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qp7超棒的玄幻小說 搖滾教父 txt-第787章 驚變看書-m5jfb

搖滾教父
小說推薦搖滾教父
一阵漫长而压抑的沉默之后,鲁伯特-默多克缓缓开口,问道:“摩根想要踢我出局?”
老默多克的语速不快,语调也很平稳。
就像是普通朋友之间随心所欲地闲聊一般。
但这句话说出来,却是给人一种极大的压力。
一听到默多克的这番话,埃文立刻感到背后一阵寒意,却是在不知不觉之间,背后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
即便这些年来,鲁伯特-默多克已经开始为退休做准备,逐渐退居二线,但在新闻集团内的影响力,却是一点都不见降低。
当这个老人露出峥嵘时,即便是北美那些“天龙人”们,也要忌惮几分。
不过,作为新闻集团的股东之一,埃文虽然在外界没什么名气,但能在新闻集团的董事会当中稳稳地占据一席之地,也绝对不是什么任人拿捏的小角色。
稍稍调整了一下呼吸的节奏,很快,埃文就恢复了平静,丝毫不露怯地与老默多克对视,点头道:“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没错,是这样。”
“那么……”
鲁伯特-默多克的语气没有任何的改变,但给人带来的压力却是更大了几分:“你是决定站在摩根那边,与我为敌了吗?”
沉默了几秒钟,埃文摇了摇头,开口道:“我只站在利润这一边。”
一个很公式化的答复。
也是一个最标准的商人式答复。
作为一个投资者,埃文不可能与自己的利益过不去。
事实上,无论如何选择,绝大多数董事,在站队的时候,第一个关键性因素,永远都是利益两个字。
作为新闻集团内为数不多有足够影响力的“中立派”,埃文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为自己争取到更大的利益。
作为一名商人,追求利润,永远是一种本能。
鲁伯特-默多克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埃文的意思。
或许是因为埃文的这番说辞,两人之间的气氛又开始有所缓和。
思考了片刻,鲁伯特-默多克开口问道:“在开出我的条件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你是否还有继续持有新闻集团股份的计划?”
“坦白说,这取决于你能不能让我看到股价重新升值的希望。”
埃文毫不犹豫地说道:“以现在的股价,我承受了数亿美元的损失。不过,这个数字还没有达到我的底线。如果未来有好转的可能,那么我当然不可能卖掉手中的股份。”
埃文这番话里透露出来两条信息。
一是他对新闻集团股价暴跌的事情十分不满。
这是理所当然的。
作为一名大股东,公司的股价下跌,是实实在在影响到了埃文的切身利益。
埃文若是会对此表示喜闻乐见,那才有鬼了呢。
第二,则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信息。
那就是,新闻集团的股价下跌程度,还远远没有达到埃文可以承受的极限。
这也意味着,鲁伯特-默多克还有时间,来争取埃文对自己的支持。
若是再想深一层,埃文话里话外,似乎都是在暗示,若是鲁伯特-默多克能够拿出一个具备足够说服力的计划,再加上“适当的利益”,完全是能够拉拢埃文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对此,鲁伯特-默多克没有表示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一番说不上愉快,也谈不上让人多么不满意的会谈结束。
送走埃文等人之后,鲁伯特-默多克站在窗前,看着窗外。
曼哈顿的夜晚永远灯火通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规律在这里并不适用。
夜幕之下,有的人在工作,有的人在寻欢作乐,而在那些普罗大众的目光所看不到的阴暗角落里,还有各种各样的犯罪场面。
这,就是纽约。
这,就是曼哈顿。
这,就是世界经济的“心脏”。
——至少在这个年代如此。
每当站在这座位于大厦顶端的豪华公寓窗前,鲁伯特-默多克总会有一种将全世界踩在脚下的感觉。
这种感觉,既是来源于这栋大楼超过八百英尺(约240米)的高度,更是来源于老默多克手中的财富和所处的地位。
而后者,几乎完全来源于新闻集团。
确切地说,是新闻集团执掌者的这个身份。
无论新闻集团的未来如何,若是灰溜溜地被赶出自己一手所创建的公司,至少可以确定的是,老默多克将会失去眼下正在享受的这个“小爱好”。
站在窗边看了片刻,鲁伯特-默多克端起酒杯。
猩红的液体在杯壁上留下显眼的痕迹,被老默多克缓缓送进口中。
虽然说红酒的劲头不强,但一口气喝下一整杯,老默多克还是感到一阵酒意上头。
吐出一口酒气,老默多克自言自语地说道:“公司是我的,谁也别想夺走它!”
落地窗的玻璃上,映出老默多克的倒影。
这个看上去十分平凡的老人,一丝不苟的表情透露着几分阴冷,而眼神则散发着令人感到刺骨的寒意。
……
几周之后,发生了一件震惊全美的大事。
【窃听门】丑闻的主角之一,被FBI严密看管的默多克家族次子,詹姆斯-默多克在看守所内暴毙。
据称,詹姆斯-默多克于半夜十分忽然出现了严重的呕吐、发烧、神志不清等症状。
值班的探员第一时间发现了詹姆斯-默多克的异常,并在向上级请示之后将其送往医院。
但就在去往医院的路上,詹姆斯-默多克就已经停止了心跳。
甚至没有撑到急救室。
由于事发突然,FBI并没有在次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是否会对詹姆斯-默多克进行尸检,不过却是公布了一份急诊医生的“非正式报告”,认为詹姆斯-默多克是死于中毒或是食物过敏。
至于具体是“一场意外”,还是一起“精心策划的谋杀”,只能是等待详尽的调查之后,才会给出最终的结果。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几乎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
尤其是正在对新闻集团虎视眈眈的【量子娱乐】,更是所有的计划几乎都被迫停滞了下来。
罗杰得到消息的时间比媒体要早得多,在詹姆斯-默多克确认停止心跳的不到两个小时之后,就接到了消息。
确认消息没有出错之后,罗杰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紧急叫停了一切针对新闻集团、针对【窃听门】丑闻的动作。
在这个时间,詹姆斯-默多克的死亡,或许对默多克家族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但是,对于【量子娱乐】,以及其它所有希望借着这个机会,对新闻集团有所图谋的人来说,损失只会更大。
死亡,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武器之一。
死亡,可以让臭名昭著的恶棍变成受人敬仰的传奇巨星,可以让默默无闻的小角色一夜之间成为好莱坞有史以来最为传奇的影帝。
同样地,死亡,也可以让危在旦夕的新闻集团,瞬间从施害者的角色,转变成一名受害者,得到世人的同情。
这个转变,很明显地出现在了股市上。
虽然说,詹姆斯-默多克的死亡,并没有挽回新闻集团股价下跌的趋势,但在吸纳了一批股份之后,虽然新闻集团的股价并没有半点抬头的迹象,但却也没有人再继续出售手中的股份。
——没有成交,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涨跌。
在这个时候,新闻集团也展现出了顶级传媒巨头的影响力。
在新闻集团旗下的媒体不断的渲染之下,詹姆斯-默多克的死亡,成功将人们的注意力从【窃听门】丑闻上引走。
再加上老默多克在记者面前痛哭流涕,演技飚到了冥王星上去,赚足了公众的同情心。
老年丧子,无论是在哪一个国家,都是让人备受同情的一件事。
“抱歉,我的委托人太累了,请各位理解一下一位痛失爱子的父亲的心情。接下来,将由我代替我的委托人,回答你们的问题……”
鲁伯特-默多克在邓文迪的搀扶下离去,留下他的律师继续主持着这场新闻发布会。
罗杰关掉电视,摇了摇头,看向费迪南德,问道:“查出来什么线索了吗?”
“哪有那么快?”
费迪南德苦笑一声,看了看康卡斯特的代理人,又看向罗杰,说道:“罗杰,我可以保证的是,这绝对不是我们的人干的。但是有动机,也有能力在FBI的保护下杀人的,绝对不止一家,我们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查到有价值的线索。”
就像是詹姆斯-默多克站在【窃听门】丑闻的风头浪尖,差点引爆了新闻集团的内部矛盾一样。
詹姆斯-默多克的死亡,同样有可能引起【量子娱乐】的内部矛盾。
除非是那种话语权高度集中的公司,否则,任何一个股权分散的大型集团,内耗和互相猜疑,本就是不可避免的。
若是再有一个导火索,引发巨大的内耗,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我相信你们,你们没必要做这种画蛇添足的事。”
罗杰摆了摆手,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而是说道:“我怀疑是那个老狐狸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但是其它人的嫌疑也不能放松,说不定就是哪个竞争对手搞的鬼。”
在罗杰看来,默多克,或者新闻集团的其它大股东,是最大的嫌疑人。
但是并不能完全排除第三方的可能性。
就罗杰所知道的,对新闻集团的资产感兴趣的,远远不止【量子娱乐】一家。
【量子娱乐】在这件事上占据了明显的优势,其它的竞争对手可不会干等着【量子娱乐】吃饱喝足之后,再分一点残羹剩饭。
当然,若是竞争对手出手做点什么,用杀人这种方法来打乱【量子娱乐】的部署,无论如何都太过极端了点。
再加上新闻集团仿佛事先就安排好一般的反应,让罗杰更倾向于,詹姆斯-默多克死亡背后的凶手,还是出自新闻集团内部。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詹姆斯是被人下毒毒死的,FBI在他晚餐的餐盘上找到了疑似蓖麻毒素的残留痕迹。”
康卡斯特的代表插口道:“但是,有可能在詹姆斯进餐之前接触到食物和餐具的人太多,少说也有两位数,想要排查起来很困难。”
詹姆斯-默多克毕竟只是“嫌疑人”,而不是已经被法院裁定有罪。
即便是要受到FBI的羁押,看管的力度也是有限的。
何况,即便是真正的坐牢,也不至于说吃个犯都要走专门的“特殊通道”。
下毒,作为一种最常见,也最容易见效的“暗杀方式”,无疑是很难防备的。
尤其是,当凶手压根没有打算将其伪装成心脏病突发之类的意外的情况下。
——后者可能还需要亲自和詹姆斯-默多克有近距离的接触,比如说打上一针什么的。
而若是不考虑伪装,连这一步都省了,只要能接触到詹姆斯-默多克的食物或者餐具。
光是罗杰,随便就能想到无数个给詹姆斯-默多克下毒的机会,何况真正出手去做这件事的“专业人士”?
“这件事本来就不会是单纯的意外或者巧合。”
罗杰收起面前的文件,开口道:“麻烦你们动用一下各自的渠道,尽快查清楚。至少,也要有一个比较可靠的推断。在那之前,我们现在的一切动作全部暂停。”
……
送走康卡斯特和高盛的代理人之后,罗杰很快从侧门离开会议室。
在隔壁的休息室里,米兰达-斯特里普已经等了许久了。
很长时间以来,由于米兰达-斯特里普的工作性质特殊的缘故,罗杰都尽可能避免与其在公司或者自己家里,又或者是任何公众场合见面。
不过,这次的事态紧急,暂时就顾不了那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