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39yk精品言情小說 諸天福運 線上看-第四百三十七章 躁動鑒賞-88g7s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宋江闻讯大惊,急忙带着一票头领赶来。
可惜卢俊义去意已诀,不管宋江如何苦口婆心劝说都没用。
朝廷封官怎么说都是好事,也不可能因为卢俊义想要赴任,就说人家是二五仔。
最后没有办法,宋江和一干头领只能目送卢俊义和燕青主仆离开。
与原著不同的是,这次朝廷为了夺取梁山大军军权,可以说诚意相当充足。
起码此时,朝廷对宋江和卢俊义还没有生起杀心。
所以,一贯心思灵巧的浪子燕青,也没有察觉到不妥,自然不会劝阻卢俊义不要上任,反而很是忠心要一起赶赴庐州。
话说,燕青的拳脚武艺,已经达到了一流层次,柴大官人帮他进入星辰观想的入门修炼时,就直言他的修炼进度不会慢。
等成功引星后,成为鲁智深那一个级数的非人强者,只是时间问题。
有了如此机缘,以后铁定能帮上卢俊义大忙。
不过,在离开梁山大军后,燕青建议卢俊义先去梁山本寨一趟,请柴大官人帮卢俊义进入星辰观想的入门状态。
卢俊义有些迟疑,他和柴大官人的关系,可没好到这份上。
“主人放心!”
燕青笑着宽慰道:“大官人心胸宽广,主力一干头领几乎全部都进入了星辰观想入门状态,都是柴大官人帮助的结果,主人若非抽不开身,怕是已经快要点星成功了!”
卢俊义闻言十分心动,最后还是打算前往梁山本寨一趟。
对于武痴而言,星辰观想法真是了不得的好玩意,若是有机会他自然想要学会的。
……
宋江等人封官的消息,自然第一时间传到本寨。
消息传开,在本寨的一干头领,还有养伤头领中引起一阵阵波澜。
凭什么主力那边的头领,都得到了朝廷封赏,他们同为梁山头领却没有?
很快,柴大官人便被烦得不行……
头领们也算狡猾,知道凭他们自身的影响力和实力,根本就没资格和朝廷讲数,那就只能将大官人推出来了。
“你们急个什么劲?”
柴大官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没好气道:“朝廷这么明显的夺权手段,难道你们看不出来么?”
“夺权?”
“就是夺权,大首领和副首领全都另有职务,那顿兵河北的主力由谁统领?”
“不是按照头领排位来么,接下来就是加亮先生了!”
“朝廷不会答应的,你们等着看吧!”
一番话,暂时将待在本寨头领蠢蠢欲动的心安抚下来。
朝廷也像是根本就不知道梁山本寨的存在,或者说有意识的将梁山主力和本寨区分开来。
对主力那边的头领大肆封赏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理会本寨这边,就连安置在本寨修养手上的主力部队头领,都可以的忽略了过去。
不然,这帮家伙也不会心中不服,刻意找机会说道。
这么明显的分化之策,要说本寨的头领们,还有在本寨养伤的头领看不出来,那就太侮辱他们的智商了。
只是事关自身切身利益,就算再冷静都无法做到心如止水,有想法有怨气才是正常。
只能说,朝廷的分化手段虽然简单,却还是相当有效的。
这才刚刚开始,时间一长因为地位的差距,怕是主力和本寨之间的关系将会迅速变得疏远冷淡。
只是,很显然朝廷忽视了本寨的作用。
若是没有本寨源源不断的后勤物资,还有在这个时代绝对属于顶尖水平的医疗保障,梁山主力大军的战斗力也不会那么强大。
自从宋江率领梁山主力离开水泊后,本寨就开始替主力部队提供后勤物资,从来都没有断绝过。
后来,甚至还是定期定量提供符箓这等超凡物品。
回春符的作用无需多言,想想汉末的大贤良师张角,就知晓回春符所化符水的效果,有多么惊人了。
水球符乃是专门针对方腊部的控火异能,在战场上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在星光淬体的非人强者没有出世之前,梁山大军就是靠着水球符和方腊部争斗,发挥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其余符箓虽然没有出现在主力军营,可在本寨和后方的生产生活之中,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同样也是主力后勤的最好保障。
这些,朝廷都当没有发生过一样,干脆利索的忽略了。
可他们也不想想,若是梁山主力的控制权旁落,本寨这边还会不会继续提供后勤物资。
指望大宋朝的后勤运输体系,还是省省吧。
一旦本寨这边断供,习惯了充裕后勤物资供应的主力将士,怕是要炸锅。
当然,若是朝廷全力供应的话,倒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只是,柴大官人可不会认为,朝廷会真的把梁山主力当‘自己人’看待。
到时候,闹出各种幺蛾子,梁山主力将士没几个号脾气的,一旦闹腾起来朝廷正好顺手瓦解梁山主力这支人马。
不要以为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
相比赵氏皇族的江山,区区一支由贼寇转化过来的人马算的了什么?
除非金兵入侵,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不然以赵氏皇族和满朝文官的尿性,还是内斗比较内行。
闲话不提,没过几日卢俊义和燕青返回本寨。
卢俊义还有些不好意思,燕青直接找到柴大官人,将他们过来的目的说了一下,最后道:“还得麻烦大官人了!”
“无妨!”
柴大官人不以为然,帮助卢俊义轻松进入星辰观想法的入门修炼状态。
“卢员外,之后的点星和引星过程,就得靠你自己好好努力了!”
“多谢大官人,某心中有数,不会叫大官人失望!”
卢俊义满脸欣喜,就算只是星辰观想法修炼入门,那种脑袋清明的感觉也是相当不错的,自然十分感激柴大官人的帮助、
“哈哈,卢员外说笑了!”
柴大官人摆了摆手,笑道:“大官人此去庐州上任,可得尽快拉起一支队伍啊!”
“为何?”
卢俊义有些不解,好奇道:“还请大官人指教!”
“没什么好指教的,只是朝廷对武人一向苛刻!”
柴大官人脸上笑嘻嘻,说出的话却是相当惊人:“朝廷眼下为了夺取梁山主力的掌握权,可是付出了不小代价!”
“按照朝廷以往惯例,一旦顺利控制梁山主力的指挥权,怕是会卸磨杀驴!”
“大官人的意思是,朝廷会针对卢某?”
卢俊义有些不信,摇头道:“朝廷若是真的刻意针对,卢某此时怕是已经陷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