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f2w精彩都市异能 萬古神帝討論-第2905章 大衍乾坤看書-7qaiy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
“轰隆!”
彩衣神的神境世界,与一座大世界一般无二,江河奔流,群山叠起,但,此刻却彻底崩塌,变得残破。
彩衣神恨得欲要发狂,神齿都要咬碎。
不知多少万亿道规则神纹,从破碎的神境世界中冲出,围绕他的神躯流动,凝成一个直径万丈的光球,继续与五重海对抗。
“可恶,若是本座的七源彩衣还在,何至于使用神境世界与他硬碰。”
彩衣神身上的裂纹,变得更多。
彩衣神意识到,血绝战神的出现绝非偶然,说不一定,从始至终,就是他和神女十二坊在算计自己。
先以天尊神源为诱饵,让他损失了一具分身,三千万道神念,和七源彩衣。
随后,又使用阴遁九阵,吸引他的注意。这才能在出其不意之下,施展出五重海镇压下来,使得他连脱身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哪怕稍微有一点点警惕,彩衣神都能逃出五重海,不至于像现在这么被动。
一位大神,如果一心想逃,就算是没有达到神尊境界时的五清宗,都很难将其杀死。就像文通大神!
一位大神,选择拼死战斗。那么就算修为相差不大,都可能被杀死。
现在的情况,无疑就是血绝战神使用五重海镇压住了彩衣神,逼他拼死一战。因为,他已经错过逃走的最佳时机。
“战!”
彩衣神大吼一声,一根根头发竖立起来,胸口出现阴阳漩涡。
体内的火道奥义和水道奥义,将整个星桓天,乃至于周围星域中的天地火之道规则和水之道规则,尽数引动过来。
彩衣神的修为高深,神魂强大,凭借奥义,能够调动非常广阔的星域中的天地规则,远超巫马九行和白卿儿那种新神。
巫马九行只能凭借刀道奥义,调动星桓天世界内部的天地刀道规则。
白卿儿能够凭借本源奥义,调动星桓天附近星域的天地本源规则。
而彩衣神,能够调动的范围,是他们的万倍、十万倍,直径超过万亿里的广阔宇宙中,不知多少道火之道规则和水之道规则,源源不断冲向星桓天,汇聚向他。
整个星域中,所有恒星的光芒,都是微微一暗。
彩衣神气息越来越强,一只手掌化为火焰世界,一只手掌化为弱水海洋。
“你就这点能耐吗?”
血绝战神卓然的身形,站在五重海上方,威武而霸道,嘴里发出一道冷哼之声。根本不给彩衣神继续调动天地规则,攀至巅峰的机会。
他一脚踩压而下,身体如光束,穿过五重海,踩落在直径万丈的规则神纹光球上。
“嘭”的一声,光球破碎。
血绝战神的脚,落在彩衣神的头顶。
“轰!”
彩衣神脚下的大地,承受不住这股强大的力量,碎裂而开。
他们二人,直是向地渊深处坠落。
“这不是五重海奥义神道,你不是血绝战神?本座知道了,这是……这是大衍乾坤奥义神道,可衍化世间万象,你是荒天!荒天啊!”
彩衣神愤怒的声音,从地底传出。
但声音没能传到地面,就被一层层神力消弭。
“你知道得太多了!”
血绝战神脸上浮现出一抹冷漠之色,直是将彩衣神的头盖骨踩得碎裂而开。
“哗啦啦!”
地渊中,铁链推动的声音响起。
一只腐烂的神手伸出,抓住彩衣神的神躯,在他奋力挣扎中,将他拖入进了地渊深处。
血绝战神则是化为一道璀璨神光,冲天而起,回到地面。
“轰隆!”
以雨辰神庙为中心,星桓天爆发了大地震。
连绵五千里的雨虹山脉中,一座座山峰倒塌,整座山脉被大神余波夷为平地,极其震撼人心。
大地震渐渐平息下来,但是,大神的力量残劲仍在,汹涌滂湃,无人敢踏出第一神女城一步。即便真神,也不例外。
……
一入夜,太极圆圈中,生命规则压过死亡规则。
张若尘变化成年轻模样,体内生机旺盛。
他笔直的,站在雨辰神庙废墟一座还算保存完整的石殿中,背负双手,眺望外面血红色的天地。
说是保存完整,实际上,只有七十二根石柱还立着,殿顶破烂不堪,根本没有什么墙壁和窗户,透着岁月的沧桑。
一道又一道强横的大神余波,像是海上巨浪,冲击过来,皆被神庙外的一股无形力量挡住,无法进入废墟。
冥花坊主背靠一根石柱,席地而坐,抬头看向张若尘的侧脸。
在血红色光芒的照耀下,他轮廓分量,眉眼英秀,鼻梁挺拔,彰显出坚毅而深沉的气质。
“不知他此刻心中在思考什么?”冥花坊主脑海中,浮现出这样一道念头。
终于,冥花坊主轻咳了两声,将张若尘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巧笑倩兮的道:“血绝战神还真是疼你,居然亲自赶来星桓天,难怪你可以有恃无恐。”
张若尘道:“你错了,他不是我外公。”
“不是血绝战神?”
冥花坊主微微一怔,摇头道:“不可能!天下皆知,血绝战神的二品圣意五重海,已是化为五重海奥义神道。天南一战,威震星空,谁人不知?”
张若尘没有做更多解释,见她脸色苍白,似伤得很重。
“是白卿儿让你来的雨辰神庙吧?”
张若尘蹲下身,抓住她雪白细嫩的手腕,调动太极圆圈中的生命之气,引入她体内。
助她疗伤的过程,亦在感受生命之道的真谛。
冥花坊主的手臂传来丝丝温热,双眸近距离看着张若尘俊美的容颜。他是那么的温柔,给她以强烈的心灵触动。
老先生给冥花坊主的感觉,是才华横溢,值得钦佩,心中更有一份他从彩衣神手中将她救走的感激。
而张若尘给她的感觉,却又是沉着冷静,心怀怜爱,绝不是狡诈阴险之辈。
当两个人重叠在一起,冥花坊主意识到,自己此生怕是都无法忘记这座残破的神庙,与外面血红色的天空。
但,她毕竟是一位修炼了六万年的神灵,很快从情绪中走出,笑吟吟的道:“嘿!张若尘你和我们少主是什么关系?”
听到张若尘刚才问出的那一句,冥花坊主哪能猜不到,他们二人之间必有猫腻。
张若尘道:“合作关系。”
“合作一起对付天庭的神灵?”冥花坊主道。
张若尘道:“你知道得太多,不会有好处。”
冥花坊主抛过去一道幽怨的眼神,这才又道:“那你告诉我,你为何来星桓天?为何要变化成一副垂暮朽朽的模样?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们神女十二坊的某位女子,在打坏主意?”
张若尘不想多言,闭目感受太极圆圈中生命之气的流动,与这个过程中死亡之气的变化。
“你不开口,也就说明我猜对了!风流剑神果然风流,要不你告诉我,你喜欢的是谁?姐姐我可以帮你啊!”冥花坊主道。
张若尘道:“姐姐还想不想学习音律?”
冥花坊主闭上红唇,但却冲他瞪了一眼。
蓦地。
张若尘收回手掌,缓缓站起身,向石殿外望去。
只见,血绝战神高大壮伟的身形,走进神庙大门,来到曾经埋葬玉龙仙的那棵木槿树下,将血龙战戟往地上一杵,便静静而立。
张若尘知道对方是在等他,走出石殿,迎了过去。
冥花坊主站起身,站在石柱下,望向开满红色花朵的木槿树,视线落在血绝战神身上,立即露出敬畏的神色。
须知,《冥兵卷》已失传了数十万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