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bb7v精彩都市言情 《漫遊在影視世界》-第六百二十七章 我真是正當防衛展示-isfam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包厢里的人扭头看去,只见一个陌生人疾步闯入房间。
“你谁呀?”距离房门较近的年轻人皱眉问道。
KTV里喝酒多了容易干仗,但是从来没有人敢砸他们的场子,一是因为人多,二是因为在座的要么是富二代,要么是官二代,要么是国企领导家的公子小姐,敢跟他们较劲,在虹口区这一亩三分地上便相当于太岁头上动土。
那人没有说话,直接往里面跑。
大屏幕前面握着话筒唱歌的三个穿热裤的女孩儿吓了一跳,纷纷往旁边躲。
“出去,出去,再不出去我们报……”
附近几名男子正要上前阻拦,便在这时,门外连续追进来四个人,前面两个手里拿着明晃晃的砍刀,后面一个提着榔头,再往后那个握一把匕首。
“啊……”
刺耳的尖叫从那个穿**带的女人口里喊出,包厢里的人全都慌了,女人们往男人身后缩,有几个声音里都带着哭腔。
持刀进屋的两个人理都没理他们,直接奔第一个闯入房间的男子砍去。
随着最后面拿匕首的暴徒进屋,之前问“你是谁”的年轻人拉着身后的女伴夺路就逃。
有领头的就有效仿的,缩在墙角的男女往门口蹭了几下,见暴徒对他们不感兴趣,衣服、包包、手机什么的干脆不要了,撒腿就往外跑。
叶依依坐在房间最里面的沙发上,完全没有料到会发生眼前一幕,她亲眼看着那个穿蓝白格子衬衫,胸口还打着条黑领带的男人不慌不忙让过后方暴徒的砍刀,从傻站在旁边的一个人手里抢过台球杆,大头往后面一捣,狠狠地扎在暴徒的喉咙处。
呃~咳~咳咳……
随着几声猛烈的咳嗽,砍刀嘡啷一声掉在地上,那人捂着脖子委顿在地,拼命地想要喘息,但就算嘴巴张的再大,也像是透不过气来,脸越来越红,脖子上的青筋条条绽出。
这时第二名暴徒一刀劈在台球杆上,剁进去一厘米多深。
趁着对手拔刀的时候,男子一脚踹在暴徒胸口。
这时后面的榔头砸过来,他赶紧闪身躲开,抄起旁边桌子上没开的香槟,带着冰水用力闷下。
嘭!
酒瓶破碎。
鲜血顺着拿榔头的暴徒的脸往下流。
“去年妈的。”
男人趁机拎起身边冰桶,往被酒瓶砸懵的暴徒头顶一扣,抓住那人手腕往上一撩,嘭~榔头敲中冰桶,暴徒的身子晃了几晃,坐倒在地。
这时挨了一脚的第二名暴徒从地上爬起来,操刀再砍,男子吓的连连后退,躲得甚是凶险。
“依依,你还愣着干嘛,走啊。”
右前方一个把两边衣角在胸口系了个活结的女人大声招呼她。
“哦……哦。”
叶依依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从沙发上起来往外面跑。
她原本是想绕过台球桌奔门口的,没成想男子为了躲避追砍的暴徒,手在桌面一撑,人往侧方一翻,正好挡在她的必经之路上。
“找死。”这时最后面进来的暴徒持匕首捅过来。
那人左闪右躲,嗤的一声,领带被割开一道口子。
叶依依瞅准机会向前一冲,可是没有想到男子抓住暴徒空门往前一窜,握住持刀的手臂往外一甩。
噗~
她跟暴徒装个满怀,重心不稳跌倒在地。
这时拿着砍刀的暴徒往男子肩膀劈下,没想到他眼疾手快往后一缩,把前面人顺势一拉。
唰的一声。
刀劈在握匕首的暴徒的肩膀,鲜血直接喷射出去。
她只觉点点热斑打在脸上,一股血腥味扑鼻而至。
当啷~
匕首掉在地上,在距离她脚尖不到半米的地方反射着来自大屏幕的闪光。
男子没有因为受伤暴徒的哀嚎停手,趁手持砍刀的暴徒愣神之际,抄起台球桌上的黑8,对着那人的脸连续猛砸,直打得口鼻喷血,委顿在地浑身抽搐,方才呼哧呼哧喘息着扔掉染血的黑8。
这时还有行动能力的暴徒终于摘掉了冰桶,摇摇晃晃爬起来,看看地上睁大眼睛一脸扭曲的暴徒,又望望那边满身鲜血的暴徒,还有躺在地上抽搐的另一名暴徒,榔头往地上一丢,带着满头鲜血往外狂奔。
四个人追杀一个人,结果呢,对方身上被划了一道,但是不严重,他们一方一死两重伤,这时候再往上冲,那就是送死了。
叶依依是被那个男子晃醒的。
“你没事吧?”
她摇了摇头,一脸惊恐说道:“你……你别碰我。”
“你别怕,我叫陈旭,不是坏人。”
不是坏人……不是坏人也是狠人。
叶依依在脸上抹了一把,看着掌心的血污差点吓晕过去。
“警察。”
“警察。”
“都不许动。”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骚乱,七八名警察冲进包厢。
……
第二天。
大半个上海都知道了虹口区一家高档KTV出现暴力事件,造成一人当场死亡,两人重伤的恶劣后果。
警方在调取了监控后对在逃暴徒发出了通缉令。
与此同时,四名持刀暴徒追砍年轻人的视频在网络疯传,一家新媒体公司还对外爆料此次砍人事件中受伤的年轻人同月前在君悦府地下停车场遇袭男子是同一个人。
这则爆料再一次推高了事件热度,当时他赤手空拳打倒两名机车党已经让很多人吃惊了,没想到这一次以一敌四居然只是受了些皮外伤,而对手一死两重伤,据说两重伤里还有个脑部受创,送医院就进了ICU的主儿。
放在以前,这么恶劣的事件,被追砍的一方也会承受很大压力,可是自从昆山X哥事件后,社会上对于如何裁定是否正当防卫有广泛和深入的讨论,再加上热度已经被炒起来了,凶案现场视频也流传到网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年轻人手无寸铁地逃进KTV包厢,而目击者的供词是他随手拿起台球杆和台球当做武器还击,进而造成这样的结果。
一边砍刀榔头匕首,一边台球杆和台球。
如果这不算正当防卫,那什么才算,要知道司法对“正当防卫”的定义可没有搏击高手的界定标准高于普通人的说法。
对于普罗大众而言,看到这样的结果,他们唯一的念头就是解气,毕竟正常人对黑社会99%持厌恶态度。
事件发生后第三天,警方发了一则通报,认定事件中遇袭年轻人的行为属正当防卫,不会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有小道消息称,警方之所以这么快就给出不予追究的结果,除了考虑民意外还受到了来自上面的压力,因为当时在KTV唱歌的年轻人出身非富即贵,KTV老板同样背景深厚,如果对这件事放任不管,以后生意就难做了。
……
因为警方处理结果符合民意,所以关注度降的很快。
人们只对黑社会的死和重伤拍手叫好,少有人关心那位陈姓青年从派出所出来后去了哪里。
有两个人很在意——李远新和他的老婆李太太。
根据他们掌握的情报,陈旭被告知不负刑事责任后,第二天就买了飞美国的机票。
在李远新看来,那小子是怕了,最终选择逃亡海外,因为这是最安全,也是最方便的避祸之选。
说起来,就算猜到行凶者是给他们雇佣的,他跟警方也没有办法把他们挖出来,因为对于百亿富豪来讲,要隐藏自己太容易了,只有那些没有见识的土财主才会在国内买凶,作为富过三代的家庭,能动用的手段多着呢。
“还是给他跑了。”李太太看着站在客厅落地窗前面抽烟的男人说道:“你说他会不会把手里的东西邮寄给警方?”
穿着紫色睡袍的李远新把烟从嘴边拿开:“如果是我,不会,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他还有一个妈在山西,一个哥哥在非洲。他要是敢把手里的东西泄露出去,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要他家人的命。他是个聪明人,损人不利己这种事,我想他是不会做的。”
李太太走到他身边:“我在想……会不会是我们小题大做,万一他当时说的是场面话……”
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况,顾佳看了一眼就把文件烧了,所以她无法确定那个陈旭是不是真的拿到了足以整垮李家的证据。
“有句话叫祸从口出,比起赌他撒谎,我宁愿多花几个钱让他永远闭嘴。”
便在这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屏幕亮了,显示有来电接入,李远新走过去看了一眼,是个国外号码,按下接通键放到耳边。
“喂,什么事,说吧。”
“……”
几个呼吸后,他的脸色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