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5jm0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葉凡的真相相伴-9wz8l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什么?”
真杀光了?
阮静媛走出来,看着满地死去的人,目瞪口呆,久久不能相信这一幕。
三百三十三人,还都是象镇国的精锐,哪怕不能杀死叶凡,也能缠上一两个小时啊。
怎么十几分钟就全部死了?
阮静媛不想相信,只是事实摆在面前,连象搏鹰都脑袋开花,她又不得不相信。
接着她又听到叶凡让人打开通讯,对着蓝牙耳机发号指令:“黑头陀,做事!”
很快,又有十几名肩膀缠着红布的黑衣人进入镇国府邸。
阮静媛除了看到黑头陀之外,还看到了一个装扮和面孔跟象大鹏差不多的人。
黑头陀他们迅速清理出一条路,让象大鹏从外面杀气腾腾走入府邸。
同时,象镇国让人关闭的王府各个摄像头,也随着象大鹏走过的路线亮了起来。
只是捕捉到高仿象大鹏的影子后,摄像头又跟着一一熄灭。
显然监控室也被叶凡掌控了。
片刻之后,三楼传来了吼叫,接着就是一番争斗,最后就是砰砰砰三记枪声。
没等阮静媛回过神来,高仿象大鹏就改头换面撤出,而一具尸体运了上去。
“叶凡,你这究竟是干什么?”
阮静媛按捺不住,对着走到一楼的叶凡问道:“咱们不赶紧走,逗留在这里干什么?”
“很快,护卫营他们就会赶赴过来。”
她提醒一句:“现在再不走,待会就被堵住走不了。”
“走?
有什么好走的?”
叶凡淡淡一笑:“人又不是我杀的,是象大鹏杀的,我走什么走?”
阮静媛一怔:“象大鹏杀的?”
“事情是这样的……”叶凡笑了:“今晚大王子宴请我吃饭,我穿上新衣服坐着你的车子美滋滋过来。”
“一进来,就看到来福在打……不,潜入进来的象大鹏捅死完颜北月。”
“大王子大怒,想要开枪报仇,结果却被象大鹏先下手三枪打死。”
“象搏鹰他们大怒,就带着王府卫队厮杀。”
“可惜象大鹏早有准备,四处布置了毒烟,把三百多人全部毒杀,连狗都不放过。”
“关键时刻,我不顾安危,趁着象大鹏不小心吸入毒烟喘息雷霆出手。”
叶凡给出一个剧本:“最终,我炸死象大鹏给大王子报仇。”
阮静媛小嘴长大:“这,这也行……”“怎么不行?”
叶凡看着迅速撤离的黑头陀他们,嘴角勾起了一抹戏谑:“动机,远一点的恩怨,大王子和十四王子之争,象大鹏希望大王子死,十四王子上位。”
“近一点的仇恨,大王子跟我联手打垮第一庄,让象大鹏从天堂到地狱,一无所有。”
“象大鹏不像沈半城看得开,对大王子恨之入骨,就潜入进来杀人。”
“为了泄恨,他还先杀掉完颜北月,让喜好美色的大王子心疼,然后再乱枪打死大王子。”
“证据……”“人证,我,象国第一善人,你,大王子最宠爱的妃子,咱们亲眼所见象大鹏杀人。”
“物证,监控今晚虽然出了大问题,但还是天可怜见,拍下象大鹏杀气腾腾进入的侧面,背影。”
“还录下他们在宴会大厅的争执和枪声。”
他笑容变得玩味,望向阮静媛一笑:“沿途几个监控,也会记录象大鹏喊着要杀大王子的画面。”
对于今晚这一出善后,叶凡给宋红颜也记了一功。
如不是她当初提前在象国布置白如歌和几个情报小组之外,他现在就不会有足够人手来完善这一切。
黑象盟虽然人多,但除了黑头陀和黑玫瑰,叶凡并不相信其他人。
“动机,证人,证物……”“叶凡,你说的我有点头疼!”
阮静媛努力消化着叶凡的话,心里说不出的冲击。
她的认知和预料不是这个样子的。
象镇国横死,叶凡逃窜,王府卫队追杀,叶凡脱身,象国官方全面追缉才对……怎么一下子变成象大鹏杀掉大王子,还牵扯到第一庄身上给予致命打击。
最让她恍惚的是,大开杀戒的叶凡反而成了大功臣。
她一时无法接受。
“你编排的不错,只是有人信吗?”
“先不说什么监控和杀人能耐这些漏洞了,就是象大鹏,他不是被人抬着上去吗?”
“他应该死了一段时间,法医应该查得出双方死亡时间有出入啊。”
阮静媛神情很是挣扎:“王室很容易辨认我们撒谎。”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
“穷途末路的象大鹏非常可怖,我打不过他,用手雷炸死了他吗?”
叶凡一笑:“炸了一个血肉横飞,再被一场大火焚烧,拿什么去检测尸体?”
话音落下,三楼一记爆炸响起,接着一团大火燃烧。
宴会大厅很快熊熊大火。
接着,其余建筑也都燃烧起来。
大火,很多时候代表着掩饰,但同样让真相蒙上一层纱。
阮静媛目瞪口呆。
“可王室和官方绝不会这样草率相信的。”
“毕竟象镇国是大王子,是未来象王人选之一。”
“他这样死了,不管是不是象大鹏杀的,最终都会调查清楚的。”
阮静媛提醒着叶凡:“纸包不住火的!”
事关大王子死亡,案子肯定会往深处调查,很难瞒不住。
“我当然知道真相迟早会找到!”
叶凡大笑一声,毫不在意:“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象镇国死了,本来就无法周旋,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而且把水弄浑了,至少第一庄会吸引火力。”
“这点时间,说不定我就能想到法子化解潜在危机呢。”
说到这里,叶凡望向了不远处,只见车队滚滚而来,天上也有直升机轰鸣。
毫无疑问,护卫营包围了过来。
“护卫营来了,营长是象问天,是象镇国交好的堂弟,也是他的死忠!”
“他围住我们,看到大王子横死,很大概率会围杀我们。”
“叶凡,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从象河撤离。”
“反正你已经做了足够多的安排,暂时避一避锋锐免得阴沟里翻船。”
阮静媛再度劝告叶凡:“毕竟象问天手里有枪有炮,一旦失去理智就很可怕。”
她还是希望叶凡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走!也不能走!要走,我早就走了,还留到现在干什么?”
叶凡毫不犹豫摇头:“留下来面对,我们有八分清白。”
“一走,我们就是做贼心虚,所有布置也都没有意义。”
“我无所谓被他们追杀。”
“但不能让他们判定是你开枪打死了象镇国。”
“毕竟象镇国心脏上的子弹,跟你这把枪一模一样。”
“这枪不见光,就是象大鹏杀人后毁掉了枪械。”
“这枪如果见光,那就坐实你是开枪的人了。”
叶凡把阮静媛塞给自己的短枪揣入口袋。
他斩钉截铁一副为了阮静媛的态势:“为了你的安全,我不会走的!”
说完之后,叶凡就向撞开大门的护卫营车队冲过去喊道:“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象大鹏杀了大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