转也好,还是荒废了也罢,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便再次微微俯身道:“谢皇帝陛下。”
邦德眼中便闪过了一丝阴霾,雷庞嘲笑地眼神看了他一眼。
爱德华继续开口道:“其次,我准许你进入皇家秘境修炼一次。”
“皇家秘境?”杨晨心中一动。
“杨晨,你是魔武两修吧?”
“是!”
“皇家秘境对你的武道很有帮助。”
“多谢皇帝陛下!”杨晨欣然道谢。
爱德华哑然失笑,果然修炼的人,还是要用资源才能够打动他。当下干脆道:
“内维尔。”
“陛下!”
“带杨晨去秘境。”
“是!”
杨晨跟着内维尔向着皇宫深处走去,内维尔低声道:“杨晨先生,皇家秘境内能够让你获得突破,当你感觉自己已经不能突破的时候,就可以出来了。”
杨晨心中一喜,点头道:“明白。”
杨晨被带进了一个宽大的密室中,这个密室在地下,有着重重魔法阵和守卫,这个密室非常大,比之前杨晨在的那个大殿都大。中央是一个池子,那池子冒着气泡,似乎是一个喷泉。内维尔笑道:
“进去就可以了!”
杨晨点点头,将衣服脱了,只穿一个内裤,走下了池子。立刻便感觉到浓郁的能量向着自己的体内钻。这是一种比灵液还要霸道的能量,杨晨走到了池子中央,盘膝坐下,开始运转混沌诀。内维尔转身离开了大殿,来到了外面,坐在一张桌子旁喝着咖啡。
临近中午,爱德华走了进来,坐在了内维尔的对面,有侍者摆上了酒菜,两个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
“内维尔,方才收到消息,我们的教皇陛下派人去雷家召见杨晨了。”
“呵呵……”内维尔不由笑了起来:“魔法师工会没有派人去?”
“也派人去了。对了,那小子估计能够修炼多久?”
内维尔没有丝毫停顿道:“最少三天,他的背景应该不简单,而且这么年轻就能够独自出来历练。应该是东方的天骄,不会弱于我们这边的天骄,不过最多也就坚持五天。”
“五天!”爱德华摸着下巴道:“我当初才坚持了七天!”
“东方的天骄……”爱德华沉吟道:“我们在东方的探子每隔三年都会送回来消息,东方的
青年天骄似乎没有叫杨晨的。但是,以杨晨的修为,博学和修养,又很符合东方大家族的嫡
系天骄的身份。”
内维尔便笑道:“陛下,您当初年轻,还不是皇帝的时候,也去过东方游历,难道你用的是真名吗?”
爱德华便笑了:“说得是,我们也不用刻意去打听他了。一切随缘。你在这里守着吧。”
爱德华站了起来,背着手离开。
杨晨盘膝坐在池塘中,眉宇间掩藏不住地喜悦,他的丹田内,雾丝正在飞快的化液,很快就突破到了武师三层,向着武师四层挺近。
一天.
两天。
三天.
……
一晃五天过去。
爱德华再次来到了这里,坐在内维尔的对面道:“怎么样?”
“我没有进去,以免干扰到他,不过我估计今天差不多就出来了。陛下,我记得当初您在秘境中呆了七天,刚好突破了一个大境界吧?”
“是啊!”爱德华点头,脸上现出了一丝遗憾道:“这个秘境中的灵力是浓郁,是灵液的五倍,但是就是有些太霸道了。我呆了七天,丹田就到了极限,再呆下去,恐怕丹田会受伤。”
说到这里,爱德华看了一眼密室的方向:“这小子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不愧是天骄之名了。”
接下来,两个人便开始聊些别的,帝国的事物,还有教廷方面的事物。
时间悄然地过去,黄昏的余晖洒落下来。两个人都不说话了,目光不由望向了密室的方向,眼中都现出了异色。
杨晨还没有出来?
第七天.
第八天.
第九天.
爱德华和内维尔都不淡定了,内维尔担心地说道:“他不会出事了吧?硬挺着,丹田受创昏迷过去了?”
爱德华脸色一变,站起身形,大步向着秘境内走去,内维尔也神色担忧地跟在了后面。如果杨晨在皇宫出事了,不说杨晨的背景,这边也不怕东方,但是却绝对会成为教廷攻击皇权的机会。
两个人很快就进入到秘境,然后便神色一呆。
杨晨好好地坐在了池塘中央,池塘内的液体都形成了一个微弱的漩涡,围绕着杨晨的身体,能量迅速地涌进杨晨的体内。
最关键的是,杨晨神色红晕,没有半点儿受伤的痕迹。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眼中都现出了震惊之色。悄然地退了出去,内维尔压低了声音道:
“他的身份恐怕不是不简单那么简单。”
爱德华点点头,内维尔又压低了声音道:“我们真的就这样任由一个东方的绝世天骄成长起来?”
爱德华露出苦笑道:“内维尔,你的意思我懂。但是现在人类的环境真的不好,人类能够多一个天才,不管是东方,还是希望,这都是好事。现在杨晨修为还低,我们现在伸出一把手,帮一下,便是结下了善缘。
未来……未来谁说得准呢!”
说到这里,爱德华的目光有些迷离:“这也是我们和教廷都非常克制的原因。而且东西方相隔遥远,东方不是我们的威胁。”
内维尔点点头,眼中现出了一丝释然:“我现在倒是好奇他究竟能够坚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