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apq火熱都市小说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第978章 裴總留下的最後一張底牌!分享-3d9p9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小說推薦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朱小策看得一愣一愣的。
他清楚地记得,类似的讨论昨天还没有很多,只是在小范围的讨论,基本没什么热度。
可仅仅是一天时间之后,各种讨论突然多起来了!
《使命与抉择》电影的上映日期已经实锤了,除了一些最基础的资料之外并没有太多预告片放出来,但这丝毫不影响网友们的热情。
而《使命与抉择》的游戏甚至还八字没一撇,处于一种纯粹的“怀疑”状态,但玩家们也已经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才智给猜出来个七七八八,甚至有人都跟4月14日发售的《幻想之战重制版》给联系到一块了!
而且,讨论的热度还在持续地增长之中,如果这种势头真的能保持两天的话,那还真不好说!
朱小策的表情,很快从沮丧变成了意外,又从意外变成了惊奇。
“才一天时间,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在讨论?”
“如果只看这一天的效果,还真不差啊!”
黄思博脸上也满是激动的表情:“我明白了!”
“这就是裴总的高明之处,他表面上看起来什么都没做,实际上却做了很多!”
“之所以我们觉得广告营销部什么都没做,是因为我们下意识地用传统的宣传方式去套了。但这次的宣传显然没有用传统方式!”
“传统的宣传方式虽然简单、效果直接,但很难激发玩家们的参与感。”
“感兴趣的玩家只会稍作了解,之后就耐心等待电影上映、游戏发售了,不会去过多讨论。”
“而那些不感兴趣的玩家,多半也不会刻意地去了解这些问题,想要让他们也关注到,就意味着要海量投入宣传经费,因为边际效应递减的原则,这种性价比其实是很差的。”
“而裴总的宣传方案则是一种‘互动型’的宣传方式!”
“就像之前为《BE QUIET》做宣传时的解谜活动一样,这种方式可以更好地激发玩家们的参与感,与传统的宣传方式起到的是完全不同的效果!”
“通俗一点的说,就是通过‘谜语人’的方式,设下圈套,等细心的玩家上钩,而这些玩家一旦上钩之后就会主动地去跟其他人分享,从而起到一种‘自来水’的效果!”
朱小策也露出恍然的表情。
“激发玩家们的参与感?”
“咦,有道理啊!”
他仔细回味着《使命与抉择》相关的宣传方案,突然意识到之前看似无关的内容全都联系了到一起了!
广告营销部要求对《使命与抉择》相关项目严格保密,公司内部不允许外泄任何信息,游戏的内容一点都没有泄露。
电影虽然定了档期、提交了资料,但没有主动去做大规模的宣传,所以绝大多数观众都没有注意到,自然也就没有形成广泛的讨论。
紧接着,广告营销部就开始一点一点地放出风声了!
首先是花费大量的资源宣传“国产经典游戏合集”,将《使命与抉择》非常巧妙地藏在这个合集里面,表面上看起来这钱花得很不值、完全没有起到效果,实际上却起到了科普的作用。
“国产经典游戏合集”里面的游戏在玩家面前混了个脸熟,《使命与抉择》这个“国游耻辱”再度被拉出来鞭尸,玩家们越是讨论,了解这些内情的玩家就越多。
这种耻辱的情绪被再度调动起来之后,就为《使命与抉择》的发售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土壤!
其次是借由官方平台的专访,将“孵化基地”和“国产经典游戏合集”这两个概念捆绑在腾达游戏上面,一张不经意间的照片,引发玩家们对于腾达新游戏的无限遐想。
紧接着,广告营销部虚晃一枪,故意放出假消息,用《健身大作战》来遮掩《使命与抉择》,让玩家们再度陷入迷惑状态。
在玩家们吵得不可开交的关键时刻,凡齐传媒的神助攻到了,《使命与抉择》电影的消息披露之后直接一锤定音,让玩家们之前所有的怀疑全都变成了事实!
在整个过程中,裴总就像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人,总是在玩家们不经意间留下一块手帕、一件信物,玩家们在不断的争论和自我怀疑中,期待值也越来越高。
直到最后,他们找到的不再是一块手帕、一件信物、一朵被摘下来的小花,而是一封邀请函。
一个之前一直怀疑是否存在的美人在信中说邀请玩家去山上凉亭一聚,这种诱惑谁顶得住啊?
于是,之前铺垫了那么长时间的宣传终于有了结果,玩家们的目光全都聚集过来了!
而且跟传统的宣传方式不同,感兴趣的玩家会努力地通过各种蛛丝马迹试图猜测游戏和电影具体的内容,而不感兴趣的玩家也会因为大量玩家的讨论而感兴趣。
话题将会持续存在,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内,关于《使命与抉择》的讨论必然会层出不穷,在短时间内完全爆发,形成一个超大型的热点事件!
而相比于传统的宣传方式来说,这种宣传方式最大的优势就是节省。
并没有花太多的宣传经费,玩家们完全是自愿去刨根问底、了解这些信息的!
黄思博跟朱小策这么一复盘,立刻觉得裴总这手宣传真是绝了!
虽说方案都是孟畅做的,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哪是孟畅的风格?肯定是裴总指点过的!
倒不是说孟畅有多笨,关键是孟畅他的脑回路就不是这么长的,这种点子跟他的习惯完全是背道而驰。
就像某些武侠小说里写的,很多神功越是聪明的人越是学不会。
孟畅就是这种聪明人,要不是有裴总指点,他一辈子也不可能想出来这种绝妙的方案!
而且严格来说,孟畅的聪明是小聪明,而裴总不仅比孟畅更聪明,还比他更有智慧!
“这么说来,裴总是对《使命与抉择》信心满满,所以才敢于用这种以小博大、风险系数拉满的宣传方案啊。”
“但即便如此,宣传先天不足的问题也依旧还是没办法很好地解决啊。”
“尤其是电影,首日的排片和上座率这些数据太关键了,而且不是光靠电影品质就能提升的。很多质量上乘的电影因为宣传不够而暴死的事情又不是没出现过,风险还是很大啊!”
朱小策再度提出了新的担忧。
这个方案从目前来看也不是完美无缺的,它的问题就在于太过理想化了。
游戏这东西倒是还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时间长了总会火起来,等几个月也没关系;但电影就不一样了,如果初期宣传度不够,上座率不高,那么院线就会进一步砍排片,然后每日票房持续下跌,就会陷入恶性循环!
相比于传统的宣传方式,目前这种方式所带来的热度还是不太够。
因为传统的宣传方案是非常直观的,铺天盖地的广告打出去,该吹的牛逼吹出去,花钱越多、效果就越好。
但裴总现在用的这种宣传方案,虽然省了钱,但初期的效果肯定也是不如传统方案的。它的特点在于用户的忠诚度高、参与度高、后劲足,但很多路人是绝对不会一开始就被吸引过来的。
必须得是这种讨论持续地扩散、形成一种风潮,才能向着路人群体扩散。
如果游戏或者电影放出来之后没起到应有的效果,那么这个传播的链条就会凭空断裂,那就完蛋了。
黄思博和朱小策都很聪明,稍一思索就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
“所以,初期的曝光还是需要的,而就目前裴总的方案来看,一切都非常完美,唯一的问题就是目前的讨论还未能破圈。”
“如果让这种讨论持续三五天的话,还是有可能破圈的,但现在时间明显已经来不及了啊……”
朱小策眉头紧锁。
他本来觉得翻盘已经完成了,但现在仔细一想,却又觉得缺失了非常关键的一环:初始热度。
这很有可能影响整个项目的成败!
黄思博点了点头:“嗯……这确实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但是事到如今,我们也无能为力。”
“只能说,我们想得到的问题,裴总肯定也想得到。大概裴总已经准备好后手了。”
“我们做好自己的工作,耐心等待吧。”
两个人讨论了一会儿,也没想清楚最后的这个问题到底要如何解决,只好无奈作罢。
这个时候,也只能选择相信裴总了!
……
与此同时,孟畅正在自己的住处躺尸中。
今天他并没有去上班,因为他已经完全丧失了去上班的动力。
直到现在,他还无法接受这个惨痛的事实。
这个月的提成,怕是凶多吉少了!
接下来这半个月上不上班又有什么区别呢?反正都是听天由命。
游戏和电影火了,他就一分钱提成都拿不到;
游戏和电影黄了,他能拿多少提成也全看运气。
更何况上半月的时候孟畅高强度工作,把自己的热情全都透支得差不多了,现在除了瘫痪在床以外,完全不想做任何的事情。
“嗡……”
正在躺尸的时候,床头的电话响了。
孟畅呆呆地望了几秒钟天花板,然后才一甩手摸到手机,有气无力地说道:“喂?”
电话那边传来于耀的声音:“孟哥,今天你没来上班啊,是身体不舒服吗?”
孟畅:“我没事,就是有点累,需要休息。”
于耀:“嗯,确实,孟哥你这个月确实辛苦了。我这有个事情要跟你汇报一下,之前你不是让我去跟各部门沟通,说要对《使命与抉择》的事情保密吗?”
“刚才闵静超打电话问我,还要继续保密吗?他们那边有个新英雄要出,已经拖了很长时间了,玩家们等得很急,不好再继续拖下去了。”
“而且现在《使命与抉择》的小道消息已经传开了,GOG那边出个新英雄,应该无伤大雅了吧?”
孟畅沉默了。
如果早两天来问,他的回答肯定是拒绝。
但现在孟畅已经是一种破罐子破摔的状态了。
玩家们一个个都跟福尔摩斯似的,把《使命与抉择》的各种资料都猜了个七七八八,电影也全都被扒出来了。
而且,电影周末就要上映了,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了。
孟畅感觉自己已经是心如死灰:“随便吧。”
于耀点点头:“好的孟哥,那你好好休息,我先挂了。”
……
从广告营销部那边获得肯定的答复之后,闵静超立刻安排手下人对GOG进行版本更新。
“新英雄‘云雀’可以上线了!”
“大家抓紧时间,一秒钟也不能耽搁!”
闵静超催得很急,因为他能够感觉出来,这个新英雄对裴总来说应该很重要!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裴总的营销方案属于厚积薄发型的,如果说其他人的营销方案是点一把火然后开始疯狂扇风,那么裴总的营销方案就是先把大量的草料堆好、埋好引线,然后就等着星星之火快速地发展成为燎原之势!
但现在有一个问题,引线埋好了,也顺利地擦出了火花,但火势还不够,烧的不够快。
如果在周六之前,这把火不能烧得非常大,那么还是有可能功亏一篑的。
这个时候,就到了考验各个部门的时候了!
“云雀”这个角色是跟《使命与抉择》联动的,本来打算做秦义队长,但被裴总给否了。
所以,这次的“云雀”是一名穿着战斗服的女性角色。
现在,这个新英雄终于要派上用场了!
这次的更新将会牵动无数GOG玩家们的心,而闵静超也正好借此机会帮忙宣传一下《使命与抉择》,略进绵薄之力!
“这应该是裴总留给我的一张关键底牌吧?”
“嗯,差不多是时候打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