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jlx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踏星 起點-第兩千零兩百九十一章 降臨神武天讀書-308hz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这个时候去神武天,等待陆隐的就是一场死战,但他没办法,必须救人,任由那些人被折磨两个月惨死,这是陆隐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他应该离开,返回第五大陆,这个时候留在树之星空已经没有意义,他应该借助辰祖力量修炼,唯有回到第五大陆,他才有与树之星空对话的底气,但那又怎么样?牺牲了一批人,再牺牲一批人,即便最终他报了仇,诛灭四方天平,杀死白仙儿,又能怎么样,那些人还会复活吗?
这么做很天真,无异于自杀,但陆隐不后悔。
他借助雾祖的力量疯狂赶往神武天,去弥补犯下的错误,他小看了白仙儿,至今为止,他都不知道白仙儿有什么手段。
雾祖没有劝阻,有些事值得去拼,正如当初夏殇的选择。
遥远之外,神武天也发生了大乱,乌尧嘴角含血,脚踩巨大的半月圆环对抗夏子恒那个由无数刀锋组成的鸟笼,这是内世界与内世界的对抗。
“乌尧,放弃抵抗,这是寒仙宗的错,我们会让寒仙宗给个说法”,夏子恒厉喝。
乌尧大吼,“一切都是你神武天搞出来的,玉昊是你们的人,龙柯也是被你们放在云林塔”。
“笑话,寒仙宗云林塔收藏机密要物,更有你乌尧亲自镇守,谁能在你眼皮底下把龙柯带进去”,夏子恒反驳,无数刀锋斩向乌尧脚底的半月圆环。
整片虚空在晃动,这是半祖与半祖的对抗,即便夏邢那些星使都只能远远避开,不敢沾染丝毫。
夏神飞在远处始终盯着刘少歌,假的,这个人不是三次源劫修为,不是那个玉昊,他也是假的,“父亲,那个人也是假的,玉昊跑了”。
夏邢疑惑,“什么玉昊跑了?那个人就是假冒玉昊,真正的玉昊早就死了”。
夏神飞急道,“不对,假冒玉昊的另有其人,七长老,抓住他”。
夏神飞身后走出一位老者,朝着刘少歌抓去。
忽然的,一个巨人屹立天地,带着圣洁的光芒照亮了神武天,令狱蛟都睁眼看去,带着好奇。
看到巨人,食神脸色大变,“畜生”。
巨人正是羽公子,这个巨人也是他的内世界显化。
明明充满了圣洁,然而如果看另一面,看到的,是恶心的狰狞,是怨,这就是羽公子,拥有双重矛盾人格的存在,正因为觉醒了怨这一面,才做出当初那件事,让食神至今走不出阴影。
羽公子就是巨人,巨人就是羽公子,而巨人,同样也是内世界。
眼看着乌尧与夏子恒内世界碰撞,羽公子出手了,对着乌尧就是一拳,“将族长放出来”。
乌尧措不及防被巨人一拳击中,半月环差点蹦碎,他吐出口血,“我说过是神武天做的”。
柴半祖叹息,“龙柯此刻就在云林塔,我王家的人也证实了,还有什么可狡辩的,乌尧,束手就擒,你是半祖,不应该这么死”。
乌尧怒极,到底是不是宗门做的他也搞不清了,按理说应该不是,但他脑中忽然浮现一道倩影,是她吗?如果是,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如果不是,谁又有通天之力将龙柯仍在云林塔?
这时,云通石震动,乌尧看去,急忙接通,是白仙儿。
这时,羽公子又一拳落下,狠狠砸向乌尧,而夏子恒的刀锋鸟笼陡然收缩,压向乌尧。
柴半祖也出手了,他想速战速决,相比白龙族对龙柯的态度,王正在王家可重要多了,他是纯正的王凡后人,真正的族长,必须救回来。
乌尧听到了白仙儿的话,面色一喜,抬头,“住手,我知道是谁了,是”,他话没说完,三股攻击降临,将半月环直接粉碎,乌尧骇然,抬手取出一朵云彩笼罩周身。
一刹那,三位半祖的攻击逐渐消泯,而狱蛟目光落在了乌尧头顶那朵云彩上,那是,祖的力量。

尽管借助云彩挡住了三位半祖攻击,但乌尧本身还是受了重伤,他半膝跪地,抬头,面色惨白,“陆小玄,是陆小玄”。
夏子恒三人停手,“你说什么?”。
乌尧运转枯字秘,令身体恢复,眼中带着滔天怒意,“是陆小玄,陆小玄来了,是他出手抓了龙柯他们,是他冒充玉昊将龙柯囚禁在云林塔,一切都是他做的”。
众人下意识看向刘少歌。
刘少歌眼前,那个神武天七长老已经到来,“小辈,跟老夫走”。
刘少歌没有反抗,这个时候反抗毫无意义,他只是蝼蚁,任他有通天计谋,此刻也不过是蝼蚁而已。
就在这时,陆隐借助雾祖的力量到达,他没有掩饰,在接近神武天的时候就听到了乌尧的嘶喊,他,暴露了,那就没必要再做多余的事。
轰的一声炸响,陆隐恢复原本容貌,撕裂虚空,降临神武天,“听说,你们在找我?”。
雾祖声音随之传出,“居然暴露,那丫头比我想象的厉害,我以为能困住她更久”。
陆隐已经没心思理会这些,事实已经发生,那就,战吧!他渴望这一战也很久了,就看这树之星空,能不能挡住他回家的路。
所有人齐齐望向远方,看到了陆隐脚踏虚空走出,整个神武天寂静无声。
这一刻,即便食神这个存活久远的半祖都不敢置信,陆小玄,就是玉昊?他怎么做到的?
没人相信看到的一幕,听到的一幕,玉昊就是陆小玄,陆小玄就是玉昊,怎么可能?他凭什么骗过众多半祖?
夏邢脸色难看,糟了,陆小玄暴露,接下来必然会被抓住,他怎么才能得到辰祖血液?麻烦了。
夏神飞呆呆望着屹立虚空的陆隐,第二次,他第二次看到了这个人,上一次在主宰界,此人几乎凭一己之力镇压他们四少祖,以一种无可匹敌的霸气碾压一切,而今,他又回来了。
夏神飞目光炙热,扔掉酒葫芦,这次,看他能有多大的能耐,他们的差距不应该那么大。
一人,吸引了整个神武天,这就是陆隐,这,就是树之星空眼中的陆小玄。
相同的一幕在数十年后再次出现,当初陆隐在龙山暴露,遭遇追杀,而这次,他是为了救人。
短暂的沉寂后,陆隐目光忽然看向那些被处决的人,场域蔓延虚空,横掠而去,身形消失,游走虚空。
远方,忆贤书院那边,唐先生大惊,场域空神之境?
此次陆隐施展空神之境场域无法瞒过众人,他太明显了。
这股场域之力掠过神武天对那批人处决的修炼者身上,将数十名修炼者直接震杀。
而距离最近的,是神武天那位七长老。
七长老顾不得抓刘少歌,眼看陆隐出现,神武罡气沸腾,一跃而起,对着他就是一刀,“陆家余孽,死”。
陆隐抬眼,动都没用,虚空被剥离,穿透七长老,七长老依然斩向陆隐,但却已人首分离。
这一幕是恐怖的,至少吓住了周边一众神武天修炼者。
夏子恒怒极而出,“陆小玄,你找死”。
同一时间,羽公子,柴半祖齐齐出手,神武天内,一道道气息冲出,大地在扭曲,一条条锁链自下而上冲天而起,捆绑向陆隐。
神武天有原宝阵法,陆隐不敢小看。
“前辈,拜托了”,陆隐低喝。
雾祖叹息,“没想到现身后第一场大战,竟然是对夏家”,说着,看着三位半祖冲来,看着地底扬起的锁链,周身雾气如同有灵性一般伸展而出,将神武天原宝阵法显化的锁链遏制。
一股玄而又玄,无法形容的恐怖气息横扫整个神武天。
夏子恒几人陡然停住,骇然望向雾祖,“祖,祖境的力量?”。
“不可能,陆小玄身边怎么会有祖境强者?”。
远方,食神上前一步盯着雾祖,明明是绝美的女子,却给他一种无可侵犯之感,这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这是祖境的力量,而那个女人?
雾祖缓缓开口,“就算夏神机在这也拦不住我,小家伙们,退下吧”。
夏子恒几人惊悚的盯着雾祖,直呼神机老祖名讳,“前辈是何人?”。
雾祖平静,“退下”。
身后,陆隐走到被鲜血染红的石柱下,看清了被处决之人面容,那个人露出哀求,“我,我不想死,不想死,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陆隐脸色一变,连忙走到下一个石柱下,然后一个个看去,不对,不是红花园内的那些人,白仙儿骗了他。
“不管如何,陆家余孽决不能活着离开神武天”,夏子恒回头看向夏邢,“宗主”。
夏邢深呼吸口气,陆小玄,别怪我了,现在不出手,我就没有以后,想着,他抬头看向狱蛟,“少一次”。
仅仅三个字,神武天之上,发光的狱蛟目光睁大,随后,动了,仰天嘶吼,一股恐怖到令人头皮发麻的气息震荡天穹,直冲天际,朝着顶上界肆无忌惮释放,令母树都仿佛震动。
神武天内,无数人捂住耳朵蹲下,承受着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