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9aoe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網遊之王者再戰討論-1630 風騰-zvxvx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
于正在整理和收拾着杂物的姿势里忽然抬起了头,属于絮语流觞的那张美丽而又成熟的面庞也显现在了某昏暗的空间当中,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的她转头望着自己所在的东方,半晌之后才将那略显茫然的那份目光缓缓地收了起来:“呼,是我的感觉出现错误了么?”
“有可能是您这几天过于劳累了,大小姐。”
一名站在这片昏暗空间角落里的魔法师随后带着低沉的话音回答道,那守候在门口、遮挡住少许光线的身影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您的心腹们正在陆续赶来,他们马上就会和我一样,帮您一同承担您身上的重量。”
“我不需要你们帮我分担什么,事实上……我觉得你们的到来甚至都显得有些多余。”毫不留情地说出了这样的话,停止了整理动作的絮语流觞将再度背对的面庞隐没在了光线的反射之下:“自由大陆现在的局势一直非常紧张,听说帝国与公国之间的谈判也陷入了泥沼,相比较于我们这支小小的先锋队,他们那边明显才是需要更多的优秀人手的地方。”
“没关系,有龙家和其他的人才在那边忙碌,这点程度的困难根本就不算什么。”摇了摇自己的头,魔法师玩家伸手按了按自己头上的尖角高帽:“这是我身为楼家曾经的第一长老的自我判断,也是许多家族子弟自发的行动,还请大小姐见谅。”
“所以我才不想告诉你们这些家伙们我的行踪啊。”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絮语流觞拍打着自己因为长时间蹲伏而沾染了一些尘土的白色裙甲:“算了,既然你们还是找到了我,我总不能再把你们赶走。”
“但你们应该明白,那些家伙没有一个是好相处的家伙。”她缓缓地站起了身,背对着这名魔法师的身影也显露出了一股清冷的气息:“我们只是因为共同的特殊理由而暂时聚集在了一起,刨除这个理由之外,他们可不会给你们任何好脸色看。”
“我明白,所以我们暂时还没有与他们进行正式的接触。”抬起的尖帽下方露出了一副老者的面庞,与之相伴的还要同样显现在其上的一张满是皱纹的笑脸:“名义上,我们还是一支因为赶路速度超群而提前来到这个中转站的玩家小队之一,我们这两名‘队长’也正在洽谈合作方面的事宜呢。”
“……”
半晌没有再说更多的话,静立在原地的絮语流觞终究还是睁开了自己久闭未睁的眼睛:“好吧,在越来越多的玩家大军即将抵达这里的现在——”
“这应该是最好的方式了。”
她说着这样的话,那转身跨出的自信脚步随后也带着雕刻有白色翅膀的美丽长靴由魔法师所在的方向擦身而过,蓝色的长发随后也带着那抹展现在腰间的那柄冒有火热气息的华丽长剑而突破了那道昏暗空间角落唯一的光亮,回到了海风遍布的那座大桥的表面——似乎没有段青曾经来到这里时的那些狂风骤雨,此时显现在这座大桥两旁的蓝色海面此时也在四周可以入眼的每一个方向反射着美丽的粼粼波光,迎着这份壮阔景色与清新海风的絮语流觞随后也将自己的手从按着的蓝色长发上收回,同时也将自己不经意间吸引过来的那几道若有若无的路人目光隔绝在了自己的注意力之外:“好了兄弟姐妹们,你们的任务进展怎么样了?”
“海,海上的资源还是非常难搞啊,毕竟这里能下海的地方不多。”她的耳边随后也传来了一名浑身上下衣衫尽湿、看上去狼狈无比的青年玩家的声音:“我建议还是先按照那个莫尔纳先前的建议,先换取一些可以帮助我们的道具和工具来得更好一些……”
“那就成了帮助那个家伙建设这座避风港了。”没好气地叉起了自己的腰,絮语流觞那蓝色的长发也随着她转头的动作而高高地扬了起来:“完善这座避风港的设施在我看来是非常长期的一项工作,我们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在这里。”
“但,但是现在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也差不多啊,而且进度也变得缓慢。”虽然依旧在絮语流觞的面前显得有些畏手畏脚,但青年玩家还是将自己的话磕磕绊绊地说了出来:“要是导致我们从莫尔纳那里接到的任务全部失败,他收回自己对我们的‘承诺’的话——”
“少吓唬我哥们了行不行?”
一道懒散而又响亮的声音随后回荡在两个人的耳边,与之相伴的还有属于剑北东逐渐显现在海桥尽头的那抹绑着头带、赤着上身扛着长剑,长剑的剑尖上还挑着一个鱼桶的形象:“就知道欺负我家兄弟没有见识,有那些气势冲着外人去使啊。”
“哼,也不知道之前是谁那么不耐烦地想要离开这里继续前进。”完全没有改变的意思,抱起双臂的絮语流觞斜着眼睛蔑视着来者的脸:“看看你现在的这个样子!怎么,你似乎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嘛。”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这座避风港位于无尽之海的中点,想要走完剩下的路程还早得很呢。”翘起嘴角露出了一抹反射着阳光的微笑,用拇指点着自己胸口的剑北东随后也向着宽广大桥的另一头伸手示意道:“既然一开始我们就定下了求助于那个管理人的方针和思路,那我也一直按照这个方针和思路在行事,我的兄弟不也是一样么?”
“你可不能将效率什么的当做是不努力的理由,反正有多少的实力就做多少的份量。”宛如海上男儿的他随后拍了拍那名青年男子的肩膀,无视着对方抽搐的嘴角哈哈大笑了起来:“不用害怕这个老女人,你尽管按照你自己的节奏做任务就是了!剩下的全部都交给我们来就好!”
“我开始重新审视带着你们两个一起上路,是否真的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了。”微微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闭上眼睛的絮语流觞将自己脸上抽搐的青筋缓缓地压了下去:“而且我们现在不得不加快速度,因为来到这里的人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多了——你应该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吧。”
“怕什么,担心他们会抢夺我们的资源么?”瞥了一眼宽广的桥面四周偶尔游荡而过的其他稀疏零散的不知名玩家,剑北东的声音里依旧充满了淡然和不在意:“放心,虽然能在这个时间点就和我们一样赶到这个中转站着实有些令人佩服,但他们还轮不到我们来注意,而且就算真的出现了抢夺资源的行为,这些人最后不还是在为莫尔纳工作和服务么?”
“掌握了资本的资本家就是财大气粗啊。”他一脸理所应当地评价道,背在了脑后的双手也无谓地向前摆了摆:“要不是段天峰先前给我们留下了一点点人脉,我们在那个莫尔纳的面前可没有现在这么好的待遇。”
“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讨好那个莫尔纳可不是我们的目的。”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属于絮语流觞的那张低沉的面庞也逐渐隐藏到了自己埋头的动作当中:“就算你沉得住气,我们队伍里的其他人也不一定沉得住气呢。”
“谁?还有谁不耐烦?”她的话音果不其然引起了剑北东的反弹:“我家兄弟这么好的一个人都没有说话,还有谁敢对我们休闲钓鱼……呃不对,是忙碌的生活提意见?除了你还有谁啊?”
“这还用问?我们队伍现在也还是只有四个人。”
“那就是我们的凝兰小妹妹了?哈,这怎么可能?我们凝兰小妹妹可是从容得很——呃。”
想要继续说话的声音如同被捏住了脖子的水鸭一样戛然而止,剑北东那一脸得意而又悠然的动作也随着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的某女仆形象的玩家面前僵住了,他将同样一脸苍白的青年剑士挡在了自己的身后,那再度响起的解释声音也显得苍白无力了许多:“那,那个……我们也是有好好努力的啊!别小看我带回来的这些鱼类,它们可都是这片深海当中的珍惜品种,这些耗费了我们九牛二虎之力才抓到的家伙,肯定能在莫尔纳那里换到不少的积分……”
“剑北东先生,您的鱼钩掉了。”
没有理会那完全不自然的谄媚面庞,歪着脑袋保持着微笑的短发女仆将手中的一枚小小的铁钩举起在了两个人之间的海风当中:“您的‘九牛二虎之力’可是连自己的武器都差一点丢掉了,这样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呢。”
“好,好好好。”脸上的冷汗不停地直流着,点头如同捣蒜的剑北东颤颤巍巍地将那枚风中飘摇的铁钩捧在了自己的双手之间:“好……好强的杀气……”
“我先去交任务,你们先聊,你们先聊啊。”
如同逃避的过街老鼠,这名曾经令虚拟游戏世界闻风丧胆的剑士此时也一溜烟地逃掉了,而依旧保持着微笑的女仆玩家随后也用笑眯眯的表情送走了同样面色有些苍白的另一名青年剑士,带着安静而又娴然的脚步来到了絮语流觞的面前:“……”
“不要着急,我们的进展已经够快了。”
似乎知道这名满脸笑容的女仆此时沉默的意思究竟是什么,絮语流觞声音低沉地继续说道:“就算再怎么缓慢,让那位莫尔纳先生帮我们送过去的速度也应该比我们自己走完剩下的半座桥来得快,不是么?”
“……”
“我也没有刻意想要拖延的意思,不过我们这支队伍的情况你也清楚。”
依旧遥望着眼前的海面,披着白色女武神战铠的絮语流觞随后收起了脸上那自信而又淡然的表情:“同样曾经身为克鲁希德成员的你对那几个人的个性应该也了解得很吧,你要对他们保持信心,虽然自由散漫了一些,但在关键的时刻还是靠得住的。”
“凝兰只是有些难过。”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第二句话,短发的女仆并拢着双手站在原地的背影此时也显得落寞了几分:“这地方,还有更前方的地方……凝兰曾经与先生一起走过,一直战斗到了虚空的尽头。”
“是太过弱小的凝兰放弃了太多的机会。所以才没有留在他的身边。”
细微的声音在絮语流觞的耳边越来越低,也让这位蓝发的女剑士飒爽而又妩媚的面色变得同样柔软了起来,她转身想要向着那道身影所在的方向伸出自己安慰的手,那犹豫的动作下一刻也被骤然响起在自己耳边的声音所打断:“抱歉打扰了几位女士的窃窃私语,不过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有关那位暗语凝兰之前的请求,我终于有了几分进展。”
“欢迎你们的到来。”没有过多的客套话,来自莫尔纳出传音随后也伴着那敞开的高塔大门而再度回荡:“这个消息或许并不真实,我也不希望是真实的,不过——”
“根据我所感应到的能量脉动来判断,第二个地脉的支点的确是已经‘倒塌’了。”
就像是正在应和着他的这句话,原本平静无波的海面上空忽然吹过了一阵强劲的海风,似乎代表着某种预兆的海风随后也带着各个玩家用力保护自己的动作和姿态瞬间吹过了宽广的桥面,向着看不到的无尽之海另一侧的深处盘旋呼啸而去。隐约的咆哮声随后也带着一股仿佛可以震撼灵魂的悸动开始在风吹来的方向形成,与之同时形成的还有一道冲破了白色的云层、带着翠绿色光辉遥遥深入天空的能量泉流,散乱开来的“泉水”随后也带着四散的能量涌动与三两点混杂在其中的闪耀星点,呈散射状消失融合到了桥面延伸至天边的海天一线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