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0vp8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靈魂訂造師笔趣-第619章 剛好看書-989o4

靈魂訂造師
小說推薦靈魂訂造師
屈南生剑罩始终拢着四人,也便在这一瞬间被炸到吐血——安心大仙身躯剧震,却也不慌不忙地抽出姜水剑再度插在自己身上,很快稳定住了众人所站之地。
此时再看通天鼎中,在那白光消散之后,整个空间仿佛都被星光填满——吴比只觉得一阵头重脚轻,再睁眼的时候如同漂浮在了宇宙之中,而屈南生的剑罩就是众人的载体,天空中的星……则不断释放着瑰丽奇幻的波动,一波又一波地抚过己方众人……
吴比也有一阵奇怪——这到底是真实的宇宙,还是陈新想出来的画面?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似乎都不甚合理……
他陈新也没有飞升过,如何能得知宇宙的景象?要是真被他看过了的话,也不会把眼光放在这安国殷国边境的小小空间里吧?
虽然画面如此之奇妙,但看屈南生的表情……显然并不好受——每有星光与剑罩接触,屈南生便是浑身一震,似是在遭受着极为严重的冲击;与此同时吴比也看到,屈南生的皮肤与衣角正反复从干裂、变黑,如同正在经历炙烤。
吴比也才明白石芽所说的那句“以宠姬的生魂为引,灵元为火”的含义——整座通天鼎就是陈新的炉鼎,此时是在把鼎中的一切都当做是灵丹妙药来炼,炼到你化作骨灰、只剩那黑黢黢的一个小球。
至于卅七,当然就是被当成了柴火,拿来烧过了一次,幸而未死,也才帮众人推测出了此间情形。
吴比魂导光环开满,对屈南生道:“怎么样,力道比之路荡如何?”
屈南生刚与欢喜境的路荡实打实地打过一架,所以此时吴比并没有非常担心——这炉鼎再厉害,也不过就是陈新一手促成,按照常理推断应该也抢不过乘鹤楼的护山大阵……亦或是八方湖的巨人之阵,屈南生所承受的压力……恐也逼不过刀主的垂死一搏。
果不其然,听吴比一问,屈南生的回答也非常耐人寻味:“刚好。”
“刚好什么?”林红缨虽然已经见识过屈南生的刺天剑,但对于他本人还不是特别熟悉,听不出隐藏的另外一重含义。
“刚好够我练一练刺天剑……”屈南生补了一句,顺便把胸膛中的姜水剑插得再深一些。
林红缨没听明白,转头望向吴比,用眼神继续发问。
“要刺天,先刺己。”不等吴比回答,屈南生倒是非常体贴地解释了一句。
吴比听得连连点头,知道屈南生距离找到自己的“英雄之道”更近了一步——就连当人杰也是要先奉献自己,那成英雄又怎么跑不掉?屈南生自刺,其实还是在帮助自己磨剑心、顺道练功罢了。
“而且通天鼎给的压力刚好,极为适合我我借此再做突破。”屈南生继续撑着剑罩,没打算放众人出去涉险。
林红缨当然见过为修炼某种功法痴迷之人,却没想到安心大仙也是其中之一,而且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也能如此,一时间不知道是该佩服还是该催促。
“在下面急,是因为要救水芹。”吴比帮屈南生解释了一句,“眼下只需再解决掉陈新就能终结此战,他当然就有空练功。”
石芽听了,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之色,再度闭目——不用说,便是要用栖霞池的心有灵犀之法,去追陈新的踪迹了。
于是剑罩中只剩吴比和林红缨暂时闲着,二人对视一眼,均觉得该说点什么,却很难找到合适的话题——毕竟半天之前二人还是敌人,再往前推一推,在鼎城的时候,他们两个可是还交过手的。
片刻无言,终究还是林红缨找到了话题:“我记得……刺天剑不是老许的独门修法么?怎么安心大仙也会?”
“嗯……博采众家之长嘛。”吴比当然不能说安心大仙就是许何的徒弟,不然不就把林红缨的辈分弄低了么?
“怪不得。”林红缨望着剑罩叹道,“老许只擅以力攻敌,却没有如此转圜如意的守护之法……想不到能被安心大仙练成这样。”
“呵,也许跟那老东西的脾气禀性有关……”林红缨自言自语,竟然不小心说中了实际情况,“当年许何不走寻常登仙之路,满脑子想得都是刺破了天,然后上去看看,也难怪会练成那种剑法……”
“如此说来,安心大仙要诛邪仙、辟天庭,二人倒也算是一脉相承了。”林红缨笑笑,悄咪咪向吴比打听起了安心大仙的志向。
“诛邪仙、开天庭……其实都是为了不教凡人做猪狗。”吴比也正好借此机会与林红缨说说,省得他不知道凌云社的指导思想。
“安心大仙是说真的?嗯,该当是真的。”林红缨自问自答,只因他已经对屈南生的脾气有所了解,知道他不出虚言,不然也不会舍得放路荡一条生路——那可是个欢喜境的生死仇敌,就这样被他说放就放了?
“这个嘛,你慢慢品,慢慢看。”吴比摊摊手,知道这番话都被屈南生听了去,权当让他明白明白修行之士内心所想了,“现在我也说不准安心大仙的志向,你可以随他走到底,验一验是真是假。”
“该当如此。”林红缨点点头,又不言语了。
过了片刻,吴比突然想起一事——通天鼎中天火又起,可别烧死了卅七……
“卅七怎么样?”
“这次没轮到她。”小绿当然是时时刻刻注意着。
“找到她,等这一趟天火结束,我们去救她出来。”
看了半天看不出所以然,吴比暗骂自己脑袋短路,干嘛用肉眼去看?于是打开灵魂眼,却是一下被面前景象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