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pcf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Turn115.教導、時間與覬覦者熱推-9g2ro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这……种说法实在是……”
“很令人不可思议不是吗?”King说道,“不可否认,无论是playmaker还是焚魂者,lost事件的受害者们都因为lost事件而失去了短暂的人生,
但是,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人怀抱着失去的毫无意义的人生度过的,而你,GO鬼冢先生。”
听到King的话,GO鬼冢下意识的抬起了头,他仿佛看到了King身后的光芒,在那后面,有神圣的光辉在闪烁。
“GO鬼冢先生,我很佩服你,你的前半生可以说获得比谁都更加认真,更加努力,没有人有资格对你的人生指手画脚,焚魂者没有这个资格,playmaker也没有。”
GO鬼冢似乎受到了感召一般,眼瞳逐渐失去焦距,他在思考,脑海在飞速旋转。
就像是溺亡在强欲之海的鱼一般,企图抓住名为“理由”的最后的尊严稻草。
“而你与我们的暂时的合作,只是为了拿回本就该属于你的胜利。”
“没错……我们是合作,而不是谁的附属!”鬼冢的眼睛亮了起来。
成了。
“King阁下!请原谅我这一次的失败!下一次……不,只要在遇到焚魂者或是playmaker,我都会尽我所能,让您看到我的胜利。”
“是我们的胜利,”King重申了一下,“你,与我们SOL公司的胜利。”
说完,King顿了顿,“我们是合作,不是吗?”
“是的!是我们的胜利!”
“去找财前吧,GO鬼冢先生,”King说道,“他会替公司尽我们所能帮你取得下一次的胜利,以绝对公正的方式。”
“是!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GO鬼冢就要按下登出键。
就在这时,King忽然间再次叫住了他,“GO鬼冢先生。”
鬼冢立刻转身俯首,“King阁下,还有什么吩咐吗?”
“GO鬼冢先生,我们都是凡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为了实现我们不同的价值,就像是你在追求胜利一样,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活着,谦卑而认真,所以,我认为努力的人就应该得到他想要的,任何人都不应该对在努力朝着自己目标奔跑的人碍手碍脚,不是吗?”
“这是当然的!King阁下!我会将焚魂者和playmaker,彻底排除!”
King像是在欣赏自己的作品。
GO鬼冢能感觉到King审视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来回扫视,随后像是在点头,满意的说道,“去吧,去为胜利做好准备。”
“是!”
看着GO鬼冢离开,隐藏在不知名角落的King嘴角上扬,“幸好,及时的将这个人拉了回来。”
King的叹息在这个虚拟的小小世界响起,但随后却又笑出了声。
“热血的人与热血的人对撞,往往能将原本既定的轨迹撞翻,就像我那个热血过头的儿子……哼哼哼哼哼……好了,你究竟躲在了哪里呢?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还得好好感谢感谢你……”
“被囚禁于人类狭小身躯的证明,已经不在了!”
……
晃晃悠悠,凉凉丝丝,疲惫感随着黑暗的吞噬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本满足。
“喂!醒醒!醒醒啊!”岛直树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将泰瑞斯从梦中惊醒。
“啊?直树大哥,早啊……”
“早个鬼啊!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能睡着!还有!这里是link vrains!别用真名称呼别人啊!”
“哦……哦!!!”火箭头终于彻底从梦中惊醒了,“我记得我们之前在和一个金色的家伙决斗来着……”
“你还记得啊!”极限勇士喊道,“真服了你了!被吊起来还能入梦!”
火箭头脸上一僵,虽然圆滚滚的脑袋没有表情,但是极限勇士很明显能感觉到这个家伙被吓住了。
四下看了一眼,此刻火箭头与极限勇士身上被捆着铁索,而铁索的另一端连接在一个巨大的古罗马雕像手上。
“那么我们……我们现在是在……”
“终于想起来问了吗?!我们被活捉了!然后吊在这里用来胁迫playmaker!”
“那playmaker呢!?我们得提醒他不要来啊!”
“……”极限勇士颇为无语,“你刚才救命喊得那么大声!Playmaker怎么可能听不到!?”
“他竟然来了!?”
极限勇士朝着上方努了努嘴,“你看看那边!”
两个巨大雕像的顶端,一场决斗正如火如荼的进行。
火箭头认出了其中一人,不由得惊讶的大喊道:“playmaker!”
“呦,醒了吗?”哈尔在雕像头顶看到两人醒来,于是招了招手,说道,“那正好,省得我把你们喊醒了,毕竟,playmaker的陨落总要有人做个见证。”
“你说什么?”
“今天playmaker,死定了!”
“轰!”一声巨响,playmaker倒飞了出去。
【LP:4000→1600】
“playmaker!”艾飞了起来,“没事吧?那家伙怎么回事?短短时间内变得这么强了?”
“真是与你相称的悲惨姿态啊!”鲍曼嘲笑着说道,“我盖上一张卡,回合结束!”
“来吧!继续决斗!”在宣布回合结束之后,鲍曼神情狰狞的说道,“一直挣扎到最后给我看!你这一无所知的赝品!”
“赝品?”playmaker听到这个词满头雾水。
“他在说什么?”艾也是一脸问号。
“你的想法我了如指掌,你是不可能战胜我的,”鲍曼回答道,“要问为什么的话,playmaker!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哈?”
火箭头和极限勇士同时愣住了。
“哦……”哈尔似乎明白了什么,阴险的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
playmaker似乎想到了某种可怕的可能,为了求证,他又继续问道,“你在说什么!?鲍曼!你究竟是谁!?”
“我是十年前lost事件的受害者!”
“诶!!”艾一惊,“那么……他也和恶灵一样,当时被关在其他房间吗?”
“没那么简单……”playmaker在心中补上了一句。
“我要说的是,暗之伊格尼斯,连你也不知道的事实!”鲍曼说道,“playmaker,你说你是lost事件的受害者,但你真的是吗?”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说过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鲍曼叙述道,“10年前,你被诱拐并被监禁起来,那边那个伊格尼斯就是看着你的样子诞生的。
与此同时你那数据、感情、思考、经验一切都被备份了起来,可以说,这个备份就是在网络世界中诞生的另一个你。”
“什……什么?这么说……来……”艾瞠目结舌。
“但是,那个数据因为偶然的一个事故,将你的意识彻底与之互换!于是就诞生了你!而我,被关进了那个数据空间中!”
“什么!?”
听到这个答案,震惊的不只有playmaker,就连远处的极限勇士和火箭头也被吓了一跳。
“他他他……他刚才在说什么?”极限勇士结结巴巴的问道。
“他说,他是playmaker本人,而playmaker,是一个不知道什么事件所造成的备份数据意识文件!”火箭头也一脸不可思议。
虽然两个人都不知道lost事件是什么,但从playmaker和鲍曼两个人深恶痛绝的表情来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然而,lost事件可以和自己无关,但是playmaker究竟是什么人,却和两人有很大的关系。
“这么说,现在的playmaker是冒牌货吗?”
“不是!我们一直以来认识的playmaker在现实中是个冒牌货……”火箭头解释完,随后又喃喃自语,“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
“没错!”鲍曼说道,“也就是说,我才是你的本体!而你,只是个在数据空间中诞生的赝品!”
“那是不可能的。”遥远的废墟从云层中露出一角,一名少年躲在角落后方,抬起头侧过脸看着那边的决斗。
“妈妈,还有那个恶魔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人类的意识和思想绝对不容许任何人玷污。
意识和数据进行交换,很有可能会出现感染型bug,这个世界会变得很容易穿帮。
想到这里,少年打算站出去,但是想了想,又很快坐了回去。
“而且,就算机械能复制人类的思想、思考模式和感情,也无法复制人类的记忆,那么,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
“这不可能!”听完鲍曼的话,playmaker反驳道。
但是刚说完,他就变得哑口无言,要怎么证明“我就是我”呢?拿出证据?
我就是我,难道说有一天还能变成“我不是我”的状况吗?
“所以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对你的思考方式了如指掌,”鲍曼说道,“从被关进电子世界的我就一直都在等待这个机会!打倒你这个赝品!夺回我身体的这一天!”
鲍曼抬起手,指着playmaker,“我要打倒你!然后成为你!”
这下子可不得了了。
哈尔看得兴起,从雕像上坐了起来,“playmaker被打败之后会怎样呢?和鲍曼交换身体吗?那可就有趣了!”
“playmaker是假的吗?”艾也疑惑了起来,“而且还是那个鲍曼的复制体?也是个AI?”
随后,艾打了个激灵,猛地点头,“有可能!绝对有可能!正常人类谁会是playmaker啊!?决斗技术强得和AI有一拼……”
然而思考了许久得不到答案,艾只能看向一脸严肃陷入沉思中的playmaker,“呐……playmaker大人!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我只能说,赢下这场决斗的人才是正确的。”
Playmaker仿佛没有在说自己,而是将真相放到了整个大局之中。
“竟然没有否认啊!”
不过转念一想也是,如果playmaker输掉了决斗的话,那么鲍曼就会取得playmaker现实中的身体,那么,谁才是真的就真的无所谓了。
而playmaker如果胜利的话,那么鲍曼就得不到playmaker现实中的身体,那么真相也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所以,胜利的人才有资格改写历史。
“所以果然playmaker才是赝品吗?”想明白之后,艾垂头丧气起来。
Playmaker看了艾一眼,心道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
随后他又看向了鲍曼,不过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自己绝对不是AI,否则之前怎么可能轻易输给稻草人呢。
“playmaker!!我相信你!!”
就在这时,下方传来了呐喊。
Playmaker低下头,被吊在雕像手上的两个人随着铁链荡来荡去。
“我相信你!不管你是不是赝品,但是你打败了汉诺骑士,还有拯救了link vrains,这些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火箭头被吊在雕像手臂上朝着playmaker大喊,“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所以你不能动摇啊!Playmaker!!”
“火箭头?”
听着火箭头的话,极限勇士也反应了过来,也抬起头朝着playmaker的方向大喊道,“playmaker!加油!无论如何我们支持的都是现在的你!”
“你们……”playmaker低下头,虽然脸上依然毫无表情,但是心里却产生了一丝波动。
“这两个家伙……”对于火箭头和极限勇士的话,鲍曼忽然间愤怒了起来。
在他的认知中,他才是真实的,他才是真正的playmaker本体,而playmaker只是窃取了他的人生,并代替他享受真正的人生的小偷。
为什么这两个家伙竟然会给现在的playmaker加油……
但是转念一想,鲍曼又狞笑着哼了一声。
留着这两个家伙也好,让他们见证属于playmaker时代的陨落!然后他们就会知道,谁才是真正的playmaker!
决斗打到这里,playmaker已经知道了鲍曼获得的力量究竟是什么,那和卡组无关,而是信念。
想要获得自由,想要夺回身体,想要复仇……
这就是获胜的理由!
对于playmaker而言,他要想的东西却没有那么复杂。
第一,赢得决斗,就能救回草薙仁的意识以及下面的那两个家伙。
第二,赢得决斗,或许就能知道鲍曼他们的身份和电子界的关系。
第三,这场决斗,无论是否迷茫,都没有输掉的理由!
“我的回合!抽卡!”playmaker看了眼手卡,“通常召唤控件小子!”
一名手持激光手枪的电子界战士落在场地上。
“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从手卡将一只电子界族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我将RAM云雄羊特殊召唤!”
召唤的光芒闪烁,一只电子界的绵羊落到了控件小子身边。
“RAM云雄羊的效果发动!将自己场上一只怪兽解放,从墓地中将一只电子界族怪兽特殊召唤!我将控件小子解放,从墓地中特殊召唤更新干扰员!”
“没用的!双剑高驱动骑士的效果!会让和他相同属性的怪兽效果无效化!”
“都是因为那家伙,”艾说道,“风和炎属性的怪兽效果全都无效化了……”
想到这里,艾不得不为自己找好后路,“说起来,我现在应该支持这一边呢……还是那一边呢?”
“回路联合!出来吧!Link3!雷管删除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