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jaow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孤島諜戰 起點-第七百五十九章 偶遇相伴-4npns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青木武重白天对胡孝民印象不错,不仅是因为胡孝民能讲一口流利的日语,更是因为胡孝民拍的马屁,总能击中他的心灵。
青木武重是一个高傲自大的人,一般的中国人他都不放在眼里。就算是为了保护他,也一定待见。
比如说钱民新,他就不太喜欢。特工总部虹口区的工作,就从来没放在眼里过。
晚上与胡孝民在丰阳馆新馆遇到后,青木武重又发现了胡孝民一个优点:大方。
丰阳馆新馆是虹口区的一流的交际场所,除了可以吃饭、住宿外,还有舞池、赌场和一家小的电影院。这里的消费很高,一般人根本消费不起,这也无形中排除了很多人。
而青木武重碰到胡孝民后,他在丰阳馆新馆的所有消费,全部由胡孝民买单。甚至,胡孝民还到丰阳馆新馆开了个户,存了五百日元。以后只要青木武重报他的名字,账单都算到胡孝民头上。
青木武重一曲跳罢,走回座位,拿起酒杯与胡孝民碰了一下,微笑着说:“胡处长,感谢你的款待,今天玩得很高兴。”
胡孝民坐在椅子上欠了欠身,谦逊地说:“青木君高兴,是我最大的荣幸。”
青木武重笑了笑:“你很会讲话,如果我们接触的时间长了,一定会成为朋友。”
胡孝民站了起来,朝青木武重鞠了一躬,诚恳地说:“能与青木君成为朋友,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与青木武重成为朋友还敌人,青木武重是活着还是死去,他其实都还不知道。一旦青木武重拒绝他的提议,或许几天之后,青木武重就会死于军统的暗杀。
青木武重也不是傻子,他能得到海军的重用,智商还是在线的:“我知道中国人做事都有目的性,你来找我,不仅仅是为了保护我吧?”
胡孝民坐下后,给青木武重一边倒着酒一边说道:“我听说海军正在开辟一条新的航线?”
青木武重一听,马上知道了胡孝民的来意:“那是德国人的生意,你们插不上手。”
胡孝民很聪明,为了接近自己,找了一个令自己无法拒绝的理由。
胡孝民拿出一个信封,里面装着一千日元,推到了青木武重面前:“我有一个德国朋友,手里正好有两条轮船,他的生意不太好,想找一条新的航线。”
青木武重拿起信封,看了看里面的钱后,将信封收进了口袋:“这件事也不是我说了算的,我就是一个经办人,需要福本将军点头才行。”
不管事情能不能办成,这笔钱他是没打算吐出来了。
胡孝民轻声说道:“福本将军点不点头,还不是青木君说了算?如果我的朋友那两条船能加入这个到张家港和护漕港的航线,每个月都会有这样的一个信封送给青木君。”
青木武重眼睛亮了,黝黑的脸上泛着光:“每个月都有?”
胡孝民微笑着说:“每个月一号准时送到。”
青木武重点了点对:“明天我向福本将军报告,五条船确实少了点。”
他就喜欢长期得利,只要搞定了这两条船,以后就有了长期饭票啊。刚才信封里的钱虽没数,可粗略看一眼,就知道应该在一千日元左右。
想想每个月都能额外拿到一千日元,他就莫名激动起来。
胡孝民说道:“如果福本将军答应,他那份也是不会少的。至于其他还有什么规矩,我那朋友也都会遵守。”
开辟到张家港和护漕港的航线,最重要的是给日本海军“创收”。他们是眼红陆军在沪宁铁路能随意敲诈,以后开辟了航线,海军对坐船的人和货主,也可以随意伸手。
胡孝民高兴地说:“我等着青木君的好消息。”
青木武重是负责开辟航线的经办人,他如果要多弄两条船,福本没理由反对的。胡孝民回去后,觉得这件事应该差不多成了。
到家前,他用公共电话给耿生炳打了个电话:“阿炳,你的事情很难办啊,今天晚上跟青木武重见了面,费尽口舌,还塞了个大红包,人家才答应去试试。”
耿生炳在电话那边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真的?我就说嘛,有胡处长出马,哪有什么事办不好的?”
胡孝民说道:“办不办得好,还得看福本将军的意思。你准备点经费,我今天出大血了。”
打电话给耿生炳,还是在外面打电话,除了想让耿生炳赶紧送钱来外,也不想让顾慧英知道。
张家港和护漕港,都是什么地方?已经在根据地边缘,从上海运过去的人和货,像布匹、颜料、煤油、西药之类的货物,最后都会流入根据地。
这一点,日本人知道。可他们还是愿意大开方便之门,因为就算没有海上这条线,通过陆地,以及其他航线,中共根据地一样能有这样的货物流入。
与其让陆军赚得盆满钵满,不如自己与分一杯羹。
但这件事,胡孝民不想让顾慧英知道。否则,她怕是又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与中共又有什么关系。
上午,胡孝民在九风茶楼,见到了一脸兴奋的耿生炳。
耿生炳进来后,朝胡孝民欠了欠身,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胡处长辛苦了。”
胡孝民没好气地说:“要不是为了你的那点破事,我才不想去虹口区。”
这样的笑容,胡孝民也经常会有,特别是面对日本人时,更是经常性的标志。
耿生炳赶紧拿出一个锦盒,双手递给胡孝民:“知道知道。”
胡孝民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两根金条,另外还有一沓美元。
胡孝民把锦盒盖上,淡淡地说:“阿炳,你这魄力还是不足啊。”
现在一千美元,可以换四至五千日元,再加上两根金条,总的来说,胡孝民还是赚了。
耿生炳小心翼翼地说:“请胡处长指教。”
胡孝民说道:“昨天晚上,我在丰阳馆新馆花了五千日元,另外,还送给青木武重一千日元。”
他其实只存了五百日元,到耿生炳这里,马上就乘以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