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yed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七百二十五章 傷我唐人必一死鑒賞-ekxro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渊盖苏文。
在高句丽国,乃是大对卢,属于宰相之职一般的存在。
同时,他又是军事统帅。
依着道理。
断然是不可能是一位武道修习者的。
毕竟。
修习武道,那可是需要花上太多的时间,以及太多的精力的。
如又在其朝中为官,而且还是一位重臣。
可想而知。
渊盖苏文不可能是一位修炼有成的先天之境顶阶高手。
可钟文眼前的这位渊盖苏文。
这一切摆在他的眼前,冒似一切都来得那么突兀。
此时。
咸阳城中。
“可有什么消息?”那位年轻人,一直紧张的在等候着消息。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向着宅院里的人问上一句。
“主上,消息来了,消息来了。”待那年轻人正在紧张等待着消息之时,那名中年人再一次拿着纸片来了。
年轻人迫不急待的从中年人手中夺过纸片,大眼突突的盯着纸片上的字符,想看看传回来的消息到底如何。
年轻人看过纸片,愣愣的站在那儿,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纸片上的消息并不多。
只有一小段话而已。
而这一小段话,也只是说没有什么动静。
至于关于钟文的消息,却是一点都没有。
此刻的年轻人,最想知道的乃是在朝堂之上的钟文会如何做。
钟文之名。
曾经有一些消息,早已是传至他的耳中。
甚至,连钟文杀伐吐蕃国使者之事,年轻人都知道。
如此一个人突然来到长安城,又入了宫城之中,这必然会让年轻人心存担忧。
这一次。
可是他们想要颠覆唐国政权的机会。
而且。
此次他们可是动用了太多的资源,允下了太多的承诺了。
如此次发生大变故,也不知道他会如何凶暴乖戾了。
“主上,你也别太着急,此次即便那人回来了,当下的局势,也不是他能扭转得过来的,即便那人把来长安城所有的使者打杀了,那才是最好的结果。”中年人瞧着愣愣的年轻人,出声劝慰。
可他并不知道。
他主上的担忧。
可是来自于吐蕃国曾经传给他的话。
连吐蕃国的上师们都惧怕的人。
可想而知。
年轻人担心钟文真要是杀伐这些使者的话,估计真有可能会把这一场唐国的困局给破解了。
而此时,正当这位年轻人心中担忧之时。
长安城通义坊中的那位女子。
却是突然收到了另外一个消息。
“主上,宫城的禁卫统领,以及那位内侍,已是从宫中出来了,正带着不少的禁军开始往着鸿胪寺以及各使团所居住的地方去了。”一位稍显老之人,来到女子的宅院,向其通禀着。
而这位稍显老之人。
如果钟文在的话,必然会知道此人是谁。
不错。
此人正是长寿坊的那位坊正。
曾经。
长安宫城第一次发生大乱之时,就有着他的身影。
而这一次。
这位坊正再一次的出现了。
可想而知。
他们所在的这个组织,想来其手眼通天。
以前。
他们的人在禁卫当中存有。
现在。
就连内侍当中,都有着他们的人。
这份能耐,不可谓不大,甚至都有些大的有些过份了。
内侍。
这些人处在宫中,对于李世民这个皇帝来说,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可当下这个组织的人,还真就有这样的人存在。
如果这位内侍在见到李世民之时,突然大发其难,这结果可真不好说啊。
“稍安,回到你的里坊去,一切静观其变。”女子闻话后,心中思索了片刻之后,这才说道。
对于这位坊正的的禀报,她心中也在担忧着。
可这份担忧,却是来自于她的姐姐。
她的姐姐怎么死的,她身为妹妹的,怎么可能会不知。
只不过,她并不知道是谁杀的罢了。
但对于她来说,姐姐的死亡,一切的源头都得归究于钟文。
回话不久前的朝堂。
一直未曾说话的钟文,在得了李山的一些话后,心思越发的明了了。
而后不久。
钟文心中有所思之后,却是让李山和王内侍二人离开。
让他们二人带着将士们先去把鸿胪寺,以及各使团居住的里坊,全部围起来。
钟文的心思很简单。
那就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前来唐国的这些番邦人。
即便有什么先天之境高手的存在,钟文也从未放在眼中。
随着李山和王内侍二人的离去,一直希望钟文说话的李世民,着实不知道三人说了些什么,而后二人突然离开大殿。
这到是让李世民心中安了不少了。
只要有所行动,在李世民的心里,就可以认为钟文这已经是在作安排了。
可他并不知道。
钟文做的这个安排,乃是要把所有诸国使团们都留下。
面此刻的那些各国使节们,依然还在那里大声逼迫着唐国皇帝李世民,甚至,都已经有人开始按耐不住,准备要动手的状态了。
“唐国皇帝,如果你不归还我高句丽的国土,我高句丽定当发兵十万,亲自拿回属于我高句丽的国土不可,到时候,可就别怪我高句丽不讲情面了。”渊盖苏文冷眼盯着宝座上的李世民,往前走了数步,恨恨的愤怒道。
此时。
钟文却是突然走至中央,也是冷冷的看着走近前来的渊盖苏文,“听说你是高句丽人,而且还是高句丽的大对卢,不知道高句丽国王要是听说你死了的话,会不会对你整个渊家清洗?”
随着钟文说话了,整个大殿当中,突然听到钟文这么一声冷言后,全部像失了声一样的看着钟文。
不明钟文底细之人,心中都认为,这位在唐国捧为什么郡王之人,是不是一个傻子。
“哈哈,你一个黄口小儿,这是在威胁我吗?哪怕你是这唐国的郡王,在我眼中也只是一条小杂鱼罢了。”渊盖苏文见钟文突然来至中央,又出言威胁于他,心中觉得唐国人实在好笑。
“听说你到我的酒楼里闹了事,而且还伤了人,其中我酒楼当中的一个伙计被你打成了残废,你说,我要用什么样的手段,才能为他们平息心中的怒火呢?”钟文依然一副冷冰冰的面孔。
惠利酒楼被闹,伤了绝大部分的人员。
而惠丰酒楼,惠民酒楼,乃至远在长寿坊的惠来酒楼,此人也均是上过门。
可想而知。
此渊盖苏文,这是冲着他钟文来的。
着实。
在渊盖苏文前来唐国之前,就已是得到了关于钟文的一些消息。
不过。
消息当中,也只是把钟文说成一个会武艺的人,甚至还说了钟文还把吐蕃国的使者全部斩杀一事。
至于消息的准确性,渊盖苏文得到消息之时,也只是嗤之以鼻罢了。
放在平时。
一个先天之境十二层顶阶的高手,除了为数不多的高手之外,着实可以对所有人嗤之以鼻。
况且。
他渊盖苏文在高句丽他们的国家,可以做到一个之下,万人之上,一直以高姿态俯视着芸芸众生。
他又哪里会在意眼前的为个年轻的唐国人。
“哈哈,打了又怎么样,你能耐我何?”渊盖苏文冷不丁听着钟文说他伤了惠字一系酒楼的人后,更是瞧不起眼前的钟文了。
身为一个武人,而且还有些手段的武人。
不好好习武修道,却是做那些让人啐弃的商贾之事。
不要说他渊盖苏文看不起了。
刚开始之时,就连长安城当中的那些文官们,基本都看不起钟文的这一行做法。
什么最高?
在当下不就是读书人最高嘛,商人低贱嘛。
只不过他们因为知道钟文是一个狠辣之人,不敢发声罢了。
但这背地里,可没少说关于钟文的一些恶心话。
甚至,到如今,还有着一些官员还会上书至李世民那里,希望革去钟文的爵,以及官职呢。
而钟文的官职,除了利州刺史一职之外,也就一个太子少保了。
其他的职务,一个都没有。
而且。
这两个职务,以及爵位,还是李世民强加于他的。
说来。
钟文真心不想去做什么官,加什么爵。
他只是一心想好好修道习武,想好好在龙泉观当中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或者陪着自己师傅以及自己家人罢了。
而这些年,钟文可谓是除了江湖上的一些事情之外,均是被这些官职给搅得无安宁之日。
而这一次,也是如此。
话不言表,话回朝堂。
随着那渊盖苏文那你能耐我何的话一落,钟文杀气直接冒出了头顶了,内气一转,一个闪身,就已是到了渊盖苏文的跟前。
“砰”的一声。
钟文一拳就已是轰在了渊盖苏文的胸前,直接把渊盖苏文轰飞至太极殿门口,跌落于地上。
被钟文一拳轰飞且跌落在地上的渊盖苏文。
此时嘴里正吐着大口大口的鲜血,眼中闪动着不可思议的神态,看着走向他的钟文。
他实在不明白。
就刚才钟文身形一动之后,他怎么会躲不过。
而且,此时的他,已是感受到了内体内气翻涌,自己的内气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全部都在奔流着,根本无法压制住这股涌进自己体内的一丝内气。
“我能不能耐你何,你现在不是已经知道了吗?”钟文来到渊盖苏文的面前,冷笑了一声,随后,又是转向一方诸国使节方向喝道:“来我唐国朝拜,我无意见,但要是敢伤我唐国任何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