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cns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董鏘鏘留德記 愛下-643. 於無聲處辭舊歲讀書-13xcb

董鏘鏘留德記
小說推薦董鏘鏘留德記
几名导师同时停止讨论,其中一个年轻导师示意端木说下去。
“刚才这位老师说我们的模式是卖报告,没科技含量,但其实我们公司是有技术的。”端木顿了一秒,“首先,我们投入资金成功研发了第一代智能选股分析系统,它能第一时间通过互联网从全球股市中挑出有负面新闻的上市公司。利用互联网科技我们可以初步查出一家上市公司的问题大小和多少。当然在调查过程中,我们还会使用其他类型的科技手段,比如卫星科技。其次,卖广告只是公司第一阶段为了生存迫不得已采取的模式。公司不会一直卖报告。不管融资是否成功,我们都会不断升级我们的智能分析系统,并在未来把它按不同功能开放给更多有需求的用户,这样公司就会增加佣金收入。但我在这里要强调的是,这些都不是公司的重点收入,未来公司最重要的盈利点将直接来源于公司的投资收益。我们希望和一些投资机构或律师事务所达成合作共赢。”
端木这番话说完,董锵锵心里“咦”了一下:端木的表达没问题呀,为什么他刚才不自己介绍呢?
但不知是对业务模式没兴趣,还是认为公司的科技含量不足,四名导师都显得意兴阑珊,不再提出任何问题,而是互相大眼瞪小眼地瞅着,虽然没当场直接拒绝两人,但明眼人都能看出大局已定。
就在谢顶男准备轰他俩下台时,一名七十岁上下、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导师突然问端木:“所以你们对标的是美国的做空基金么?”
“是的。”端木大方地承认道,“在美国有很多我们这样的小公司,虽然目前我们的资金和公司规模都不大,但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
“你们公司是在哪儿注册的?”导师扶了扶眼镜。
“圣基茨。”
“所以你们不是德国公司?”导师的眼睛像猫一样眯了起来,脸上没有任何可供端木和董锵锵分析他此刻情绪的表情,“注册资本是多少?实缴还是认缴?”
“如果需要,我们也可以注册一家德国公司,这很好解决。”端木绝口不提为了避税把公司注册在圣基茨的事,“注册资本是3万欧。完全实缴。”
对方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对谢顶男道:“我没问题了。”
谢顶男脸上带着傲娇的神色,朝主持人微微颔首,主持人把两人请出了阶梯教室。
站在门外,董锵锵很不解:“你口语也没问题,干嘛不自己说?”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端木坦承道,“如果刚才让我讲,我会因为紧张而结巴。”
“不能吧?刚才听你发言似乎也没结巴啊。”董锵锵说话的同时不由想起之前在迎新会上第一次见端木时听他演讲好像确实是有些结巴,“可能是你压力太大了。”
“今年年初我在美国见投资人的时候就闹过一次笑话,当时除了结巴手也抖的不行,效果非常差。所以这次我用你发言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这样我就有时间观察他们的反应。如果问题不友好,我可以马上识别出来,并以旁观者的角度思考和回答,这样我就不会结巴了。”端木苦笑道,“那次之后我才意识到,这种路演考验的不仅是演讲者的语言能力,还有他面对刁钻问题时的急智,算是综合能力考核吧。这是我的短板,还需要锻炼。”
“那咱们已经出局了?”董锵锵回望了眼紧闭的教室门,“刚才只有一个人提问。”
“不好说,那个老头后面几个问题问得很细。”端木深吸一口气,“我也不知道咱们有没有机会。”
但两人没等太久就拿到了路演结果,果然不出所料,第一轮路演没通过。
董锵锵正要安慰端木不要气馁再接再厉,却发现端木似乎根本不难过,好像这个结果早在他预料之中。
两人正准备各回各家,就听身后有人说道:“等一下。”回头看时,说话的人正是刚才最后提问的老人。
“您还想了解什么吗?”端木眼睛一亮。
“今晚八点你们有时间么?”老人开门见山地问道。
端木和董锵锵对望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晚上见。”老人说完转身离去。
目送老人又进了门,董锵锵调侃道:“看来他对你挺有兴趣的。你也算是贼不走空。那晚上你们好好聊,祝你好运。”
见董锵锵作势要走,端木一把揪住他袖子:“你干嘛去?”
“回家啊,我家里还一堆人等着我呢。路演也结束了,人家也约了你时间,你直接晚上跟他一对一聊难道也会结巴?”
“跟他聊我是不会结巴,但公司一共就咱俩,跟他见面还少一个,这说不过去。你可不能现在掉链子。钱我现在就可以给你。”
董锵锵想了两秒,妥协道:“成吧,那我先把钱送回去,晚上再早点儿过来。”
端木从大学旁的ATM机里取了钱,交到董锵锵手中。
“晚上别迟到!”端木在董锵锵的车后喊道。
等董锵锵回到家,他的笔记本孤零零地扔在厨房的餐柜上。贺鸯锦、佟乐乐、雷兰亭和王蜀楠等人都已不见了踪影。
他又去楼下找老白,但老白的大门紧锁。从楼外面看,屋里的灯也是黑的。屋里似乎没人。
董锵锵疲惫地再次回到厨房,望着几大盘饺子发呆。
在他的计划中,他本打算在农历新年敲钟时让所有人来张吃饺子的大合影,但现在看,这个愿望也和桌上的饺子一样彻底凉了。
窗外的街道没了往日的喧嚣,厨房里一片静谧祥和,过去几个月发生的事像电影一样在董锵锵的脑中断断续续地放映着,直到墙上的钟表报时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德国时间17点整,国内已经是马年了。
来德后的第一个新年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过去了。
刚进入马年还不到3分钟,杜蓝的电话就来了。
“锵锵,马年到了,我祝你学习上龙马精神!考试上一马平川!事业上马到功成!”手机听筒里除了杜蓝温柔的女声,还传出一阵此起彼伏的炮竹声,“你能听清我的话吗?是不是很吵?”
由于北京禁放烟花炮竹,董锵锵已经很久没听过鞭炮声了,一时有些失神。杜蓝又喊了他几声,他才反应过来。
“刚才我找朋友了解了一下情况,雷兰亭接触的那家旅行社有些……”杜蓝的声音淹没在一阵密集的鞭炮声中,董锵锵什么都没听清。
===
原创不易。欢迎来起。点%中¥文#网,支持正版原创小说《董锵锵留德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