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wmtx优美都市小說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起點-第九百六十三章 人是害怕孤獨的動物相伴-8xh93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天空弥漫着浓密的黑云,雷声阵阵,蓝色的闪电在黑云中交织着,空气中充斥着浓烈的源石波动。
“轰!”
就像是酝酿的风暴达到了临界点,数十道粗如巨树的闪电从天而降,将大地激荡的飞沙走石。
夏风置身于这片风暴的旋涡中,静静伫立。
闪电在身边不停落下,溅起的沙石划破了他的衣衫,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动。
因为在他对面的不远处,站了一个持刀而立的人。
天空阴暗,电闪雷鸣,伴随着激荡而落的闪电,暗黄色的源石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大地上生长着。
“轰!”
正在这时,一道十米粗的闪电如蓝色巨龙般落在了他和那个人的中间。
因为光芒太过强烈,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最后时刻,他只看到一个把樱花长刀生生破开闪电,下一秒,刀刃已经没入了他的胸口。
…..
…..
“啊!”
卧室内,夏风猛然从梦中惊醒,这一叫,把正在厨房做早饭的风笛吓了一跳。
拉开门,风笛拿着炒菜铲子探进头。
“你鬼叫什么呢?”
夏风满头冷汗,坐在床铺上,胸口剧烈起伏着。
“我,我做了一个梦。”
风笛撇了撇嘴。
“都多大的人了,还能被噩梦吓到,真有你的,赶快起床,准备吃早饭了。”
“哦。”
看着夏风有些失神的样子,风笛明知道只是个梦,最后还是轻声问了一句。
“那个,你梦到什么了?”
夏风的表情有些恍惚,只是喃喃的回了句。
“天灾。”
醒来后,梦也渐渐淡去,只凭片段式的景像,梦中确实应该是天灾区域。
但除了天灾之外,好像还有一个人。
…..
自从樱武云走后,夏风的生活就回归了平静。
当然,西海岸的生活一直都很平静,只是之前的生活除了平静之外还有穷,而现在,他有钱了。
樱武云花1金购买了他一只沙虫,别看小小的一枚金币,可是解决了大问题,称之为一笔巨款也不为过。
毕竟当初他盖起这个房子购买的配套建材,也就花了1金。
只不过,自从他在樱武云口中了解到了东洲和西川即将面临的纷争后,心中总会时常升起一股不安。
讲道理,历史上所有的统治都是靠战争决出胜者的,大家都想当老大,总不能石头剪刀布吧,肯定是谁更狠谁才能称王。
随着时代的发展,东国的三足鼎立早晚会被打破,东洲和西川之争只是一个序章罢了。
这种事和他一个来自维多利亚的外人没有一毛钱关系,除非两家人一路打到南海岸,过程中把他家菜园子里的菜苗给踩烂,他才可能会有点生气。
但也只是生气罢了,说白了他是来隐居的,如果真到了那天,大不了一走了之,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没错,他现在的心态就是这样。
他不是闲人马大姐,没功夫所有的纷争都插上一脚,比起和稀泥,他还有更快乐的事可以做。
…..
西川南海岸一带天然与世隔绝,对消息的接收也十分缓慢,甚至很多村子的村民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西宫家的家主叫什么。
理所当然,所有人的生活都没受影响,沿海村落该捕鱼捕鱼,山区村落该种植,该打猎,完全不耽误。
樱武云给的1金虽然很多,但只进不出早晚会花光,为了生计,之后的一段时间夏风又开始去镇子上卖沙虫了。
中午时分,当夏风赶着牛车出现在镇里时,立刻成为了大家的关注点。
因为之前尝了他的好处,路过的摊主都和他自来熟的打着招呼。
“小老板,又来卖沙虫啦。”
夏风微笑着一一点头。
“恩,又来了。”
“好些天没见,我们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害,有点事,从今往后我会经常来,没办法,为了生活嘛。”
….
这一次,夏风确实是认认真真为了生活在做生意,相应的,沙虫的价格也不再是高不可攀的天价沙虫,变的亲民了许多。
沙虫不再整只出售,而是会像卖猪肉一样分解成很多块,比如沙虫头,沙虫尾,沙虫腿。
一只成年体的沙虫大约可以分解成10份,每一份的价格在1银左右,如此看来,对比之前的1金1只,足足便宜了10倍。
当然,这个价格对村民们来说还是很贵,但勉强到了咬咬牙可以接受的程度。
说白了,谁家过年还不包顿饺子呢。
现在的时节已经到了秋天,很快天气就会变凉,夏风推测沙虫这种冷血生物一到冬天肯定会活动减缓,到时候只在海岸捕捉的话,数量肯定很少,搞不好几天才能抓到一只。
所以,他也不求生意多好,毕竟货源供应不上。
一只沙虫拉到镇上,分解成七七八八,只要能全部卖掉,他就有接近10银的收入,这个水平在南万镇周边已经算是小土豪了。
…..
钱包渐渐鼓了起来,小日子也是越过越好。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秋意渐浓,天气也转凉了。
应风笛的要求,夏风在镇上购买了扣蔬菜大棚的材料,叫上小惠和空太,大家齐心协力武装了一块地皮。
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活变的越来越有规律。
人不能没有梦想,哪怕是个十分鸡肋的梦想,也总要有个奔头不是。
现在衣食无忧的夏风就有一个梦想。
闲暇之日,他总会去沙虫湾寻视沙虫,每当他一无所获时,都会坐在那个南野村祖先们修建的祭台前,遥望着大海远处的沙虫岛。
每当这时,夏风都会心里想着。
要是能把那个海里的大家伙干掉就好了,那样的话,他就再也不用偷鸡摸狗的找沙虫,而是可以划着船去到岛上,正大光明的看着漫山遍野的沙虫傻笑。
那个深海巨怪体型过于庞大,风笛虽然很强,但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他不敢让风笛去冒险。
在他认识的人里,好像都差点意思,比如红刀,拉普兰德,三狼兄弟等等,伊芙利特更是被大海克的死死的。
如果让霜星来,或许可以把海面冻住,不过那样的话,海怪或许会潜入深海,只要无法一击必杀,就还是无用。
眺望着在海雾中若隐若现的沙虫岛,这种看到得不到的心情,还是让夏风很郁闷。
…..
人是害怕孤独的动物,虽然他现在并不孤独,但有时候,仍旧会忍不住思念那些熟悉的面孔。
自命追求平静的他是如此,一直和他生活在一起的风笛肯定更是如此。
某一天。
风笛将菜园里的蔬菜打理好之后,突然来到夏风面前说道。
“夏风,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夏风坐在凉棚里,因为天气转凉,他一直围着红围巾。
放下茶杯,他抬起头看向风笛。
“什么事啊这么严肃?”
“那个….我想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去镇子上吗?”
“不是,远一点的地方。”
“远一点?比如说?”
“龙门。”
夏风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
当初风笛说过,龙门的陈晖洁警官是她在近卫学院时期的同学,两人是无话不谈,非常要好的闺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