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7rw超棒的言情小說 頭狼-3885 知道些什麼閲讀-m2r6g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人总是贪婪的,永远不知道知足是什么。
魏伟也罢,陈晓也好,算起来他们在这个年龄都绝对处于食物链的最顶端,可他们仍旧不知疲倦的在不停攀爬。
可以说他们争强好胜且野心勃勃,也可以理解成他们就是贪婪。
背着我、背着公司搞火器生意,已经是江湖大忌,有人要整我,他们明知道却遮遮掩掩,这就特别让人愤怒。
扫视一眼哽咽的魏伟,我烦躁的点燃一支烟。
可能是见我表情阴沉,魏伟往我跟前又匍匐几步,皱了皱鼻子出声:“大哥,我真没有想瞒着你的意思,我原本是打算靠自己查出来背地里搞风搅雨的混蛋到底是谁。”
“结果呢?”我低头注视他的眼睛,咬牙低吼:“查出来什么了?又啥可以跟我分享的?又或者需要大哥配合你做什么!”
“我…我…对不起。”魏伟磕巴几秒钟,慢慢耷拉下脑袋。
杵在原地抽了一支烟后,我的心情平复不少,朝他摆摆手招呼:“先起来吧,这事儿晚点回去再研究,外面一大群人呢,面子我给你留下。”
“哥,家里绝对有鬼,而且那个鬼距离咱们相当近,不然不会知道我们几个的一些私密对话。”魏伟迅速爬起来,朝着我低声道:“有些我们小哥几个自己的事情,连你都不知道,那个不停打电话骚扰我的人却清清楚楚,比如我前几天和珊珊商量,等忙过这阵子到厦门去玩一圈,那个骚扰我的人…”
“对方骚扰你的目的是什么?”我直不楞登的开口。
魏伟吞了口唾沫,声音很小道:“为了..为了,让我找你寻仇。”
“家里这么多人,为什么那人不骚扰别人,单单认准你呢?”我踩灭烟蒂,朝他摆摆手道:“小伟啊,哥不说比谁聪明智慧,但是你走过的路,我基本都走过,有句话叫苍蝇不叮无缝蛋,难听易懂,至于你究竟有没有什么别的念头,咱们今天不做讨论,好好琢磨琢磨自己,好好回忆回忆过往,如果你觉得在哥这里真的不开心,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说出来。”
魏伟连忙缩起脖颈解释:“哥,我没有。”
“好了,今天晚上不讨论这事儿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朝厕所外走去。
如果说不生气,那纯粹是自欺欺人,但生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倒容易落入背后人的陷阱。
对方之所以想方设法的挑唆魏伟,说白了就是因为他肯定在某些场合里说过什么不合时宜的话语,可能有些话只是他喝醉酒的发泄,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但我相信事情绝对发生过。
可能真的是年龄大了吧,现在的我,仍旧血气方刚,也仍旧会一急眼就骂娘,但再也做不到像过去那般跟任何兄弟说翻脸就翻脸。
时光让我变得成熟,同时也逐渐抹杀掉我的阴厉。
几分钟后,我俩再次回到酒桌,唯恐其他人看出来不对劲,我特意交代魏伟把脸上的血渍洗干净。
一群小青年们喝的正兴高采烈,杨晖若有深意的瞄了眼我和魏伟,随即端起酒杯招呼:“我算是看出来了,亲哥俩就是亲哥俩,谁也取代不了,小伟你还敢说朗哥对你不好嘛,上厕所的功夫,都能跟你偷偷摸摸研究什么大计划,我可完全蒙在鼓里不知情。”
“咳咳,别瞎说。”魏伟摸了摸湿漉漉的头发,不自然的咳嗽两声。
我乐呵呵的努嘴:“来,喝酒吧,待会你们随便折腾,我得早点回去,岁数大了,真跟他们飙不起,我现在瞅着脑袋上这些镭射灯都觉得晕。”
“待会我送你回去啊朗哥?”
“我送你吧哥。”
杨晖和魏伟异口同声的开腔。
瞄了眼二人,我将目光对准正跟俩小青年掷骰子的陈晓,冲他吹了声口哨道:“让陈晓送我吧,我正好想问问他买房的事儿,说不定过两天我也得买套。”
“啊?我送您回去啊。”陈晓摸了摸自己光不出溜的大脑门,眼珠子快速眨巴几下,闪过一抹复杂的闪烁。
我抿了口酒,笑道:“不乐意呐?”
“没有没有,那我现在就去卫生间抠抠嗓子眼去,听说这几天查酒驾特别厉害。”陈晓忙不迭站起来,拔腿就往厕所的方向跑。
盯着他的背影,我思索几秒后,又抓起酒杯朝杨晖吆喝:“来,咱俩整一杯。”
“来呗,酒场没大小,朗哥我可不让着你昂。”杨晖立即兴冲冲的举杯。
连喝几杯后,我搓了搓稍微有些发烫的脸颊,朝着杨晖道:“小晖啊,家里现在接近平稳期,干仗动手的事情肯定会越来越少,再者你也不可能总替我拎刀扛枪,趁着磊哥这段时间在鹏城,多跟他学点能耐,咱们当初拎刀是为了赚钱,现在放下,是为了守财,家里买卖不少,对什么感兴趣可以跟我说,别没屁搁楞嗓子眼,自己瞎逼捣鼓,听懂没?”
“放心吧朗哥,我和小伟现在跟着磊哥学跑投资公司的事情,一天就忙的脚跟不着地,哪还有精力去琢磨乱七八糟的事情,而且我哥总教我,隔山不拉车,这是规矩!”杨晖拍打自己胸脯两下,一把搂住魏伟的肩膀头:“对吧伟仔。”
魏伟心虚的看了我一眼,声若蚊鸣一般的回应:“咳咳咳,对。”
感觉到魏伟状态不对,杨晖抬起胳膊在他脑袋上扒拉一下,笑嘻嘻的打趣:“你特么上趟厕所,咋还萎了,以前咱俩喝酒的精气神儿呢,不是总叫嚣自己是酒场小赵云,怼谁都能七进七出嘛,这是当朗哥面前卖含蓄呗。”
“晖哥、伟哥,陈晓刚刚在厕所被人给捅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餐厅服务生火急火燎的跑过来,朝着我们大声喊叫。
“啥玩意儿?谁干的!”
“草特么,看看咋回事。”
没用任何人吩咐,一桌子小青年纷纷抄起桌上的酒瓶、烟灰缸,咋咋呼呼的冲厕所的方向开拔。
“看着点他们,别整出来事儿。”我连忙冲杨晖示意,他点点脑袋,迅速撵了出去,魏伟迟疑几秒,也利索的站了起来。
“不用去了,陈晓不会有事的。”我瞄了眼厕所的方向,此刻那边闹哄哄的,几个小兄弟合伙将陈晓搀扶出来,他的大腿和小腹处鲜血淋漓,异常的吓人。
听到我的话,魏伟眯瞪的望向我。
“一个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转移大众的视角,而转移人注意力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伤人或者被伤。”我淡淡的解释一句,接着一把揽住他脖颈,压着嗓子道:“不要让自己兄弟透过别人的嘴巴了解事情真相,难看胜过难受,找个机会把你知道的都告诉小晖,毕竟你们是要相处很久很久的。”
“哥,你不怪我?”魏伟抽吸两下鼻子。
“怪,可是没办法。”我叹了口气。实话实说道:“我让你一步,只是因为你喊我这声哥,但是你得记住,任何人在我这儿都只有一次机会,在陈晓出院之前,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破生意给我处理干净,国内不比阿城,任何一丝丝纰漏可能都会致命。”
魏伟揉搓两下红通通的眼眶,马上提高调门保证:“我…我今晚上就处理干净!”
“滴呜滴呜…”
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响起,紧跟着就看到一台救护车停到餐厅门口,杨晖一伙配合着医生护士将陈晓抬了出去。
临出门时候,我和陈晓的目光对视在一起,他很快侧过去脑袋,眸子里写满了不安和苦涩,顷刻间,我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陈晓一定是知道些什么的。
盘算片刻后,我掏出手机,指尖飞快的戳动屏幕,给高利松编辑了一条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