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fgn超棒的玄幻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 曲奇小米-01579 火星(二)展示-xc97u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从星港下到地面火星基地。
沈一诺一出舱门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苏晚霞。
他从地面指挥中心已经了解到大体的情况了,所以两人会面后边会心一笑。沈一诺问道:“芊嬅人现在在哪?”
“在旧遗迹那边,我已经让晓明去找她了。”
沈一诺点点头:“这事得快刀斩乱麻。”
苏晚霞关心的倒不是闫思辰前女友清水雅人的到来会引发一场三角虐恋,而是……
“这时候地球派人过来是什么意思?”苏晚霞问道。
沈一诺想了想说道:“当初是清水家的人动了小心思把我们困在了这个鬼地方,而现在来的虽然是清水家的二小姐,却是个已经失去了作为‘旧神’神性容器能力的残缺,而且她是被闫思辰送来这里的,所以……我觉得这是闫思辰的某种试探。”
“试探?”苏晚霞不解。
“对,试探我们对这个鬼地方了解了多少了。”沈一诺说着走到透明的安全坞边缘望着外头那古老的城市遗迹说道:“大概就与我们找到的这座遗迹有关。”
苏晚霞面露不悦:“你的意思是说,虽然我们被扔在了火星,可实际上我们的一举一动依然是受监视的?”
“关于这些我们好像之前讨论过了。”沈一诺回头看着苏晚霞,似笑非笑道:“芊嬅至今不愿意回忆她童年时代的过去,这里头肯定藏着关键性的线索,所以……我觉得我们大可以耐心一点,再等一等。”
“唔……是了,清水雅人的身份如此特殊,再加上这么烂俗的三角恋夹在其中,或许真的额可以产生某种意想不到的催化效果呢。”苏晚霞点头沉思。
沈一诺又说道:“之前我们一直觉得‘太阳消失’才是人类面临的最大劫难,现在发现,原来不管发生什么,人类文明的张力都不足以支撑我们迈入黄金时代了,所以有些人大胆的尝试了一下新的路子,只是这些人实在是藏得太深了……干嘛不直接告诉我们要做什么,却偏偏让我们自己想呢。”
苏晚霞苦笑道:“一诺姐,这可能就是他们高深的地方了吧。”
“高深?分明就是故弄玄虚,就把是包装过度,拆开来还是一样的老套情节,我真担心这一切真相大白之后落到所有人身上的是一场空。”沈一诺抬头看了眼太阳继续道:“芊嬅的梦境还能持续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内我们必须搞清楚到底是什么终结了我们的‘童年时光’。”
苏晚霞面色沉重:“嗯……”
“不过现在放轻松,我们得想法子让两个关键人物见了面不要因为儿女情长的事情打起来。”沈一诺笑着说道。
苏晚霞微微苦笑:“女人的事情还是交给晓明吧,我怕我多说多错。”
“哎?你这就打算逃了啊?”沈一诺不悦道。
苏晚霞一挑眉:“我去看看前几天找回来的那本书,里头的故事蛮有意思的。”
“喂。”沈一诺真不高兴了。
苏晚霞赶紧告饶:“哎呀,一诺姐,你就饶了我吧,让我做一些我更擅长的事情吧。”
“更擅长的事情就是偷懒?”沈一诺一撇嘴。
苏晚霞嘿嘿一笑,然后又正色道:“火星上的发现可谓喜忧参半,清水家的二小姐来了之后,相信用不了多久清水家的人也会来……到时候难保不会发生冲突,我们得早做打算啊。”
沈一诺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嗯。”
……
火星 李汉陨坑 17号发掘场
将火星车停好,褚晓明拎着精心准备的午餐进入了发掘场深处。抵达地下一百七十五米深处后,门开了,外头是一座规模相当于一座足球场大小的圆形环状建筑物。
它斜着卡在裂缝里,似乎是地质坍塌后陷落至此。
褚晓明进入发掘场的时候,黑暗中一颗足有一人高的机械头颅因为察觉到有人进入发掘场而缓缓转动,它盯着褚晓明看了一眼,然后就又转回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褚晓明也早就见怪不怪了,他继续往里头,一直来到那同意呈现出暗金色的古怪建筑之下才停下。
沿途经过的桥梁和桥梁下隐隐约约藏匿于尘埃中的建筑群都在昭示着这里曾经无比繁荣。
但到底是谁创造了这样辉煌的文明呢?
褚晓明在断桥头抬头往上看了许久才找到如一只小蜜蜂般悬停在那巨大建筑一角的冼芊嬅。正全神贯注一块精致浮雕的冼芊嬅一边哼着歌,一边小心翼翼的尝试着把那浮雕从建筑商拆下来。浮雕雕刻的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
它有着巨大的眼睛,不规则的六边形鳞片和环绕其身体的半透明羽翼。
雕刻师的技术堪称鬼斧神工,以致于冼芊嬅第一次发现这东西的时候曾一度以为它就是被封存的被雕刻形象本体。
褚晓明发现冼芊嬅后打开通讯器说道:“芊嬅姐,我给你送午饭过来了,下来吃午饭了。”
冼芊嬅还在专注于手头的工作,闻言后也只是心不在焉的答复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殷勤了?是不是有事求我?”、
褚晓明尴尬一笑,知道自己的反常举动肯定会引起冼芊嬅的困惑,便开门见山道:“不愧是芊嬅姐,我这点小心思一下子就看穿了,那我就直说了啊……”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冼芊嬅的火爆性子有时候真是让人有些受不了。
褚晓明咧咧嘴才继续说道:“地球来人了。”
简单的五个字,冼芊嬅却瞬间瞪大了眼睛,然后也不管会不会损坏那雕像了,直接抬手就给它扯了下来,跟着降低高度。
不一会,冼芊嬅到了褚晓明面前。
褚晓明笑着道:“边吃边聊?”
冼芊嬅却皱眉道:“吃什么吃,直接回基地。”
“啊?你就不问问是谁来了?”褚晓明来的路上准备了很多措辞,想着只要他动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肯定能把这事平顺的摆平。
然而到头来,冼芊嬅一句话就让褚晓明认识到了实力间的差距。
冼芊嬅说道:“不管是谁来了,我都要第一时间见到他。”
说吧冼芊嬅把之前取下来的雕像丢给褚晓明,然后就直奔换装室去了。褚晓明拿着雕像有些不知所措,最后也只好无奈的把这边的情况汇报给沈一诺。
基地里正在调取近期发掘进度的沈一诺看到褚晓明发来的通讯邀请有些烦躁的点了接受。
“说。”
“一诺姐,我这边出状况了,芊嬅姐可能很快就到基地了。”褚晓明急躁的说道。
沈一诺早有所料般冷笑一声:“呵呵,刚才晚霞还跟我这夸你口才好,会哄女孩子呢,怎么?才过去就说漏嘴了?”
“哎哟……一诺姐哎,这个时候就别揶揄我了,我那些本事也就相比较苏晚霞那小子强一点,具体几斤几两您还不清楚吗?再者说了……芊嬅姐可不是一般人物,我现在是拦不住她了,你们那边怎么样,别一会回去见了面闹出大乱子。”褚晓明现在担心的不行,说话都是带着哭腔的。
沈一诺把一周前的报告打包丢给衍算核心做汇总,然后舒展了一下腰肢往休息室走去,边走边说道:“放心吧,不会出什么大乱子的,当然你要是担心的话,可以直接去2号基地啊,那边相对安逸多了。”
“2……2号基地?!”褚晓明一听这话就知道沈一诺在跟他开玩笑呢。
沈一诺笑了笑:“行了,别为难自己了,芊嬅也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的可怕,你就实话实说,她肯定不会怪你的。”
“啊?实话实说?这样能行吗?”
“那不然呢?好了,我还有事要处理,就这么说了。”沈一诺说完挂断了通讯。
“喂!一诺姐?!一诺?!沈一诺!!!”褚晓明有些气急败坏了,心说:‘我这是脑子坏了吗,怎么就主动申请来这边安抚冼芊嬅了呢?老老实实呆在厨房里搞搞后勤保障多好?哎……罢了罢了……大不了再死一回呗……’
回到地表,褚晓明才刚发动火星车,冼芊嬅也上来了。
看着这位姐姐的侧脸,褚晓明打心底是害怕的。倒不是害怕冼芊嬅对他做些啥……主要是害怕因为刺激了冼芊嬅导致整个梦境出了问题。
“额……那个……芊嬅姐啊。”
“嗯?怎么了?”冼芊嬅目视前方,看都没看褚晓明一眼。
“你……知不知道思辰他以前在地球有过一段过去?”褚晓明鼓足勇气,尽量把话说得简洁了。
冼芊嬅闻言这才看向褚晓明,然后皱眉道:“地球来的那位……是清水家的二小姐?清水雅人?”
褚晓明咧咧嘴,知道是藏不住了。
“嗯……”
X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愣了一会,跟着又看向前方。
火星的赤红大地在太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看上去有一种凄凉的美感。
过了好一会,X忽然笑了,笑的很复杂。
褚晓明不敢说话。
“走吧,回基地去。”X平静的说道。
褚晓明偷偷看了X一眼,X的神情平淡,居然一点多余的情绪痕迹都捕捉不到。
“芊嬅姐……我觉得吧,思辰应该还是守得住底线,分得清现实的,所以……”
“闭嘴,开车!”X终于是露出了一点不悦。
褚晓明当时表情一收,赶紧驾车载着X往基地去了。
……
另一边星港里,清水雅人已经没有再依偎在那已经不再属于她的怀抱了。尽管她觉得很安心,甚至有些依赖了。
可她还是站起身来,表现出应有的平静。
这件事上,无论是对闫思辰还是对清水雅人都很不公平。尤其是对于闫思辰……很难说清楚他是对是错。看着星港外的星空,闫思辰想解释,却发现这时候的任何解释都会显得他很狡猾,所以与其那样,倒不如平静的接受现实。
“对不起……”闫思辰说道。
清水雅人愣愣的望着闫思辰,随后深吸一口气,目光投向浩渺的星辰宇宙,她微笑着说道:“你不用道歉的……其实……这件事上,我们谁都说不清楚谁对谁错……也没有必要非得分出个对错……所以……就这样就最好了,你有你的新生活,我也可以开始我的,咱们各自安好,就最好了。”
闫思辰看着清水雅人这样的表情,听着清水雅人这样的回答,心里很不是滋味。
可一想到曾经在逃生舱里与X跳的那最后一支舞,闫思辰就明白了,他们都回不去了。
都说时间是个很奇怪的东西。
科学家们转变了思路,认为它压根就不存在,只是人类的大脑勾勒了线性的记忆体系才创造了它。
而对于许许多多的普通人,时间意味着很多事情身不由己,所以物是人非也只能伴以唏嘘短叹而已。
长久的沉默后,清水雅人突然自嘲一笑,她抹去眼角的泪点,看向闫思辰问道:“可以和我说说这些年……你们在火星上经历了什么吗?”
闫思辰点点头,不过他不是口述,而是将清水雅人带到了星港主控中心。
那里有一把特殊的椅子,只要躺上去就可以让脑神经网络与主控中心的超级衍算核心建立完整的联系,随后这些年发生在火星的事情都会有它传递给躺在椅子上的人。
这个过程需要七个小时。
七个小时里,闫思辰一直陪伴在侧。
而当清水雅人由迷茫到震惊再到惊慌……最后归于平静,带着满满的悲伤醒来时。
她看到闫思辰的身边多了一个没见过的女人。
对方的眼角也有没有来得及抹去的泪光,她瞧见清水雅人醒了,便展露出灿烂的笑容上前问候道:“你好,我叫冼芊嬅,欢迎来到我的梦境。”
七个小时前,清水雅人肯定是听不懂X在说什么的。
可现在清水雅人已经对火星上的一切有了完整的认知,虽说还需要几天的时间来消化,不过……
清水雅人也微微一笑,她的大脑已经把陌生感排除掉。
“你好,我叫清水雅人,我来接你们回家。”
……
清水雅人来到火星的第一个夜晚,大家没有谈论任何公事,也没有聊任何悲伤的主题。
有活宝一样的褚晓明在,再有沈一诺负责吐槽,总之清水雅人度过了一个很美好的夜晚。
等到欢迎晚宴结束,清水雅人早早就去睡了。
旅途劳顿加上白天长达七个小时的情报样本校准,清水雅人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负责给清水雅人关灯的是已经接入中央衍算核心的优米,它现在进入了一台老旧的智械管家体内,也算是拥有了一具属于它自己的身体。
关灯后,优米就呆在门外,对清水雅人是寸步不离。
至于清水雅人带来的那些智械武装,都被沈一诺安排在了基地的军武库中。
……
宁静的火星夜晚,没有风暴的时候,静谧的足以让人凭空顿悟出禅机。
失眠的沈一诺带着酒找到了还在翻看那本古籍的苏晚霞。两人碰杯后,各自豪饮一口,畅快之余,唇齿间尽是余韵难消的苦涩。
“有时候想想真是不可思议……我们居然一起在这种地方度过了半个世纪……”沈一诺倚靠在床边,欣赏着没有月色的,也称不上多漂亮的夜空。
苏晚霞点点头,然后说道:“不过很快就要结束了,不是吗?”
沈一诺看了眼苏晚霞:“你认为这一切会因为清水雅人的到来而结束吗?”
“不然呢……我觉得命运有时候就是一本书,在你读的枯燥乏味的时候,唯一能支撑你继续读下去的就是一个转折,我认为我们的人生即将迎来转折点了。”苏晚霞说着摇晃了一下酒杯,看着杯中殷红如血的红酒,他又说道:“当然前提是我们还是要搞清楚这一切是否真的有必要……”
“嗯?”沈一诺微微皱眉:“关于要不要回去当救世主这件事我们不是已经讨论过了吗?大家意见惊人的一致,也算是对得起自己内心那最后一点人性了吧。”
“嗯……但我说的并不是这些。”苏晚霞低着头,脚下身边全都是书,他的卧室里现在除了书,什么都没有了。
“你指什么?”
“我的意思……”苏晚霞惭愧一笑:“其实根本不是我的意思,而是我最近在读的这本书给了我很多的启发。”
“哦?讲的什么。”沈一诺对于文字已经彻底失去兴趣,尤其是她痛失爱子之后,能坚持到现在……沈一诺自己都对自己感到很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