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49i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第一百三十七章 鎮仙塔五層……六層讀書-3l0w6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乾,坤那是轩辕宫內两大部,实力最强……乾部公孙氏,坤部收编妖族,一左一右,是轩辕宫的双擎。
但轩辕宫还有其余六部,各司其职。
各部之中也不乏强大之人。
坎。
坎卦为二坎相重,阳陷阴中,险陷之意,险上加险,重重险难,天险,地险。
轩辕宫内坎部监测内外,藏于各部成员之中,最为神秘,坎部中人几许,历来唯有坎部部首方才知道。
坎部部首不一定是要轩辕宫内最强大的人,但一定是要对轩辕宫最忠心之人方才能够担任……而如今坎部部首却是出身乾部公孙氏,乃乾部公孙部首的族弟。
前些时候,因为乾部公孙部首的儿子,公孙氏的天之骄子公孙时雨作乱,一连串的事件之后,公孙部首自愿入宫内寒潭受法罚。
虽然各部会同情这位被儿子坑了的公孙部首,但宫内规矩不可破,除了看着这位公孙部首入寒潭之外,各部别无他法。
只是部不可一日无首,便有了坎部公孙无臧入乾部,暂代乾部部首一职……但如今公孙无臧依然兼任着坎部部首,两部在手,一时间可谓是皇家公主以下,轩辕宫内权势最大之人。
公孙无臧不喜言辞,即使同位公孙氏族众人,与之交往着甚少。
他无妻,无儿,孑然一身。
如今,即使入驻了乾部,公孙无臧也没有住入乾部公孙氏的族内村子,而是依然住在坎部的重水山之中。
公孙无臧深居简出,非是宫内大事,庙堂议事,绝不离开半步,除了本身是一个死宅属性之外,还有坎部历来的另一个使命的关系。
镇魔塔,便是立于坎部重水山之中……镇魔塔,因为镇入了天外仙人的关系,亦被称之为镇仙塔!
……
重水山,坎部坎水宫,部首打坐处,公孙无臧忽然便睁开了眼睛。
座下童子此时连忙躬身而起,正要说话。
公孙无臧却忽然咳嗽了几声之后,才缓缓说道:“他来了。”
“何人?”座下童子不由得怔了怔。
大伙都知道,无臧部首是轩辕宫內最强的死宅,没有几个朋友,他不出门,根本就不会有人来找他才对。
说话间,只听见坎水宫外,忽然出现了一些惊叱与打斗之声,公孙无臧一下子便提衣服站了起来,直接往堂外走去。
座下童子连忙跟上。
“小雨别动,继续给我刷装备。”只见前方飘来了公孙无臧的声音,“今日一定要给本座刷出最后两件的深渊,夕公主…嗯,龙大人介绍的这款游戏,不俗!”
座下童子脸色顿时微变,随后叹了口气,坐回原处,摸了摸有些发酸的手腕,随后深呼吸了一口气,按下了鼠标,大吼道:“杀啊!嘿啊!”
轩辕宫世外桃源,但是日子枯燥,坎部生活更加枯燥,日常只能打打游戏的样子?
……
坎水宫外,九百九十九级的上宫楼梯后的坎水广场之中,数十名坎水众此时正全神戒备。
只见一白衫青年此时悠然走来。
数十的坎水众里外三层围白衫青年,却是青年走一步,他们便正体移动一步……并未出手。
“你是…公孙时雨?你还没有死……怎么可能?!”
白衫青年此时却淡然道:“再不出手,你们就错过了最好的出手时机了。一鼓作气势如虎,泄了这气势,坎水宫的重水剑阵威力就少了许多。”
坎水众各人心中一怔,却知道这白衫青年所言结实。
“攻!”一名坎水众中人此时沉声一喝。
数十坎水众瞬间鼓动体内真力,偌大的坎水宫广场,瞬间化作了一片水泽般,四处白茫茫的一片。
水不是流水那么简单,粘稠得宛如水银,让人难走一步,每一步都如同被粘附身体,动作迟缓。
只见白雾之中数百剑光忽闪忽闪,飞袭而来,纷纷轰击在白衫青年身上。
轰——!
仿佛出现了炸裂的声音,白衫青年在数百剑光的绞杀之下,身影瞬间被割裂无数!
“成了……不!糟糕!”
一水间,水泽破碎,白雾消散,一股巨力化作波纹荡开,如大恐怖袭身,坎水众众人纷纷弹射而出,扑倒地上。
白衫青年再次悠然往前走来,“三重水威力还是差了些,六重水方才能阻我三息间,九重水有些看头。只可惜,九重水已经无法练成……无臧叔叔,好久不见。”
坎水宫殿门前,只见一名穿着松垮垮长袍,穿布鞋踩着后跟,披头散发,模样看起来比之白衫青年还要年轻些的男人,此时眯着眼睛又瞪眼眼睛,伸着脖子看了看,又往前走下台阶再看几眼之后,才点了点头。
“不错,确实像是时雨,不过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时雨。你是谁?”
公孙无臧一拨那散乱的头发,快步地走了下来,随后他皱着眉,看着广场上横七竖八的坎水众众人,顿时插着腰指责道:“你们一个个的,平时让你们好好练功夫不听,现在好了,被打得爬不起来吧?你们今晚没有鸡腿吃了!”
坎水众众人不敢言,互相扶着,退到了一旁,低头不语。
“多年未见,无臧叔叔还是那样的潇洒之人。”白衫青年轻笑了声。
公孙无臧又拨了拨乱糟糟的头发,看着白衫青年道:“潇洒个屁,天天蹲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哪来的潇洒可言?你喜欢?我位置让你来坐好了。”
“我要打开镇仙塔也可以吗。”白衫青年微笑着道。
公孙武藏点点头道:“打呗,你做了坎水宫部首,你想要打就打。”
“我说的是,镇仙塔的地下层,不是地上层。”白衫青年摇了摇头。
“地下层?”公孙无臧讶然,连忙挥手道,“什么地下层?没听过,没听过!”
白衫青年淡然道:“无臧叔叔不用为难,我只要地下五层的那位,今日带走之后,我不会再来轩辕宫。”
公孙无臧脑摇了摇头,挥手赶人:“都说了没听过就是没有听过,没有就是没有,哪来的不懂礼数的野孩子,快走快走。”
“从前我就想着什么时候硬闯一次坎水宫。”白衫青年此时缓缓伸出手掌来,掌中金光闪烁,目光微垂,“那时候倒不是为了镇仙塔的东西,只是想要见识一下无臧叔叔的【长生天神功】……”
说着,白衫青年手掌一挥,一道剑光瞬间沿着两指射出,三尺长。
“今日,两件事一并做了吧。”白衫青年踏步而来。
只见公孙无臧将散发一拨,瞪着眼道:“莫挨老子!”
但白衫青年却一闪身,直接撞入了坎水宫深处的那座高塔之中,轻笑道:“轩辕宫各部马上就来,人多眼杂,无臧叔叔,我们还是入塔内比试一番吧。”
公孙无臧此时眼珠子转了转,在白衫青年撞入高塔之后,便直接跳上了坎水宫的大殿之上,竟是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声,“打架了!!来人!!”
声音……一瞬间在整个轩辕宫的天空上炸响,如同惊雷似的。
一下子吓得人心惶惶。
却见公孙无臧此时也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没入了镇仙塔。
……
……
坎水宫,镇仙塔外,孙小圣蹲着身,捂着耳朵,藏在一株大树之后,眼珠子也是转了又转。
只见一名白衫青年此时落在了镇仙塔外门前,手中剑光斩落,落在了巨门的门缝之间……瞬间,巨门裂开了一丝。
白衫青年隔空一掌拍出,已经裂开了一丝的巨门门扉瞬间破开,他便直接一步跨入其中。
下一刻,公孙无臧凌空踏步而来,瞪眼看了下被破开的巨门,似乎是气炸似的,大怒道:“你这野孩子,知不知道这样我要被扣俸禄的?”
“无臧叔叔,我在里面等你!”
“你真是没有被人生毒打过啊!”公孙无臧捶胸顿足,呼啦啦啦,“你老爹舍不得打你,该死让我来毒打你了!”
说着,公孙无臧也一步跨入了镇仙塔内。
远处,孙小圣眼珠子又转了转,随后偷笑了几声,便扭了扭屁股,一下子便在公孙无臧之后,闪身进入了镇仙塔内。
后来,坎水宫众人追来,不久之后轩辕宫各部中人,纷纷赶至,可一时半会却只能堵在镇仙塔门外,踌躇不前。
“他们真的进去了!”
“此为禁地,凡我轩辕宫之人,让塔者等同叛宫之人……各位,怎么办?”
“无臧是守塔人,他可以进,我们不能进……没办法了,只能等了。”一名老者此时目露精光道:“各部听令,但凡塔内冲出一只妖邪,便直接斩杀,无需留情!”
“长老莫慌,塔内妖邪少说也镇压数百年,最早的更是轩辕宫创建之处就已经被押入……就算未死,恐怕也早就元气亏损无几,翻不了什么大浪!”
“小心无大错!”那说话的老者挥了挥手,“传令下去,马上封锁轩辕宫,所有金剑,银剑战将出动……摆大阵,封锁重水山!敲战钟吧!”
……
……
一道人影行走在一片荒原之中……孙小圣。
小圣哥这会儿皱了皱眉头,连忙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化妆镜盒子般大小的罗盘来,眯着眼睛盯了起来。
“这塔果然恐怖,一层一界,就是这第一层就已经……”
这荒原寸草不生,空气中更是一点灵气也没有……被困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就算什么不做,恐怕也会因为力量流逝而渐渐亏损而亡。
只见镇仙塔第一层內云层之中,气浪翻滚,剑光一道道自天上刷落,在荒原之上割下了一道道恐怖的裂痕。
“哎呀,痛死老子了……你这野孩子,懂不懂什么叫做尊重长辈?”
“无臧叔叔的天神功果然玄妙,今日一战,不枉此行。”
“打你啊!”
剑光大作,然而在这可怕的剑光之中,却有一道神光万法不侵似般,于这恐怖的剑势之中,巍峨如山,厚重无比。
小圣哥将脖子一缩,盯着手中的罗盘,却是直接一头遁入了大地之中,与地下潜行。
那白衫青年功力高绝,是一个变态……至于公孙无臧,同样也是一个变态,孙小圣自问应付一个就会相当吃力,对方两个纷纷由翻车的可能。
这次做舔狗,怕不是舔到最后应有尽有,而是可能一无所有?
——此事简单,你只要持我信物,便能不惊动轩辕宫大门,直接进入。然后你去到镇仙塔,再用我信物也能不惊动进入。这个罗盘也拿好,它会带你去到目的地,你到了之后,将门打开,然后将里面的人带走就行了……很简单的!
简单个屁哦!
“亏了亏了,早知如此,应当先收些订金!”
即使是潜行在地下,那天上公孙无臧与白衫青年的打斗,依然能够将威势压入大地之中……小圣哥此时也只能默默承受,无法爆发妖力与之抗衡。
一旦暴露了自己,要面对的恐怖不仅仅只是公孙无臧与白衫青年,还有轩辕宫內的八大部落。
他又不是神州真龙,也不是传说中的那位祖先,自然没有办法一个打几百个……实在是惹不起。
就在此时,一道邪念骤然扫在了孙小圣的身上,让他不禁打了个冷颤。
“鲜血的血肉……好啊,多少年了,本以为就会枯死再次,看来又能多活几百年了……”
孙小圣只感觉自己似乎撞破了什么,一下子便进入了一个更加难受的空间之中,暗想这可能已经不是镇仙塔的第二层。
他是往下走的,应该不是走上二层……而是,地下层?
这地下层,镇压的到底是什么恐怖老魔?只不过是一道邪念而已,便让孙小圣浑身毛孔张开,心惊肉跳!
“小圣哥我可不陪你玩,哈!”
将手中的罗盘祭处,顿时一道白光覆盖着孙小圣,将他从这个空间之中直接拉走……与此同时,一道邪念铺天盖地而来,却未能赶上孙小圣的消失。
瞬间,邪念在这层空间之中,翻起了暴怒,“可恶的轩辕……我迟早要脱出这镇魔之地,血洗轩辕宫——!!!”
……
一层,两层……三层……。
那种撞破了界限的感觉,不断出现。
在第五次的时候,孙小圣甚至还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目光……仿佛一眼就能够将他的神魂看灭似的大恐怖。
终于,在第六次之后罗盘发出的光停止了,最后孙小圣来到了一个奇异的空间当中。
这空间之内,到处都是祥和之光,前面所遭遇的阴冷一扫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