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ax超棒的言情小說 問丹朱 線上看-第三百二十二章 解釋推薦-8eu4s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青锋听的更糊涂了。
是想到父亲的死,想着铁面将军也可能会死,所以很悲伤吗?悲极而笑?
周玄看着他迷惑不解的神情,笑了笑,拍了拍青锋的肩头:“你不要多想了,青锋啊,想不明白看不明白的时候其实很幸福。”
青锋便真的丢开不想了:“好,我不想,跟着公子做事就好了。”
周玄默然一刻:“也不一定好。”
他要做的事,用陈丹朱的话来说,你要是死了,我就只能在心里吊唁一下——那是诛九族的大罪,他要是做事失败了,作为随从的青锋可没好下场。
想到陈丹朱,他笑了笑,又眼神沉沉,陈丹朱啊,更可怜,做了那么多事,皇帝的一声令下,还是要忍着痛藏着恨去接自己的姐姐,姐妹一起面对对她们来说是屈辱的恩赐。
陈丹朱现在走到哪里了?快到西京了吗?她这一路上走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尖上吧?
周玄看了眼西京的方向,攥紧了手,所以——
“有些事还是要做,有些事必须要做。”
为了他自己,也为了她。
看到公子又是奇奇怪怪的情绪,青锋这次没有再想,直接将缰绳递给周玄:“公子,我们回军营吧。”
周玄回到军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靠近军营就发现气氛不太对。
“怎么了?”周玄忙问迎来副将。
副将低声道:“王咸回来了。”
周玄咿了声,跳下马:“竟然还敢回来?这是找到良药了?”说着就向中军大帐冲——
副将忙拦他:“侯爷,现在还是不让靠近。”
周玄已经冲向中军大帐,果然看到他过来,卫军的刀枪齐齐的对准他。
周玄没有硬闯,停下来。
“侯爷。”副将喘气追来,“陛下还是不让进,再等等吧,王咸带来了良药,很快就要有好消息了。”
周玄看着那边的中军大帐,道:“希望有好消息吧。”
……
……
比往日更严密的中军大帐里,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一张屏风隔断,其后的一张床上躺着铁面将军,旁边站着脸色沉沉的皇帝。
不同的是,原本躺着一动不动僵死的铁面将军,此时身形柔和很多,还轻轻的换了个姿势躺着发出一声长叹:“陛下,老臣想要先睡一会儿。”
声音都带着大病初醒精神不济的疲惫,听起来很是让人怜惜。
但皇帝没有丝毫对老臣的怜惜,伸手揪住了老将的肩头:“起来!睡什么睡?你还没睡够?”
老将被扯着无奈的半坐起来:“陛下,老臣真——”
皇帝抬手摘下他的铁面具,露出一张肤白年轻的脸,随着夜色褪去了略有些诡异的绮丽,这张美丽的面容又如高山雪一般清冷。
“父皇。”清冷的人似乎无奈,收起了苍老,用清冷的声音轻轻唤,要能抚平人的心神纷乱。
“楚鱼容。”皇帝丝毫不为所惑,神情愤怒咬牙低声唤出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唤出来他自己都有些恍惚,陌生。
这个名字从小到大都很少唤到,他有时候回想都有些恍惚,自己真有过一个儿子,起了这个名字。
当初这个儿子生下来被抱过来,瘦弱不堪,如同一个只刚出生的猫,皇帝想到了这个孩子的生母,那个同样纤细瘦弱的宫女,记忆里最深刻的一幕是在湖水边轻轻摇摆,倒映着宫内少见的美貌,他当时戏谑了一句,沉鱼落雁之容。
可是沉鱼落雁之容只适合观赏,不适合生养,怀了孩子就坏了身子,自己送了命,生下的孩子也随时要断气。
“叫鱼容吧。”他随意的说。
想着可能活不了多久,好歹也算人世间走了一趟,就留下一个美丽的又不似在人世间的名字吧。
这个名字一直存在到现在,但依旧如同游离在人世间外,他这个人,也存在如同不存在。
想到这里,皇帝的眼神又软了几分。
“是你自己要带上了铁面将军的面具,朕当时怎么跟你说的?”
六皇子看着皇帝,认真的说:“父皇说戴上了就摘不下来了。”
皇帝沉沉道:“那你现在做什么呢?”
六皇子伸手牵住皇帝的衣袖:“父皇——”
皇帝抬手甩开他警惕的退开一步:“有话说话,别拉拉扯扯。”
六皇子应声是,在床上跪坐看着皇帝:“父皇,臣去阻止陈丹朱杀姚四小姐。”
皇帝神情一怔,旋即震惊:“陈丹朱?她杀姚四小姐?”
六皇子点头:“是啊,事发突然,儿臣没有办法,为了不暴露行迹,只能摘下面具,儿臣知道这件事的重要,但因为先前有陛下的圣旨,铁面将军只要说病了,就没有人能接近,也不会暴露,所以儿臣才敢如此——”
轻轻清清的声音如泉水流畅,皇帝抬手:“等等等,停下停下,这件事不重要,先别说了,你继续说,陈丹朱怎么回事?”
六皇子叹口气:“父皇,李梁是陈丹朱杀的,李梁跟她是生死大仇,姚芙更是这仇恨的根源,她怎么能放过姚芙?臣早劝阻陛下不能封赏李梁——”
皇帝的面色沉沉,声音冷冷:“怎么?朕要封赏谁,还要陈丹朱做主?”
“陈丹朱当然不能做陛下的主。”六皇子道,“她也不敢反对陛下,她只做自己的主,所以她就去跟姚四小姐同归于尽,这样,她不用忍受跟仇人姚芙平起平坐,也不会影响陛下的封赏。”
人死了也还是能接受封赏的。
皇帝气的身子有些发抖,在帐子里来回踱步,陈丹朱,这个陈丹朱!
“她死了吗?”他喝道。
六皇子摇头:“儿臣赶到的时候,没来得及阻止她动手,姚四小姐已经被害了。”他又坐直身子,“不过陛下放心,臣将同样中毒的陈丹朱救下,虽然还没苏醒,但性命应该无忧,等候陛下的发落。”
发落!一定狠狠发落她!皇帝狠狠咬牙,忽的又停下脚,看着跪坐在床上的六皇子。
“不对吧?”他道,“说什么你去阻止陈丹朱杀人,你分明是去救陈丹朱的吧?”
六皇子神情坦然:“陛下,发落活人比发落死人要好,儿臣为了陛下——”
皇帝呸了声:“朕信你的鬼话!”说罢甩袖子气冲冲的走出去。
营帐外进忠太监不解,忙跟上:“陛下,陛下,要去哪里?”
而正捧着药走来的王咸则一个机灵站住脚,贴在营帐上,一副唯恐被皇帝看到的样子。
皇帝当然看到了,但也没力气骂他。
“大夫一个个都是废物。”皇帝只骂道,“朕去亲自给老将军找大夫!”
说罢看着还愣愣的进忠太监,吼了声。
“回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