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8mz优美都市小说 災厄收容所討論-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夢魘夢藍展示-ows2y

災厄收容所
小說推薦災厄收容所
一座红黑配色的城市中,几个狼狈的身影,惊慌的奔跑着。
这几人之中有戴眼镜穿西装的商人,也有荷枪实弹的士兵,还有一个打着鼻环耳环的男人,还有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女人。
“快跑,不然那家伙又追过来了。”鼻环男神情严厉的说。
西装男跑了两步,忽然直接坐在路边的石头上。
“要跑你们跑吧,我是跑不动了,这里是梦境,我们是跑不过那家伙的,事实上那家伙其实一直都在戏耍我们,与其像是老鼠一样夺命狂奔,还不如早点死亡才是解脱。”
逃窜了几日,看着身边的同伴越来越少,西装男早已失去了求生的意志。
鼻环男也停了下来,有心想斥责这西装男,但却实在说不出口。
这西装男是鼻环男的宿主,花大价钱来请鼻环男帮他植梦。
什么是植梦呢,就是在潜意识梦境之中,通过坑蒙拐骗的手法,给对方施加一个念头或想法。
这个想法会反映到现实之中,被施加者只会认为是自己想要这么做,而不是被人强行施加这种想法。
西装男靠着植梦这一手,获取了很多非法利益,所以越玩越大,遇到困难就想要通过植梦来解决。
而鼻环男则是一个比梅芙娜还要强的梦语者,他可以带人到潜意识梦境之中,并且在潜意识梦境里也具备一定的能力。
至于队伍中的其他人,都是为了改变对方的想法而请来的演员。
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他们这次就撞上了一根硬钉子,梦境之中最为恐怖的存在。
梦魇!
梦魇是梦境中最为强大的生物,以其他生物的梦境为食,并且拥有在梦境里杀人的能力。
通常来说梦魇是遵守可持续发展原则的,他们会在梦境中作乱而饱餐一顿,但不会直接把人玩死。
因为杀太多人不只会引来一些麻烦,而且还会导致食物的减少,这对他们来说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所以大多数被梦魇袭击过的人,只会做一场恐怖的噩梦,事后神经衰弱两天就了事。
不过像是西装男和鼻环男一伙人的行为,就相当于在梦魇的食物里加大便,是相当过分的挑衅行为,所以梦魇开始对他们展开了残忍的报复。
因为西装男的缘故,众人在原地稍微歇了一会儿,等了十几分钟梦魇都没有发动袭击,正在众人以为获得安全的时候,一把银灰色的刀刃从西装男的背后戳到了胸前!
在西装男身后,一个诡异的身影浮现出来,那是一个披着破烂银灰色长袍,身体像是干尸一样的怪物。
这怪物不是梦魇,而是一种低等梦境生物,名为梦境魔怪,是梦魇的爪牙,梦魇通常依靠这种生物来对做梦者进行折磨。
被梦境魔怪刺穿的西装男并没有死,而是被牢牢的固定在梦境魔怪的肢体之上,甚至于他都没有感受到疼痛。
正当他感到疑惑的时候,一股钻心的疼痛出现,他右手食指后的皮肤,开始被一寸一寸的揭开,皮肤之后血肉一块一块的掉落,最后只剩下一根没有一丝血肉的指骨!
然后这种变化,出现在了他的另外一根手指之上!
梦境魔怪在以这种方式,对西装男施加凌迟之刑,这里是梦境,只要梦魇不同意,西装男就算变成白骨也死不了,所以这种刑罚要比现实之中的凌迟还要恐怖。
其他人见到这一幕之后,吓得头皮发麻,开始了玩命一般的狂奔。
换做正常情况,惊吓到这种程度,早就已经自动脱离梦境了,但此处梦境已经被梦魇封锁,除非梦魇愿意,不然他们一辈子都要被困在这里。
“哦吼吼吼……继续挣扎下去吧,越是挣扎,你们的味道就越是美好。”
一个穿着‘豪放’的华丽开衫长衣,看起来就很无脑的女人,用妖娆的姿势,躺在一张柔软的沙发上。
她是梦魇,名字叫梦蓝。
对于梦魇来说,名字和形象其实没有意义,不过梦蓝欺负人类欺负的太多,就有了学习人类的想法。
在她的视角,城市中有几道红色烟气,和一道深红色的浓烟,这些就是正在城市中逃窜的那几人的恐惧。
梦蓝鲜艳的红唇抿了一下,然后轻轻一吸,那些红色烟气就纷纷涌入了她的嘴中。
“这鲜美的味道,无论吃多少,也不会腻啊……”
吃下那些红色烟气之后,梦蓝脸色酡红,修长的脖颈扬起,轻轻地哼哼了起来。
美餐一顿之后,梦蓝让她的狗腿子梦境魔怪们,继续追杀剩下的人,但不要把他们杀了,下一个五个小时后再杀,那样她就有胃口再吃一顿了。
吃饱喝足之后梦蓝就准备小睡一会儿,她周围的模样就开始了剧烈变化,变成了一间华丽的卧室。
躺下没几分钟,梦蓝忽然就原地坐起,眼睛泛起绿光。
她饿了,很饿很饿!
而且她能闻到一股香甜到极致的味道,她想要把那味道吞入腹中,和这味道相比,正在被她玩弄的这几个人,就像是泔水桶里的剩饭剩菜。
“小美味,等着我,姐姐来临幸你了。”梦蓝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下。
她对着那几个逃亡者一挥手,就有数十只梦境魔怪浮现,将鼻环男在内的所有人都杀死,红色的烟气形成了几颗深红色的药丸。
这些药丸也能解决梦魇的饥饿问题,但味道远远比不上新鲜的恐惧,不过梦蓝为了那新出现的美味,已经顾不得这些小细节了。
如果不快些,那美味可能就会被其他的同类抢走!
最开始他还觉得这梦境挺新奇的,但看久了就觉得有些无聊了,哪怕是变态也不喜欢长时间和仇家待在一起的。
“梦魇啊梦魇,你快点来吧,我等你等到都快发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