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5ir6人氣小說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李鴻天-第二百九十章    本公子……感受到你們的怒火了【6000字,求月票】相伴-ec286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稷下学宫。
罗鸿将十三面伪监天镜打碎,其中由昆仑宫十三位道人入学海秘境所收集的天下七分气运,便纷纷从中蜂拥而出,涌入了罗小小的身躯之中。
小小的身躯承受着这个年龄所不该承受的压力。
李修远则是轻抚着罗小小的头,叹了口气,不知道承受这么多的气运,对罗小小而言,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过,罗小小如今作为大罗王朝的女皇是没有任何的异议了,承载如此多的气运,大罗王朝必将昌盛!
稷下学宫之外,围绕着的一群散修,纷纷撤走。
他们没胆在继续觊觎稷下学宫的学海秘境,因为李修远涅槃成功,拥有一人独抗三尊九境天人的强大实力,就算比不得夫子的人间最无敌,也相差无几了。
所以,如今的稷下学宫,世人惹不起,学海秘境也不是他们所该觊觎的。
罗鸿修为踏入了一品,此刻浑身的气机都在鼓荡着。
而且,击杀了三尊天人,所获得的奖励,让罗鸿的大道之基拓宽到了接近七千里。
若是被寻常的陆地仙知晓罗鸿的举措,怕是会捶胸顿足,痛心疾首,罗鸿此举简直是暴殄天物,这些由规则之力所降下的奖励,可是珍贵无比,能够帮助陆地仙开辟大道的。
结果,罗鸿拿来拓宽大道之基,用来打基础,毫无意义,对实力的增长不大不说,甚至还会引起未来开辟大道变得无比困难的麻烦。
不过,罗鸿不在意,毕竟奖励放在那儿,终究是要用掉的。
况且,所谓开辟大道困难,对罗鸿而言根本不算什么,若是真的困难,就多杀些天人,反正获得的奖励可开辟大道。
一个天人不够,就十个,十个不够就百个!
罗鸿没有久留,他需要巩固一下自己的修为,剑道,武道,儒道修为皆是跨入了一品,一不小心,又比起邪道修为快了些。
罗鸿也是郁闷,那规则奖励,奖了那么多,竟是没有让邪道修为提升。
怎么?
看不起邪修?
邪修就该这般气抖冷?
所以,罗鸿打算找个地方静修,顺便取出人皮册子来修行。
万物讲究一个平衡,罗鸿觉得自己主修是邪修,所以,邪修修为至少也得达到个一品吧。
不然,他这恶人之名,可就实在是太掉份了。
不过,就在他准备翻出人皮册子好好研究一下的时候。
耳畔却是传来了李修远的声音。
“小师弟……或许我们该去见一见夫子了。”李修远道。
罗鸿一怔,回首看了过来。
“夫子?”
“他老人家不是镇压三界三年么?”罗鸿顿时警惕了起来。
咋的啊?
夫子要回家了?
学海秘境还没搬空呢。
李修远:“……”
你这一副警惕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不过,想到罗鸿从学海秘境中搬走的书山和苦舟,李修远便有些明白了,这小子……当家做主习惯了啊。
真当稷下学宫姓罗啊?
要姓……也是姓李了先!
李修远翻出了一页圣人书页。
书页之上,渐渐的有字呈现而出:“速来!”
尔后,页尾还有个落款:夫子。
罗鸿一怔:“这什么意思?”
“夫子在求援。”
李修远淡淡道,“应该是有人要攻打无量山了,连规则之力都无法阻挡,所以夫子呼唤我们去帮忙,夫子早有预料,这是夫子留的后手。”
罗鸿闻言,顿时恍然。
夫子牛逼啊,石化了还能求救!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万事留一手。
自己搬空学海秘境的事,他老人家应该不知道吧?
罗鸿心中嘀咕着。
李修远没有多言,探出手一拂,顿时一朵桃花于虚空中绽放,裹挟住罗鸿和李修远的身形,瞬间远遁。
……
无量山,望川寺上空。
有一扇天门开启,磅礴的佛光从那天门之中照耀而下,似乎有一尊又一尊身躯散发着金色光华的佛陀从中浮现走出。
无量山的山脚下。
夏皇所化的天甲尸顿时止步,佛光照耀而下,使得夏皇的天甲尸肉身,发出“嗤嗤”的死气弥漫声。
而闻天行乘鹤而来,对着那天门之后走出的天人佛僧,淡淡笑道:“诸位是来自西天门?”
“西天门沐浴佛族之血,乃是天界得道高僧,如今与无量山并无关系,不拦半座,无量山周围皆可化作诸位佛国。”
闻天行道。
天门之后,为首的一尊金光璀璨的,气息强绝无比的高僧,背后有彩光涌动,双掌合十,扫视了一眼无量山。
“阿弥陀佛……地藏终究还是坐化了。”
“无量山属于地藏一脉,与吾等无关。”
“罢了,昆仑宫掌教……既然你要对付夫子,贫僧便不插手了。”
佛门之下,诸多佛陀拈花轻笑,尔后化作流光遁离了无量山,朝着周围的城池而去,他们要渡化百姓,化周围的千万里土地为佛国,获得无上的信仰与气运。
佛僧们离去后,昆仑宫掌教眯了眯眼。
“西天门佛族……”
南天门以仙族为主,西天门为佛族,北天门为龙族,东天门则是以妖族为主……
还有中天门,则是神族。
这是昆仑宫典籍中所记载的上界的概况。
每一位飞升天门之人,都可以选择置换血脉,化作五方天门中的一族。
总之入了天门就非人族。
人族,唯有在人间。
而人间有规则。
西天门佛族,亦是非常的强大,传闻西天王更是深不可测,乃万佛之祖,活了无尽漫长的岁月。
天穹佛门消失,夏皇所化的天甲尸再度登山。
他踏足无量山,整个无量山都在抖动。
天甲尸的滔天尸气翻涌着,冲击着。
山巅之上,演武场。
盘坐着一位位望川寺僧人纷纷睁开了眼,眼眸中带着几分凝重之色。
法罗大师站起身,身后数万武僧亦是伫立。
无数的意念轰鸣。
在山巅之上,形成一尊庞大无比的金身佛像!
“地狱尸鬼?!退!”
法罗大师厉喝。
他猛地拍出一掌。
金身佛像亦是拍出一掌,拍向了夏皇的天甲尸。
而夏皇所化的天甲尸,乃是凝聚了一位半步超脱十境的半尊的意念。
在这一刻,使得天甲尸的尸气滔滔。
“朕……不服!!!”
轰!
尸气裹挟之下,一拳打出,与金身佛像碰撞。
咚!!!
震耳轰鸣的震颤和声音,激荡在天地之间。
金光和尸气成涟漪状逸散开来。
法罗大师顿时口鼻喷血,眸光紧缩。
“夏皇?!”
“这是昆仑宫的拘灵遣将,昆仑宫掌教?!”
法罗大师抬起头,看向了天穹上乘鹤而起,仙风道骨的闻天行,道。
昆仑宫掌教居然利用化身天甲尸的夏皇来对付他们。
夏皇咆哮着,伸出手猛地一撕。
阻拦住他步伐的佛像,顿时被撕开!
“这或许便是因果……”
法罗大师眼帘低垂,伽坐于地,有几分悲伤。
若非地藏坐化,昆仑宫掌教也不可能借助秘术召唤出一尊天甲尸,帮助夏皇还魂。
“可惜了,夏皇半只脚跨越十境,最终,却是成为了你的傀儡,可悲可叹。”
法罗大师一边滴淌着血,一边道。
“你想攻入望川寺,想要平灭夫子肉身所化的雕像?”
“我望川寺……在地藏之事上,已然失职,这一次,定不会让你得逞!”
法罗大师双掌猛地一拍。
背后武僧们,怒目圆瞪,扎开马步。
佛光普照,佛势涛涛!
“杀。”
闻天行乘鹤于天穹,淡淡道。
夏皇所化的天甲尸,怒啸一声。
步步登无量山。
无量山那承载了八千年香客上山下山的石径在这一刻纷纷爆碎。
巅峰天甲尸,半尊境界的夏皇。
强大无比。
轰!
望川寺中,有一位老僧漂浮而出,那是一位陆地仙境界的老僧,背后大道绵延九千里,手持金钵和降魔杖,欲要镇压夏皇。
然而,夏皇凶戾无比,完全被冲刷了意志,一拳一拳的大出,打的这位望川寺的高僧,大道崩裂,道花凋零。
“吼!!!”
夏皇所化的天甲尸,如神魔咆哮,他登临了演武场。
不过,那尊高僧虽然陨落,但是却是为法罗大师以及诸多佛门高僧争取了时间,诵念佛号,转动佛珠,以三万佛门小金刚的气血,催动佛像阵法,镇守无量山,阻隔夏皇步伐。
夏皇一拳一拳的不断挥击,却依旧是打不破。
“不愧是传承了八千年的望川寺……地藏菩萨的出处,果然有点门道。”
“难怪夫子会选择往望川寺。”
闻天行于天穹之上淡笑着,看到着坚不可摧的金身佛像防御,外界除非拥有超过十尊半尊前来攻打,否则打不破这防御的。
闻天行笑了起来。
夫子的雕塑于其中,倒是最为安全。
可惜了……
“老道说过……夫子你,棋差半子。”
闻天行自淡然一笑,于天穹之上,猛地一拍。
顿时,手掌心中浮现出一方雷印。
雷印砸落,一道手臂粗大的雷霆,从九天之上砸下。
望川寺中,演武场。
猛地有钟声炸响。
那轰鸣的钟声悠悠,一刹那间,犹如风暴炸响在整个望川寺。
之前被夫子镇压于万佛钟下一甲子的佛首,破钟而出。
佛首一步踏出,气息攀升,大道绵延五千里,五境佛首于今日破封!
“阿弥陀佛……”
佛首眸光悲悯,有些恍惚,却是又有种重见天日之感。
他一掌拍出,瞬间横跨虚空,横亘过山门。
在诸多武僧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拍中了法罗大师!
法罗大师手中的佛珠顿时崩断,一颗颗佛珠砸落在地上,犹如玻璃珠落地,弹跳不止。
“佛首……你已非佛,而是魔!”
法罗大师怒目回首,瞪着有几分狼狈的佛首,喋血,道。
佛首眸光淡漠,看向了夫子镇守在谛听雕塑前的雕像,顿时轻笑起来。
“镇压贫僧一甲子,夫子……你最不该的便是心软。”
法罗大师受创,武僧们心头震惊。
顿时,金身佛像阵从内部开始瓦解,分崩离析。
夫子的雕像立于谛听雕塑前,隐隐发出了一声叹息。
唉……
轰!
骤然魔气涛涛,金身佛像崩灭的瞬间。
夏皇所化的天甲尸,彻底的登临了无量山,整座无量山的金光开始黯淡,像是被恐怖的尸气所焚烧。
“战!”
而无量山上,演武场中。
武僧们没有任何一个选择退走,他们悍不畏死,他们握着棍棒,对准了夏皇所化的天甲尸。
法罗大师被佛首拍了一掌,胸膛被穿透,滴淌着血,血染红了本就鲜红的袈裟。
闻天行乘鹤降临无量山,他道袍纷飞,眸光厚重而深邃。
夏皇所化的天甲尸拍出一掌,许多武僧们便在这一掌气劲之下,肉身炸碎。
可是,有更多悍不畏死的武僧们前行,无所畏惧的抵挡着。
周围亦是有望川寺的高僧前来阻隔夏皇。
然而,半尊境界的夏皇,如何挡得住。
鲜血,染红了望川寺的演武场,染红了破碎了石阶,似是化作了河流,朝着人间流淌而去。
望川寺在流血。
而望川寺方圆数千里。
却是有佛僧们,在诵念佛语,以强大的精神力量,洗脑着百姓们的意志,让他们跪伏而下,成为了新佛国的子民,献出信仰和气运。
佛国的诞生,是建立在望川寺覆灭的基础上。
对比鲜明,触目惊心。
……
闻天行一步一步,走到了夫子雕塑之前。
有规则力量交织,闻天行周围一张又一张的符箓浮现而出。
他来到了谛听雕塑前,看着夫子雕像。
“你封印了我的本体,可却没有料到,我有一缕意志分身于人间吧。”
闻天行笑了起来,看着夫子,道。
仿佛老友间的对话。
嗡……
而夫子的雕塑中,亦是有玄奇的能量凝聚,化作了一道模糊的意念之躯。
“何以至此……人间沦陷,对你有何好处?”
“你为了想要破十境?所以引得天人入人间?”
夫子道。
闻天行背负着手,面对规则力量,一张张符箓在燃烧着。
他不敢对抗规则,但是他可以以符箓的力量,暂时规避规则。
“长生?”
“超脱十境?”
闻天行笑了笑。
“你应该知道……这些都不是我所想要的。”
夫子眉宇一挑,似乎懂了什么。
“人皇剑何在?”闻天行道。
“世间无人皇,何来人皇剑?”夫子的虚影,眯起眼道。
“人皇剑可否在学海秘境?”
闻天行再问。
“学海秘境如今可非老夫所有……”夫子话语中带着几许怨念。
两人答非所问。
闻天行淡淡笑了起来,“看来是在学海秘境中了……”
闻天行觉得他已经找到了他所要的答案。
而夫子,则是在拖延时间。
轰!
无量山之上,血流成河。
诸多武僧悍不畏死的欲要拼杀镇压夏皇天甲尸,然而,皆是被夏皇天甲尸拍死,原本的三万武僧,被只知道杀戮的夏皇天甲尸杀了二万多,演武场上,尸横遍野。
血腥味道冲霄而起。
不过,夏皇所化的天甲尸并未执着于杀戮,他在闻天行的控制下,朝着夫子雕塑走来。
“拦住他!”
法罗大师口中咳血。
诸多陆地仙境界的老僧横亘而来。
闻天行却只是拂袖,顿时一张张符箓横亘,化作阵法,将所有的老僧都笼罩起来,让他们无法破开阵法而出。
锵锵锵!
无数的尸气在弥漫着,夏皇天甲尸被控制着,不断迎击消磨着规则的力量,一点一点的靠近夫子雕塑。
闻天行笑了起来,乘鹤如风起,悬浮于高空,俯瞰着人间。
“夫子,夏皇生前可是你的得意门生,他生前未能完成弑师之举,如今,贫僧助他。”
闻天行轻笑起来。
下一刻,五指猛地一拍。
夏皇所化的天甲尸,哪怕被规则力量抽打的布满了伤口,依旧是往前而行。
夫子看着夏皇所化的天甲尸,看着那失去灵智化作一尊野兽一般的夏皇,叹了口气。
咎由自取,与昆仑宫合作,生前是工具,死后……依旧沦为了工具。
闻天行倒是想的美好,以夏皇半尊之力消磨规则力量,尽管无法完全消磨,但是至少能削弱不少。
规则力量一旦消失,他的肉身就任由闻天行宰割了。
而且,随着夏皇这尊天甲尸的尸气蔓延,地狱中的尸王挣扎的越发的剧烈了!
幸好,老夫与那闻天行嘴炮,拖延了一段时间。
嗡……
望川寺上空。
骤然有一道流光飞速横亘而过。
一朵朵桃花在绽放着。
李修远与罗鸿联袂而至,二人于天穹之上,俯瞰望川寺,看着血流成河的望川寺,眼眸不由一凝。
李修远叹了口气,罗鸿则是沉默不语,对于望川寺,罗鸿还是记忆犹深的,毕竟,他曾在这儿的地藏秘境中大开杀戒过。
他其实也恼怒过望川寺,毕竟,望川寺的佛首算计过他。
而如今,望川寺沦为了一片血海,罗鸿的情绪还是很复杂。
罗鸿与李修远对视了一眼。
两人纷纷从虚空中坠下。
咚!
罗鸿落在演武场,白衣白发翩然,看着满地武僧的尸体堆叠,血流成河,沉默不语。
李修远则是落在了夫子雕塑前。
手中桃花枝徐徐递出,虚空寸寸爆碎,点在了夏皇天甲尸的胸前。
将夏皇的身躯给砸的横飞而出,地动山摇。
李修远握着桃花枝,看着熟悉的气机,眉宇微微一挑:“夏劫?”
心有所感,李修远抬起头,看向了天穹之上,那儿,闻天行安静的端坐在白鹤背部,犹如谪仙俯瞰人间。
“又被算计了啊……”
李修远摇了摇头。
尔后,手指点着桃花枝,徐徐一抹。
看着夏皇天甲尸,淡淡道:“那便……请大师兄赐教。”
另一边,重伤了法罗大师的佛首,僧袍飞扬,染着血,眸光中满是冷酷,盯着那从天而降的罗鸿。
对于罗鸿,他记忆深刻。
就是因为罗鸿,坏了他地藏秘境中的计划。
就是罗鸿,夺走了属于他的地藏传承!
他对罗鸿有着毫无保留的杀机。
“短短两个月不见,你竟是已经成为了一品……不愧是当世妖孽!”
“来的正好……贫僧正好取回地藏传承。”
佛首淡漠道,抬起手猛地一吸,一柄染血的降魔杖被他握在手中。
叮铃一声脆响!
降魔杖上的圆环在互相碰撞着。
尔后,威压大盛,降魔杖金光流转,挥舞抡动起恐怖的幅度,引起气劲轰鸣。
佛首一杖便朝着罗鸿砸来。
罗鸿看着满地武僧尸体,看着喋血的法罗大师,叹了口气。
下一刻,抬起头,白衣白发飞扬。
取出了邪君面具盖在了脸上,白发化银发,映照着满地血红。
五境陆地仙么?
我罗鸿虽为一品,但……未尝不可一战!
佛首,时代变了!
还当他罗鸿是初入地藏秘境的小修士?
邪君面具下,罗鸿面容邪异。
他双手猛地上扬。
背后,尸山血海间。
武僧们的尸体中,邪影蠕动……
尔后,一道又一道的邪影纷纷从尸体中爬起,带着滔天的怨念和不甘!
罗鸿展开的手,猛地一攥!
下一刻,一道道邪影纷纷化作黑光钻入了罗鸿的肉身之中。
重重叠影!
两万武僧邪影,叠加!
罗鸿的气息,骤然暴涨!
罗鸿邪君面具下的眼眸,冰冷无情,可是却微微波动。
他看到了佛首破开封印,看到了佛首一掌拍中法罗大师,破灭阵法。
看到阵法破碎后,夏皇所化的天甲尸屠杀武僧们的画面。
血水在罗鸿的脚下化作了双龙旋涡。
“本公子……感受到你们的怒火了。”
罗鸿扬着下巴道。
话语落下,一步后迈。
面对佛首砸来的降魔杖,蓦地一拳砸出!
砸在了降魔杖之上。
罗鸿背后,两万武僧邪影的面容若隐若现。
罗鸿五锻的肉身,发出恐怖的轰鸣,气血如大江大河翻涌!
一拳之下。
那降魔杖竟是被砸的弯曲,崩出了巨大的弧度!
咚的一声炸响!
降魔杖炸开!
罗鸿那叠加两万武僧,所爆发出的强悍一拳,势如破竹的砸来!
砸中佛碎佛首的袈裟,砸碎佛首抵挡的双臂,砸灭佛首不可置信的目光。
砸中胸膛!
尔后,贯体而过。
使得佛首的肉身,瞬间炸开成万千血泥。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