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ku3優秀都市异能 《頭狼》-3889 各有各的招看書-iv6tx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四十多分钟后,高氏集团的某间库房里。
我带着杨晖见到正端着一份盒饭扒拉的正香的陈晓。
没有五花大绑,更没有严刑拷打,陈晓除了还套着那件脏兮兮的病号服以外,可以说是毫发无损,甚至手背上还扎着输液针。
“朗哥,二..二哥!咳咳咳…”
当看到我和杨晖出现,陈晓吓了一哆嗦,嘴里喷出一大口还没来得及下咽的饭菜,手里的盒饭更是禁不住“吧唧”一下掉在地上,颤颤巍巍的蹿了起来。
“从抓到这小子开始,我一指头没碰过他,要吃给吃,要喝给喝,老高唯恐他死我们这儿不好跟你交差,还特意找了外科医生和护士。”一旁负责看管他的谢鸿勇双手抱在胸前,粗声粗气道:“他朗哥,老高让我转告你一句话,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当初我们高氏也闹过鬼,老高的做法是赶尽杀绝,不然这种口子一旦打开,恐怕你拿水泥砖头堵也白瞎。”
说罢,高利松摆摆手,大大方方的离开库房。
摆满杂物的货仓内,顷刻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杨晖直勾勾的盯着陈晓,陈晓目光闪躲的来回扫视我和杨晖,而我则一言不发的叼着烟卷,完全把现场留给他俩。
陈晓佝偻下腰杆,心虚的小声念念:“二..二哥,对不起。”
“你还认识我啊?”杨晖拧着眉头,梗脖冷笑:“我寻思你现在可能是攀上高枝了,已经不记得我姓杨姓王!”
“二哥,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是你把从鸡棚子里带出来,我爸妈对我失望,家里亲人谁也不爱搭理,只有你把真当成一回事!我到现在都记得三年前,你把我带出鸡棚子时候的画面,真的。”陈晓抽吸两下鼻子,语调虽然颤抖无比,但是说话的调理相当分明。
“呵呵呵。”杨晖咧嘴笑了,朝着陈晓勾了勾手指头:“来,你过来。”
陈晓迟疑两秒钟不到,夹着裤裆慢慢走到杨晖的面前。
“啪!”
杨晖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大嘴巴子掴在陈晓的腮帮子上。
后者踉跄的往后倒退两步,浸红的鼻血顺嘴缓缓淌落。
杨晖冷冽的出声:“知道为什么打你吗?”
“我不是人,我背叛公司,辜负你的信任。”陈晓抻手抹了抹脸颊,继续很小声的回答。
“啪!”
话音未落,杨晖猛然又是一嘴巴子呼了上去。
这回陈晓原地晃了两下,然后一屁股崴坐在地上,不过他也算有点骨气,又迅速爬起来,把脑袋往前抻动,那意思好像是任由杨晖处罚。
“我打你是因为,你连我是什么时候把你保出来的都说错,足以证明你从始至终都没当成一回事,我是两年前把你带出的鸡棚子,那天正好是你十九岁生日,准确的说,应该是你告诉我,你那天生日,事实上你到底哪天生的,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杨晖嘴角上翘,挤出一抹笑容,只不过从我的角度看过去,他的笑容透着满满的凄凉,那种被最信任的人背叛且戏弄的沮丧,很难用言语表达,但相信每一个经历过的人应该都能一眼洞穿。
陈晓顿了顿,脑袋又往下耷拉了几公分。
“尽管你一直拿我当凯子,但我真把你当铁子。”杨晖揉搓两下腮帮子,朝陈晓伸出手掌:“东西还给我,我会像以前一样替你求情,想法设法保你姓名。”
“我..”陈晓抬头看了看杨晖,又很快低了下去,声若蚊鸣一般的呢喃:“我不知道你说的东西是什么。”
“陈晓!”杨晖骤然提高调门,脖颈上的青筋乍现,红着眼眶低吼:“你知道的,如果东西不交出来,你真的会没命,哪怕是我跪下乞求也得死!何必呢?有什么事情是比活着更重要,有什么信念是比继续更有价值!”
“对不起二哥。”陈晓紧紧咬着嘴皮,红血顺着他的嘴角一点一点的滚落下来。
“把录音笔给我吧,行么!”杨晖两手薅住陈晓的衣领,剧烈摇晃几下:“你是我带进公司的,也是我真当成手足兄弟一样的哥们,为什么非要逼着我跟你翻脸,为什么一定要把我推上两难的抉择。”
“对不起二哥。”
“真的很对不起你。”
陈晓像个复读机一般,机械且呆板的重复着。
“能不能给我!”杨晖一把推开陈晓,从腰后摸出一把黑色的“仿六四”,枪口径直对准陈晓。
面对黑漆漆的枪口,陈晓本能的想要往旁边躲闪,左脚明明已经迈出去了,可犹豫一下后,又重新站直身子,直愣愣的面对枪口。
“逼我是么!”杨晖歇斯底里一般怒吼一声,接着“咔嚓”一声拉开枪保险,牙齿咬得吱吱嘎嘎作响:“你是了解我的,我从来都不喜欢跟人废话,最后问你一次,录音笔你能不能交出来,三..二..”
“二哥,你杀了我吧,这样,咱们都能舒坦一点。”陈晓突然向前跨出一步,用自己的胸膛怼在枪管上。
“曹尼玛!”杨晖咒骂一句,胳膊突兀横摆,枪口对准自己的大腿“嘣!”的就是一枪。
沉闷的枪响在几乎处于密封空间的货仓里尤为清晰,震的天花板上的灰尘仿若下雪一样的簌簌脱落。
他这一枪开的太突然了,不止是我没反应过来,就连近在咫尺的陈晓也没反应过来。
“二哥!”等他意识到咋回事的时候,杨晖的左大腿处已经像是拧开的水龙头一般飙出潺潺的红血。
“你是带进来的,从你跟我的第一天起,我就说过,你所有的过错我都可以帮你承担,而咱们必须一心一意的对待彼此。”杨晖喘着粗气,任由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子顺脖滑下,胸口一起一伏道:“既然你不说,我肯定也没办法再在头狼待下去,咱们这样,我问你一次,你可以拒绝一次,然后我赏自己一子弹,什么时候我问不动了,彻底倒下了,也就再也没能力保护你了。”
“二哥,你别这样行吗!”陈晓一手搀扶住杨晖,另外一只手试图去抢夺杨晖手里的家伙什。
“滚开!”杨晖暴喝:“但凡你是真心疼我,就不会容许我这样,其他的全他妈是假的!老子再问你一遍,录音笔能不能给我!”
陈晓眼眶里噙满泪水,无比犹豫的打着磕巴:“我..”
“嘣!”
杨晖撞开陈晓,枪口下压,照着自己的右大腿再次叩响扳机。
“啊!”
这次杨晖疼的有点扛不住,发出一声惨嚎,随即“咣当”一声坐在地上。
“二哥,我错了!你杀了我行不?别特么折磨自己了。”陈晓跪倒在地,哭撇撇的上手阻拦杨晖。
“兄弟,还不能说是么?”杨晖满意的笑了,握起枪管又顶在自己的胸膛上:“可以把录音笔还我么?”
“还!我他妈还你,马上就还,把枪放下吧,你想知道什么我说什么,只求求你,不要再折磨自己了。”陈晓此时已经哭成泪人,重重点着脑袋,嘴里发出阵阵痛苦的乞求:“我什么都能说,什么他妈规矩制度都没了,你想听什么,我就说什么…”