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lce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有一座藏武樓笔趣-第五百五十八章 真正的燕九-wbbbq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不错,我才是要杀你的人,再告诉你一件事,死在你手里的只是一个没有名字的失败者,他只是一百三十二号,我,才是真正的燕九。”
真正的刺客,或者说真正的燕九虽然是以一种很不屑的语气在说话,但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眼神也没有任何波动。
他并非真的鄙视一百三十二号,只是在强调自己更强,但也绝非不忿或者炫耀。
他整个人,浑身上下唯一具备的,便只有那深沉的恐怖,以及如大海一般汹涌澎湃的杀意,铺天盖地,凝若实质,甚至刺激的附近十丈之内的空气都变得血腥味浓浓。
康长老本能的后撤数步,乃是两者无形的气机交锋,他因为中毒的关系,状态和实力大减,不敌对方,采取的退避手段。
但与此同时,康长老也从这个真正的燕九话中提炼出一些十分有用的信息。
死在他手里的,只是一百三十二号,听起来像是某种组织的排名。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在他前面,还有一百三十一个人?
假如真的是排名,俺么排名的依据是什么?实力,身份,年纪?
康长老无法想象,这等经过精细计算,剑法高超,差点杀了他的高手都只能排名一百三十二位,在他前面的那些人该有多强。
这可不是二流三流的高手,而是至少一流高手起步,论起杀伤力,还要远超一流高手
再说燕九,也许,他就是这个组织排名第九的强者,之所以多了一个燕姓,是因为他已经得到某种认同,被赐予了姓氏。
综上所述,是一个无比庞大且可怕的势力要杀他,而且他只是一种附带,对方真正要针对的,或许是庄家。
那么原因呢?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答案几乎想都不用想就从脑海中跳出。
“有人不满意这场联姻,要破坏,我则是一个必须要铲除,用来警示那些将会对庄家释放善意的势力。
这是百花谷?是段毅?还是其他不想看到郭家和庄家联系起来的巨头?”
高坡上,丁玲此时脸色也是无比的凝重,她没有顺风耳,听不到两人在说什么,但她精通唇语,再借助“千里眼”的功能,将两人的话看得明明白白。
她虽然错过了之前康长老和黑衣剑客之间的死斗,但只是眼下所见,以及了解的,已经足够推测出一些东西了。
“段毅,如果真的是百花谷找的这一波杀手,那么我们要重新估计一下你这小情人背后的势力了。”
敢对南方魔教的长老动手是勇气,实力足够就是底气,河北地界,有这种勇气和底气的势力并不多。
一旁的段毅本来正闭目沉思黑衣剑客那诡异莫名的一剑,忽然听到丁玲这么说,有些意外,睁开眼望向身旁的女人,
“怎么说?下面又发生什么了?”
丁玲也不说话,直接将“千里眼”递给段毅,示意他自己去看。
段毅也不矫情,接过“千里眼”,就见到原本凉茶摊子的位置上,场面已经一触即发,而且那个在他眼中十分平凡的后厨年轻人,竟然变得不再普通。
段毅的剑道造诣远在康长老之上,对于真正的燕九身上那种怪异的气息很是熟悉,一眼认定,他不但修炼了黑衣剑客那诡异一剑,而且修为远在其之上。
“不对,那个人之所以能用出那一剑,根本不是自己的修为,而是这个人将一缕剑意灌注在他的身上,所以才能使出这等与本身剑法截然不同的路数。”
段毅忽然间就想通了一件事。
那黑衣剑客刺杀康长老时,用了一字电剑剑法,还有一门以杀意催动的诡异剑法,两者路子截然不同,但被其完美的交错施展,没有任何的不和谐之处。
但段毅也看得很清楚,那人的剑道造诣甚至未曾达到人剑合一之境,如何能有这般惊艳的表现?
现在看来,对方只是一个木偶,傀儡,剑招还在其次,剑意才是根本,而且他使出的剑法,是旁人用特殊的法门灌顶传输进他的体内。
这也解释了,当使出禁忌招数,爆发潜能拼命的时候,为什么那人用的是一字电剑的路数,而不是威力更强,更加可怕的诡异剑法。
因为在释放剑意之后,他已经是一个空壳子,用不出那一门剑法了。
“只不过,这么算来,那人应该一早就知道自己的结局,还甘愿赴死,这是死士啊,丁玲说的果然不假,能动用这般实力的死士,背后岂会简单?”
段毅忽然发觉,自己对百花谷和郭暖还是了解的少了一些。
回到下方,康长老已经没有时间继续思索究竟是谁要他的命,是谁要破坏郭庄两家的联姻,因为真正的燕九已经持着那柄颇为怪异的短剑朝他缓步而行。
两人之间相距不过七丈左右,并不算远,对于轻功不错的人来说,一跃即至,但偏偏真正的燕九采取了步行,还是缓步而行。
他的步伐如尺裁,间距不大。
每一次迈步,燕九整个人的表情就冷一分,杀气就增一分,气势也强一分,看起来就像是逐渐沸腾起来的火山,蕴含着惊人的能量。
十步过后,燕九长发爆散,眸**光,呼吸之间,屡屡黑气自口鼻循环往复,一缕冲霄的气机化作剑影横亘在天地之间,声势滔天。
二十步过后,弥散于空气当中的杀意和气机收敛,渐渐如同细雨一般,浸润在手中长剑当中,润物细无声。
三十步时,燕九整个人裹挟着一股惊人的死气,朝着康长老跨步而来,疾如利箭,速度骤然提升,残影重重,恍若鬼魅。
待到人来到康长老近前时,燕九所有身为人的特性,情绪,通通消失无踪,与手中的剑彻底融为一体,以一种诡异的弧度,朝着康长老刺来。
段毅惊诧,这绝非人剑合一,因为他已经超越了人剑合一的境界,自然看得清楚。
如果非要用一种境界来形容这一剑的话,应该是人为剑御,化作剑奴。
但正因为没有了身为人的自主性,所施展的剑法也变得无比的恐怖,纯粹,与人剑合一是另一种不同的剑道之路。
那一刻,段毅眼中的世界,流水干枯,大地开裂,风云消散,生命终结。
一剑出,而万物灭。
死意盎然的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