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q5q9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我可以獵取萬物 線上看-第447章 關鍵線索看書-3bwv6

我可以獵取萬物
小說推薦我可以獵取萬物
许尘迷茫了,这次是真的迷茫了。
因为他再一次手段用尽,最终发现还是什么都没有查到,这就很诡异。
他以为这一次,也是帝灵派做的,可吴道形却直接否认了。
他找到的真相,并非是真相,也不是他想要的真相。
那么,那暗中的人,到底是谁?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查了,因为所有的线索都已经断掉。
最终,他询问吴道形道:“吴振天吴家主死亡的方式,就是帝灵派的秘法,我说得应该没错吧?”
吴道形点头道:“对,不过我并未控制那六个武皇死亡,虽然那的的确确是我控制的分身,但是那些分身违背了我的命令,更准确点来说,这些分身在没有经过我的指示的情况下,直接就开始行动了。”
许尘皱眉道:“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如果你这样说的话,那并不能排除掉,帝灵派的人没有动手。”
吴道形说道:“或许吧,我也的的确确没有感应到周围有帝灵派的人,他们可能是动手了,不过是隐匿了气息,这只不过是我的判断。”
许尘闻言,再度皱眉。
他已经用药物测试过,这吴家之中的的确确没有帝灵派的人。
换言之,如果有人想要杀害吴振天的话,那那个人一定也不是帝灵派的人,甚至也并非是吴家的人。
说不定那个人就是在吴家之外获得了那六个人的控制权,然后控制了那六个人行动,最终将吴振天击杀。
不过这也不对劲,想要杀吴振天,怎么说也需要同样实力的武圣吧,不可能武皇逆天击杀武圣的,那太假了。
这就是刚刚他为什么以为凶手是吴道形的原因,因为吴道形彻彻底底的附和凶手的特点,完全没有问题。
可惜,吴道形不是。
那么他再接着推理,这下手的可能是一尊武尊或武圣,但是很有可能并不在吴家之中。
许尘询问道:“这个秘法,到底是什么手段?”
吴道形说道:“需要消耗大量的寿命催动这个秘法,保守估计,想要击杀一尊武圣的话,至少需要两千年寿命,如果想要更保守一些,就需要消耗五千年,甚至是一万年。”
许尘沉思,一千年还可以考虑,如果是五千年的话,代价的确是很大了,若是一万年,显然是不划算,太亏了。
如果他是帝灵派的人的话,那肯定是不可能这么做的。
一万年的寿命,只有武圣以上境界的人拥有,没必要用一尊武圣,去换另一尊武圣。
所以说,帝灵派的人,肯定有其它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
因此许尘说道:“不可能有人消耗一万寿命去做这件事情。”
吴道形点头道:“是的,你说的没错,所以这件事情我也很费解,因为想要杀家主,必须要消耗这个寿命,除非,他们可以分摊寿命。”
许尘皱眉道:“同时施展这个秘法,然后分摊相应的伤害吗?”
吴道形点头道:“理论上是这样,如果有五十个人,那只需每个人付出两百年寿命,然后全部针对家主,就有可能秒杀家主,不过现场不可能有这么多人施展秘法,因为别说五十个,但凡是十个人施展秘法,我也能感觉到,因为我本身就是修炼了这种秘法的。”
许尘问道:“你当时完全没有感应到丝毫波动?”
吴道形再度点头:“一丝也没有,很有可能凶手是在吴家之外,因为这个秘法千里之内,就都能够施展,当然,也只能是千里之内。”
许尘深吸了一口气:“那这么说的话,凶手就绝对不是在吴家之中了。”
他又推算了一下,发现吴道形并没有说谎。
所以问题已经非常的明显了,凶手在吴府之外。
许尘皱眉:“这种秘法一旦施展了,就单单只是消耗寿命吗?”
吴道形摇头道:“一旦施展,经脉全废,会短暂性的陷入瘫痪之中,没有一两天无法恢复,恢复后虽然还能行走,但是再也不可能踏上武者这条道路,这也是我刚刚肯定的原因之一,现场之中,并未有人突然瘫痪,最重要的是,想要击杀武圣,就必须要武皇以上才能施展。”
“如果是十个武皇,这是最少的数量,那每个人就只需要付出一千年的寿命便可,如果是武尊,至少也是五个,如果是武圣,则至少是一个。”
吴尧此时也说道:“案发当场,我就派人搜索过了,所有人都能行走,脸色也没有什么变化,那种大规模的瘫痪事件,并没有发生,更没有大规模的陌生武皇出现。”
许尘再度沉思,这种秘法果然很邪恶,需要付出的代价那是相当的大。
还有有些事情正如同他所料的那样,想要杀吴振天,并不是随随便便找个人就行了。
如果按照帝灵派的方法,那必须要找到五十个武皇才行,这样就能够一击必杀。
不过讲道理,饶是帝灵邪派,也不能承担起瞬间失去十个武皇的后果,因为帝灵派人才十分紧缺,别说武尊了,就连武皇,都是极难极难培养起来的,没理由为了一个吴振天,就让损失变得这么大。
那不是不划算,那是根本不可能实行。
他要是帝灵派的圣主,也不会做这种蠢事的。
他沉吟,之前帝灵派想要杀他,直接就派了一堆人过来,显而易见,帝灵派想要杀人,是不会做这种畏手畏脚的事情的,要么直接强行一击必杀,要么不动手。
所以,这一次的凶手,果然是另有其人了。
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凶手很有可能不是帝灵派的人,但却拥有帝灵派的秘法。
嗯,简单点来说,就是准备投靠帝灵派,但还没彻底投靠的人。
凶手的身份一定是这个没错了的,因为帝灵派不会牺牲自己的人办事,他们最喜欢的,就是让华国的人相互怨恨,自相残杀,最终两败俱伤。
这种,就是一加一大于二的事情!
想到这里,许尘再度说道:“看来根据你所说的,凶手肯定是不在吴家之中了,要不然单单你吴道形能感应到这种能击杀武圣的秘法,吴尧长老也不会不可能感应到的。”
击杀武圣,到底得需要什么样的力量,不需要多说,绝对不可能悄无声息。
使用秘法,就必须使用灵气,还是大规模的灵气,必然会有动静的。
吴尧同意道:“没错,他们不可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情,不可能不存在波动的。”
许尘下意识的点头:“既然如此,大长老,那我们就没必要继续封锁吴家了,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因为按照目前的证据来看,凶手实在吴家外面的。”
吴尧叹息道:“这凶手这般嚣张,以后我们吴家若是再有人遭遇不测,应当如何啊!”
许尘没说话,因为这种事情,他也无法阻止。
帝灵派的人如果疯了的要杀人的话,别人是没办法的。
许久后,许尘说道:“既然已经没有线索了,那我就只能离开了,你们吴家继续做好防范工作吧,这一点我没有办法帮忙。”
吴尧和吴金才,甚至连吴道形都齐齐拱手道:“多谢小友了,若非是小友,很多事情我们都还蒙在鼓里,说不定以后还会自相残杀。”
许尘点头:“应该做的,emmm,那个,吴长老……”
吴尧立马明悟:“小友稍等,那剩下的一百颗汇元丹,我马上就让人拿来。”
许尘看着吴尧吩咐下人去取丹药,然后扫了一眼这吴家的诸多防御阵法,下一秒,脑海之中突然就略过了一道闪电。
“咔嚓!”
不对不对,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被自己忽略了。
那就是施展这个秘法的时候,是否也需要大量的灵气?
消耗大量寿命,只是开启秘法的前提。
消耗大量灵气,才有可能击杀一尊武圣啊!
就算是武皇,通过秘法能够增强自己灵气的威力,但那也还是要消耗的啊!
不可能说凭空击杀吴振天的,没有这个道理。
而且对手是武圣,那得需要多浩瀚多磅礴的灵气?
想到了这里,许尘立马询问吴道形道:“吴振天死亡的时候,周围有大规模的灵气波动吗?包括方圆千里之内?”
吴道形和吴尧一愣,随后均是摇头道:“没有,如果有这种波动,我们一定能察觉到的。”
许尘眼睛微眯道:“试问,如果没有足够磅礴的灵气,秘法又怎么能杀人?”
若是十尊武皇,恐怕体内的灵气早就已经被抽空,甚至肉身力量也是如此,然后配合秘法的增幅,才能够击杀吴振天的吧。
不过按照他的猜测,十尊武皇,未必够。
在他的猜测之中,一百尊武皇,都应该不够格碰武圣的。
十尊武尊,还是七星以上的武尊,才堪堪有资格。
所以问题来了,十尊武尊,同时施展秘法,会没有一点波动?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可是现在的情况就是,没有波动。
吴道形瞳孔微缩道:“有没有可能,是阵法遮盖了波动?”
许尘冷笑道:“如果有能够遮蔽浩瀚灵气的阵法,方圆千里之内,你们堂堂吴家的人,会一点都察觉不到吗?你们这么多武圣,总不能周围有一个武帝布阵吧?那不是纯属浪费时间吗?”
吴道形点头,武帝杀武圣,还要布阵,简直是笑话。
但凡任何一个武帝,都不可能做这种自降身份的事情的。
吴尧咽了一口口水,因为他逐渐发觉,有些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恐怖。
龙傲天,现在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了。
他嘴角微抽道:“那按照小友的猜测,这到底是为什么?”
许尘淡淡道:“我也只是猜测,所以现在不能说,不过如果我能够证明自己的猜测的话,那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我想就能够彻底了解清楚了。”
旁边的钟柔咂了咂舌,好家伙,她都还没有理清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呢,结果这家伙就已经无限逼近真相了?
果然,神探的脑子,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媲美的,至少智商就很高。
许尘若是知道钟柔的想法,怕是会尴尬一笑,这波,其实靠的是系统啦。
许尘继续问道:“我想知道,吴家主在出事之前,是否有什么怪异的举动,我的意思是,他可能察觉到敌人了,不过又不知道敌人在哪里,所以举止可能异常。”
吴尧思索道:“还真有,从一个月之前开始,家主就开始每天闭关六个小时,然后再出来处理家族的事物,甚至有时候无法处理,就会让我酌情处理。”
吴道形说道:“是的,家主当时快突破了,我们也感应到家主快突破了,气息是完完全全的没有错,要是说异常话,就是这里异常了,其它的真的找不出来了。”
许尘再度沉思道:“或许他在考虑如何在避免敌人偷袭的同时,还在思索对策,同时在搜索敌人,不过可惜,他没有找出来,还有其它情况吗?”
吴尧说道:“有,家主从一个月前开始,都会服用一些丹药,大多数是突破用的,不过也有少数是做其它用的,具体什么用处,我也没多看,当然,也不敢多看,家主的事情,不是我该管的。”
吴道形和吴金才点头,的确如此。
许尘呵呵一笑:“那凶手还真是挺让你们家主忌惮的,没想到竟然让你们家主做到了这种程度,当然,我刚刚所说的,也只不过是猜测罢了,可能你们家主真正要做的事情,比我想的还要深奥和周到。”
吴尧叹息道:“有些事情,我们终究是不了解的。”
许尘淡淡道:“好了,现在案情差不多结束了,我也该走了,吴长老,若是再有诡异的事情,也可以让我来瞧瞧,若是能帮得上忙的,我会尽力的。”
吴尧大喜道:“当然。”
讲道理,龙傲天一来,吴家的诸多奸细就揪出来了。
这是个不容小觑的小子,没道理不答应。
许尘抬起眼眸,眼睛微眯,事实上,凶手,他已经知道了,只是不方便现在说出来。
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