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o8d人氣都市异能 重啓全盛時代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二章、沒有誰是不可替代相伴-wpunq

重啓全盛時代
小說推薦重啓全盛時代
诊断出原因了,那接下来就是治疗。
结果医生最后给出的结果不是吃药,而是调节。
王太卡这种本能的自我调节,需要通过时间来一点点的恢复正常。唯一加快这种恢复的办法,就是多多运动,保持规律作息时间,饮食也要清淡一些,保持心情愉快。
王太卡一听,这特么不是和出家一样吗?对了,他现在还是一个和尚呢!本来是想好好戒色的,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直接又陷进去了,都把这件事给忘了!
充儿和知恩酱都是大忙人,没办法陪着王太卡。王太卡就自己回家,找个舒服的地方躺着,养身体。
迷迷糊糊的都要睡着了,敲门声却响起来了。
王太卡揉着眼睛起床,过去打开门,就看到站在门口的帕尼。
“你……”
“听说你病了,闲着没事,顺便过来看看,主要是找找允儿,你藏起来了吧。”帕尼先是声音略大的说着,然后往屋子里看了看。
王太卡说道:“不在,就我一个。”
帕尼点点头,这才音调变低:“怎么?看见我好想有些不适应的样子。我就是听说你病了,来看看。”
“还真的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王太卡把帕尼让进来,然后看了看外面,关上了门,锁好。
“别紧张。”帕尼笑着走到了客厅,坐下,说道:“如果允儿在,我就直接找她。如果不在,我就找你。不用负担,我没想给你添麻烦。”
“我不是这个意思。”王太卡坐在沙发上,说道:“我就是,最近太累了,脑子都是短线。你想喝点什么吗?”
帕尼摇摇头:“我只是过来看望,你不舒服的话,躺好就行了。我看看就走。”
王太卡眼睛一转。
“什么也不做。”帕尼浅笑着:“我们不会只剩下那样的关系了吧?那还真够恶心的。”
“没有。”王太卡笑道:“那就坐下聊聊吧,反正我一个人,也没什么事。对了,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快?”
帕尼笑道:“我只是知道允儿急匆匆的离开,我想着肯定是你有事情而已。没什么大碍吧?”
“没有。”王太卡摇摇头。
“嗯。”帕尼伸出手,指了指手里的袋子。
王太卡这才注意到,帕尼来的时候手里提着的大袋子。
“是什么水果或者补品吗?”王太卡好奇的问道:“这也太客气了吧!”
“哈哈,你还真的是只想着吃啊。”帕尼站起身,对着王太卡说道:“夏天要过去了,以后要一点点转凉了。我之前逛街的时候,闲着没事买了一件衣服,想着送谁,但是没送出去。反正留着也可惜,干脆送你好了。”
王太卡问道:“送尼坤的吗?”
帕尼耸耸肩:“那你就当是吧。不过现在也算废物利用了?”
“我好想没有资格生气。嗯,好吧。”王太卡站在镜子前。
帕尼把一件大衣从袋子里拿出来,然后帮着王太卡穿上,然后还细心的整理了一下扣子和衣领。
合身,十分的合身。
刚刚帕尼说是给尼坤买的,但是很显然是谎言。王太卡的身材要比尼坤魁梧,尼坤能穿的衣服,王太卡是穿不进去的。
但是现在这件外套,王太卡穿起来是正好合适的。很明显帕尼这就是给王太卡买的。
可是帕尼却不想这么表达,她从来没有讨好王太卡的意识,甚至也不想去争夺个长短。连刚刚王太卡的误解,帕尼都丝毫不接受。
在帕尼看来,王太卡认为这是送给尼坤的,那就这么认为吧。反正帕尼从未想过占有什么,只不过是在能开开心心的时候,随手送点不错的东西,也算是不辜负相处的时光吧。
王太卡照了照镜子,这是一件中长款的马球大衣,是秋季款,现在穿还是有些早,但是真的很好看。王太卡穿在身上,整个人显得成熟稳重了很多。
“好看。”
帕尼坐在后面的沙发上,满意的点点头。她在商场的时候一眼就看重了这件衣服,觉得一定会合适。确实如此。
不过说起来有趣,帕尼看到这些的第一眼,脑海里想到的居然就是王太卡。看来在潜移默化之中,王太卡也一点点变得重要起来了。
嗯,或许吧。帕尼心里笑了笑,重要吗?那也不能有结局,又有什么意义。管那么多做什么。
王太卡其实不太喜欢这种长款的外套大衣,因为有些不方便。
这种马球大衣起源于应该,原本是马球手在等待上场的时候穿着的衣服,后来被一个年轻人当做日常服装穿到了耶鲁大学,这种款式让常春藤的学生爱不释手,于是这种衣服慢慢的就变成了一种潮流,席卷了当时的北美。到了现在甚至变成了西装绅士外套的标配。正式的程度仅次于柴斯特菲尔德外套。
王太卡很喜欢的一个设计,就是马球大衣的口袋普遍是大容量的贴袋,后背有暗褶,下摆有开叉,开叉里有装饰的扣子,这在衣服里是很少见的设计。简约又有轮廓,霸气又有型。所以这种衣服大多数都是西方政界的人喜欢的装扮。
帕尼的眼光不错,选的正好,王太卡穿在身上也是合适。这种大衣是矮子的噩梦,但是像王太卡这个身高体型穿起来,正是合适。
“谢谢。”王太卡脱下了大衣,顺带摸了摸材质,说道:“看样子不便宜。”
“确实不便宜。”帕尼笑道:“不过,也算是感谢。”
王太卡皱眉:“感谢?”
“之前,你答应过我,帮我出一个SOLO。前不久我得到了相关的通知。公司说我可以试试,但我知道肯定有你的帮助。想着感谢太空洞,吃饭也俗气。嗯,恰好这件送给尼坤的衣服,也送不出去了,干脆当做感谢了。”帕尼笑道。
王太卡咧咧嘴:“这就是送我的嘛,装什么。”
“嗯,是的。不过还是需要点理由。”帕尼抿抿嘴。
王太卡说道:“其实我们也不是一定要……”
“打住!别在说了。”帕尼一边帮着王太卡把衣服装好,一边说道:“我们还是把来往,都找个理由想清楚吧。我不需要无理由的关爱,虽然那样很好,但是我不心安。”
王太卡知道帕尼是没有了安全感,所以根本不信这些了。
“那么,衣服也送到了,我也就走了。”帕尼摆摆手,没有想多停留的意思。
“这么着急?”王太卡说道:“我也不会吃了你,你怕什么。”
“还有事呢,本来我也是路过。衣服收好,如果有人问起,嗯,就说是我送的吧。”帕尼笑道:“真的,可以这么说。这件衣服,我用送给你的理由,作为出solo的谢礼。”
帕尼的周到体贴,让人有一种无力感。
王太卡想说点什么,但是现在这个状态也实在是没精力争吵什么。于是最后也点点头:“那再见。”
“走了,不用送。”帕尼转身就走,根本不停留。
王太卡从没想到,帕尼居然是这么一个果决的性格。她做好了享受这场暧昧的准备,也随时做好了从这一场梦了彻底清醒的准备。往往是这样的人,才最难把握。因为她从始至终都没有占有欲,所以没有什么能束缚她。既然没有占有欲,又何来的不舍呢?
王太卡放好了这件大衣,越看越觉得有些莫名的心酸。
想想帕尼刚刚的那些话,就觉得自己真的不是人。帕尼甚至连衣服的来源都想好了合适的理由,这就是她说的,不需要无缘无故的好,都是必要的前兆。如果真的有一天断开一切,什么都不用扔,因为都是一种交换,而非赠与。
这个时候通常都适合思考一下人生什么的,不过王太卡现在没有那个闲工夫了。公司的事情还需要交代,各种各样的事情,真的是让人头都要炸了。
王太卡只好开启了家庭办公的模式。林助理那边传来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综艺节目的版权,基本已经谈下来了。连着买加上送,零零散散有不少,加起来也是一笔天文数字。
不过有着汉江控股这座大山,这些钱问题不大。王太卡一方面把这些版权买下了,一方面再把这些版权在天朝的部分,全都偷偷低价转给自己的国内公司。
王太卡有清晰明确的预估,韩流的模式复刻肯定要在亚洲,欧美那边韩流式的偶像有人喜欢,但是难成真正主流。而亚洲复刻有潜力的,也只有天朝。
这是一个障眼法,王太卡要确保最值钱的部分划归在自己的名下,至于其他的,倒是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问题不大。
王太卡狡兔三窟的计划,已经初见成效了。国内的公司才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也是他真正的底牌。
其实王太卡现在也是XB娱乐的副会长,在汉江控股的这些子公司里,也算是最有实权的一个人物了。但是他依旧觉得不安全,还是不停的在给自己找稳健的后路。
王太卡变成这样,一方面的原因是王太卡本身确实缺少安全感,另一方面则是一种危机意识了。
处理完了公司的事情,王太卡躺在沙发上,心里想着《世说新语》里的一则故事。
《世说新语·忿狷》:“魏武有一妓,声最清高,而情性酷恶。欲杀则爱才,欲置则不堪。于是选百人一时俱教。少时,还有一人声及之,便杀恶性者。”
这个故事讲的是什么呢?魏武,指的就是魏武帝曹操。说的是曹操有一名歌女,她的歌声特别清脆高亢,可是性情极其恶劣。曹操想杀了她,却又爱惜她的才能。想赦免她,却又难以忍受歌女的性情。于是曹操就挑选了一百名歌女同时培养唱歌。不久,果然有一名歌女的歌唱赶上了这个性格恶劣的歌女,于是曹操便把这个性情恶劣的歌女杀了。
这个故事可以从很多方面解读,不过王太卡更喜欢用辩证的方法去看。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人是不可代替,谁都可以被替代,即使你再优秀。
这个故事给的警醒很大。王太卡现在明明占有了XB娱乐,却还是想有自己在国内的产业,怕的就是自己也会成为牺牲者。他不是韩国人,也不是一个听话的人,他注定不可能被完全信任的。
所以王太卡才这么着急,开始布局自己在国内的产业,甚至不惜以挖空XB娱乐的根基为代价。
“这里终究不会成为我的家,永远也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