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5v2t有口皆碑的小說 司掌天地討論-第一百一十七章 兵煞壓陣推薦-pifwm

司掌天地
小說推薦司掌天地
战斗从一开始就很艰辛,之前的石像怪就算了,皮糙肉厚自带高温灼烧,变成兵马俑后,自身幽蓝色火焰还自带灼烧灵魂效果的,考生们打的很艰难,老学员不得不派出大部分人支援,这些考生死伤过大,不管是学院还是他们自己都无法对诸天万界各方势力交待。
神魔的中途杀入让众多学员意外,知道这一切的胖子内心狂呼不已,真的出现了,真·大腿!
很有默契的,学院高阶顶峰战力,成长巅峰神魔齐齐登上无名山,此次任务的不寻常让他们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没有人是傻子,或许未来神魔生灵间的争斗不回会再是主旋律。
双方各自登山,山巅之上才遇见,而恶魔塑像之上,黑袍客面容依旧笼罩在一层淡淡迷雾之中,神秘莫测,感应到两方学员登场并没有引起他多大注意力。
在场的都是老熟人了,各自拉开距离后直接开打,一时间元力汹涌,地水火风刀枪剑戟四溢,一只只遮天大掌凭空而落,当真是浪涛汹涌气自横,百里山巅尽踏平,轰鸣声就没停过。
一如云惊估计那般,全神贯注吸纳地气残魂的黑袍客已经不能乱动,牵引自身精力太多的情况下面对来势汹汹的众人,仅凭遮天大掌已经难以抵挡,一人挡不下一掌,那么两人,三人呢!
魔像之前百丈为禁区,不管是云惊还是风久之前都未曾踏足,当有人第一次踏足之时天地顿时大变,平衡被打破,生命的气息与这死寂地气汇聚不亚于天雷勾地火一般,黑袍客所进行的事不得不暂告一段落,第一次,他转身了。
身上淡淡的烟雾散去了,露出一张平静而了无生气的脸,虽然看着挺英武的,但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一双眼睛全黑没有一丝白,看去要多惊悚就有多惊悚。
衣袖一甩,扫飞云惊的千军万马再现,那波气势无人可挡,凡是挡在其面前之人无不被掀飞,且随着越来越多人被掀飞,那些幻化而出的千军万马居然士气越发高涨。
“往两边撤,不可后退不可挡其锋芒,这是一个军团强者!”海云天高呼,此招他见过。
诸天万界修炼之路无数,每一重天都有其特点,无忧天最有名的就是军团以及这一脉的军团强者,现在黑袍客所用之招有着很多无忧天的影子,或者说,无忧天从灭域得到了很多东西。
“侵略者!”一直以来不曾说话的黑袍客居然开口了,在海云天开口示警之后开口了,哪怕已经死了,但语气中的恨怎么都掩藏不住,不再是挥袖,而是直指海云天一行无忧天所在位置,“杀!”
顿时山脚之下无数幽蓝煞气冲天而起,随着他的指挥化为队队兵煞朝海云天他们杀去,这些兵煞此时不要太过凶悍了。
避无可避唯有一战,无忧天学员在学院内真不少,哪怕有部分在山下组织考生对敌,此时海云天身边依旧有近五十人,是此时山巅总人数的十分之一。
五十人队列成组的瞬间,一股彪悍铁血煞气冲天,哪怕万千兵煞汹涌而来他们依旧无惧,正面刚就是了!
其他人当然不是吃干饭的,眼见黑袍客大动肝火盯着海云天他们不放,其他人顺势直扑黑袍客本身,这可比什么救援都来的实在,前提是众人能完成这一目标。
说来有趣,两所学院加起来超过五百堪比侯级巅峰的学员,愣是无法突破一个人所组成的防线,何为军团强者,散可控万军,聚可力战强敌,一人就是千军万马,方圆之内皆在其掌控。
“大悲罗掌!”一声默念,空气中的兵煞戾气随之运转,漫天掌印铺天盖地涌来,这就是他能无声无息间发动攻击的原因,原理很简单,但就是没人会。
气系一脉定义很广,很明显生灵和神魔以及灭域走的路子都不一样,黑袍客所驱使的气明显有别于在场所有人,这种气也明显不是众人日常吐纳的那种元气,真要归类的话,这是凶戾煞气,是阴冷邪气是会侵蚀修者自身的,而黑袍客的驱使让这些缺点全数变成了优势。
“不修体魄不练元气只修神识,我知道他们了,他们是兵界!”海云天一边组织众人抵挡兵煞冲击一边喊道,说灭域他不清楚,但是说兵界,他熟啊!
生灵和神魔所在的这方世界每天都在扩展,这点所有人都知道,但是只有大界级势力的传人才知道,除了世界自然扩展之外,还有人为的探索扩张,而在这过程中难免的开启了通往异界的路,而大部分的异界就像一个个小世界,潜力有限物资匮乏没什么价值,但总有那么几个属于大魔王级别异界被打通,最后虽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大部分被封闭了,可资料却留存了下来,不巧,海云天就看过一些。
“快干扰他的心神,不能让他聚拢兵煞形成压阵!”海云天再次示警。
可惜海云天的示警晚了,或者说他的示警简直就是在给黑袍客提醒,毕竟是残魂,有些东西一时想不起来,但下意识的本能让这位明白了自己该干嘛,对付这些个体很强的家伙该怎么做。
海云天说对方是心神一系修者,那么,什么会比心神一动间还快呢?
答案是:没有!
兵煞汇聚煞气凝聚,几乎在云惊暗呼不妙的同时天地间顿时形成了一堵由煞气所凝聚而成的囚笼,说囚笼也不合适,更像是一张帷幕笼罩整个天地,然后天地间所有元气尽数被压制,连修者体内元力也被凝固,用古奥法系的说法,这就是禁魔领域。
一瞬间所有以气系为主攻击手段的众人纷纷和外界切断了联系,不管是出招还是准备出招,一个个憋的满脸通红,有些直接喷血。
一瞬间,所有人被打落凡尘,不再是可以纵横四方的修者,而只是一群身体素质还行的普通生灵,而让人绝望的是,黑袍客根本没有影响,心神一动煞气凝聚,一道道模糊的兵煞虚影浮现。
“咦,魂缈妹子你咋滴了,怎么掉下来,岔气了?”战场一边,好汉接住了掉落的魂缈关心道。
“你没事?”魂缈是魂修,但也能驱动天地元气做些事,而刚刚好汉接住她时好像一蹦三丈高来着。
“俺有啥事,健康着呢!”好汉一脸懵,难道哥已经看起来像病入膏肓了么?
“压阵只针对气修,对体修无碍!”魂缈试了下,四周煞气浓烈,此时释放魂力无异于引火自焚,压阵压的是器修和魂修。
经魂缈这么一说,百兽血脉众生,几个走体质路线的神魔,除了有点不舒服外还真没啥特别的感觉,云惊不由跳了跳,不错,自己的体质还算可以,师雅的器械锻炼还是有效果的,钱没白交。
“啧啧啧,想不到,我也会有成为希望的一天!”相里正豪迈走出,这个混在器修中的体修正一脸的得意的对鸮鄂笑。
“哎哟,你这家伙气血居然不弱!”相里正看到云惊,没了气息干扰,云惊的气血弥漫出乎他意料的好。
“还行,多吃多运动才健康!”云惊紧了紧手中刀,砍人还行。
“这战不好打了!”苍敖走了过来对着云惊努努嘴,在那边,敖观海身后还跟着几十个人,妖族本身体魄就强大异常,龙族更是诸天万界中肉身天赋前三,但数量太少。
以气为主的众人和神魔纷纷后撤,把战场留给了好汉这些体修,压阵其实作用是相互的,黑袍客依旧能聚拢煞气,但是没了元气,他的很多战技也用不出来了,这本身就是针对同级甚至高一级对手准备的,只能说两所学院人太多了。
虽然无法使用大杀伤力战技却并不是说他就无计可施了,相反,在灭域,这样的情况不少,早已形成各种应对手段,心神一动,骚操作再现,恶魔像脚下顿时形成无数个气旋,不多不少正好对应此时还能打的众人数量。
乱石翻飞,一块块碎片从恶魔塑像身上剥离重组,然后一座座大大小小身披铠甲的石像怪出现在众人眼前,战斗也进入了最为原始的贴身白刃战,没有源源不绝的元气,有没有出手间绚烂而多姿的光影效果,有的仅仅是惨烈的近身搏杀。
砰!
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后,云惊应声而退,紧握长刀的双手不由一阵酥麻,眼前石像怪力量,速度以及防御绝对的高阶水准,那边,和好汉抡拳对砸的那个,硬生生砸的好汉狂退不止。
相里正,苍敖,敖观海,熊绍,骨蛮,狂涛等等正面硬刚尽皆不敌。
“卧草,够猛!”看到另一边云惊不由惊呼,厌血不是气修么,那漫天血色剑影啥回事,这一是根本没受压阵影响啊!
不只是厌血,神魔一方百兽众生的体魄大都强于石像怪,他们在一路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