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qfv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旅心僧-第887章 遇到意外怎麼辦?相伴-71brw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887章遇到意外怎么办?
天荡山内部,人数将尽十万之中,有五分之一没有修为,都在负责后勤供给,除此之外就是炼气期弟子最多,和筑基修士又分走了三成份额。
他们在真正的大战前,如土鸡瓦狗般不堪一击,真正实力堪堪过半,五万多主力,此刻倾巢而动,在外围重重布阵,隔着大阵疯狂阻击。
每一次出手,都几乎用尽全力,绝大部分都心惊肉跳,他们甚至未见过妖兽,曾经幻象自己修成侠影大能,到处斩妖除魔,在这一刻土崩瓦解。
这无数年,前方海岸如火如荼的对抗厮杀,人族修士战死十几万,这些天荡山弟子,仍被当做蚕茧宝宝般呵护。
仅发生几次象征性出战,参与的也不过数千几百,妖修的强悍和恐怖,仍然经过回来的同道宣传,以及在无数资料里,拓展自己的眼界。
现在,他们突然正面对阵,动辄上百丈,甚至千丈或者百里大小的巨型身躯,猛的昂首踏步,以俯视姿态凶狠碾压而至。
厚重外甲和鳞片,可以承受无数法宝同时一击,张口呼吸就能造成风暴,狰狞凶相堪比再生的恶魔,随便拍出大爪,便等同灵宝之威。
大阵外,无数小法阵被一一击破,中型杀阵摇摇欲坠,里面都是数十个身影在维护加持,但他们也很快消失了。
好多化神境界,以及苍元期修士,直接在巨震中灰飞烟灭,他们面对的,可是无数十一二级的强大妖物,法阵未破,自己率先而亡。
‘轰隆隆——!’
‘咔嘣……!’
‘叮叮当当!’
每道堪比氢弹爆炸般的强光,都代表有双方高阶,在凶狠对垒互攻,面对几万里的滚滚妖气,天荡山被围得水泄不通,后面还有大妖靠近。
苦战一天后。
“是陆寒狗贼,勾结海妖大军,欲要灭我天荡山,诸位一起诅咒他吧,咒怨他永世不得超生!”
堂堂宗门二长老,声嘶力竭,气急败坏的大叫大吼,他身躯发颤,须发纷乱,嘴角还有血渍,双目充满血丝。
所有人厮杀至今,好友大半处于糊涂中,以为前方的人族修士被击溃了,才轮到天荡山露出獠牙。
偶有小道消息,偷偷传扬着真相,但一干高阶都没表示,尤其是几个老祖,之沉着脸指挥战斗,未引起多少人注意。
现在被半疯的二长老,忽然彻底公开了,无数修士瞠目结舌,脸色连续变动,一股凄冷从尾椎骨不断上蹿。
“闭嘴!你的天宝损毁了,就去密库再选一件,可以略作修整,但不可在此妄言,否则门规无情。”
一道霹雳瞬间打在二长老身边,将他吓得颤了颤,言辞剧烈的来源,是苍穹上的一位太上长老,他的表情更阴沉似水。
但他的这句话,却如搅动的开水,在周围沸腾滚动,波及越来越远。
‘陆寒不是去了深海嘛?他怎会在此?’
‘为何啊?陆寒那孽畜,神通之大无人匹及,怎会屈服妖族那些蠢货?’
‘我诅咒他十八代的,原来不是咱们的人族大军崩溃,是这杂碎开辟道路,笔直将数十万海妖引来的,怪不得如此突然,他真该死啊1’
不敢相信的声音,和辱骂哗然四起,众人说话越来越难听,无数身影咬牙切齿。
‘嘘!万事不能想的太绝,总有些脏东西,在众目睽睽下无法遁形,若无正当理由,那些苦战在前的同族,岂能被陆寒操控。’
‘啥意思?老兄说说看。’
‘嘿嘿嘿!若你辛苦在前方厮杀,我跑到你后面猥琐发育,甚至悄悄拖拽住一条腿,你该如何?’
‘老子当然会揍死你,先把你收拾掉,这比敌人更可恨啊……嘶!我嘈!’
那人吓得缩了缩脖子,恍然大悟的闭嘴不言了,但法宝轮动起来,狂风呼啸威能更大。
近旁的其他修士,眼中闪烁着复杂光辉,各个无比苦涩,纷纷无奈摇头。
他们自知无法左右大局,只是顺水一舟,明白其中道理又如何,大道还分为阴阳呢,事情必有优劣、好坏、因果。
这些年侥幸被呵护,侥幸委屈前方死战,今天都要数倍偿还了,不同的是那些人族大军,还有退路可寻,天荡山却如铁桶,无人可以侥幸。
唉!
“都闭嘴,给我专心对抗海妖,只有努力拨开云雾,才可见万丈光明,机缘和凶险并存,表现最好的,才有资格进入传送阵。”
太上长老的声音,又从苍穹贯下,这句话形同一扇天窗被打开,将暗沉压抑的气氛,顿时驱散不少。
‘尼玛的,我居然忘了,还有秘地的几座传送大阵,简直妙极!’
‘是啊!用这种方法退走,谁也无法阻拦,杀死杀上海妖最多者,就有从容撤走的资格,浑水摸鱼者必死。’
‘啊嘿嘿!真到了生死关头,几位老祖肯定会带上门中精英的,我天荡山怎会轻易被陆寒暗算,他太嫩了。’
‘道友们,把法宝催动的猛烈点吧!’
大阵里面气势回升,战鼓震破耳膜,每个修士都在卖力,毫无半点保留,一边疯狂催动法宝,偶尔向嘴里扔两颗灵丹。
但海妖大军已经全部就位,并且再次组成军阵模样,形成一个个巨型方块状,攻击力度也呈几何状增强。
从杂乱暴打,到逐渐井然有序,这让天荡山弟子大开眼界,毕竟灵智未全的家伙,要领悟点什么都很吃力,何况弄个复杂的造型,并且必须齐心合一。
但一个个外围法阵,被加快摧毁之后,好多人族高阶都有些瞠目,仿佛本就缠绕肉身的沉重链条上,又多了一层枷锁,气氛再次紧张。
外面万里外,一个人族渡劫老祖登临高空,盯着火爆场面,面无半点表情。
他前方不远处,有两个圣阶老妖,正谨慎的盯视防备着,大战惊天动地,也无法动摇三个身影,任凭时光缓缓流走。
“你到底想怎样?我已经开口四次了,那个人族不允许尔等残余,莫要言而无信。”
一个浑身长满紫红触须,贝壳状的大脑袋上,说话也喷出几口精气,不耐烦的厉声再次追问,身上气势逐级加强。
对面的身影,反而更为不屑,仍旧闭口不语,并且直接盘坐,当着两个老妖,吃下一颗太极神丹,开始闭目养神。
…………
猎奇荒原被攻陷好久了,千丈海水涛涛,一直蔓延向前,向北又淹没近千万里浩土,直达几座巨峰前,才被逼停住滚滚去势。
但总有海啸,一次次发怒拍打山岳,总想将其震碎,然后倾覆所有,把任何生灵都葬在海底。
这几座万丈高峰,其实并非实体,都属于无比逼真的一个个虚影,上面还长满奇珍异果,甚至亭台楼阁都在,高度直插云霄。
但耸立的峰岳,才出现半日之短,成功阻断海妖大军追击之路,八九万人族修士得已成功退走,留下无数残肢断体和法宝碎片。
海水赤红,岸边发黑,处处死水和焦土,尸骨遍野,碎裂衣衫到处可见,似乎惨重无比。
多达九个老妖,正合力发狂猛击,伴随暴怒嚎叫,一股股巨力打在高峰上,空间裂缝密密麻麻,虚空随时都会坍塌。
‘野贼生的小虚天那些老匹夫,竟然选择这个时候出手,最后几块肥肉全都飞了,吼——!’
‘这是什么玩意?为何如此坚韧结实,分明是假象,却和真的差不多,见鬼啦!’
‘哼!若人族没有好东西,你还会真心卖力嘛,这几座山岳分明就是一件上品玄天之宝所化,至今两个时辰都未崩溃,我就缺类似的重宝啊!’
轰隆!
轰轰轰……!
‘再加点力气,我感觉找到弱点了,嘎嘎嘎!’
一个青面老头,脸上画着狂兽皮毛上的纹路,法相是巨型青色狮头,和千丈高的海象身板,拖着一条十里长坚甲巨尾,凶目放出咄咄凶光。
他手里擎着一把巨斧,似乎是某种石料打磨而成,表面挂着上百颗金星,还有几个古怪字符。
巨斧落下的地方,是其中两座山峰合拢的一角,那里已经出现道道白痕,有精纯灵气正在外泄,形同出现针眼的气球。
恰在此刻,苍穹深处响起怪异隆隆声,直接抹去一切杂音,众妖纷纷哑然,都抬头向上望去。
结果莫名威压越来越大,一道白光降临,正延伸到某座高峰之巅,里面有个光影越来越清晰,恐怖气息毫不保留,堪比仙家下凡般,惊得他们脸色大变。
十二级以下大妖,直接匍匐身躯,被压的难以抬头,神照级别往上,才强撑着竭力看去,眼皮仍如坠着巨石般沉重。
“奇怪!一个人族没有,他们还有几个活着的?”
现身的是个青年,扫视附近半晌,才将目光定格在黑压压的海妖军团上,他看到目力所及的,将近三十万之众,排列的还算整齐。
十多个圣阶老妖,大半都在猛砸脚下山岳,山体上已经出现不少裂缝,随时都将坍塌。
“人族?哈哈哈哈!顶多还有八九万个残废,若非被这点障碍拦截,早就进了我们的腹部。喂!你哪里蹦出来的,或是其他战场的探子?还是想让我打打牙祭?”
有个老妖随手一捞,就从海面抓起一把骨骼,上面还带着些许碎肉,扔进大嘴咀嚼起来,并舔舔嘴唇,表示非常贪婪。
“是你?叫陆寒的那个家伙,你怎么从深海跑回来了?”
不远处,一个神照大妖,尖声尖气高叫起来,表情如见魔鬼般,转身就向后跑。
他的叫声,如晴天霹雳,立即把众妖惊醒,仿佛听到最恐怖的故事,各个大惊失色,先后快速暴退,并全力凝神戒备。
“胡说八道,前两日的消息,还说他在深海,正被无数陷阱搞得焦头烂额。”
“他就是……就是个把蛇龙族灭掉,又打死神族上千强者,并导致老族长失踪的那人?”
“对啊!王族布下的‘万妖炼海大阵’和那件玄天灵宝,都未能奈何这家伙,传说他是仙界偷渡下来,暗中支援人族道统的家伙。”
嘶!
这些老妖听着,越来越胆怯畏惧,结合刚才那等超强威压,和诡异的出现方式,可信度逐渐增大。
关键是,深海到达这里,他们要走上几个月,远达几亿万里,如何做到瞬间到达?
“那又怎样,为了防备这家伙,宝虾王曾经赐我两件重宝,没想到真会遇上这家伙,加上诸位集结的力量,至少可以维持不败。”
有个老妖忽然挺起胸膛,眼角里闪过狡黠,瞪大眼睛高声压过嘈杂,底气充足无比,并且重重一拍肚皮。
但他们都看到,陆寒早就转移注意力,盯着脚下山峰正在思索,似乎无视这些药物的存在。
‘这件玄天之宝不错,看似山岳般的土属性构造,实则本性属木,并且温养了不知多少载,木之精魄及其可观。’
那咕咚!
就见他伸出手,重要以为陆寒要大开杀戒,赶紧向一起靠拢,打起十二分精神防卫。
却发现他的手,对着几座山峰打出几道法决,掌心已经铺满璀璨绿光,木属性法则凝聚到极点,向脚下山岳轻飘飘按下。
‘啥意思?’
众妖疑惑,但感觉周围湿气开始浓郁,随后出现大量雨滴,从高空哗啦啦落下,皆为木灵气凝华而成。
更诡异的是,陆寒脊背上,冒出一棵璀璨碧绿巨树,快速生长变高,差点撑破苍穹。
“起——!”
在所有妖物惊骇表情中,一座又一座山岳,接连凭空消失了,瓦解后形成恐怖的木灵洪流,都被陆寒吸来,围着他涌动奔波,仿佛在打造另类的碧绿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