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erpe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董鏘鏘留德記-642. 路演熱推-vtpbz

董鏘鏘留德記
小說推薦董鏘鏘留德記
除了当初申请预科,董锵锵很少往大学主楼和周边教学楼跑。上了预科后,他偶尔过来参加Party也就是去几间固定的多功能厅。就是来大学看书,大部分时间也是泡在图书馆和食堂里,从不进主楼,所以对楼内布局很陌生。
但端木在大学浸泡多年,比他更熟悉校园的一砖一瓦。跟在端木后七拐八绕,不多时他便来到一间偏僻的阶梯教室外。
教室外拉着一张印着蓝绿字的易拉宝,显眼的位置写着两行粗体字:汉诺威大学科技、环保及软件孵化器–项目路演会。
董锵锵注意观察了一下,教室外此时的人还不少,大部分人都身着深色正装,看样貌应该都是学生。他们或三三两两的窃窃私语,或低头翻看手中材料。
难怪端木让自己换西服,看来这里是个严肃场合,董锵锵暗想。
“孵化器和项目路演会是做什么的?”董锵锵第一次接触这俩名词,满腹疑惑,“融资难道不该去找银行或金融机构吗?大学里怎么融资?而且你还是投资公司,跟这上面写的行业风马牛不相及,你确定没走错么?”
“一会儿进去了你就知道了。”端木狡黠一笑的同时递给董锵锵一份文件,“还记得你自己写过的商业计划书吧?一会儿上台后你负责讲解这份计划书,没说清的地方我来补充。”
“我……我说?”董锵锵吃惊道,“可这不是你的公司么?你肯定比我说的更清楚,你还是唯一股东……”
“没事儿,你说就挺好。”端木似乎很放心。
董锵锵感到自己在冒冷汗,下意识地推辞道:“你突然让我讲,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我担心……”
“担心啥?抓野猪你都不担心,你还会担心这个?再说这材料不就你写的吗?你讲自己写的东西肯定比我熟,再说你现在的德语也比我好,这种场合你只要说清投资公司的商业模式就好。”端木笑呵呵地给董锵锵打气,一副局外人的姿态,“就是说错了也没事,我会纠正和补充的。讲材料的时间一共是10分钟。你讲完台下的导师会向你提问,到时咱俩一起解答,你就放心吧……”
董锵锵不理解端木干嘛不自己说,但推辞好像也没用,他只能硬着头皮赶紧翻看自己之前写的这份商业计划书。
“我讲的话,我在公司的身份是什么?”董锵锵边看边问,“导师可能会问这个。”
“联合创始人。”端木想了想,补充道,“对了,记得把你手里那套股票分析软件也讲几句,就说是公司自主研发的智能分析系统。”
董锵锵看了一会儿又问道:“公司还没成立,自然没收入,这部分怎么说?”
“如果对方问收入的事,你就说咱们的商业模式已经得到了市场的验证。”端木显得信心满满。
俗话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董锵锵过了几遍材料后心里就逐渐有了底,毕竟是他认真写过的内容,再捡起来很快。他又跟端木确认了一些措辞,门口就有人招呼他俩:“你们可以进去了。”
国内大学阶梯教室的入口多在教室的最低处,座位在高处,进门后要往上走。但汉大阶梯教室的入口在高处,进门后好像面对一片洼地。两人顺着墙边拾级而下,直到舞台下方一侧的角落。
舞台上另一组人员正在向台下4男1女5名导师介绍项目,董锵锵看到对方不仅用了投影仪,还在白板上边写边解说回答问题。
两人静静地站着,同时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
对方的PPT做的很详实:文字、数据、插图一应俱全,趋势、份额、升降一目了然。董锵锵越看越自惭形秽,两相对比,自己的PPT简直像坨屎。
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他只能顶着一头的黑线迎难而上了。
等上一组选手终于走下舞台,主持人礼貌地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位请上台。”
站在舞台上,董锵锵瞄了眼端木,他看起来气定神闲,仿佛对董锵锵颇为放心。董锵锵不禁纳闷:端木什么时候这么信任自己了?
舞台右侧摆着一个木制讲台,讲台上放着笔记本电脑,董锵锵看到屏幕里放的正是自己之前做的商业计划书PPT。
“各位老师好,我是捕蝉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董锵锵,站在我旁边的这位是公司创始人端木星浩。”董锵锵边说边按下空格键,PPT一页一页缓慢地放着,“我们是一家互联网初创公司,目前有两名员工,就是我和端木星浩先生。端木先生去年从汉诺威大学的数学系硕士毕业,我目前在汉大预科读经济。公司主要的业务模式是基于互联网为客户提供上市公司的调研报告,帮助客户有效利用报告中提到的信息完善客户的投资策略。我们主要关注的目标是全球股市中有财务或商业瑕疵的上市公司,特别是美国股市,也就是这页PPT右上角的示意图。数据显示,从去年开始,美股上市公司有多家爆出财务丑闻,这非常有利于我们业务的发展。当然,德国上市公司也是我们重点关注的对象。”
董锵锵注意到导师们虽然听得聚精会神,但脸上似乎都流露出一股迷茫的神色,这让他有些许的紧张。
“我们去年投入大量资金研发的上市公司智能信息分析系统已在实际交易中发挥了作用。跟我们有类似业务的第三方研究机构目前以美国公司居多,德国本土的同类公司很少,也是基于这点我们成立了这家公司。我们希望种子轮能融资50到100万欧元或等值美元,同时……”
没等董锵锵过完所有的PPT,一名已经谢顶的男导师就打断了他的发言。“所以你们的业务模式就是先找有问题的上市公司,再写调查报告,最后卖报告,对吗?但这并不属于科技范畴呀。”他转头看了看两边的其他导师,耸了耸肩,做出一副很不理解的表情,“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说完他把手里的签字笔“啪”地摔在桌上,双手交叉抱在身前,瞪着眼睛直勾勾地瞅着董锵锵和端木,好像在质问董锵锵“你这都什么破玩意儿就敢拿出来讲”。
董锵锵虽然逮猪是把好手,但做路演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他只觉得自己的脸滚烫,手心里也都是汗,心脏“砰砰”地跳得很快。
见董锵锵沉默,谢顶导师又快速跟旁边的其他导师说了几句,导师们互相交头接耳地小声讨论起来。
“这个问题……”一直旁观的端木忽然站了出来,“请让我来解释一下。”
===
原创不易。欢迎来起。点%中¥文#网,支持正版原创小说《董锵锵留德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