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r6b0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第190章 木簪推薦-3j4ln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天然居的厨子没想到自己还能在公主府操作一番。精心做了几个炒菜之后,就和公主府的厨子吹嘘。
“这炒菜就天然居一家,别处都没有,这里面的关窍不少,就算是在边上看着也学不会。”
公主府的厨子艳羡的道:“某若是会几道炒菜就好。”
天然居的厨子只是微笑。
而韩进此刻的心中全是欢喜。
虽然看不到公主是否满意,但对于贵人而言,不说话就是满意。
等公主投钱进来,到时候多开几家……
长安城开几家,洛阳那边也开几家,几年下来自己也该巨富了吧?
想到家中钱财堆积如山,韩进心头火热,恨不能把屏风移开,好生看看公主的神色。
但……
刘架是个麻烦。
这些都是某自己跑出来的机会,凭什么要和刘架一起分享?
人都是自私的,刚开始在华州遇到刘架时,韩进对炒菜惊为天人,知道这是发财的好机会,于是许下了一半的份子,随后带了刘架回长安。
可随着时光流逝,刘架的缺陷就出来了。他在长安没人脉,只知道在酒楼里琢磨炒菜……
这不就是个厨子吗?
某凭什么给厨子五成股子?
韩进的心情渐渐平静,微微一笑。
这事情也简单,新开的店直接甩开刘架就是了。
屏风后,公主的声音很是威严……
“此事你且回去,我再想想。”
“公主……”
这个还要想?
大好的发财机会啊!
韩进心中急切,边上的钱二皱眉道:“出去!”
这里是公主府,你一个商人也敢嘚瑟?
大唐商人地位低下,真要狠抽韩进一顿,谁也不敢置喙。
里面传来了些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隐约的人声。
“……味道真不错……”
韩进心中大定,知道此事九成九没问题了。
回到天然居,他去厨房寻到了在琢磨炒菜的刘架。
“某刚去了公主府,公主说极好。”
刘架心中欢喜,“那就好。”
又要发财了啊!
他全神贯注的在炒菜,没看到韩进那讥诮的眼神。
……
贾平安去了一趟感业寺,苏荷没在,说是进宫了。
好人边走边看他,贾平安好奇,就取笑道:“难道某的脸上长花了?”
好人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说道:“没,不过……就是好看。”
她放缓了脚步,从侧后方看着这个少年。
昨日她听到了些消息,说贾参军在叠州指挥大唐军队击败了吐蕃人,还阵斩敌将。
指挥若定,勇猛过人……
原先在她眼中只是唇红齿白的少年,此刻却因为这些消息而加上了光环,变得格外的英俊,还多了威严。
你看他,脚步稳健,目光不偏不倚,整个人就像是一株青松。
呀!
她突然双手捂脸,心道我想这些做什么,羞也不羞!
春天的气息已经很浓郁了,那些女人站在外面,沐浴着春光,眉间却多了惆怅之色。
以往的这个时候,她们在宫中悠闲度日,偶尔先帝高兴了,会让她们来禁苑里转转。
那个时候啊!看到什么都是生机勃勃。
于是她们就低声说着当年的事,有人倨傲,有人得意,有人懊恼……
武媚依旧被排斥在这个小圈子之外。
她站在一墙之隔的另一边,怔怔的看着前方的一只鸟儿。
鸟儿的羽毛碧绿,脑袋定定的歪着,突然转头看着她。
鸟儿没有烦恼,鸣叫几声,声音听着清脆。
武媚想到了自己的童年,有苦有甜,可终究没法做到鸟儿这般无忧无虑。
“阿姐!”
扑啦啦,鸟儿被惊,振翅飞去。
武媚的嘴角微微翘起,回身说道:“你怎地来了?”
“巡查。”贾平安从怀里摸啊摸,摸出一个油纸包,“阿姐,给。”
“我不吃肉。”武媚谨慎,不想因此被人诋毁。
贾平安笑道:“阿姐放心。”
武媚这才接过油纸包,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只檀木做的簪子。
檀木隐隐有些味道,手触摸着分外的光滑。
但……这个样式很难看啊!
武媚抬头,“哪买的?下次别去了。”
她觉得小老弟不懂这些,被商家哄骗了。
贾平安赧然一笑,“阿姐,是某自己做的。”
武媚心中一暖,又仔细看着发簪。
“上次某来,见你的簪子都断了一截,回去正好看到有檀木,就做了一根。”
武媚抬头,长眉微微挑动,“好生做事,莫要为妇人做这些,男儿……当志存高远。”
在她的眼中,好男儿就该是先帝那种,威加海内。而许多人家教育孩子也很严厉,责打喝骂。一句话,父母,特别是父亲一定要冷冰冰的。
妇人之见!
贾平安想到了后世追妹纸的艰难。
每逢节日要送礼物,可礼物不好送啊!贵的送不起,便宜的妹纸看不起……他干脆就手工做礼物,但……被嫌弃了。
“阿姐。”
小老弟看着很严肃,武媚忍笑道:“什么?”
贾平安认真的道:“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武媚一怔,喃喃的道:“无情未必真豪杰……”
先帝看似无情,可在面对着儿子们的争斗时却迟疑犹豫,最终太子落马,李泰倒霉……
她微笑道:“这是谁的诗?”
她久在感业寺,外界出了什么诗人都不知道。
贾平安干咳一声,背着手,昂首看着天空。
武媚一愣,然后莞尔,“难道是你作的?”
“然也!”能让武媚赞美自己的诗才,贾平安心中暗自得意。
“好诗。”武媚果然称赞了一番,然后说道:“就是暮气重了些。你一介少年,就该朝气蓬勃,目光炯炯,别去想这些事。”
“是。”
武媚目送他远去,随后伸手把头上的发簪拔出来,再把这根檀木发簪插进去。
出了感业寺,贾平安回到了百骑。
包东和雷洪蹲在外面,看着神色悲愤。
“怎么了?”贾平安走了过来。
二人起身,包东说道:“有兄弟去查探消息,回来的时候和人发生了冲突,对方人多势众,不依不饶,这不,把那兄弟扣下了,说让百骑给个说法,不然就去宫中告状。”
“就这?”贾平安皱眉,觉得不应该啊!
包东叹道:“那些纨绔……百骑也头疼。”
“对方说是最迟今日给回复,不然就大张旗鼓,说百骑行凶。”
“胆子不小。”贾平安笑了笑。
雷洪扯扯脸上的胡须,恨不能一把扯干净了,“这是旧怨。当初那些纨绔闹腾,被咱们百骑镇压过,一直耿耿于怀,今日怕是借机生事。”
“校尉去了,那些纨绔不搭理,请客都不去。”
这就是不给面子。
对方若是闹起来,百骑上下都要灰头土脸。
“可有认识的?”
“没有。”
这个就比较头痛了。
邵鹏在骂人,骂的却是唐旭。
“往日你不肯约束他们,这才惹了那些人。这下他们不依不饶,怎么弄?回过头咱回宫弄不好就得挨打。”
唐旭死猪不怕开水烫,“你的屁股能腾挪,打就打吧。”
“贱人!”邵鹏气得想动手。
“校尉,此事不好弄。”程达苦笑道:“那些人的父兄大多显赫,一旦合力,百骑挡不住。”
“某知道。”唐旭挠头道:“这几年某放纵了那些小畜生,他们仗着百骑的名头在外面飞扬跋扈,很是得罪了一些人。这便是报应来了。”
贾平安进来了。
程达微微一笑,看不去什么情绪来。
邵鹏问道:“感业寺如何?”
“没问题。”
邵鹏赞道:“小贾就是稳妥。”
唐旭怒道:“某就不稳妥?”
“你稳妥个屁!”
两个老冤家又开始争吵。
程达和贾平安对此都习惯了,各自想着心事。
“小贾。”
贾平安抬头,就见程达笑吟吟的冲着自己说道:“看着你少年得志,某心中颇为欣慰,但某也不老,总得要做些什么……”
某没痔!
贾平安只是笑了笑。
程达的二把手被他抢了,现在变成了小三,心中定然煎熬。
贾平安一直在等他出手,等了许久,这便是了。
程达起身,“校尉,邵中官,某去看看。”
呃!
唐旭和邵鹏觉得自己怕是听错了。
贾平安也是如此。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老油条程达竟然会主动做事?
唐旭想出去看看今日的太阳打哪边出来了。
邵鹏活动了一下脖颈,咔嚓一声,吓得赶紧扶着脑袋。
贾平安却明悟了。
程达丢掉了老二的位置,这是要准备发愤图强了。
晚些,程达点了十余百骑出去。
他们一路寻摸,最后找到了安善坊。
两批人在打马毬,马儿肥壮,少年矫健。
边上有数十人围观,程达安静等着。
“就是那杨波。”
一个百骑指着骑着一匹黄骠马的少年说道。
程达点头,百骑继续说道:“这刘波家中不怎么样,可此人会做人,在一干纨绔中游走,今日带着他们打马毬,明日请了他们去狩猎……这些纨绔很看重他。”
“就是个跑腿的。”程达知道这等人,眼中多了些信心。
晚些,一局结束,两边下场歇息。
“李必,有本事可敢加注?”
“加就加。”
“两百贯一筹,可敢?”
“某有何不敢?”
两边在斗嘴,那个刘波笑吟吟的在中间说些话,气氛就渐渐的平和了。
“刘郎君!”
程达招手,刘波看了他一眼,皱眉道:“是百骑的人。”
那些纨绔笑道:“只管去,别给他脸。”
刘波点头,瘦削的脸上全是狠色,“杨兄当年被百骑的人打了一顿,此时不报,更待何时?”
有人说道:“被扣下的那个百骑……差不多该放了,放了就是玩笑,不放……那可是陛下的百骑。”
“暂缓,看此人如何说。”
刘波下马过去。
“昭武副尉程达。”程达仔细看着刘波,见他神色从容,眼中虽有笑意,但却不达眼底,就知道事情有些麻烦。
刘波问道:“何事?”
程达拱手,“那兄弟得罪了你等,此事百骑接下了,也算是个机缘,以后有事只管说一声,不违背律法,某这里会从中斡旋。”
这是许诺,若是答应了,以后这群纨绔犯些小事百骑愿意出手相助。
刘波看着他,突然笑了起来。
这是……心动了?
程达心中微喜,等他带着那个兄弟回去后,整个百骑都会为了他而侧目。
丢失了老二的位置,他不甘心,想了许久,觉得还是要振作起来。从哪里跌倒了,就从哪里爬起来!
刘波笑声一停,不屑的道:“你可知晓咱们这些人的身份?”
程达点头,但他只知道几个纨绔的身份。
“百骑难道比刑部管用?难道比长安县、万年县管用?或是说比雍州管用?”
一番话说的程达无言以对。
百骑是牛笔,可百骑的牛笔针对的是具体事务,那些普通的民事纠纷你百骑难道也要伸手?一旦伸手,地方官就能上报,说百骑越权。
所以程达的许诺不错,但错在他不知道这群纨绔的父兄在长安为官的不少,所有有恃无恐。
程达黯然回到了百骑。
“如何?”唐旭有些焦急。
程达摇头,看了坐在边上的贾平安一眼,“那些纨绔的父兄有刑部的,有长安、万年的,甚至有雍州的,某说以后襄助,他们不屑。”
邵鹏叹道:“这也是运气不佳!若是遇到了一群空头纨绔,威吓一番就成了。”
唐旭摇头,“若是空头纨绔也不敢扣了咱们的人。”
“他们只扣一日,这便是分寸,可见不傻。”程达觉得自己搞砸了,但看到平静的贾平安,就想到此人还没出手,也没出主意,于是心里就平衡了。
但想到自己先前被纨绔挤兑,他心中就不乐,于是问道:“小贾可有法子?”
呵!
贾平安就在等着他的反应。
若是程达不出声,他觉得此人还有些意思。
出声挤兑就落了下乘。
想到这里,贾平安微笑道:“某去试试。”
唐旭皱眉道:“那些纨绔下手不知轻重,小贾你是少年,最容易被他们针对。”
邵鹏也有些担忧,“此事还是禀告陛下吧,好歹先认个错,把当年之事说清楚,如此就算是责罚,最多也就是呵斥……”
但那是来自于皇帝的呵斥。
于百骑而言,这便是来自于九天的雷霆,一下就能让大家惶然不安。
程达微笑着,心中却极为不渝。
某说去的时候你们置之不理,恨不能敲锣打鼓的相送。可贾平安说要去你们却左一个劝说,右一个主动进宫请罪,难道某是后娘养的?
他看着贾平安,笑的很是和气,“小贾……罢了,还是不去为好。”
这等程度的激将法贾平安早就免疫了,不过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某认识几个纨绔,就算是说不好,也不至于动手。”
“小心些。”邵鹏的担心溢于言表,让程达觉得嘴角都在反酸。
唐旭说道:“多带些人去,不行就打特娘的!”
贾平安笑道:“带多了人去,对方一看就心生警惕,这不是解决之道。”
可回过头,他就把小老弟带在了身边。
“兄长,那刘波就是能说会道,还能经常带着大伙儿寻乐子,所以那伙人走到哪都少不了他。”
这便是组织者的角色,干好了,上位者觉得你不可或缺,干不好就是夜壶,一脚踢了。
“今日为何没去打马毬?”李敬业就是坐不住,所以贾平安有些好奇。
“哎!”一个熊罴般的少年叹息,那效果让贾平安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李敬业苦大仇深的道:“阿翁说某既然想从军,就得学兵法。最近某每日抄写阿翁的兵法注释,写的头嗡嗡作响,幸好兄长你来了,否则某真想翻墙出去。”
李勣对贾平安带着孙儿出门喜闻乐见,压根就不管,所以先前李尧见是他来了,一迭声让人去把小郎君叫来。
去耍吧,别回家了。
李尧当时的表情给贾平安就是这种感觉。
一路到了安善坊,马毬已经结束了,两帮人正在叫骂。
这是惯例,上次马球赛结束后也是如此。
不过这次的要激烈许多,有人动手了。
“说是闹腾了大半个时辰。”一个旁观者兴趣索然的道:“打又打的不够狠,某还是回家做饭去。”
“走了走了,回家打孩子去。”
一群坊民打着哈欠走了。
李敬业目光梭巡,指着前方一个脸颊少肉的年轻人说道:“兄长,那人就是刘波。”
刘波此刻在一群纨绔的中间说话,这里点点,那边指指。
这货还能做军师?
贾平安点头,李敬业大步过去,一路推开那些纨绔,走到了刘波身前。
“别打手脚,容易断,被打腰子,容易出人命……”
刘波正在说话,眼前突然多了阴影,一下就罩住了他。
他抬头,本想呵斥,最后却化为微笑,“是敬业啊!可是有事?”
李敬业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刘波恍如被大锤敲击了一下,浑身打哆嗦。
“某的兄长寻你有事。”
顺着李敬业的手指头,纨绔们看到了贾平安。
“此人……好像是扫把星。”
李敬业回身,怒目圆瞪,“扫你娘!”
“你莫要出言不逊!”
“那又怎地?”李敬业作势过去,那人缩缩脖颈,“罢了,某不与你一般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