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lak2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三國騎砍-第八百二十一章 餓虎出籠熱推-qocsr

三國騎砍
小說推薦三國騎砍
雒阳,显阳苑。
曹丕身边的近侍、内臣越发稀少,到如今只剩下外围由许褚率领的宿卫,身边也就剩下他的夫人们,以及另一个儿子邯郸王曹邕。
临近腊月,雒阳驻军陆续接受改编,许诸率领的武卫三卫军已经完成事实改编,只是为了照顾曹丕的感受,并未穿戴府兵号衣,也没有使用旗号。
毕竟,曹丕终究是一国天子,他要投降……也要有基本的礼仪、排场。
最起码,曹丕投降时,要带着魏国完整的公卿百官和军队建制……因此,目前雒都成内许多魏国元勋正接受一轮公卿职务任命,以补全魏国朝臣的编制,这样请降时才礼仪浩大,也方便北府报功。
一种忧虑情绪弥漫在曹丕左右,因为河东集结魏军主力二十万,关陇府兵主力不能轻动,田信也不会动。
所以关陇地区汉军体系内,府兵制度内,地位仅次于田信的马超会来雒阳受降。
马超来雒阳受降……自然是一件影响很大的事情。
对曹丕来说,马超再肆无忌惮也不会杀自己,可曹邕就不一定了。
北边那个儿子已经不能指望了,现在只能盼着曹邕能安稳生活,传承、散播血脉。
再多余的事情不敢奢想,可偏偏马超来受降,曹邕的性命自然受到了威胁。
除了曹邕的安全,以马超的性格来说,极有可能报复当年的事情,会掠夺雒阳降臣的妻女,重新分配到军中。
因此,雒阳公卿百官们很没有安全感,可驻军已经完成改编,由曹休统率节制。
让马超来受降,即是出于形势考虑,马超是目前最合适的人。
同时马超来受降,也是府兵内部的一个交易。
来雒阳受降,马超不可能带多少军队,也就三千人规模;受降完成后,马超将成为雒阳地区的军事长官,负责河内、上党攻势,以斩断河东魏军的南面退路。
南面退路十分轻易就能斩断,所以这是个侧面、辅助的军功。
马超如果来雒阳,就要丢掉受他影响的部分羌氐汉僮部队;陈仓侯马岱已经跟马超分宗,因此来雒阳的话,马超手里军队会缩减到三千。
那么,马超会拒绝这个宝贵的复仇、耀武扬威的机会?
不会拒绝,哪怕只允许他戴着紫衣卫队来雒阳,马超也会选择复仇。
马超会选择亲自羞辱魏国请降的君臣,而不是假手于人。
他来到南面打侧面战场,那谁来代替马超原来的作战任务?
这个问题是北府急于解决的,也是魏国迫切需要侦查、获取的紧要情报。
曹丕自己是没救了,可如果河东魏军能顽强据守,打的有来有回……那么自然能有条件投降,获得一些优待。
曹丕一家为难之际,许褚阔步来报,递上一卷前线秦朗、曹休的奏报。
说是奏报,更像是军情通报,是例行通知。
秦朗的奏报,自然是阐述曹茂行刺,自己母亲被毒剑刺伤,急需运往关中请求医治;同时以尊奉母亲杜夫人心意为理由,请求恢复吕氏。
这种改易姓氏的事情,曹丕也算有心理准备。
当年若不是秦朗顶了个‘秦’字,早就被清除了。
不管秦朗还是吕朗,都是表字元明,还是那个曹家养大的孩子,这点谁都改不了。
至于曹茂行刺,这种事情已经发生,过于担忧实在没有必要;自己是向府兵请降,又不是向汉军请降。
要调查自己,也是府兵方面为主,不可能由汉军单方面调查、审问。
再说了……这天下间,除了自己,谁还能让曹茂这个莽撞又自负的人去卖命?
没必要担忧刺杀一事,也算债多不愁。
而曹休的奏报,则简单分析了关羽的心态,认为关东汉军作战意图会更改。
除此之外没有再说什么,到底要不要把这个紧要军情送到河北……就看曹丕如何抉择。
曹丕迟疑不定,询问:“仲康,云长公乃护短之人,又最重颜面。今使元明送谯王太妃前往长安求救,有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之嫌。仲康也知云长公秉性,此举是示敌以弱,还是声东击西?又或者是投石问路?”
“臣驽钝。”
许褚垂首,又拱手进言:“陈公知晓云长公秉性,不若遣使关中,通告此事。”
“嗯,仲康且退下。”
曹丕遣退许褚,去寻郭女王商议此事,准备按许褚提示的那样,安排曹邕去关中通报这个消息,然后留在关中为质。
只要能避开马超,就万事大吉。
最怕的就是前脚把曹邕派去关中,路上与马超遭遇……马超不会手下留情的。
马超即便动手杀了,谁又能治马超的罪?
自己一家杀了马超一家,马超杀自己一家……很合理,很公平。
如果有重要军情需要曹邕传递,那就不一样了,马超也要掂量一二。
必须要赌一下,不赌的话,等马超来雒阳,那就什么都迟了,只能引颈就戮,任人鱼肉。
郭女王细细思索,语气斟酌:“陈公使马孟起坐镇雒都,意在今后威慑朝廷。自马孟起出益州,与陈公共事以来,可谓配合默契。陈公信义称著海内,马孟起恶名亦传于四方。此狂徒、狾犬也,今陈公放其出笼,意在威慑丞相诸葛孔明。”
“是呀,正如夫人所说,马孟起此来雒阳,是利剑出鞘,岂有不染血归鞘的说法?”
曹丕面有忧虑,现在没有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儿子,躲过马超这一刀。
马超就是来做坏事的,满手血腥才妙,才能更好完成田信安排的任务。
干这种事情,正投马超心意。
虽然能理解北府、与朝廷的对抗,也很理解马超这招妙棋,也能理解马超来雒阳杀人的各种深意。
可如果要杀曹邕……那就另当别论。
郭女王也是心烦意乱,夕阳亭会面后,就注定有这么一天。
张郃能割舍杀子之仇,主动接受北府调令率领五千精兵增援南阳……从那时候起,雒阳驻军的意志就全面瓦解了,随后北府派人整编魏军,也就顺理成章,事半功倍的完成了。
思索片刻,郭女王口吻坚定:“陛下,邯郸王出使长安,尚有一线生机。若留雒都,则必死无疑。”
此刻,他更像一个父亲,而非高高在上的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