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1vs玄幻小說 天降鬼才 起點-第1791章 欲行夜襲分享-g3qa3

天降鬼才
小說推薦天降鬼才
有竞争才会有成长,魑魅军和炎姬军的战斗,就变成一个良性循环的飞轮,使两队人马的战力突破地表。
周兴云的立场,则会随着时代的变化,选择魑魅军与炎姬军。
在太平盛世,炎姬军无疑是周兴云手中的最强利刃,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只要周兴云做正确的事情,就能获得正道人士协助。
比如武林盟和江湖协会开战,彭长老、林恒、东郭文臣等人,都会向着周兴云。
但是,周兴云若生不逢时,进入一个道德沦丧,民不聊生,没有仁义道德的时代。
他该如何是好?
他能够在这样的乱世,率领炎姬军百战不败吗?
他还能做到零战损吗?他还能继续那两全其美的想法,鱼与熊掌兼得,在不牺牲一名同伴的情况下,纠正错误的世界吗?
周兴云办不到,炎姬军办不到,即便他们办到,也会出现重大伤亡。
为了避免失去无可取代的同伴,周兴云只有一个选择……魑魅军!
乱世之下必用重典,每一个魑魅军的成员,都能成为乱世中的霸主!
为了成就周兴云的霸业,与魑魅军联手,全员魑魅化的炎姬军,极端与偏激的行事作风,能助周兴云斩荆棘、破巨浪,毫发无损的登上魔王宝座,而后……恢复太平盛世。
盛世治国御炎姬,乱世称霸拥魑魅。
什么叫一脚踏两船?这才叫一脚踏两船!
别看娆月站在周兴云和天宫鸢中间,就以为小妖孽吃醋不开心,实际上,她心底笑歪了。
所以,不管天宫鸢站在第五层还是大气层,她娆月只会和周兴云站在同一层。
魑魅军是炎姬军的宿敌,她们会不会杀害炎姬军?
答案必然是,不会。
无论天宫鸢还是华芙朵,她们就算有那个心,也不敢忤逆周兴云。
华芙朵很清楚,她要是对维夙遥等女下手,无异于辜负了周兴云。
天宫鸢也清楚,她要是对武林盟的人下手,无异于伤害到周兴云。
当然,至关重要的一点,维夙遥一众人,都是真心为周兴云好。
华芙朵决不允许自己做出任何背叛周兴云的行为。杀害对周兴云好的人,就是对他的背叛。
天宫鸢是例外,因为天宫鸢对周兴云别有用心,所以华芙朵判断,自己杀了天宫鸢,不是背叛周兴云。
只是,周兴云不希望天宫鸢死,华芙朵才克制住冲动。
不过,天宫鸢若不识好歹,一意孤行,擅自改变周兴云的意志,华芙朵会在必要时刻,对天宫鸢痛下杀手。
必要时刻是什么时刻?就是周兴云为天宫鸢改变的那一刻。就是周兴云眼里,不再有‘华芙朵’的那一刻。
“对,我今天说的话确实有点多,很多不该表露的心声,都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在这个世上,能让我激动失言的人,怕是只有他了。”天宫鸢轻轻拍打着手中纸扇,面向周兴云说道:“孩子,让巡逻的人回来休息,做好明日出门迎击江湖协会的准备
。对方的人,不会来偷袭我们。”
“你见过裘志平和江南七少?”周兴云马上就意识到,天宫鸢似乎还瞒着他,做了一些预备工作。
“我不仅见到了他们,还向他们借了几件东西。”
“懂了。有劳圣女殿下费心。”周兴云算是明白天宫鸢的意思了。
天宫鸢告诉他,要警惕江湖协会玩阴的,派高手夜袭武林盟人员。然后,她又告诉周兴云,不用再担心江湖协会来偷袭,因为她已经为他安排好一切。
周兴云原本就有一个想法,让人把江南七少等人的衣物或饰品,带去给江南七贤瞅瞅,警告他们不要耍花样,否则……后果自负。
可惜,周兴云昨天还没来得及部署,就被华芙朵拽走了。
天宫鸢估计已经帮他安排好。
李小帆几个牲口也真是,明明交代过他们,不能让外人接触江南七少。他们还真见色眼开,不把天宫鸢当外人啊!
“不客气,我很乐意为周盟主效劳。今后你遇到麻烦,尽管来向我求助,多多来向我求助。”天宫鸢面露微笑的说着,看似人畜无害。
然而,周兴云观察入微,不禁发现天宫鸢白嫩十指,因用力而发白显红,她正非常使劲与肉紧的捏着手中纸扇,纸扇甚至有点不堪重负,发出‘吱吱’的悲鸣……
天宫鸢一定是很想走上前,紧紧握住周兴云的双手,无奈娆月像一堵墙,不偏不倚的挡在她和周兴云之间。
江湖协会大部队,慕容沧海率领一众武林好手,浩浩荡荡的赶着路。
昨晚慕容沧海召集一众高手,召开了一场秘密会议。
秘密会议的内容是,武林盟不仁不义,江湖协会不需要和他们讲规矩。
直白的说就是,既然武林盟伏击了我们,我们干脆就直接偷袭水仙阁,懒得跟武林盟浪费口舌。
毕竟,武林盟手中有人质,双方直接谈判很不划算,不如派出一众高手潜入仙岭谷,伏击武林盟,救出被困的人质。
正如天宫鸢预料,慕容沧海等人鬼点子多,以前不尽其用,是碍于正道门派的面子。
江湖协会自称武林正道的表率,怎能用下三滥手段去偷袭敌人?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武林盟先不讲规矩,伏击了江湖协会。
再则是,江南七少和裘志平等,一众江湖协会的年轻武者,都落入武林盟手中。
裘震西、江南七贤、以及许多武林门派的尊长,都非常担心自家后辈的安危。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为救出落入武林盟手中的同门,江湖协会也顾不上什么正道面子了。
于是乎,裘震西、华禹孟、江南七贤、袁海松、洛涛等江湖协会的荣光高手,打算凝聚力量,偷袭武林盟。
当然,彭长老、林恒等吃里扒外的家伙,则被慕容沧海排除在计划外。
具体方案步骤如下,今天下午裘震西便会偷偷地带队离开,以飞快的速度前往仙岭谷,探查清楚裘志平等人的关押处,然后潜伏在水仙阁师门附近。
等到了夜晚,慕容沧海留下几名心腹,让其和
彭长老等人,看守秦寿一众人质。
慕容沧海本人,则率领江湖协会的大部队,撇下秦寿等人质,全力奔走,夜袭水仙阁师门。
不和武林盟谈判,直接夜袭!
当江湖协会大部队攻上仙岭谷,武林盟的人肯定会惊慌失措,到那时候,潜伏在暗处的裘震西等人,即可趁虚而入,救出裘志平一众人马。
接下来,裘震西一众荣光高手,便率众突围,与慕容沧海带队的江湖协会大部队里应外合,一鼓作气攻下仙岭谷,打武林盟个措手不及。
昨晚商量对策的时候,裘震西等人均认为,他们这么做没问题。
武林盟早就和江湖协会杠上,不宣而战理所当然。确凿的说,他们之间早就互相宣战,夜袭仙岭谷实属应当。
正如周兴云曾经说的那样,彼此都撕破脸了,开战还要打声招呼,提醒对手做好准备?你说这是不是傻?
因此江湖协会的高层已决定,不跟武林盟废话,直接攻打仙岭谷,让武林盟的人猝不及防!
不过,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就在江湖协会的高层商定完毕,做好明晚夜袭仙岭谷的准备后……
翌日早晨启程赶路,一个狼狈不堪的身影,出现在慕容沧海眼前。
“停!”慕容沧海叫停队伍,并派人上前查看来者是谁。
不消片刻功夫,两名暮上阁弟子,便扶着一个灰头土脸的少年,回到慕容沧海身边。
“你是……林贤侄。”慕容沧海大为惊讶,原来出现在队伍前方,看似狼狈不堪的身影,竟是灵山派的真武侠客、林乔。
仅仅几天不见,一个好端端的俊公子,竟变成了满脸渣胡子的邋遢乞丐,要不是他那身灵山派制服,慕容沧海险些就认不出人来。
“乔儿!”灵山派的凡雨大师,耳闻本门弟子归来,立刻就赶上前查看。
数天前,江湖协会遭遇武林盟伏击,林乔被武林盟掳走,可把他急坏了。
此时看到本门弟子归来,尽管林乔的形象非常狼狈,可凡雨大师的内心,是喜大于忧,默默地松了口气。
凡雨大师迅速解下腰带上的水囊,林乔接过水囊后,就像离水的鱼儿重回水中,大口大口的咕噜咕噜狂饮。
“乔儿……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凡雨大师百思不解的询问,希望从林乔口中得知,他们被武林盟掳走后的遭遇。
只是,没等林乔开口,裘震西和江南七贤便围了过来……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其他人呢?”裘震西连忙发问,他现在最关心的事情,莫过于自家宝贝儿子的处境。
林乔一个人踉踉跄跄的逃回来,令他们感到很不安,深怕武林盟内部出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