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zi9q火熱言情小說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第二百八十八章    魔劍斬天人,規則獎勵!【7000字,求月票!】讀書-2mt3l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看着突然出现的二师兄。
罗鸿原本还有些感动的,你打了这么久的酱油,可终于出现了。
然而,二师兄一开口,就老阴阳人了。
玩花?
他罗鸿玩的那是七煞邪莲,跟你那骚包的桃花有半毛钱关系?
还需要你教?
罗鸿黑着脸。
而李修远的出现,桃花在盛放着,他大袖飘飘,他穿着宽敞的青衫,胸前衣襟敞开,露出胸膛,发丝纷飞间,骚气十足。
罗鸿没有再捏碎七煞邪莲,主要是身体有些受不住,刚打死了耶律大古,身体还虚着呢。
罗鸿也担心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三尊九境天人,罗鸿也是觉得师兄未必扛得住。
“二师兄……你行么?”
罗鸿瞥了李修远一眼。
李修远伸了个懒腰后,伸出手捏了瓣桃花,淡淡一笑。
“不知道。”
“涅槃刚结束,我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强。”
李修远道。
“不过,夫子他老人家觉得我行。”
李修远的话,让罗鸿嘴角不由一抽,这不靠谱的二师兄,总感觉他在装逼,什么叫做夫子说你行?
“行不行,试试才知道。”
李修远轻笑。
下一刻,手中拈着的那瓣桃花顿时屈指一弹。
桃花花瓣顿时高速旋转起来,犹如锋锐的刀锋一般切割着虚空,迸射而出。
竟是化作了一道飞剑,朝着那天人一掌斩去。
噗嗤!
瞬间,被天人一掌覆盖而导致天地的漆黑,被斩开,有光明从后洒落而下。
九境天人的一掌,被斩开了!
李修远背负着手,身后桃花树开的茂盛,摇曳之间,花瓣发出铿锵声响。
一步一步,李修远踏空而起。
双掌仿佛波浪一般往前一推,下一刻,身后桃花树上的桃花花瓣,顿时纷纷扬落。
李修远宽袖挽起,宛若手叩天门,轻轻叩击。
虚空顿时如平静湖泊的湖面,摇曳泛起了上下起伏的涟漪。
这么一晃荡,无数的桃花花瓣,皆是化作了一柄飞剑。
密密麻麻贯空而出,每一瓣桃花飞剑上,都有火焰在燃烧,那是道火,大道之火。
虚空中。
三位登梯而下的天人顿时色变。
元气席卷,不断的化作大手掌往前横推,欲要拍散这些焚烧的火焰。
“涅槃道火!”
“稷下学宫果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涅槃重生,不走万里大道,绽放道花之路,以焚烧大道,换取无上修为!”
“涅槃之道,前路茫茫,你这是在自斩未来!”
三位九境天人神色微变,厉喝道。
不过,他们对于李修远的这一击却也不敢有任何的小觑,不断的拍出元气手掌,浩浩荡荡的手掌撞击而下,使得天穹上的血云和滂沱大雨,瞬间消散。
安平县中的百姓们都麻木了。
这几个月来,他们经历了二品,一品,再到如今的陆地仙,又到如今的九境天人……
他们感觉自己虽然是凡人,但是却经历了许多修士一辈子都见不得的盛况!
而刘县令则是捂着心脏,这等存在交手,稍稍泄露一点余波,都怕是能够让安平县化作飞灰。
李修远与三位天人斗法。
倒不是那种恐怖的近身厮杀,也没有邪神二哈附体之后,一拳横推一切的恐怖。
李修远涅槃道火焚烧天地,化作飞剑,化作万物从四面八方袭杀天人。
“烧断前路,未来迷茫,那又如何?”
“能杀你们的道,便是好道。”
李修远淡淡一笑,捏着一瓣桃花,笑靥如花。
他是夫子留下的后手,亦是镇压稷下学宫,使得学宫免于覆灭的后手。
他本该早就完成涅槃,但是,因为被罗鸿吓了两次,本该完成的涅槃缩回去了两次……
所以耽误了点时间。
幸好,罗鸿这个小家伙也没有整出太大的事情。
也就杀了耶律大古,诛杀了道门十三剑,诛杀了一群散修陆地仙……艹!
整出的事,大的都快捅破天了!
稷下学宫都血流成河了!
还有将学海秘境中的书山和苦舟给搬走,李修远觉得自己在不完成涅槃,罗鸿是不是要将学海秘境给搬空?
李修远感觉时代变的有点快,他都快有些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了。
他再晚点出关,罗鸿是不是要打爆天门,杀入天门中了?
不过,以如今的罗鸿……
怕是做不到如此,单单是这三尊九境天人,罗鸿就挡不住。
李修远本该巩固下修为的,可如今的情况紧急,他觉得自己该展现一下身为师兄的风采。
所以,他出关了。
抬起手,无数的桃花开始汇聚,化作了一根桃花枝。
他便拈着着桃花枝,像是在舞剑,又像是一位剑客,在蓄势拔剑,出剑。
天地有风,三位天人横亘掠下,于虚空中幻化出万千身影。
李修远迈步,别人是步步生莲,可他是步步生桃花。
四者化作长虹,灌入了云海之上。
刹那间使得云海之后的金光遍布扬洒人间。
罗鸿伫立在书山之巅盯着云海之上翻云覆雨的战斗。
李修远涅槃成功,仿佛是以另类的方式证道,让三位九境天人不敢有任何的小觑。
罗鸿亦是目光熠熠的盯着,他盘坐在山巅,于尸山血海中坐下,盯着云海之上的战斗。
观强者之战,可参悟和提升修为。
罗鸿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之前观看邪神与耶律大古的战斗,罗鸿就已经受益匪浅,如今李修远战三位天人,亦是人间一场难得好戏。
如今的罗鸿感觉自己已经处于了二品到一品的瓶颈,需要一场顿悟,或许方可参透修行的本质,踏上大道。
云海之上,厮杀不断。
李修远握着桃花木枝,犹如握剑。
另一手并拢剑指,抵着桃花木枝末端,徐徐往前一抹一寸。
天地间,似乎有剑气滋生,斩开天地一寸。
一座布满桃花树的桃山压下,砸向一位九境天人。
对方拂袖,天地元气幻化,化作一掌拍碎了桃山。
而李修远轻笑间,浑身似是火焰在燃烧,不断的往前推动,似是剑出鞘,一寸,两寸,三寸……
桃枝长十一寸,便有十一座桃山于天地间横亘,压迫一尊天人!
轰!!!
虚空都被撕裂出交织的漆黑的裂缝。
一位天人低吼,不断的挥拳,横推虚空,将一座又一座桃山砸碎,化作无数的桃花纷扬。
而崩开的桃花,又释放极强的锋锐切割力量,将天人切割的满身伤痕,金色的鲜血扬洒。
“你不走大道路,但是……你亦是已经半只脚超脱十境!”
“若是给你机会,你定然可以超越十境,成为人间极境存在!又是一位人间最无敌!”
“可惜,你刚完成涅槃,道基不稳,你不该出手的,你再藏匿一段时间,我等必然奈何不了你!”
虚空中。
喋血的三尊天人,扬洒着金色鲜血,凝重无比的开口。
他们有些庆幸,早些发现了李修远,否则,等李修远真的巩固修为,怕是又一位人间最无敌。
一旦如夫子那般可动用规则力量,哪怕天尊下界,也要被打爆!
李修远淡然如水,很平静。
巩固不巩固,重要么?
他不可能坐视稷下学宫崩毁,这是他昏暗岁月中难得的光明。
他想要守护这块他心目中的净土。
李修远发丝纷扬,桃花枝抽打虚空,抽打间,有桃花朵朵,并排而列,于云海之上,堆叠出桃花之剑,轰然劈下。
劈的虚空都开裂而出。
他是书生,他乃大夏状元,喜欢看书,但是,他更喜用剑,桃花开如剑气生。
噗嗤!
桃花剑倾轧而过,顿时,一尊天人被碾爆,血肉于虚空中炸开。
可是很快,这炸开的血肉便有再度汇聚,化作了完好的天人。
“你虽然是稷下学宫弟子,可你不是夫子,掌控不了规则力量……你杀不得我们。”
虚空中,重新凝聚的九境天人凝重无比道。
他与另外两尊天人利啸,下一刻,背后有仙光浮沉,似是有上古仙王于他们的背后呈现,俯瞰人间。
咚咚咚!
李修远默然不语,微微蹙眉,甩出剑气,剑气如桃花。
噗嗤!
天人被他杀灭,但是他亦是被天人攻伐扫中,身躯颤动,口鼻溢血。
他虽然可以灭杀天人,五次,六次。
但是,天人只需要杀他一次,他便会陨落。
……
稷下学宫之上。
罗鸿微微蹙眉,李修远陷入了下风,不,也不应该说是下风,而是这些天人……不好杀!
他们能够无限的复生,哪怕肉身被打爆了,还是能够重新凝聚。
简而言之,他们的肉身,其实都不算是人的肉身,更类似于一种无形的能量。
李修远杀不了天人,可是天人只要打中一次,李修远可能就会喋血饮恨。
所以,李修远弱入了下风!
“李状元难了,他无法如夫子那般直接伤害到天人!”
罗小北蹙眉,道。
“亦或者说,他们的肉身中有极其浓郁的生命精华,可以瞬间重塑肉身。”
罗鸿亦是开口。
他有些懂了。
“为什么夫子能够伤天人,让天人不得入人间半步?”
罗鸿蹙眉思索。
“愚蠢的小罗,因为那老头可以动用规则的力量……”
“那规则力量让天人忌惮的原理是什么?因为规则可以直接作用于意志海,寂灭意志。”
邪神二哈打了个哈欠,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小罗实在是太蠢了。
尔后,邪神哼唧了一声,道。
罗鸿眼眸微微亮了起来,悟了。
“直接伤及意志海……”
罗鸿则是眼睛亮起,他刚参悟的斩神一剑,是不是就是直接作用于意志海的?
若是如此,可以杀天人么?
罗鸿觉得自己可以试一试。
杀入对方的意志海!
一剑劈海!
“不过,我如今虽然实力暴增,单单论意志力量应该有一品的实力,可是,面对九境天人,怕是如小池塘望大江,差距很大。”
“稍有不慎便是被拍灭。”
“得想办法锁住对方的意志海。”
罗鸿沉思着。
忽然,罗鸿想到了……学海书山乃是圣人兵,在学海秘境中,定主了一大堆陆地仙的意志之躯。
或许,有镇压意志海的功效!
罗鸿眼眸精亮起来,或许,他可以借助书山镇压天人意志海!
很快,罗鸿沉入了丹田中。
之前忽悠过一次,感觉圣人法相应该没有那么容易再上当。
可他还是得继续忽悠圣人虚影来动用书山。
之前是打着感化的幌子。
接下来……该如何?
然而,就在罗鸿头疼于该如何说动圣人法相的时候,盘坐在丹田中的圣人法相睁开了眼。
“天人闯人间,逆反人皇规则。”
“当诛!”
罗鸿的脑海中响彻起了这般轰鸣声音。
罗鸿眼睛不由亮起。
“前辈,也就是说,你愿意以书山助我?”
罗鸿道。
然而,对于罗鸿的询问,圣人虚影只是回应了一个字。
“哼!”
对于这个忽悠他的扶不上墙的烂泥,圣人虚影很不开心。
罗鸿却是不在意,只要有对方一个承诺就好了。
圣人跟他罗鸿这个恶人可不一样。
圣人重诺,一诺千金。
岂会跟他着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恶人一样呢?
山巅之上,罗鸿站立起身。
云海中。
天人血扬洒着。
而李修远亦是嘴唇朱红,吐了血,又咽了回去。
他心中有些悲哀。
夫子曾说过,天界天人整体强于人间,因为天门之后的天界,并未有规则限制,可轻易破十境,达“尊”境。
而人间不行,而且天人已经不算人,飞升天门需要置换血脉,洗去人血,按照天赋置换天界强族之血。
所以,天人可长生不老,可不死不灭。
而人间不行。
三尊九境天人凝重万分,哪怕是他们,亦是承受不住一次又一次的被打爆。
可是,涅槃成功的李修远,拥有着“半尊”的实力,他们三位九境,只能艰难抗衡。
幸好,李修远未曾完全掌握这个力量,耗不过他们。
他们可以肉身无限恢复,而李修远不行,因为李修远是人间凡人。
这也是他们身为天人的优势!
三人越发的干劲十足了。
可惜了,他们无法转换李修远,若是李修远愿意在他们的帮助下置换血脉为天人,这等大气运之辈,足以让他们修为获得大突破!
如今,便唯有杀!
嘭!
这么一念想着的时候,李修远的桃花枝便再度撕裂虚空抽来,将三者的肉身再度抽爆。
“与我交战,还敢分神。”李修远捏着桃花,漠然道。
仿佛有生命精华犹如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使得天人的肉身再度恢复成型。
“杀!”
气运大道呈现,三位九境天人怒吼着,不敢再分心,与李修远厮杀。
……
学宫之上。
罗鸿白衣白发飞扬,他迈开步伐。
顿时凌空直上。
罗小北一惊,不过他想到自家大侄子背后那恐怖的神秘存在,便没有劝阻。
只是叹了一口气。
罗鸿背后的存在虽然强大,但是罗鸿还能借力多少次?
罗鸿没有理会罗小北,他白衣白发登天直上,来到了云海之下,伸出手,蓦地一拨,将云海撕开了一个小洞,尔后偷偷摸摸钻入了其中。
云海翻滚,恐怖的气机在弥漫,在交织。
而罗鸿收敛了精气神,躲在云海一隅,正聚精会神战李修远的三尊九境天人,倒是未曾发觉。
甚至,连李修远都没有发觉到。
毕竟,他没有想到罗鸿敢不借助力量,就入这方战场。
说句不好听的,罗鸿的自身二品实力垃圾一匹,在这等交锋中,一个波及,可能就没了。
李修远蹙眉,身上血染如红梅,带上些许狼狈,早已不复“桃花状元”那般淡定与从容。
他浑身染血,虚空绽放桃花,如剑气盛开。
三尊天人不断被打爆肉身,但是又很快与生命精华宣泄之下凝聚重塑。
虽然被打爆肉身很痛楚,但是……能杀李修远,就值得!
罗鸿踩着一朵小云,与云海中微不可查。
他盘膝而坐,白衣白发翩然,仿佛与云融为一体。
他盯着一尊刚刚凝聚肉身的九境天人,对方的大道九千里,漫长的遥望不可及。
但是,肉身破碎,凝聚的最慢。
也就是说,这逼的实力最弱!
柿子当然要挑软的捏!
罗鸿盯上了这尊天人。
就你了!
轰!
一座桃山倾轧,瞬间爆开,无数的剑气将虚空撕裂成粉末。
被罗鸿盯上的那尊天人肉身再度炸开。
然而,在他重塑肉身刚刚完成的时候,罗鸿眼眸一亮!
就是这个时候!
“前辈!助我!”
罗鸿厉喝。
下一刻,意志力量震荡而出。
他的丹田之中,圣人虚影骤然睁开了眼,圣威浩浩荡荡。
而罗鸿的肉身之外,顿时有圣人法相浮现而出。
圣人盘坐,手托一本书,徐徐抛出。
金光璀璨洒落,笼罩那尊被罗鸿盯上的天人!
罗鸿的意志力量横亘而出,钻入了天人的意志海!
这是罗鸿第一次入他人意志海战斗。
罗鸿精神邪法施展。
千手邪佛于背后浮现,十八盏佛灯悬浮,散发悠悠光华。
罗鸿出现在天人意志海中的瞬间,看到了对方的大道。
嗯?!
意志海中。
那尊天人骤然睁开了眼,看到了伴随着邪佛浮现,佛灯悠悠的罗鸿!
“找死!”
这尊天人震怒,不可思议,懵逼。
这弱小可怜的意志之躯,也敢侵入他的意志海?
就跟牙签搅大缸一般!
这个凡人,想作甚?!
对方反应过来了,罗鸿果然做不到神不知鬼不觉的侵入一尊九境天人的意志海!
不过,罗鸿没有多说。
意志化皇权剑,握着皇权剑,神色肃然。
斩神!
罗鸿利啸。
“放肆!”
这尊天人大怒,意志海中瞬间就要掀起恐怖的意志风暴。
然而,就在意志风暴即将爆发的时候。
圣人光辉扬洒而下,书山浮现,横亘在意志海的上空。
“上古圣人兵?!”
这尊天人顿时被书山给镇封了意志海,像是凝固的水泥,动弹不得!
罗鸿一跃上了对方的大道,气运萦绕的大道,绵延九千里,一眼看不到头。
罗鸿咬着牙,一剑斩下。
对方的大道被劈出了一道口子。
罗鸿的斩神一剑能量耗尽了。
那尊天人顿时松了一口气,还以为罗鸿催动出圣人书这等阵仗,想干什么呢。
原来……就这?
他的意志海强大无比,而罗鸿的意志力太过弱小,他就算是不动给罗鸿劈,罗鸿都未必劈的死他。
罗鸿也是有些无语,有些脸黑!
艹!
劈不动?!
肯定是剑的问题,意志力所化的皇权剑……太弱了!
既然如此,换把剑!
罗鸿抬起手,意志力激荡!
“魔剑小姐姐……来!”
丹田中。
红裙倩影浮现而出。
下一刻,魔剑震荡出滔天邪煞,滚滚邪煞如长河翻涌,投影出了魔剑虚影。
天人意志海中。
罗鸿抬起手,一柄漆黑如墨,裹挟着滔天邪煞的剑,犹如从天外飞来!
魔气涛涛,邪煞滚滚!
罗鸿大喜,果然可以!
既然书山能降临意志海,魔剑同样呆在丹田中,为何不能降临?
罗鸿握住魔剑,只感觉精气神骤然暴涨。
“魔剑……斩神!”
罗鸿白发飞扬,利啸出声。
魔剑反手握住,狠狠的扎在对方的大道之上。
噗嗤!
魔剑扎入了这尊天人的意志大道中,尔后,罗鸿开始在对方的大道上狂奔!
共斩神九剑,一剑一千里。
一路奔走九千里,斩尽道花九朵。
罗鸿的意志力亦是彻底耗尽,意志之躯消散。
可是对方的大道被一切为二,切口之上,魔气涛涛,难以愈合!
现实中!
李修远被出现在云海之上的罗鸿给吓了一跳。
见得罗鸿背后的圣人虚影,又见得圣人握魔剑……
李修远看不懂小师弟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下一刻。
紧闭着眼眸的罗鸿,陡然睁开眼。
“师兄!杀他!”
罗鸿面色霎时苍白无比,毫无血色,但还是厉吼,道。
李修远闻言,不疑有他。
朝着罗鸿抬手一指的那尊天人,桃花枝横推,十一座桃山压顶,桃花朵朵开!
无尽剑气瞬间吞没对方!
噗嗤!!!
这尊天人发出凄厉的惨嚎,肉身炸碎,无数的金色血液在扬洒着。
然而,半响却是没能重塑肉身。
李修远愣住了。
我个大艹?!
死了!
这尊天人的九千里大道开始崩塌,从中间开始,一分为二,九朵道花,像是遭受到了暴雨淋打一般,纷纷凋落!
轰隆隆!
大道崩塌,道花凋零!
一尊九境天人,陨落了!
悚然!
不仅仅是李修远,就算是另外两位九境天人,都被震住了,被震惊的外焦里嫩!
不可能!
李修远动用不了规则力量,怎么可能杀的了天人?!
哪怕是龙虎山的老天师,亦不过是碾爆二十三尊天人肉身,施以封印!
而李修远竟是真的杀了一尊天人!
相较于震惊无比的李修远和天人们。
罗鸿苍白面色上,眼睛却是炯炯有神!
行得通!
死了!
天人……亦可杀!
李修远此刻也是隐约明白了些什么。
他不傻,毕竟是大夏状元,罗鸿的攻伐,不是作用于肉身,那便是……作用于意志海!
也就是说,罗鸿于意志海中杀了对方?!
杀了一尊九境天人?
嘶!
这个想法,听起来容易,可是施行起来可太难了。
李修远若是攻伐对方意志海,先不说能不能杀,他的肉身先被其他两尊天人打爆。
因而,这个成功率太难了!
可罗鸿……居然做到了!
小师弟……你真不愧是杀胚啊!
轰隆隆!
就在这尊九境天人陨落的瞬间,天地间竟是有磅礴的规则涌动而来。
嗯?
“规则奖励?!”
李修远眼睛顿时一亮。
罗鸿抬起头,却是发现,他的头顶之上,有一团金色的云层悬浮着。
那金色云层巨大无比,足足有湖泊大小。
而另一边,李修远的头顶之上也有奖励,但是……只有一口锅那么大!
规则力量席卷,金色云朵中,有磅礴的意志力量滚滚而下。
那些意志力量宣泄,让罗鸿原本受损的意志力,瞬间恢复过来。
而且,意志海中,大道之基再度被拓宽,但是因为罗鸿无法开辟大道,所以这奖励,直接令罗鸿的大道拓宽,别人是长九千里,而罗鸿的大道则是横向拓宽,如今更是达到了五千里!
若是换成竖直状态,除了没有道花盛放以外,都媲美五境的长度了!
不仅仅如此,随着金色云朵的奖励涌动,罗鸿的肉身再度完成一锻,气血翻滚,武修修为达到二品极致,而正气,剑气,佛光……都在暴涨!
各种修为都有了稳步的提升,达到了二品极限!
李修远也得到了奖励,不过……他只是伤势恢复,涅槃境界稍稍稳固。
他顿时就不平衡了!
天人是他一剑杀的,为啥他的奖励这么少?!
小师弟你是不是开挂了?!
他李修远不服!
不过,李修远刚刚睁开眼,便见得罗鸿双眸通红的盯着另外两尊震惊的天人。
灼灼目光,就仿佛是见得无上宝藏一般!
下一刻,那两尊天人反应过来,心惊胆颤,毫不犹豫,转身就跑!
一扇天门悬挂云海之上。
两尊天人朝着天门疾驰而去!
“二师兄!别让他们跑了!追啊!”
罗鸿起身怒啸。
肥羊……别跑!
李修远见得罗鸿骂骂咧咧的追逐两位天人向天门。
李修远顿时感觉心累。
夫子,您老再不回来,俺真拉不住要上天的小师弟了!
PS:第二更,7000字,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