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day精品都市小說 末日之最終戰爭討論-第六百五十三章 剛剛開始看書-wyvui

末日之最終戰爭
小說推薦末日之最終戰爭
高远被送进了医疗仓。
虽然看起来很可怕,但高远受过比现在更重的伤,而且那时候连医疗仓都没有,高远是自己挺过来的。
所以高远这次依然不会有事,公羊不会为他特别担心,但耐特就不一样了。
耐特可从未见过有人伤成了这样还能活下去,他不知道高远的重要性,也不知道自己干了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我们多久没见了?”
正在耐特依然为之震惊的时候,公羊终于有时间和他说说话了。
耐特指着几台动不了的机甲道:“那是什么?”
“你怎么突然就出现了?还来得这么及时?”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东西是什么,那个又是什么?你们到底在做什么,这么多的怪物……”
公羊不得不把有些失态的耐特肩膀扳了过来,然后他对着耐特大声道:“嗨,嗨,伙计,我跟你说话呢。”
耐特将高远的手打落,然后他极度暴躁的道:“先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
公羊想了想,道:“唔,我从未觉得你像今天这么可爱过,虽然你救我我救你这种事很平常,但你真的帮我大忙了,你保住了人类的希望,是的,这件事的意义就是这么重大。”
耐特急道:“什么是人类的希望?这些又是什么!你们不是在攻打吉不提吗现在打的怎么样了……”
“吉不提我们已经打下来了,这台……。”
公羊指向了已经被十几辆坦克拖住的59改,他犹豫了一下,道:“这是能源车,能够用可控核聚变发电,嗯,就是发电,其实不是电,但你可以理解成电,电力驱动这些机甲,机甲用来作战。”
耐特一脸骇然,他看着周围道:“竟然是这样,使用了什么武器?威力有多大?有多少这样的武器?这是神州的秘密武器吗?”
公羊觉得没办法和耐特解释太多了,主要是现在的情况,也不允许他对着耐特仔细解释。
“听着,闭嘴,听我说,大蛇人的母舰即将降临在这里,明白吗?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些统统带走,你带来了多少人?这些坦克部队是怎么回事!”
耐特吸了口气,然后他收了收神,道:“唔,我带来了四十四辆坦克,三十四辆装甲车,一共七十四辆卡车,没有步兵,我知道你要在吉不提发起总攻,我觉得你要倒霉,按照我对你的了解,你这家伙会被包围的,只能靠我来解救你。”
“呃,我很想说你想多了,我的计划很成功,我们成功拿下了吉不提,俘虏了清洁工,抓了清洁工长老会的主要成员。”
耐特沉默了片刻,然后他点头道:“恭喜你,你获得了难以置信的胜利,但是现在这算怎么回事呢?你的敌人是清洁工,可现在却变成了外星人的怪物。”
公羊摊了摊手,然后他万般无奈的道:“好了,伙计,不要问那么多问题了,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
“唔,你看到那座山一样的虫子了吗还有,大蛇人的母舰会在……四个半小时后到达这里,现在,我们头上还有很多飞船,你都没有抬头看过吗,最关键的是……”
公羊突然停了下来,他看了看四周,然后他很无奈的道:“看看我们所处的环境,到处都是怪物的尸体,而这些尸体都带着病毒的,我们不知道经空气传播的病毒有多强的传染性,但我们很可能已经感染了病毒,再过上几个小时,或许是几天,我们就会变成丧尸。”
耐特沉默不语,公羊笑道:“所以你现在为什么还有那么强烈的好奇心呢,这些很快就和我们都无关了,难道重要的不是该尽快把这辆能源车转移吗。”
耐特摘下了军帽,伸手把头发捋了捋,然后他把帽子带回了头上,接下来开始整理领口。
“就是因为可能会变成丧尸,才更要知道发生了什么,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对吗。”
“当然,当然有意义,你看到了,这就是人类目前所掌握的最高科技,是神州送来的种子,伙计,我们已经过时了,他们才是未来。”
耐特已经完成了军容的整理,他对着高远很认真的道:“如果你出现了变成丧尸的症状,我会亲手开枪打死你,如果我在你之前出现了变成丧尸的症状,请务必开枪打死我,别等我成了丧尸之后再动手,你了解我的。”
公羊点了点头,道:“好的,我会在你变成丧尸之前就帮你解脱。”
为了改变目前的话题,公羊沉声道:“你的坦克哪里来的,伤亡怎么样?”
“坦克是清洁工留下的,我到了马拉卡尔,那时你们已经出发了,我本想轻装追上你,但是我认为既然你已经出动了全部的特战部队,再加上我们天使也没什么太大的意义,所以我征收了你们缴获清洁工的坦克,比你们晚出发了两天,却只比你们晚到十二个小时。”
“你说最后这些是想表达什么?”
耐特侧身看了看公羊,然后他一脸严肃的道:“天使才是最好的,你只是运气好。”
公羊为之气结,然后他呼了口气,道:“算了,我不跟你争,你想当最好的佣兵团就当去吧,我早就不是雇佣兵了。”
耐特沉默了。
在坦克发动机的轰鸣中,一共十一辆坦克,共同启动拖拽庞大的59改。
59改同样有履带,并不是一个大铁坨子,所以十一辆坦克还是比较轻松的拖着59改开始往前移动。
公羊长长的呼了口气,然后他微笑道:“我再说一次,你来的太及时了……”
耐特一脸平静的道:“继续护送,还是进入吉不提?”
公羊看了看耐特,然后他苦笑着道:“不,我觉得才刚刚开始,只不过主角不再是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