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4x8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極夜玩家-007 浴血·阻撓·瓦解展示-24r0j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纪宁,你疯了。”白王低沉而沧桑的声音从通道内传来,将那巨大竖瞳笼罩过来的领域尽数粉碎,将李野瞳、塞西莉亚、艾莉以及两个小家伙全部保护在内,不让他的气息靠近。
刚晋升2级玩家的野瞳能清晰感觉到黑王那疯狂而混乱的上位者气息,和父亲白王的悠远充满厚重感的气息截然不同,纪宁正在走向混乱无序的边缘,他的身上还夹杂着没有消化完全,不断变异着的强大灾厄气息。
看来黑王还吞噬过一名支配者,大概正是那名支配者的缘故,才让他趋于崩坏和失控。
但同时,吞掉了一名支配者意味着他的力量再度拔高,居然能和白王正面冲击不落下风。
昔日的辉煌一战,冬零王和黑王相继败在白王手中,盾王与世无争,月王强项不在战斗,因此才坐实了白王第一玩家的位置。
二十多年过去,白王在修炼一途上更为精进,他始终秉持着自我修炼的宗旨,既没有借助永恒之水,亦没有借助任何外力,就这么一步步走在9级的巅峰道路上,那么长时间下来,居然没有丝毫的停滞时刻,始终稳步朝前,确实和黑王所说的一样,触摸到了9级之上的门槛。
这是独属于他的道路,由他开辟出来的修行法则。
亦是当下白王对所有白家子弟的要求,血脉纯净,不准有一丝污秽力量渗透,纯粹借助白家血脉的天赋之力来进行修行。
也许在漫长的修炼道路上,很多人无法超越宿敌,甚至逐渐被那些堕落到灾厄阵营,获取灾厄化力量的玩家反超。
可总会有那么一两个继续走着,最后来到和他接近的层次,那时他们会明白这条路亦是一条通天之途!
野瞳是白王和白莉莉的女儿,只不过是通过借种培育所得,两人之间没有真正发生肉体关系。
但也得益于此,野瞳没有被白莉莉的本源血脉所感染,她继承的只有预言之书的力量,以及最纯净的白王血脉。
作为白师利唯一的后裔,她现在才知道,自己是父亲最看好的传承者!
他从一开始,在得知野瞳的存在后,便苦苦寻觅,从未放弃,借着预言之书认主的伪装寻找女儿,务必将她培育成新一任白王!
野瞳心里无限感慨,感情更是极其复杂。
原来他对自己,是真的爱,而不是源于白莉莉,源于对妹妹那份畸形之爱诞生的爱屋及乌。
他对自己是父女之情,纯粹,真挚,甚至到了他愿意亲口说出来那样的话的地步!
野瞳的记忆里,回到白家后,她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白王亲自教导一直被她当作是监视或是睹人思情,追忆白莉莉。
可逐渐她发现白王对自己有求必应,竟然还愿意耽搁自己的修行来抽出大量时间指点自己,也不允许野瞳学习过多其他派系的繁杂知识。
因为他一直在做的,就是将自己的领悟和经验以及道路展现给野瞳看。
他就是在培育下一任白王!
在七大陆发生剧变,白王从新世界归来后,他召开了一次白家族内重要会议。
参加者有一群元老,分家家主,外家的家主以及他们一群年轻后裔。
会议上,白王郑重说了三件事。
第一,白莉莉复活之后,七大陆就会进入战乱时期,人类阵营可能因此覆灭,而白家作为五大王座之首,必须肩负起保留人类火种,抵御外敌,誓死战斗的责任!他们一直享受着最好的资源和待遇,现在也应该承担最重的责任与使命。所有具备战斗力的人都要参战,战功功勋可以兑换一切,上到白王自己,下到外家幕僚,都不得在任何时候退缩避战。
第二,他一直都将野瞳作为继承者培育,白王在会议上直言不讳,更是挑明了一旦在未来的战役中发生意外,他要是不幸陨落,就由女儿白心瞳来接任。同时,他也表明,任何人都有竞争白王之位的资格,若干年后,要是有人能比白心瞳的成就更高,可以取而代之。
第三,他赦免一切李想犯过的罪行,既往不咎,只要他愿意回来,白家大门永远为他敞开。同时他的亲人就是白家的亲人,他的孩子亦是白家子弟。
三件事,将那个看似沉默,实则内敛之中蕴藏着熊熊火焰的男人勾勒分明。
尤其是第二件事,他直言不讳,却得到了所有白家子弟的敬重和承认。
包括白冬雪也欣然同意,野瞳偷偷去问时,他只是说,正因为会这么说,这么做,所以他才想成为和白师利一样的男人。
在得知阿尼纽斯可能出事后,白王亲临,为他们阻绝黑王。
其实站在他的立场,完全不用因为这个和黑王撕破脸皮。
至高者们真的和哥哥说的一样六亲不认吗?野瞳第一次产生了困惑,觉得至少他不是这样的人。
虚空通道中,黑王还在和白王进行对抗,不过这只是他的一具分身,怎么可能与白王亲临相抗衡。
可他忍受不了到嘴边的鸭子飞掉,因此拼命反抗。
艾莉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没有黑王气息的压制,以她变态的虚空之身,这种伤势也能迅速复原,瞬间看呆了塞西莉亚。
塞西莉亚自己也有极高的复原能力,但那得益于自己机械和人类身躯相结合的特殊身体。
而艾莉则纯粹靠的是虚空血脉。
小家伙阿尼纽斯又变回了那个腼腆的样子,恨不得把自己塞进妈妈的裙子里,可却被一旁的李辛夷抱住甩来甩去,都快哭出来了。
李辛夷好动活泼,阿尼纽斯腼腆内向,和各自的母亲正好相反,也不知道传承了谁的特征,看得野瞳哭笑不得。
她扫视了眼阿尼纽斯,小家伙刚才硬抗了一下黑王的攻击,居然毫发无损,而李辛夷也是一样,除了脑袋上多了个大包外一切正常。
哥哥到底是生了什么怪物啊……
黑王这边的情况让其他六名9级玩家顿时感到压力巨大。
那可是白王,一个笼罩在所有9级头顶挥之不去的阴影。
他们纠缠着虚空之主,后者已然十分虚弱,随时可能死去,但就是那么顽强,始终吊着一口气,时间越拖,变化越大,现在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能将黑王分身压制的死死,可见白王是亲临虚空世界,他一人对付他们六人都绰绰有余了。
可他们也舍不得到嘴的肥肉。
虚空通道里,一艘艘巨大的虚空战舰撕裂空间驶来,上面印着威赛克斯和新极夜的标志,比他们入侵的战舰要华丽的多,巨大的多。
每一艘都是母舰级别。
一颗颗大威力的流星炮弹轰来,对准密密麻麻的战士,对准那些正和虚空生物厮杀的玩家,附加了无数魔法的炮弹威力骇人,似乎是新研制出的款式,竟然能轰伤低阶玩家!
随着一个个玩家倒下,终于在人群里引爆了恐慌,他们的战意不再昂扬坚决,产生了退缩之意。
每一个玩家都是经历了许多磨难而诞生的天选之子,他们虽然渴望力量,但是更加惜命,犯不着为了吞噬这些虚空生命体就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
可天空中的六名9级玩家还没离开,他们就不能先行撤退,进退两难之境下,死伤一下子飙升。
“伤亡太严重了,再这样下去,没结束战争,士气就会全面崩溃。”执掌着烈日金色圆盾的中年男子冷声对着几名同伴说道,“该作出决断了。”
要杀掉虚空之主,至少还要几个小时。
而他一个人的尸体是大家六个人分食,这个前提还是黑王能撑住,否则白王进入虚空世界,他们六个人能不能安然脱身都是问题。
得不偿失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们的犹豫不安,虚空之主原本泯灭的斗志又提高了不少,竭力支撑。
“继续进攻。看样子黑王至少还能撑一个小时,我们有机会杀掉它!这可是虚空世界的主宰,位格不在支配者之下,吞掉一个,就有极大的提升,已经有人证明了这点。”吞天翼王眼神里充满了疯狂,他还很年轻,未来的道路很长,但也因此愈发急躁。
他在9级里只能算中下游,连番受挫后声威更是大减,他需要的是一个王座,而获取王座,只能拼命,只能碰运气,而不是这样一步步去修炼。
以他的资质,修炼到五王层次可能需要漫长的一个纪元!
根本活不到那个时候。
有人表态,有人附和,几个想反对的也只能继续战斗下去。
还在想办法从虚空通道进入虚空世界的白王冷哼了一声,犹如闷锤一般轰砸在他们的脑海中。
他是本体亲临,会被虚空世界本能排斥,因此必须慢慢靠近。
但这不代表他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那六人中有他的老熟人,有昔日的战友,此刻却和疯子一般想着吞吃一名虚空主宰的血肉获得晋升。
要是修炼能这么轻松,那修炼体系就是个笑话!
共食者万中无一,许多在弱小时期就死了,有些承受不住过多的各种生物血肉气息而崩解,真正走到支配者层次的几乎没有。
费钰景依靠的是身体里太古永生者的力量才稳固住了这些东西,现在也开始慢慢成长出自己的特性。
可这么一个共食者,靠的也是白莉莉和兰斯洛联手制作!
而另一条道路,所谓的吞噬同阶存在就更是无稽之谈!
至少没有像他们描述的那么简单。
白王比大部分人了解自己这个妹妹。
从永恒之门出来,只有兰斯洛一个人成功喝下了永恒之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他才狠心将兰斯洛留在那里,不敢让他回来。
经历过永恒长河,感受过永恒存在气息的人都会作出类似的决定。
兰斯洛身上沾染了太强太恐怖的永恒存在气息,一旦成为它们的降临体,那七大陆就彻底毁了。
因此他才背负上叛徒的骂名,作为那个本该最后关闭永恒之门的人却退缩了,然后“意外”害死了兰斯洛。
白师利始终觉得,守护人类,守护家族,守护亲人,才是玩家,才是最强玩家的使命。
他得到这个称号,就要践行这份职责。
要将一切不稳定扼杀在摇篮里。
至于妹妹,她成就9级之上确实是依靠吞噬支配者,可所有人都忘了白莉莉的特殊性。
她早就具备了和灾厄沟通的能力。
从她和兰斯洛猎杀那只灾厄,获取了新技术后,她就不是普通人类了。
她的血里包含着至高气息。
没人知道当初她和兰斯洛究竟经历了什么,得到了什么。
但白师利坚信,那才是她成就9级之上的关键。
这群蠢货,傻子,混蛋!
看到对方还不退却,虚空战舰开始吹起带着特殊节奏的号角,号角声响起,激发出战士们骨子里的嗜血性,尤其是这批战士,很多都是昔日的绯月军团、极夜军团的成员,他们的至亲,战友很多死在灾厄长城,而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批有能力却不援手,还阻碍他们的家伙们。
厮杀继续,战斗进入了白热化。
那些虚空生命体发现有援军赶到,重新组织起了战线。
白王的眼瞳自通道中传出目光,看着那些混杂着各种血脉的战士们浴血奋战,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定下灾厄长城的规矩,一直将夜王和极夜禁锢在边境和长城,将那些有问题的人送过去守卫,战死。
这是他做的事情,他一直觉得没错。
直到那一战,直到灾厄长城被李想推倒。
竖瞳粉碎,白王也一只脚终于跨入了虚空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