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0qwn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私人定製大魔王笔趣-第三百七十九章 茱莉爾的執念熱推-xc7db

私人定製大魔王
小說推薦私人定製大魔王
寒风呼啸的白色冰原上,狂躁的暴风雪永不停歇地肆虐着。
这里是比南北极还要残酷的冻土大地,连魔物都难以生存的恶劣环境,除了呜呜作响的狂风,这里再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宛如一个死寂的世界,这片世界不知道是何时形成的,或许是数千年前,也有可能是数万年前,它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都一直保持这样的死寂。
然而,如今这种死寂似乎被打破了……
在冻土冰原的西南方向上,一座黑色的城市悄然矗立了起来。
这里,就是霜火之城。
如果从高高的天空往下看的话,就会发现这座黑色的城市就是两个圆,一个大一个小,大的圆是一道延绵上百公里的高大黑色冰墙,而小圆则是一个还冒着冉冉青烟的火山。大圆将小圆包裹在其中,在这白茫茫的冻土冰原上,显得是如此的突兀。
火山被掘出一个缺口,高温的岩浆顺着缺口流淌出来,形成一条河流缓缓流入城中,这些岩浆散发出的热量,中和了冻土冰原的寒冷,形成了一片独特的温热带气候的区域。
在这片温热带区域中居住的,就是罗伊从上层深渊世界召唤而来的低阶恶魔们,这些恶魔们现在就是霜火之城的领民,他们效忠的对象,就是罗伊这个恶魔大君,作为恶魔,很少有安分守己的存在,但是在恶魔督军们的皮鞭下,他们依然可以很好地完成自己的工作。
从流淌下来的岩浆河流中,恶魔们捞出那些带着硫磺和毒烟的快要冷却凝固的岩浆,将它们装到由一条条巨大的恶魔蠕虫拉着的车里,将其运送出去,这些岩浆来修建房屋和建筑,这些宛如沥青一样的黑色熔岩,会在冷风的吹拂下快速成型。
这些恶魔蠕虫,是罗伊当初发现的那条大蠕虫的族人,在这片冰原的地底,的确生活着数量不少的恶魔蠕虫,只不过只有罗伊当初发现的那条,才是体型最大的,为了区别,罗伊甚至给这条恶魔蠕虫起了名字,称它为大黑,大黑如今已经成了胖虎的玩伴,主要就是被胖虎拖着玩,看似是胖虎在溜大黑,但每次在冰原上跑起来,大黑又好像是胖虎的狗绳一样,所以到底是谁在溜谁,这还真不好说……
至于大黑的那些恶魔蠕虫族人,则没有大黑那么高的智力,它们如今已经被恶魔们奴役驱使,用来当做运输工具了,恶魔们在这些蠕虫的背上放上坩埚斗,一条蠕虫背上能连着放十几个,就跟火车的车厢一样,滚烫的岩浆被它们拉着,穿梭在霜火城当中,送往每一处需要的工地。
在城市的中心位置上,是一座早已经完工的巨大恶魔殿堂,这个恶魔殿堂占地面积近万平方米,高度则有三十多米高,是整个城市中最大的建筑物,殿堂一如既然地继承了恶魔那种黑暗狰狞的风格,大殿并没有顶部,是竖直中空的,两侧的墙壁被雕刻成一对巨大的恶魔之翼,环抱着合拢的模样,但又没有完全合拢,留下的空隙就是大殿的正面入口。
而在大殿内部,四尊巨大的恶魔雕像贴着墙壁两两相对而立,占据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四尊雕像统一呈一种跪拜的姿态,而跪拜的方向,自然就是大殿正中,在那里有一座更加高大的雕像矗立着。
不是别人,正是罗伊的塑像……
它直直地矗立在大殿正中,三对恶魔之翼微微张开来,双手则是杵着一柄直插入地面的霜之哀伤,这尊塑像被雕刻得惟妙惟肖,简直就是罗伊的翻版一样,就连塑像的面部,也像罗伊穿着凛冬领主盔甲那样,面部被遮蔽着,只留下一双闪耀着红色光芒的五芒星瞳孔,向下俯视着。
这座罗伊的雕像,是拜尼娅的杰作,用她的话来说,作为恶魔大君,罗伊在自己的领地上必须有自己的标志才行,所以哪怕罗伊一直觉得这样的雕像很羞耻,但也只能无可奈的地去适应……
在雕像的霜之哀伤石像下方,就是罗伊的宝座,依然是由黑色冰晶形成的冰封王座,而在王座的方圆百米之内,也被刻意塑造成了冰霜环境,以此来代表罗伊冰霜恶魔的身份象征。
这座恶魔殿堂完工以后,基本也就意味着城市主体大致完工了,现在恶魔们还在修建的,是城中的冶炼工厂和铸造工厂等功能性建筑,届时,从这些工厂中铸造出来的武器,将会被用来武装罗伊麾下的部队。
此时的罗伊,就坐在冰封王座上,而在王座面前的冰面上,一个一岁大小的婴儿,正蹒跚着在冰面上爬过。
这个婴儿毫不畏惧冰面的寒冷,他浑身上下没有别的衣衫,就穿着一件纸尿裤,手脚并用地往前爬着,但没等他爬离太远,一只恶魔之爪就会伸过来,用食指上弯钩一样锋利的指甲,轻轻地勾住他的尿裤,将他重新提回原点。
而回到原点之后,这婴儿高兴地咯咯一笑,继续又向前爬,就这样爬出去,勾回来,然后又继续爬,循环好几次了。
这算是罗伊和塞拉斯之间的……一种游戏吧,巫妖卡珊卓就在罗伊的王座后方,很是有些无奈地看着她的养子与他的主人之间的这种互动。
“你也真是有够无聊的……”茱莉尔走进大殿后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吐槽道:“和一个幼崽都能玩得那么高兴……”
“哼哼!”罗伊也不反驳,对茱莉尔挑了挑眉道:“我总得找点事情做吧?对了,给你看个好玩的!”
说完,罗伊用指头将塞拉斯重新勾了回来,将他放在掌心中坐着,然后指向侧面道:“来,塞拉斯,表演一个!”
塞拉斯虽然只是个一岁的婴儿,但他好像听懂了罗伊的话了,在茱莉尔惊奇的目光中,塞拉斯一张嘴“咕啊”一声,一道黑色的暗影箭顿时从他嘴里飞出,射向侧面的墙壁。
这道暗影箭虽然威力不足,仅仅只是飞行到了墙面上,就消散掉了,但这也足够让茱莉尔感到吃惊了。
“他竟然已经能释放出魔法了?!”茱莉尔惊讶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也是刚发现的!”罗伊将掌心中的塞拉斯托过来面向自己,道:“这小家伙刚开始的第一发暗影箭,射的可是我!”
“惊人的魔法天赋!”茱莉尔走了过来,接过塞拉斯,双手杵着他的肋下将他举起来反复地观察,道:“这就是禁忌之子的力量吗?”
罗伊也从王座上站起身来,道:“我检查过了,他的体内并没有任何的魔法回路存在,他所释放的魔法,纯粹是靠着他对黑暗力量的亲和力来调动的!”
“除了黑暗力量,他还能使用其他的魔法吗?”茱莉尔问道。
“还有火焰!”罗伊点头道:“这可能是因为他父亲卡贝勒斯是炎魔的关系吧,但是我发现他似乎对于所有的元素力量都有亲和力……”
“所以你现在,是在训练他对冰霜的亲和力了?”茱莉尔没好气地瞪了罗伊一眼。
罗伊轻轻地抬了抬手,让他掌心中的塞拉斯上下翻腾起来,引得塞拉斯咯咯直笑,他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游戏,罗伊一边逗他一边回答茱莉尔道:“当然,你也看到了,他的身体素质超强的,王座附近的冰霜足有零下七十多度,但是他却一点寒冷都感觉不到,这说明他非常适应这种环境,除了对冰霜的亲和力以外,我想不出其他的解释。”
茱莉尔听到这里,突然不吭声了,随后低声道:“亲爱的,你说如果我们以后有了孩子,能够有像塞拉斯这样的天赋吗?”
罗伊愣了一下,随后一把揽过她的腰肢,道:“那是当然,别忘了,你可是真正的堕落天使,而我也比卡贝勒斯更强,我们的后代,会拥有无以伦比的天赋!”
茱莉尔听了罗伊的话后,这才安心地点了点头,随后又满是憧憬地望向了塞拉斯。
自从成为了罗伊的伴侣之后,茱莉尔就一直念念不忘地想要为罗伊诞下一个后裔,但从以前开始,直到如今在霜火之城的一年时间里,哪怕两人天天都在努力着,茱莉尔却依然毫无动静,搞得她都快要魔怔了。
只是不知为何,拜尼娅也同样没能够怀上罗伊的后裔,似乎越是强大的恶魔,对子嗣的繁衍就越是艰难。
而塞拉斯的存在,更是刺激了茱莉尔的想法,她现在都在考虑,要不要效仿其他恶魔的做法,在日蚀或者月蚀的时候和罗伊行房,借助神秘力量来制造一个奈非天的孩子了……
摇摇头,茱莉尔将纷杂的念头抛出脑海,对罗伊道:“既然你现在没什么事情做,那就和拜尼娅去地底一趟吧,她让我来通知你,好像有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