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5a4優秀言情小說 詭三國笔趣-第1899章蒼天已死,黃天不立相伴-0d1iz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汝南。
碧空如洗的晴日下,一万多名黄巾兵展开了一个硕大的阵列,若是离远了看,倒也有些气势,但是拉近了之后,就会看到这些黄巾贼衣衫褴褛,甚至连一件像样的战袍都没有,即便是胡乱扎着的黄巾,也大多数灰黑肮脏,就像是他们头顶上的旗帜一样,破败不堪。
站在山坡之上,刘辟往远方眺望,许久,垂下了目光,微微转头,看着自家的手下。他们一个个肮脏干瘪,面黄肌瘦,胡须和头发又脏又长,兵刃有长有短,甚至还有些粪叉什么的……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就像是家乡当中酿造的烈酒,辛辣,但是够味。
当年黄巾席卷天下的美梦,就像是一场大醉,醉的时候自然是高歌畅笑,但是醉醒了之后,便只有疲惫和痛楚。
刘辟也很想表示说他也是姓刘,同样也是中山靖王之后,但是没人给他背书,所以至今没有人认可他,就像是当年所有人都不认可黄巾贼一样。
为什么?
刘辟至今都没有想明白。
刘辟和袁术勾搭过一阵子,那个时候还算是可以,刘辟也以为自己是时来运转,可以走上正轨了,但是后来发现,其实袁术只是想要利用他而已,毕竟当年袁术和袁绍相互抗争,而南阳汝南这一带,有的人支持袁术,自然也有人支持袁绍,而刘辟和龚都,就是袁术用来对付这些支持袁绍之人的刀。
可是,好景不长,袁术忽然之间就跟五彩斑斓的水泡一样,『卜』的一声就破了,连带着将刘辟洗白的希望,也一同带入了深渊。
因为汝南南阳一带已经被败坏许久,而不管是刘辟还是龚都,都不擅长民生治理,所以实际上农桑经济什么的,都是非常的差,很多时候是到四野采集,渔猎什么的,过着原始又无奈的生活。
结果就这样,依旧躲不开……
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大汉朝堂皇甫嵩统领的禁军兵马,而是那个什么骠骑将军的麾下。
『想不到啊……』身旁的龚都皱眉道,『咱们在山中大兜圈子,故布迷阵,竟然还能找得到我们……倒还真有些本事……那家伙叫什么名字来着?』
『应该叫徐什么罢,我也不太清楚……』刘辟看着远方渐渐腾起的烟尘,然后咬牙说道,『追上了就追上了,干一场就是!别害怕,我们人多!等打退了这家伙,我们就翻山向南,去投刘景升……』
『刘荆州么……』龚都低低的重复了一声,然后叹了一口气。
刘表一直都有表示向刘辟和龚都招降,只不过刘辟和龚都一直都没有拿定主意,毕竟听闻刘表年老体衰,投降过去万一刘表第二年就蹬腿了呢?
当然也有考虑过投降曹操,可是曹操似乎看不上眼,根本就没有派人过来招降,所以刘辟龚都也就拖延了下来,直至今日。
烟尘越来越近。
山坡之下的黄巾兵也开始骚动了起来,有人忍不住大声呼喊起来,然后更是让队列有些动摇散乱,『大汉骠骑!骠骑的兵马来了!』
刘辟顿时愤怒的大吼道:『叫个屁啊!骠骑怎么了?也不一样是一个脑袋两只手?大小曲帅在哪里?再有呱噪的,都他娘的砍了!』
龚都在一旁看着刘辟吼叫,心中却叹了一口气。当年在天公地公人公之下的黄巾力士,是何等的威风,而现在……
一个身穿盔甲的高大骑士率先出现在视野当中,然后伸出了手臂,朝着这里指指点点,似乎在布置着什么。
在高大骑士的身后,一杆认旗飘扬抖动,上面有一个大大的『徐』字。
这是大汉骠骑将军的人马……
这个骠骑将军,如同风暴一般席卷了并北关中,然后将李郭等凶残的西凉兵收拾得服服帖帖,听闻说还曾经击败了袁绍,压制得曹操动都不敢动……
如果说普通黄巾兵能投到骠骑之下,自然是更有前途,但是对于刘辟和龚都来说,确是一条死路。
听闻当年大汉骠骑还在并北的时候,就将投降的白波军的大小头领全数坑杀了,后来又是将黑山军的头人统领全数流放……
没等龚都多想下去,一旁的刘辟已经拔出了战刀,高举着大喝道:『都他娘的别怕,骠骑人马再强,也是个人!这厮轻视我军,所以才带了两千人马,而我们,有两万!我们是他们的十倍!十倍!听懂了没有?这些家伙,是将人头送给了咱们!都打起精神来!有个屁好怕的,啊?!』
龚都瞄了瞄,微微低声叹了口气。刘辟说话的气势倒也不错,如果腿能够不那么抖,或许还能效果更好一些……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刘辟不知道身后龚都的想法,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随着刘辟的吼叫,杂乱的战鼓响起,然后渐渐的汇合到了一起,列阵的黄巾兵也参差不齐的加入进来,最终汇集成较为整齐的吼叫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看到成功激发起这股尚存的微弱士气,刘辟略微松了一口气。
当徐晃和黄忠联合起来进攻汝南这一带的时候,刘辟和龚都就知道事情不妙了,而且也守不住了。
这么些年,农桑都没有恢复过来,更不用说是修葺城郭了,残破失修的城墙,就像是兔女郎的洞洞装,非但不能抵御侵袭,反倒是更容易激发出进攻的欲望……
所以刘辟和龚都一合计,干脆金蝉脱壳,丢下一些烂摊子给徐晃和黄忠,然后带着还算是比较精壮的兵卒逃亡,可是事情并没有像是刘辟和龚都所预料的那样发展,黄忠虽然留在了汝南,但是徐晃却追赶了下来。
不过就这样两千人马,就想要打败我么?
刘辟内心当中也升腾起了一种愤怒,这太小瞧人了!不过这样也好,骠骑人马再怎样能征惯战,人数上面的的劣势是实打实的,自己正好利用此天赐良机多少取一场小胜,也好提升一下手下的士气,挽回这一段时间的颓废的势头。
想到这里,刘辟再一次的度审视自己的阵容,确信自己的手下兵卒已经做好了对抗骠骑人马的最佳迎战阵形。
黄巾兵卒的整个阵型,依托着山势,正面的最前排是三行训练有素的长枪兵,毕竟黄巾兵其他的兵卒不敢说多,但是长枪手数量绝对充足,至于长枪当中的一些粪叉草叉什么的,刘辟则是选择了无视。
长枪克制骑兵,纵然刘辟没有学过什么系统的军事知识,这么多年下来,也多少懂一些,若是骑兵正面冲击长枪阵型,多半会死得惨不忍睹。
方阵的两侧为了防止骑兵绕圈侧袭,也是同样布置了长枪阵列,只不过比正面的人数稍微少了一些。
这些长枪或长或短,如同刺猬一般指向了骠骑人马,看起来倒也让刘辟多少觉得心中略定。
在正面长枪兵后方,是为数不多的弓箭手。
因为箭矢也是一种刘辟和龚都难以生产的消耗品,再加上弓箭手也并非是人人都可以转职胜任的,所以当下弓箭手的数量并不多,零零散散站了两三排的样子。虽然弓箭手的人数并不多,但是刘辟也不指望完全依靠弓箭手来杀敌,只要稍微能打乱一些骠骑人马冲击的脚步和阵列,给与前排枪兵一定的支援,就足够了。
在弓箭兵后面的,便是算是黄巾主力的部队了,混编的小组,持刀持枪持盾,不一而同,还有些人拿着当年征战缴获的大黄弩,这些黄巾兵卒无疑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有着足够多的经验,也擅长混战,所以即便是骠骑人马突破了前阵,到达中间位置也不用怕,这些经验丰富的黄巾老兵,也可以让这些骠骑人马吃不了兜着走。
而且刘辟还有五百人左右的亲卫队,这些亲卫队可是真正有战甲的,比起一般的黄巾兵卒都要更精锐彪悍,随时可以在最合适的时候投入战斗,发挥出让骠骑人马意想不到的作用……
面对这样准备齐全,且在刘辟眼中万无一失的阵列,远处的骠骑人马似乎不知道是疏忽大意,还是根本看不上,竟然并没有调整多久,便响起了低沉的牛角号声!
刘辟的心不由得高高悬起,这是骠骑人马出兵的号角!
这些家伙要来了!
要来真的了!
『都稳住!稳住!』刘辟大叫道,『站稳了!弓箭手!准备!』
对面的骠骑人马分出了一部分,然后开始向前,然后跟着,似乎又有一部分缓缓前出,只不过速度稍慢了一些……
『这是要准备做什么?』刘辟瞪着眼,知道对面那个姓徐的这么做肯定有目的,但是一时之间却想不清楚这个目的究竟在哪里。
战马奔腾,迅速的缩短了两军的距离,还没等刘辟想出一个什么道道来,只见最前面的骠骑人马已经绕出了一个角度,朝着刘辟等人的黄巾大阵左翼驰骋而来。
这也很正常。
正面防守力量强悍,这是傻子也看得到的,骑兵一上手先突袭左右两翼,也是在刘辟的意料之中。
『来得好!』
刘辟大吼,然后下令让左翼长枪兵集结压缩,以对抗骑兵冲击,另从中间主力军里抽调一部分人手上前支援,同时下令让弓箭手向左旋转,争取给与第一批冲阵的骠骑人马最大的杀伤效果。
但是刘辟不敢抽调正前方的长枪兵阵列进行转向,因为刘辟害怕让正前方的阵形转动之后,就会因为移动导致出现阵型的裂缝,使得结合处暴露出来。
骠骑人马的骑兵越来越近,嘈杂的马蹄声震耳欲聋。
刘辟瞪大眼,看着骠骑人马越来越近,然后忽然发现在这大概五六百的骠骑骑兵战马身侧,似乎比一般的骑兵多了一些什么东西,上下晃动……
箭囊!
那是额外多配备的箭囊!
『不好!』刘辟大叫起来,『弓箭手上前!上前!抛射!抛射!』
这一批最先冲出来的骠骑人马,压根就没想要直接冲阵,而是要用骑射来撕扯阵型,侵削整体的士气!
刘辟站在高处,自然多少看的清楚,但是在下方列阵的黄巾兵,在人群当中视线极其狭窄,更多的是看见前方的人的脑袋,顶多还能多看一两只的虱子跳蚤在乱爬而已,因此当骠骑人马开始骑射的时候,很多黄巾兵根本就没有相对应的进行防御……
骠骑骑兵整齐划一的搭弓上箭,对着密集簇拥在一起的黄巾长枪兵的左翼阵型,接连不断的展开抛射!
箭矢腾空而起,在马蹄滚滚声之中呼啸而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骠骑人马已经从纵向行进方向,转换成为了横向,从左翼开始,箭雨纷纷而下,一路向黄巾兵阵的正面阵列蔓延过去……
黄巾兵根本谈不上什么战甲,再加上都是长枪兵在前,自然更谈不上什么盾牌,在箭矢抛射之下,只要是中箭,必然是惨嚎一声,血花四溅,唯一能够凭借的,便是战场之上气运之神的眷顾。
刘辟急急调令的弓箭手,手忙脚乱的进行还击,但是对于日常训练几乎等于零的黄巾兵来说,射击固定靶子多少还算是凑合,而像是骠骑人马这样的活动的标靶,就立刻暴露出其弱点来,射出的箭矢基本上都是落在战马屁股后面,就像是给骠骑人马在送行助兴一般……
等到黄巾弓箭手的小头目发现不对,下令调整角度的时候,骠骑人马已经很从容的通过了黄巾弓箭手的射程,开始对中阵的黄巾兵进行远程打击。无奈之下,小头目只能让弓箭手再动起来,急急上去追赶。
身处在中阵正面的黄巾长枪手阵列,因为视角被自己人遮挡得原因,所以他们只是知道一队骠骑人马往左边去了,然后没过多长时间竟然杀过来了,箭雨纷纷而下,惨叫声此起彼伏当中,一个念头就忍不住跳将出来,『我们的左翼怎么了,难道一点都挡不住这些骑兵么?』
上百的黄巾长枪手被射中,惨叫着摔倒在地,顿时引得阵列一阵混乱。
骠骑人马却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而是将死亡的呼啸一路带到了黄巾兵的右翼……
『左翼!左翼还有骑兵!』龚都看见刘辟的注意力也被这些骠骑人马牵着鼻子走,一路盯到了右边,竟然忽略了骠骑第二批的人马,不由得跳脚大叫道。
在几乎黄巾兵卒的注意力都被牵扯到了右翼之后,第二批的骠骑人马到了!
坏了!
中计了!
刘辟忽然之间,觉得手心当中全都是冷汗,他觉得骠骑人马肯定要在左翼突破了,于是连忙再次下令,让中央的兵卒赶往左翼布防!
然而令刘辟和龚都意想不到的是,第二队骠骑人马也并没有直接冲阵,而是趁着黄巾弓箭手被调动扯开的间隙,抵近了黄巾兵卒的阵列,然后抛出了一个个的黑色圆球!
『那是什么东西?!』
刘辟瞪大了眼珠子,可是下一刻便是惊天动地的声响,宛如晴天霹雳一般,在黄巾阵列当中轰然而起!
『天雷!是天雷!』
『他们会仙术,仙术啊……』
如果细心留意,其实骠骑人马扔出来的东西实际杀伤力并没有多少,除了几个刚好落在人堆里面的多少有撂倒几个之外,其余的就是喷个火听个响看个烟,毕竟一个小罐子能装多少火药?
如果是一般的兵卒,或许在慌乱之下还能多少有些思考的能力,但是这些黄巾兵一来基本上没有什么像样子的训练,二来也是长期在《太平经》的洗脑之下,形成了一套固有的神仙鬼怪的观念,见到如此情形,自然是往日里面的那些念头翻滚起来,顿时哗然一片,腿软手软。
左翼顿时崩坏!
刘辟一看不对,回头看向了龚都。
龚都默然,朝着刘辟点了点头,提着一根铁棒便转头下了山坡,然后将手中铁棒高高举起,『杀!杀上去!』
战场崩坏得如此之快,不管是刘辟还是龚都都没有想到,但是既然现在已经是这样的局面,也没有什么退路,只能是奋力一搏!
鲜血四溅,人仰马翻。
龚都又瞅准了另外一个机会,一棒将另外一名的骠骑骑兵拦腰砸下了马背,顺便一弯腰躲过了刺来的两杆马枪,然后一铁棒又捣在了另外一匹战马的肚子上……
接二连三的骠骑骑兵被拦截下来,整个冲击的势头便被暂时抑制住了。山坡上的刘辟才算是略微放下一些心来,大声号令让人前去收拢溃兵,准备重新列阵。
然而下一刻,低沉的号角声如同死神的呢喃,又一次在战场之上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