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g1kc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冰與火之魔山 線上看-0936 衆將傷·瓦蘭提斯受挫分享-fy8ay

冰與火之魔山
小說推薦冰與火之魔山
独角兽回转,缓步走到猛虎身边,猛虎发出了最后一声虚弱的声响,轰然倒下。
猎狗在独角兽的背上俯身,抽出了长剑。
他向将士们举起了长剑,将士们轰然叫好,欢呼声涌起,如海潮巨浪。
艾德·史塔克神情严峻,猎狗杀了对方的猛虎,接下来的事情也许会很棘手。
“准备战斗!”艾德·史塔克喝道。
轰轰轰,步兵和骑兵排成了战斗的队列。
对方来了军团,还带上了猛虎前来袭扰战马,这可不是什么善意的欢迎的仪式。
咻咻咻!
虎党首领杰夫吹响了口哨,然而,他的少年猛虎再也站不起来了。
汩汩的鲜血染红了桥面。
杰夫的家里养了四头猛虎,死亡的这一头,是虎爸虎妈的大孩子,家里还有个妹妹。
这少年猛虎是杰夫的最爱,平时上街、到执政大厅、出外巡逻,训练军队士兵阵列,他都带着这头猛虎。
虎和人已经成了血脉相连的家人。
当猛虎倒下,再也无法回应杰夫的召唤声后,杰夫的脸色变得惨白。
他双腿一夹,纵马奔上前来。
身后,两千骑兵也催动战马,紧跟杰夫。
远远的,杰夫看见了倒卧在血泊中的他的孩子。
他的心脏一疼,就好像有刀扎了进去。
养虎的姐夫就好像养龙的丹妮莉丝,都把虎和龙视为了自己的孩子。
杰夫看见了凶手,那凶手手提带血长剑,头戴狗头盔,骑独角异兽,那异兽散发出可怕的气息,令杰夫的马不肯再上前。杰夫大声呵斥,鞭打,那战马发出一声嘶鸣,掉头,向来路奔走。
独角兽喷出了的气息令从未见过独角兽的战马同样畏惧。这种畏惧就是天性上的恐惧,不以杰夫的意志为转移。
杰夫大怒,抽出短刀,一刀捅进了战马的脖子,战马悲嘶,人立而起,把杰夫颠翻在了地上。
马蹄声轰鸣,杰夫的卫队和骑兵赶到,人多势众,大家全力勒住马缰,终于控制住战马的惊慌,但要那些战马再靠近上前,却也是千难万难。
艾德·史塔克骑上侍卫的马,和猎狗缓缓上前:“来的大人可是杰夫?”
瓦兰提斯贵族分象党和虎党,虎党养虎,象党养象,虎是战虎象是战象。来的人带了一头猛虎,旗帜上也是猛虎图案,那自然是虎党的贵族。虎党是瓦兰提斯的最重要的武装力量,在战斗方面,胜过象党一筹。
杰夫也翻身骑上了侍卫的战马,强行提缰绳,勒转战马向侧边偏转的脖子:“我是杰夫,大人是谁?”
这是明知故问。
双方都事前通过了使者交换了双方的重要人物的情况,那杰夫就算是用猜,也知道发话的领头人该是艾德·史塔克。
“杰夫大人好,我是艾德·史塔克。”
“艾德大人?”
“是的。”
“我不敢相信!”
“哦?”
“我听说艾德·史塔克大人是个真正的骑士,公平正直,恪守律法,视荣誉为生命。”
“传言多是虚浮之词。”艾德自谦。
“的确,看起来传言始终都并不可靠。如果大人真是艾德·史塔克,那可真是名不符实的了。”
北境骑士们再也忍不住,有人鼓噪出声,有人大声发嘘,小琼恩直接就开骂了:“区区前来投降的失败者,竟然敢讽刺羞辱我军统帅艾德公爵大人,你他吗的是活得不耐烦了吗?”小琼恩伯爵纵马而出,手里长枪一抖,挽出一个枪花。他年仅十六岁,却身高两米以上,魁梧雄健,威风凛凛,相貌堂堂。
“对面骑士,可有人敢与我一战?”小琼恩喝道。
身后一千战士立即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呐喊声!
杰夫冷冷说道:“艾德大人,格雷果国王陛下和丹妮莉丝女王陛下是命令你们来灭了我瓦兰提斯的吗?”
“国王陛下命令我们来受降。”艾德淡淡说道。
“受降?可我得到斥候禀告,大人在桥面把罪犯们的尸体和首级给放了下来,并实行了火葬,这却是为何?难道这是受降的一部分?”
“大人,罪犯也是人,他们既然已经被处以极刑,就该收敛尸体,给予火葬。”
杰夫哈哈一笑:“给予罪犯火葬?大人的国家里,难得没有把罪犯砍头示众的情形吗?”
“有。”
“既然大家的国家里也有过把罪犯示众的情况,为何大人要把我们城邦的罪犯的尸体放下来并给予火葬?我们把罪犯悬挂在大桥上,就是为了威慑其他罪犯遵守律法。大人你却把示众的罪犯尸体放了下来并给予火葬,这是对我们瓦兰提斯的神圣律法的羞辱、践踏,这并不利于瓦兰提斯和维斯特洛国王之间的友好协议的达成。”
“是吗?我据我所知,悬挂在桥头的尸体和首级都是敢于反抗贵族的奴隶者,他们被杀,被示众,不过是这里的贵族们为了维护自己血腥而残忍的奴隶制而进行的残暴迫害……”
“嗬嗬嗬!”姐夫冷笑,打断艾德的话:“艾德大人,你不了解瓦兰提斯,无权对瓦兰提斯的律法和政务说三道四。你也是一个大贵族,却去听信东城贱民们的说辞,真正是愚蠢而可笑。”
猎狗再也忍不住了:“杰夫,你们是投降还是不投降?”
“你又是谁?”
“我是桑铎·克里冈。”
“你杀了我的虎?”
“是的,我杀了你的虎!”
“我的虎可是我的孩子,杀人偿命,杀虎也一样。”杰夫冷冷说道。
“哦?你要杀了我?”猎狗推上面罩,露出那张狰狞而可怕的脸。
猎狗的右半边脸形容憔悴,有着锐利颧骨和浓眉灰眼。正中间一个鹰钩大鼻。左半边脸烂成一团:左耳朵整块烧蚀,只剩下一个黑洞。左眼睛虽没瞎,但周围全是大块扭曲的疮疤,光滑的黑皮肤硬得跟皮革一样还闪着微光,上面布满了麻点和坑凹,以及润红的裂缝。他的左下巴是被烧焦的漆黑,隐约见白骨。
杰夫和他的将士们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一个人,他们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杰夫深呼吸,调匀心神,恢复了傲慢:“艾德大人,你的将军杀死了我的猛虎,这件事情,我要一个公道。”
“大人,你的猛虎前来侵犯我们,桑铎将军不出手,猛虎就会杀掉我们。我的战马被这猛虎惊走,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回来。”
猎狗忍无可忍,区区投降之人,也敢如此啰嗦无礼,他喝道:“杰夫杂种,你他吗的废话真多,你们是要投降,还是要开战?”
杰夫心中的怒火呼的燃烧起来,但他始终畏惧龙,还留有最后一丝克制力量:“我们只向格雷果·克里冈国王陛下和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女王陛下投降,其余的人,太过粗鄙,不知律法,不懂尊重,狂妄野蛮,我们不会投降这样的人。”
“那就战吧!”小琼恩喝道,“你他吗的婆婆妈妈说这么多废话。”
杰夫没有拔剑而出,他是个瓦兰提斯最火爆的将军,武艺高强,剑术惊人的好,家里有养猛虎的传统,他的性格就好像一头猛虎,但他果然如执政官所说,在关键时刻,他反而能保持住大局和分寸。
“艾德大人,请你转告格雷果国王陛下和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女王陛下,我们不会向除他们两人外的任何人投降。也请你把你们做的事情一并转告国王和女王,你们在长桥上,私自放下了罪犯尸体并火葬,你们中的一个野兽一般的怪人,在我们前来迎接你们的时候,悍然杀了我的儿子。这两件事情,我希望国王和女王陛下能知晓。我们效忠国王和女王,但不会向你们这样的无耻无知无能之辈投降。”
“他吗的杂种,去死吧!”小琼恩喝道,纵马上前,长枪一抖,直奔杰夫。
杰夫凛然不动,身边,侍卫们轰然抢出,形成了一个盾牌阵。
一声号角在对方的骑兵队中吹响,咻咻咻,尖锐之声大响,猎狗和艾德都是脸色一变,猎狗忙放下面罩,艾德则喝道:“防御,防御!”
破空声大作,有硬箭从天空落下,密密麻麻,如大雨将至。
“盾牌防御!”艾德狂吼。
咻咻咻咻咻!
冲在最前面的小琼恩堪堪抢到杰夫面前,就被数根长箭射中,战马和他本人都中了数箭。好在对方侍卫和将军们见小琼恩中箭,并无人抢出来乘机攻击。
猎狗双腿一夹,独角兽冲出,发出吼声,对方骑兵战马受惊,一阵混乱,猎狗长剑盾牌挥舞,抢到小琼恩身边,杰夫见那独角兽太过邪恶,骑兵们的战马纷纷走避,无一马敢上前接战,他在侍卫们的保护下飞快退进了阵中。
更多的箭雨倾泻而下,猎狗手举盾牌,挡在了小琼恩面前:“回去!”他吼道。
短短时间里,小琼恩再中数箭,对方有备而来,一千弓骑在枪骑的后面放箭,一次齐射就是一千支箭,他虽然心中不甘,却也只能勒转马头后退。
噗噗噗!
独角兽身上连中三箭。
猎狗盾牌护住要害,跟在小琼恩身后,护住他一起退回。
艾德也收拢了队伍,一起裹在中间,盾牌举起,形成了严密的龟壳阵。但箭雨倾盆,再严密的防御也有漏洞,不停的有战士中箭倒下。
对面又响起了号角声,箭雨停歇,枪骑出列,一千枪骑,排成了严密的方阵,长枪前伸,如一面枪林形成的黑墙。
“艾德大人,你请回。刚才放箭,是迫不得已,你的将军要来冲阵,我们不得已防守。这里的事情,我也会写明在书信中,向国王和女王禀告。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们来瓦兰提斯做事不合,我希望国王和女王能给我们一个公平的答复。那个野兽杀了我的儿子,这件事情,也要国王和女王一个公平的处理。”
喊声中,杰夫的两千骑兵:一千枪骑,一千弓骑,缓缓后退。弓骑先退,枪骑断后。
艾德忍痛从肩膀上拔出箭矢丢在地上,喝道:“伤亡多少人?各百夫长清点人手。”
艾德的骑兵中也有弓骑,但措手不及,被对方的箭雨完全压制。
这一轮箭雨,几乎每一个将军都中了箭,不是人中了箭,就是马中了箭。
猎狗运气不错,盾牌上插了数支箭,人没事,但独角兽却一共中了五支箭。在救小琼恩的时候中了三支,撤退回来的时候,又中了两箭。
这一仗,艾德军团被杀了一个下马威,几乎没有还上什么手。
对方射杀了数十名士兵,伤了几乎所有的将军,带着那具死虎,全身而退。
*
夜,东城。
将军们的胳膊上身体上都裹着绷带,在中军帐里围坐。当中坐着艾德·史塔克,他的肩膀中箭,也卸下了铠甲,露出了胳膊,用白色的绷带裹住了那箭伤。
小琼恩伯爵身中了近十箭,在他的帐篷里休息,没有前来开会。
“我决定了,派出东城去见象党的执政官,我会向他们道歉。”艾德·史塔克说道。
众将军都是一怔,猎狗鼻孔里重重的哼了一声。
“我们动了他们的罪犯的尸体……”
“那只是借口,大人。他们真心投降,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和我们闹起来。”一名北境将军站起来大声说道,“那些都是奴隶死人,烧了就烧了,我们是来接受他们投降的,难道还不能把罪犯尸体放下来火葬?那算什么投降?瓦兰提斯究竟要听谁的?”
“我知道那是借口,但既然他们找了这个借口,我就去道歉一声,把那借口赌上。”
“艾德大人,他说我杀了他的儿子,你是要把我绑去给他儿子偿命吗?”猎狗重重的把酒盅在桌子上一放,发出呯的一声大响,酒液四溅,他起身,大踏步走了出去。
中军帐里鸦雀无声!
“为什么我们不打破东城?我们有战舰,战舰上有火炮。那黑城墙虽然无法靠人力攻破,但火炮一响,他们就会被吓得投降。”一名将军说道。
“国王陛下并不希望我们在瓦兰提斯开战,他希望能和平接受这些地方,也承诺过这些地方还是归象党和虎党执政,只要他们下跪臣服并宣誓效忠于国王陛下。”艾德说道。
众将军又是一阵沉默。
“我明天会去东城见他们的执政官,先礼后兵。学士,你给国王陛下发出信件,向他禀告这里的情况,随军渡鸦还有几只?”
“十二只。”
“放出四只,确保陛下能尽快收到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