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jzz熱門都市小說 《乞活西晉末》-第六百六十一回 月夜空襲分享-qunug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
蓟城军营,某间营房,一众幽州军的在押俘囚发现营门异动之后,本还眼巴巴的盯着上官莱,期待讨一自救之法。孰料上官莱始终作势犀牛望月,更是胡话连篇,颇似精神吓出了问题。再观营门口生拉硬拖之景,房内众人顿明其意,纷纷惨然变色,哀哭出声,却也无人嘲笑上官莱了。
倒是那名年轻的家生亲兵,一边推晃上官莱的肩膀,一边哀声泣道:“将,哇…将军,您可不能疯呀,您这一疯,叫咱们还怎么逃生啊…”
啪!那年轻亲兵总算晃醒了上官莱,却也为他自己赢得了一个爆栗。只见上官莱手指窗外天空,神色怪异的盯着那名亲兵,不无紧张的问道:“方才那一下你疼不?快说,某想知道,某现在究竟是不是在做梦?”
众人哑然,即便身处死地,也有几人差点笑出声来。那名无端挨揍的亲兵,则一脸委屈道:“将军,想要确定是否做梦,得揍自己呀,您揍俺干嘛?”
嗤笑在房中一响而没,跟着,众人再也无暇揶揄上官莱了。只因伴着营内嗡嗡声的愈加响亮,他们愕然发现,窗外的许多人,不论是幽州俘虏还是石勒军兵,此刻皆惊呼着举头望天,其情其景恰似方才的上官莱。
挤近窗边,房内众人发现,不光是他们,别的营房囚室,许多人也已挤到了窗口,举头呆望。而顺着上官莱与他人的指向,众人更是骇然发现,此刻的九天之上,多了一个月亮,更大更明的月亮,且正移动靠近的月亮,在其之上,还有两行血红大字:“石沉大海,勒没华兴!”
公元四世纪初,人们见到夜空中多了一个刻有血字的月亮,是会联想到空间飞行器与捣乱作祟,还是联想到神仙鬼怪与天命谶语?答案自是后者,不要太明确!这一点,光是看看军营内外,一拨接着一拨下跪的人群,不分汉胡,不论石勒军兵还是幽州军俘,便可见一斑。
只是,随着血字谶语的字意被越来越多人朗读传告,其造成的影响,对于幽州军俘和石勒军兵,却是天壤之别。一方胸怀大畅,更生生念;另一方则是惊恐彷徨,士气暴跌,甚至直接陷入绝望。不得不说,在更为迷信的古代,各类装神弄鬼的把戏,委实可以轻易大行其道。
当然,哪儿都有不怕鬼神的狠人,尤其在杀人如麻的石勒军中,因为他们自身就是恶魔,恶魔还需害怕鬼神吗?由是,就在军营门口,主持今夜杀俘的那名胡将,手指苍天,怒声咆哮道:“别信那些狗屁谶语!怕个鸟,给老子放箭,把这个倒霉月亮射下来!哼,它不是神鬼来头嘛,老子倒要看看,咱们射了它,它又能如之奈何?”
“嗖嗖嗖…”随着这名胡将的督令催促,大多石勒军兵还是鼓起勇气,以后羿射日之姿,汹汹然拉弓射天。可惜,“月亮”足有百丈之高,战果自然一无所有,甚至不乏对地面人员的误伤,但一众石勒军的这份凶悍,委实令人咋舌,也委实值得嘉奖。
“嗖!”由是,伴着一道黑影从“月亮”落下,老天爷似也注意到了军营之处这群小爬虫的撼天之举,难得及时即刻的回应发奖了。
“轰!”犹在落地前的一刻,天上丢下的那个黑影,忽然闪起一道耀眼的光芒,伴以一声震天山响,却是凌空爆炸了。而它的爆炸位置,不偏不倚的恰在炬火最盛的营门之处。
气浪带着无数铁钉,以及肉眼难见的冲击波,瞬间席卷了包括统领胡将在内的大批石勒军兵,根本不给他们任何闪避亦或反应机会。哀嚎惨叫,残肢断臂,以及硝烟鲜血,顿时充斥着营门一带。之前还杀气腾腾凶神恶煞的这一干胡卒,已如秋风之下的落叶,转眼扑倒成片。
是天雷?是地震?还是神罚?莫非是因适才的胡卒胆敢对“月神”不敬,引发了上天的雷霆惩罚?寒意彻骨的恐惧,乃至对于未知事物的茫然,随之弥漫在所有人的心田。自然,本是操纵他人生死的石勒军兵,与本将引颈就戮的幽州战俘,尽管同样惊骇,心底的感受却是天差地别。
“轰!”就在所有人大脑严重激荡之际,又一声惊天轰鸣在营区之内响起,却是落于上官莱所在囚室不远,一股弹压场面的胡卒中间,谁叫他们打着太多的火把,从天上看来是那么的突兀显眼。免不了的,又是一番秋风扫叶,血肉四溅,更是殃及了左近露天的石勒军兵。而值得一提的是,被关押房内的幽州战俘,倒是借着房舍墙壁的遮挡,伤亡轻了许多。
“啪!”“笃!”犹自呆立窗边的上官莱,蓦地被一巴掌打醒,出手的物事系由窗外疾飞而来,竟是不知哪个胡卒死鬼的一只断掌。这一巴掌虽然恶心,倒是打醒了上官莱。
瞥眼扫见随着断掌一道飞来,却是插在窗棱上的一把钢刀,上官莱一个哆嗦,旋即,他眼中精光暴涨,提起余勇犹存的气力,一把拔出那把钢刀,冲着窗外怒声咆哮道:“幽州军的弟兄们,胡狗杀俘,实遭天谴,老天爷这是前来主持正义啦!弟兄们,不想白白等死的,操起地上的武器,杀出去啊!”
“对!老天都开眼了!杀出去,杀他狗日的胡狗…”随着上官莱的咆哮,一间间营房内的囚徒,顿如醍醐灌顶,纷纷呼应。他们虽被关押,毕竟有着上万人,却不曾被一一捆缚,而且,饿了一天虽然乏力,但求生欲望足以支撑他们的短期战斗。
于是,以上官莱所在囚室为首,上万幽州军战俘纷纷操起手头所能触及的窗框、床板、桌腿乃至瓦罐等等,叫嚣着,嘶吼着,踹开反锁的房门,冲出囚室,杀往正因头领丧生兼而天道神罚而不知所措的看守胡卒。更有就近的战俘捡起被炸得四方抛落的胡卒兵刃,狞笑着斩向那些方才还欲杀他们如同猪狗的石勒军兵…
“卧槽!?下面在搞什么东东?怎么挨炸了还这么兴奋?咱们的装逼出场可是数次彩排的,都那般惟妙惟肖了,那些石勒军兵对于天地鬼神,难道就不能有点敬畏精神吗?莫非,是嫌咱血旗军的炸药包不利乎?”“月亮”之上,第三代华国飞艇的舱室内,投弹手王某某透过观察孔,一脸沮丧的看着下方,无比幽怨道,浑不知他所投放的两枚炸药包,已然令蓟城内的石勒军平添了上万量级的内乱之敌。
驱航手李某某不怕事大,立马出言道:“头,要不,咱将飞艇稍停片刻,再投几个炸药包下去,让那帮家伙知道知道厉害?”
“得了得了,你俩都是尉官了,还唯恐天下不乱。甭管那么多,顺道放两个炸药包,只为引出王宫贼首出来挨炸罢了,左右这里引发混乱就成。”三人飞艇的艇长,也是血旗空军主将的陆铮,听得一脑门黑线,连声训斥道,“咱们不过先发片刻,后面那帮小子都紧赶紧呢,各个都是抢功的主,你俩莫非想将轰炸石勒帅帐的头功留给他们?”
“呃,毕竟是将军,还是陆头最有大局观啊。走走走,小李子,快快快,抢头功去!”投弹手顿时不再憋闷,转而没口子的催起了驱航手。而驱航手更是一声不吭的可劲摇起推进叶轮,驱动着“月亮”飞艇,越过下方越来越多的火光和人头,以及愈加嘈杂的惊叫,飘往蓟城王宫…
然而,接连来自战俘营方向的两声巨响,连同地面的隐隐摇晃,打断了石勒等人的美好策划。不消吩咐,执掌石勒近卫的孔豚,已然大步窜往殿外查问。但令石勒惊讶的是,素来风风火火的孔豚,并未即刻返殿回报,反是王宫内外,传来了愈加嘈杂的惊叫呼喊。
出大事了!?此刻已非山崩于前而不乱的装逼场合,石勒再不等待,大步离案,率着一众麾下要员,急急跨出正殿。然后,他便看见孔豚正与殿外的一众亲兵一道,大张嘴巴,直愣愣的举头望月。不对,他们看的并非月亮,而是一个更大更近的月亮状物事,正在渐渐飘至头顶的物事,其上还有八个血红大字:“石沉大海,勒没华兴!”
“石沉大海,勒没华兴…石勒沉没,大华海兴…”口中呢喃,石勒的面色渐由惊愕变为愤怒,目光则迅速冷厉,蓦地,他怒吼道,“什么妖孽作祟,竟敢在此霍乱人心!我命由己不由天,取弓来,孤今日偏要射它一射!”
“隆隆隆…”然而,就在石勒取过弓箭,拉弓满月之际,他又一次感到了大地的震动,持续增强的震动,而蓟城之外,也蓦然传来了渐近渐响的马蹄声,规模能有十万的马蹄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