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4q7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我能看到準確率 txt-720章 貼身之物讀書-ial1g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两人扬起锄头就开挖,在地面三米之下终于是挖到了那具祁红色的棺木。
由于之前【三足焚月炉】连续地轰砸,这棺木早就已经破烂了。
里面也有着浓郁的血肉刺鼻的味道——有一具尸体在里面果然是碎了,如肉酱一般。
“埋葬了这么多年也不死,难不成到了一定境界真的可以服气辟谷?”聂钊好奇地问道。
“所谓服气辟谷,是吞服天地灵气而养身,对身体而言还是治标不治本的。在神话小说当中,那些仙人不也是要吃东西的么?至少琼浆玉液,鲜果蟠桃还是不能少的。天地灵气虽然可以养身,但若长期这么下去,终究是营养不良,人会变得瘦弱不堪的皮包骨模样。他在这里面沉睡这么多年,想来身边应该带了不少灵石,要不然,地下可吞服不到灵气。”
陈靖这样说着,忍着恶心将棺木扒开,也果然于那些碎肉当中看到了一些灵石。
零零散散,得有五六颗。这对个人来说,已经算得上是巨款一笔了。
“归你了。”陈靖说。
被血肉污浊过的灵石,他可不感兴趣。
聂钊却是激动的,五六颗灵石到手,够他使用好几年的。
“这是什么?”在聂钊捡取灵石的时候,亦从那一片碎肉当中,拔出了一颗紫色的丸子来。
如石头,但又不是石头,里面灵气荟萃,似乎灵气比灵石还要浓郁。
“金丹?”陈靖终于是亮了一下眼睛,弄去水里洗干净后,再看之,果然,是一颗本命金丹。
金丹为紫色,这是初级金丹。也可以说是金丹初期。到银色,那就是中期,可称为金丹小成。
到金色,那就是后期,可称为金丹大成。
“果真是个金丹高手?”聂钊艰涩地咽了一口唾沫。金丹,对他而言,目前是可望不可及的。
“没错,这就是他的本命金丹,紫色代表是初期,可就算如此,他也算的上是整个人间界最拔尖的那一撮人了。”
“这金丹有什么用?”
“倒也没什么太大用处,如果用来当成武器,倒是有着不错的威力。”
人的金丹,就好比是那动物的内丹。
有人说能否将别人金丹据为己有,那样的话,能不能使自己直接跨入金丹期?
这种情况一般是不可能的。
因为金丹这东西,是属于个人之物。
这个人生前练的是什么功法,擅长的是什么路数,又是什么样的命格,这都具有唯一性。
若你想继承他的金丹,除非你的命格、功法什么的跟他一模一样,要不然是不可能相合的。
再者,就算勉强继承了金丹,还是会有很大的排斥性。最可怕的是,这东西只要是不属于你的,它就很不稳定,一旦它爆炸开来,绝对会拉着你同归于尽。
不过根据病鬼男的那五分之一的记忆,陈靖得知其实在远古的时候有一些魔族的生灵,懂得一些旁门之法。用那些旁门的法子,就可以完美占有别人的金丹。
不过这法子陈靖是没办法得知的,也不稀罕得知。他有雨晨姐和陆妍妍这双宝加持,修炼到金丹境界,也是早晚的事。
‘若只是把它当成武器,便可在生死攸关的时候,将之引爆。它一旦爆炸,便是相当于一个金丹期强者的自爆,至少可以炸死一个同等级的金丹强者。’
当然,这也要看用法,如果是一群金丹强者扎堆在一起,那么炸死一群也不是不可以。
收起金丹后,他和聂钊继续在那一堆肉酱当中寻找。
“你要找什么?”聂钊将下方翻了个遍,其实这个宫寿的身上,并没什么东西,很穷的样子,除了几颗灵石,别无他物。
“难不成随着他的死亡,而消失了?”陈靖皱了皱眉头。
在他的测算里,练过地煞七十二术的人,基本上不会消失的。就算是死了,也会有东西留下来的。
“找到了。”在一堆脑浆当中,陈靖终于是找到自己想找的东西了——一块黑色的碎片。
这玩意,跟他当初得到的【通幽术】、【隐形术】几乎一模一样,同样的玉牌,黑色。
但其实,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玉牌。
‘原来,这东西竟然是人的头骨。’
地煞七十二术,是逆天之术,同时也是诅咒之术。
练过的人,只要是练成了,那么这个术就会在你身上留下印记。
比如陈靖如今的莲花台上,就有着【隐形术】和【通幽术】的印记。
他之前动手的时候,用准确率算过,自己若是砸死宫寿,会不会就此损失掉【嫁梦术】,在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之后,他这才动的手。
‘谁想到原来是这样的一个结果,那照这么看来,以后我若死了,我的头骨也会留下三块黑色的骨牌,将分别是【隐形术】、【通幽术】、【嫁梦术】。’
将黑色的玉牌捏在手心,在摩挲了一阵之后,这玉牌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点点的白色粉末,
风一吹,粉末消散,而陈靖的记忆之海就此多了一份特殊能力——嫁梦!
‘这次过来,倒也不算是白走,居然意外得到了嫁梦术。’
回想在茅山的时候,那李灏琛对赤阳真人说的话,他说赤阳真人杀了宫正初,要小心宫寿的报复。
实际上宫寿的境界并不如赤阳真人,真要打,只怕完全不是对手。
但宫寿胜就胜在有嫁梦之术,他打不过赤阳真人,却可以利用嫁梦之术,让赤阳真人烦不胜烦。
而这,也正是李灏琛所谓的——摊上大事了。
‘倘若被宫寿一年365天不停的骚扰,只怕无论是谁,至少也要疯掉吧?’
“走吧。”
满意地笑了一下,陈靖和聂钊将坟墓这里稍微处理了一下之后,就开着直升机返回沪海。
“有意思,今晚,我便来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