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4had精彩言情小說 全職藝術家-第一百七十五章 有事燒紙鑒賞-u927e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
第二天晚上,林渊出发前往了齐洲。
分公司这边的人,基本也都回去了。
大家需要和家里人商量一下,毕竟有一部分人以后要留在星芒的总部工作。
而这件事,直接导致了分公司的人都无心工作。
林渊近期同样不会接手任何工作,因为系统的升级更新还没有结束,他连宝箱都没法开,更别说系统的定制功能了。
事实上。
不仅仅分公司,各行各业如今都无心工作。
大家现在正忙着挖人以及布局,只有等场面大概稳住了,更为激烈的市场竞争才会正式展开。
无事一身轻的感觉还不错。
林渊安静的享受起齐洲最后的校园生活。
而就在十二月即将过去的时候,林渊所在的班级里,竟然转来了一名新生!
这是很不科学的事情。
学期都快结束了,竟然还有人转学?
可偏偏就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而且当这个学生转到班级的时候,林渊发现对方竟然还是自己认识的人——
顾夕?
林渊隐隐记得,顾夕好像是乐器系的学生,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点转到齐艺?
而且来到了作曲系?
林渊多少是有些好奇的。
而相比起林渊的好奇,班级里的同学们却是兴奋的不行。
尤其是听老师介绍的时候:“顾夕同学是秦艺乐器系的学生,同时还是登上过顶级舞台的天才钢琴家,她并非交换生,只是对作曲感兴趣,所以才转入我们学校的……”
没有详细解释顾夕转学的方法,总有些人是可以走特殊渠道转学的。
老师只是把顾夕的成就提了一遍。
也没人会去刨根问底,大家只知道,班级里从此多了一位颜值极高的钢琴女神!
有些自问还算优秀的男生已经蠢蠢欲动了。
至于女生,她们甚至连嫉妒的心都生不出来。
当大家差距不是那么大的时候,嫉妒或许是不可避免的。
但面对顾夕这种传说级的学生,女生大概也只能羡慕了。
是以。
刚刚下课,不少男生就已经整理起仪容,准备上前搭讪了。
然而,大家还没开始行动,顾夕却是先一步行动了,她竟然直接走向了林渊。
这一刻,很多男生都心碎了。
女生们,却有些莫名的同仇敌忾。
不过大家也不至于太惊讶,林渊是秦艺那边过来的交换生,顾夕也是秦艺的,她会认识林渊似乎并不是一件不合理的事情。
“林同学!”
顾夕此刻似乎有些惊喜,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林渊道:“你好啊,太巧了,没想到你竟然也在这个班级呢!”
惊喜当然是装的。
天知道顾夕为了转到齐艺花费了多大的代价!
本来顾夕是可以走交换生渠道,直接转到齐艺的。
但因为顾夕刚开始担心自己当了交换生就见不到林渊了,所以拒绝了交换生名额。
结果造化弄人,顾夕惊愕的发现,自己拒绝了交换生之后,林渊竟然要当交换生!
所以当时顾夕便改了主意,也想走交换生渠道,转到齐艺这边。
可惜,时间已经太晚了。
交换生名额是有限制的,顾夕最终没有走通交换生这条路。
但顾夕没有死心。
她又拜托了好多人,走了好多关系,才终于在大三第一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通过特殊渠道,成功转到了齐艺!
光这样还不够。
顾夕一想到自己为转到齐艺,花费了这么大代价,就有些伐开心,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转到了齐艺这边林渊所在的班级!
反正她是靠钢琴吃饭的。
而就钢琴演奏来说,无论秦艺还是齐艺的老师,都已经教不了顾夕什么东西了。
对顾夕来说,这是一次破釜沉舟。
但此刻能够和林渊当同学,想到两人以后必然会有更多的接触机会,顾夕就感觉,一切的破釜沉舟都非常值得!
所以此刻她的惊喜固然是装的,但脸上的笑容,绝对是发自内心!
“是挺巧的,你好。”林渊开口道。
之前离开秦艺的时候,顾夕送了林渊一个星球模型。
虽然里面没有蛋黄,但林渊总归是接受了人家的礼物,所以态度上还是比较友善的。
而且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林渊对顾夕,已经没有之前那般抗拒了。
“遇到顾夕准没好事儿。”
总是这样想人家,林渊觉得不太好。
上次送星球模型那次,不就什么事儿也没发生吗?
“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
顾夕按照自己早已准备好的腹稿发言:“但因为我刚转到作曲系,跟其他同学都不太熟,而且我对作曲其实不算特别了解,所以下学期希望有机会可以跟林同学多多请教!”
“抱歉。”
林渊摇头道:“我下学期要回秦艺了。”
顾夕的表情,一下子僵硬了。
天地仿佛在这一瞬间失去了色彩,她的眼神也逐渐失去了神采,脑海中只剩一句话在不断回荡:
“我下学期要回秦艺了……”
“下学期要回秦艺了……”
“要回秦艺了……”
“回秦艺了……”
顾夕语气有些颤抖道:“为……为什么……”
林渊并未注意到顾夕的异样,耐心的解释道:“秦齐合并,两边的制度也随之改变,以后交换生制度要取消了,所以我们所有交换生下学期都要回原本的学校。”
顾夕感觉脑袋嗡嗡的。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座位上的,只感觉失魂落魄。
这一刻,顾夕甚至冥冥中感受到了一股宿命的力量。
“顾夕同学……”
身边不知何时,凑了不少男生,说着各式各样的话,但顾夕一句也听不进去,只是勉强应付:“我想静静。”
“……”
男生们面面相觑,讪讪的散开了。
顾夕拿出手机,极善钢琴的灵活手指此刻竟然有些哆嗦着给人发了条信息:“我明年还能回秦艺吗?”
“不可能!”
对面飞速的回了条信息:“要死要活喊着去齐艺的人是你!这才刚到齐艺你又要回来?两家学校是你家开的?你下学期只能呆在齐艺!”
顾夕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那边追问了一句:“为什么?”
顾夕勉力打了几个字回去:“我心已死,有事烧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