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648e笔下生花的小說 美食供應商 起點-第二千四百三十二章 好心熱推-m8ghz

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
经过刚刚四粉的洗礼,按理来说司金宁三个人应该心里有些准备了,但那也只是按理来说。
像是乌海每顿饭都要在厨神小店吃,但是每一顿饭不管是重复还是不重复的菜,吃多少次都觉得是新鲜感十足,更何况这还不是同一样点心。
四面点给孙吉他们的震撼也是杠杠的。
其实相对于刚刚四粉的造型精美异常,冷香扑鼻,四面点都是热的,冒着冉冉热气,即使是最平常的蟹粉小烧麦都是十分好看。
淡黄色的外皮,捏成了一朵花似的顶冠,微微泛着油渍的蟹粉,小烧麦一个个看起来十分好看,真的小,一个蒸笼里装了六个烧麦,最主要的是那个蒸笼也就是巴掌大小,因此可见其小了。
其中最吸引人的绝对要数两个酥点了,眉毛酥和水晶球酥,雪白的颜色和几近透明的颜色,给本来就很好看的两个酥点增添了几分丽色。
三个人唯一的进步大概就是呆照发,食物照吃了,不用小马等急了来提醒了。
动作整齐划一朝着自己看中的点心伸出了筷子,大约是三个人行业不同,所以兴趣爱好那些都不一样,因此看中的点心也是不同的,跟刚才的粉点一样,也是更便宜了小马更好的隐藏自己。
四面和四粉,一般是上给船筵的客人吃茶欣赏景色时用的,十分精致好看,因为不光是风景是景,就是这些漂亮的点心也是景,可谓是两相结合了。
而且自古虽然不是所有的苏帮菜都是来源于船菜,但是确实大部分船菜最后都演变成了苏帮菜,很多船菜几乎都耳熟能详,当然也有很多听都没听过的。
而且为了迎合美丽的景色,很多菜肴的名字极富诗情画意,光是看个名字根本不知道这个菜是个什么菜,比如什么翠堤春晓,满天星斗,玉楼夜照等等。
这猛不丁一看就像是什么形容风景或者其他的佳词,压根就跟菜品扯不上关系,但是这又确确实实是菜的名字。
也有一眼就可以看出食材的一些菜,比如母油鸭船,火蒙鞭笋,蜜汁火方等等菜品,名字也算是雅致,也能够大概看出食材,不至于一眼看过去,两眼懵逼。
当然这个也就是司金宁了,孙吉和褚建华也是有点懵的,主要是一个喜欢川菜一个喜欢湘菜,对于其他的菜系那是真的没什么研究,能够说出几道名菜都是赚的,还指望有所了解,那简直是扯淡。
正菜第一道菜上来的时候,冷不丁的都有点懵。
先上来的自然是冷菜,花报瑶台,名字诗意,就是司金宁都没有吃过,但是看到菜就知道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了。
明明不是热菜,但是袅袅升起的白雾还是给人一种瑶池仙境的感觉,一朵朵洁白的花朵散落在一层黑褐色的底层上,黑白分明更加显得明丽多姿。
加上周围一圈的绿色,几种颜色混合在一起,虽然看起来泾渭分明,但是就是和谐得很。
很有种菜如其名的感觉。
司金宁第一个拿起筷子夹了一朵漂亮的小花塞进嘴里,一股极致的鲜味立刻在舌尖炸开。
是银鱼的味道,这些小花都是用银鱼做的,本来鱼如果冷吃的话,难免会有些腥气的感觉,这是鱼类独有的气息。
但是司金宁吃起来一点也没有这样的感觉,相反除了鲜甜的滋味,就只有一点点淡淡的茉莉香气,既符合名字又带出了极致的鲜美,让人欲罢不能。
细腻弥滑,清香怡人,就像是将一朵朵茉莉吃进了嘴里一般,鲜花的滋味在嘴里绽放,滋味绝美。
司金宁根本停不下手来,当然即使这样他也没有吃到多少,毕竟就上来了一盘菜,然后有四个人一起抢,哪里会吃到多少。
四个人?
等等,为什么有四个人,司金宁立刻醒过神来看向那边表情无辜的小马。
“嘿嘿嘿,第二次见面了,菜什么的大家一起吃热闹。”小马皮厚几乎刀枪不入。
即使被三双灼灼的眼睛盯着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不过为了避免发生不必要的纠葛,他还是进一步解释了一下。
“我点的菜一会都可以吃。”小马道。
小马这么好心改变了一开始的计划一方面是他没想到对面三个人真的这么菜,现在才发现他一直在抢菜吃,激起了他为数不多的怜悯心,二一个是司金宁他们的菜是真的多,他又点了两个大菜,怕吃不完上黑名单,那就得不偿失了。
司金宁他们动作慢,小马抢菜得到的量比起他预估的要多太多了,自然就会出现问题。
刚刚开始的时候,为了发挥出自己的实力以及保护己方菜肴,小马点的一个是炖生敲,一个是冰糖肘子,都是需要时间的功夫菜,上菜的时间比起平常要迟一些。
到了现在小马的菜还没有上就是他计算过后的结果,不过这时候出现了一点误差,所以小马很好说话。
司金宁和孙吉他们面面相觑,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加上小马的确也聊过几句,当然这是司金宁跟他聊过,其他两位也是第一次见,年纪看起来比孙吉都还要年轻不少,他们作为年长的,确实不太好计较。
最重要的是司金宁他们没觉得自己少吃了多少,对于自己吃菜的速度那是迷之自信,既然损失不,几位都是大师,自然不能小气。
当然下一道菜上来的及时也是一个原因,美味上来了谁还耐烦理论之前的事情,把握当下,多吃两口才是最重要的。
四个人达成共识动作齐齐地伸出筷子就是一顿抢。
船筵出了名的味纯不杂,汤清不寡,汁蜜不腻,肉烂脱骨而不失其形,滑嫩爽口而不失其本味,因此司金宁他们每一道菜上来虽然都只能一人吃上两筷子,但是刚刚吃完,几乎下一道菜就上来了。
一道道盛宴一个接着一个的上来,几乎嘴里残留的味道还没有消散的时候,新的美味又再次席卷而来,一浪接着一浪,美食的海浪没有停歇的时候,几个人简直是应接不暇。
等到能够再次稍微歇一歇的时候,已经到了最后一道热菜的时候,经过几十道菜的洗礼,司金宁他们已经学会了淡定了。
当然经过几十道菜的较量,加上冰糖肘子的缓和小马和司金宁他们已经达成了一种平衡的状态。
那就是各凭本事,谁吃的多,谁吃得少,不是哪个人说了算,而是各自的动作说了算,谁的动作快,那就吃得多,动作慢就吃得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