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87c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三國之蜀漢中興-第2055章 人心渙散分享-tvlcm

三國之蜀漢中興
小說推薦三國之蜀漢中興
以计式水为界限,东西两岸景色分明,西部河水环绕,水网密布,处处都是绿洲,草木茂盛,东部则山丘起伏,戈壁向北方延伸出去,由黛绿渐变成枯黄。
三日之后,被洪水漫过的计式水两岸已经被烈日烤得地皮龟裂,黄土淤泥一块块蜷曲、裂开,如满地的哈密瓜干。
汉军在朝阳中拔营而起,人马车队往计式水浩浩荡荡而进,官道上土层还有水汽,但依然沙尘蔽日。
计式水中,三艘抢来的楼船成为转运兵卒军器的主要工具,其次还有从下游打捞的舟船艨艟,再加上这几日赶制的木筏,河水两岸人喊马嘶,嘈杂一片。
于阗军早已不见踪影,西岸的大营空荡荡满地狼藉,有些已经被水浸泡而倾塌,甚至还有一些军器留下,四处歪斜的旗帜还在见证着它数日前的森严。
谁也不曾料到,这个在于阗上下看来固若金汤的一条防线,竟会因为一场大水而崩塌,汉军不费一兵一卒便越过计式水。
当然这其中最大的缘故还是因为于阗丞相尉迟曜胜被刺身亡,于阗军群龙无首,加之营房大多被水所淹,于阗军更畏惧汉军的强悍,各自溃散逃回西山城去了。
计式水因为是于阗东面的水路防线,为便于水军巡游,河上并未修建桥梁,过往商客都是用舟船接送,若在平日,自北向南十余里的长堤上人满为患,舟船来往不绝,十分繁华。
过河之后,刘封和马哲几人来到高处的箭楼上,举目四望,洪水消失,四周依然一片绿色,此时已经到了夏末,正是于阗最炎热的时期,幸好人马已经过河,不必再受缺水之苦。
唐坚前日就渡河回到营中,尉迟曜胜被杀的准确消息传来,刘封等人心中大定,于阗两大顶梁柱丞相和大将军双双陨落,国师也被阵斩,于阗军上下已经没有战心,不敢再与汉军对敌。
正在此时,前方斥候来报,就在尉迟曜胜被刺杀的前一夜,负责督运粮草的骊归侯在归途中因为大雨跌入泥潭之中被淹死,至此于阗主战派几乎全部身亡。
马哲皱眉道:“于阗王手下已经无人可用,今我大军渡河不见兵出,却为何不来投降,莫非还想负隅顽抗不成?”
刘封遥视西方,依然看不到西山城,倒是满地庄稼分割成块,十分整齐,叹道:“今年又是丰收之年,尉迟乌波不知爱民,为了一己私欲如此固执,不必再等了。”
班辞抱拳道:“末将愿领三千先锋往西山城进发,看其反应如何。”
刘封点头道:“好,你和商越领五千精兵先行,切记不可损坏民田,不得惊扰百姓。”
“遵命!”
班辞二人走后,马哲言道:“细作已在西山城散布谣言,如今骊归侯和丞相已死,只剩国王尉迟乌波,国内群臣必定惶恐不安,各为其计,我已命尉迟塔莫暗中拉拢文武,将个人情报一一掌握,将来进城之后,也要早做安排,将那些阳奉阴违之辈剔除在外。”
刘封点头道:“此法最为妥当,尉迟圭休叔侄二人也难免会有私心,难保不会拉帮结派,其言不可尽信,凡事早做准备,将人手早做部署,进入于阗之后要立刻上任各司其职,眼下即将入秋,要保护百姓财产,才能顺利施政。”
马哲知道刘封对此一向极为看重,抱拳道:“汉律政令已在城中宣传开来,只要大军进城,出榜明确诏令,想必数日便可安定人心。”
“如此便好!”
刘封微微点头,顿了又问道:“莎车的兵马到了何处?”
马哲摇头失笑道:“莎车人马在计式水下游遭遇洪流,停滞不前,此时于阗兵败,正进退两难,看他们作何抉择吧!”
刘封冷哼一声:“莎车不知时局,妄图联合于阗保国,殊不知昔日莎车被灭国,若非定远侯相助复国,早已被龟兹等邻国吞没,不知感恩,反来相抗,这是自取其辱。”
马哲言道:“近十年时间,莎车被疏勒屡次侵伐,国力大损,人丁不旺,近乎灭国,又做出如此不智之举,其国君必也是昏聩之辈。”
周处笑道:“莎车是唯一一个没有所谓名将的西域国吧?”
“报——”就在几人商议于阗政事的时候,亲兵快步来到箭楼下,“大将军,莎车前军大将拉买提求见。”
“哦?
来得还算及时。”
刘封倒有些意外,点头示意将人带来。
众人转身看向对岸,正在渡河的士兵将一艘艨艟让出来,有三名服装迥异的西域士兵正站在岸边等候。
等船只过岸,刘封也从箭楼上下来,河岸边上,见这三人铠甲也都沾满了黄泥,为首之人留着两撇弯曲的八字须,眼窝深陷,一脸的疲惫惶恐之色。
顾不得地上泥泞,三人下船之后跪倒在地,那人大声道:“罪臣莎车且渠拉买提向大王请罪,王驾千岁!”
“起来吧!”
刘封并没有疾言厉色,上前一步亲自将拉买提搀扶起来,笑道,“中原有句话叫做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只是不知道且渠大人前来认罪,仅代表阁下自己,还是莎车君臣之意?”
“一切愿听八千岁军令,”拉买提自然明白刘封的意思,没有丝毫不满,躬身又道:“罪臣昨日沿河进发的时候,碰到被洪水冲走的于阗军,正好抓到右将军卑信练,正是此人蛊惑我王,已经将他斩首,以示我们的诚意。”
“罢了!”
刘封没想到跑去三河口埋伏的卑信练竟会是如此结局,只能无奈一叹,让周处带着拉买提去安置莎车兵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